大炕上的肉体乱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

母亲是个普通的中年女人,是一家工厂的保管员,工作认真,很受同事尊敬,她对我要求不多,只要好好学习不惹是生非就行,大概我性格内向,所以她很放心。

我有个要好的同学叫黄一山,我们经常在一起,那时我们也到了对性有了朦胧意识的年龄,对于没有姐妹的我,对女人充满了好奇,一山好像比我懂的多,大概是他有个妹妹的缘故,所以我对女人在意识上的了解可能都是从他那得来的,他订的书多,不乏有些画报之类,也不知道他从哪弄的残缺不全的海外画报更是引起了我的好奇,上面有的女人,对性器官的特定,还有男女交合的画面,看得我心惊肉跳,拿回这自己看时更是全身兴奋,一来二去,学会了,当时觉得那无以形容的快感那么美妙,也幻想过,如果真的和女人做那将是多么难以想像的快乐。

也不知道怎么了,从那以后,我突然对母亲注意起来,包括她换衣服,洗澡,母亲是个爱洁的人,我们当时住的是平房,两间,外间是厨房和简单的浴室,里屋是炕,父母离异后,只剩下了我们娘俩。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时常半夜醒来,看着母亲的睡姿,结实的乳房和硕大的,总让我浮想联翩,可我就是不敢越雷池一步,有时趁母亲睡着了就自己悄悄对着她,但总有种不尽兴的感觉。

我有个叔辈大姨,和母亲交好,也和母亲年龄相仿,但性格相反,大姨夫去年死于工伤,也没再嫁,所以她和母亲来往很密,大姨为人豪爽,有点男人气概,大概以前在学校在厂里都是体育骨干,所以身材很好,有条还丰满,她只有一个女儿,我小时长的喜人,所以她对我很是钟爱,简直要把我当儿子。

周末晚上的时候她来看我妈,还给我带了食品,见了我就搂在怀里,这是她一贯的样子,可这次我感觉到她丰满的乳房和起伏的身体,实在是很受用,然后我妈和她就一起边洗菜弄菜边聊天,大多一些安慰我妈的话,说什么女人没有男人其实活的更好更自由等等,我在边听边写作业,但心不在焉,因为看这样大姨要在我家住一晚,这是惯例了,我心里盘算着今晚我是不是能有什么机会了。

晚饭时,菜挺丰富,大姨还弄了酒,我妈不会喝,她就劝她少喝点,自己就边吃边喝边聊,开导我妈要学会怎么给自己减压,我妈当时的情况可能正好能接受她的观点,我吃完了,看了会儿电视就说我要睡了,你们慢慢吃吧,然后我就先上了炕,其实我没有睡意,在想着晚上自己该怎么办,提醒自己不要睡着,这时大姨和我妈聊的很起劲,她看样今天很兴奋,酒也没少喝,和我妈聊到伤心处两人相对流泪,听得我心里也起了怜悯之心,迷胡中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心里有那种意识,一下子醒来了,借着外面的月光,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都睡了,大姨平躺着,打着轻微的鼾声,可能炕太热,她也喝了酒,被已经拨到了一边,全身几乎都露在外面,在月光的照射下清楚地看清她的身廓,丰满的两条腿微分着,黑色的被她那隆起的小腹撑的十足,肚子有力地因呼吸而起伏着,肉色的乳罩下诱人的乳沟似乎在招唤你。

我一下子就睡意全无,呆呆地盯了几分钟,思想激烈地斗争着,坦白说我很难说服自己,但又在劝自己这种机会可能只有一次,最后还是战胜了胆怯,大姨只离我有一尺之近,大概她喜欢我,所以才挨着我睡。

我试着把手先搭在她肚子上,她毫无反应,依旧沉睡着,喘息中我闻到她那残留的酒气,倒把我的胆给壮起来了,我半起身看了下我妈,见她背对着我也是睡得正香,真是天意呀。

我试着用力压大姨的腹部,仍然没有丝毫感觉的样子,我就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虽然隔着乳罩,仍能感觉那要胀破的坚实乳房,我试着把手指插入她的乳沟,轻轻地上下插动,两团肉夹着我舒服极了,看她已经是毫无反应了,我胆子大了起来,这时也早就硬的流出了些“口水”,我索性脱掉自己的衣裤,全裸着对着大姨,本身就刺激的心跳如雷,我挨着她躺下,轻轻地把身体贴到她身上,正好顶在她的侧臀上,感觉她身体的热量,马上有了种升腾的感,我告诫自己不要急,马上把撤离她的身体,这样不断反复,一是自己控制了,二是感觉她已沉睡,自己也可放心去施展了,我先用嘴在乳罩外轻吻她的乳房,手放在她裸露的肚子上轻摸着,然后大胆地把乳罩从上往下翻播开,一对大跳到了我的眼前,我迫不及待地吸吮着,还不时用手夹捏着,刚开始挺小心,后来有些为所欲为了,长话短说,在我升腾时,我开始爬向我一直向往的女人私密处,大姨丝毫没有醒的意思,这更增加了我的信心和决心,我两手先摸她的大腿,不时用顶一下,然后轻轻把她一条腿向外分,我十分小心,每次在她打鼾时就分一下,直到两腿成个大字型能容下我跪在之间时,我激动地用手把她的黑内拨向一边,黑压压的看不太清,可能是我挡住了月光,于是我先来到她的侧身,上身贴着她的左大腿,头正好落在她的侧腹上,这样能让月亮清楚地照到她的逼上,我这次看清了,又长又密还带卷曲的逼毛很旺盛,几乎盖住了逼的轮廓,散发逼的腥臊味更是刺激了我的。

我小心地一手拨住她的,一手开始玩弄着,想起一山说的女人的逼的结构,慢慢地知道了大,小,和口,我真没想到女人的逼分开后会有那么多东西,大姨的厚而结实,成蝴蝶状,外露,象只妖怪的眼睛盯着你,发着亮光,是在我用手指探弄下才发现的,我试着用手插进去,很顺利,已经有了温润,我在口下端用食指指头勾着往下拉,一个似圆洞的口就出现在我面前,那是一会我要用第一次真正操进女人逼的地方,我怕夜长梦多,就又来到她两腿间,我不敢用身体压住她,怕她醒,只两手撑着,记住刚才逼口的位置,一手还要拨开她的裤衩,探索地找,当时好久没有插进去,我有些急了,试着想脱掉她的,但她硕大的让我无法下手,我又把她的从裤腰向下拉,也不理想,我当时想了下,有了,就轻手轻脚下地从书本里找出不干胶,然后,把大姨的拨到一边的尽头,用不干胶把固定在她的那条腿上,这样她的逼就全逼出来了,我又用手玩了一会,当时没有的概念,只吐了口水在手上,涂抹在她的逼口上,做这一切我一点也没紧张,好像她应该让一样,我把她的两片分开,用口水粘上固定在两边,然后开始起身往她逼里操,这次容易多了,我可以两手撑住身体,左右移动更容易,很快我就把到了逼口,我试着往里顶,刚开始挺难,我一直注视着大姨的脸,看无异样,就加了劲往里插,感觉“嘎罗”一下,应该是进去了,剩下就容易多了,丝毫不受阻拦地插进她逼里,直没根部,我当时没动,只是细细品味在逼里的感觉,有种被肉包裹的感受,热热的暖暖的,刺激你要来回动,我试着挺了挺,觉得里面象是有种反作用力似的,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的马上就有了,我笨拙地上下往复动了几个,就控制不住地射了,本来我想拿出来射,但实在不能自控,干脆就全射里面吧,我浑身抖着,就这么撑着自己坚持射完,才慢慢拿出来,隐约看到大姨的逼里淌出我的,我有些害怕了,看了下我妈,还好,仍然是那个样子,我慌乱地收拾完,把大姨的乳罩和恢复原样,还擦干了逼外面的。

就草草睡了,当时很怕,生怕第二天她们什么都知道了,所以第二天我妈起来做饭,大姨还没醒,草吃了就走了,下午才回家,看到大姨也走了,我妈没什么异常,这才放心,但我想大姨一定事后知道,后来她再来时从不在我家过夜,这是我感觉到的,男人就这样,当时后悔,但过几天又想要了,不断回味着上次的情节,总盼着再有一次机会,可大姨显然很难了,所以我就想到了妈妈。

自从大姨上次来家酒酣,我趁她睡沉上了她后,她一定回家有所查觉,一是我当时射了很多,而擦掉的只是流出来的部分,女人的弯度会储存不少的精子量,她事后一定在上发现了什么,一个老这方面应该是很有经验的,二是她后来来我家对我始终保持一定距离,不再象前搂我抱我,而且也不在我家过夜了。

可我有了那次,时刻不幻想相着拥有一个女人,在我需要的时候把玩和享用,可这是在我那个年代和年龄是不可能的事。

我又把心思放在了妈妈身上,可妈妈平时对我严厉,她的洁身自好的为人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只有空想和意淫,坦白说,我更喜欢丰满的,也许是人第一次和什么女人做就会按照那个为榜样吧,大姨就是丰满的,只是个头比母亲高一点点,所以背着妈妈我拿她的和,还趁她不在家换上他的,因为这样我觉得有种异样感。

夏天到了,晚上睡觉时我只穿条,伴着窗外昆虫的叫鸣声入眠,有一天特别热,炕怕潮所以我妈每隔二天就小烧一次,今天也烧了,炎热的夏天可想而知,我早早睡了,妈收拾完也躺下,我热的通身是汗,只穿一条小,侧眼一看,我妈躺在另一边一个劲地用蒲扇扇风,不时向我这边扇两下,还问我热不热,我装做睡着了,没理会她,她就急一下缓一下地扇着,以为我已经睡去,就脱去了乳罩,两只大象兔子样蹦了出来,我迷眼看着,心开始跳了起来,也条件反射般地支了起来,好在天已经黑了,我妈看不出来也不会注意,她又扇了一会儿,不时看我一下,见我始终不动,就已为我早已熟睡,这时她的一个大胆举动让我几乎惊出声来,只见她把一下退到膝部雪白的大和隐约的一团逼毛就展现出来了,随着她的扇动也舞动着,我屏住呼吸,看着妈妈几乎是的胴体,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妈一会侧过去一会侧过来,她侧过去的时候我看着她的大,有种要射的感觉,很丰满很坚实很圆,和腰形成一条弧度很大的曲线,在昏暗的月光下显得分外的白,我默默祈祷着,妈你早些熟睡吧。

她又翻过来平躺着,大概中年女人怕腰凉,所以平躺着是佳选择,我看着她拿扇子的手时而慢慢垂了下来,知道她有了睡意,时而又下意识地扇几下,最后,终于垂下,不再动了,我仍一动不动,外面的虫鸣可能是最好的催眠曲,母亲似乎已经沉沉睡去,我试着用嘴向她身体上吹风,见她毫无反应,这时才感到自己全身大汗淋漓,也湿透了,紧张和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我大方地除去,眼盯着她,见她仍没感觉,就悄悄挨了过去,一下子就闻到了她的体香,我不敢碰她,见她呼吸平缓,就先仔细看她的两个,那是我曾经吃过的地方,妈妈仍然浑身充满活力,虽然略胖,但并没有多少赘肉,肚子也充满了女人的,我仔细看她的阴部,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几乎零距离目及这里,卷曲浓密,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刺激你的雄性激素快速分泌,大腿上的曲线很美,丰满白晰,象没有骨头一样,双腿微分,这样就把那快三角地挤成两边有线,中间略鼓,真是美极了,可以说是百看不厌,我不知道看了多久,反正我一直不敢碰,我试着撑着身体在她上面,面对着她,但不接触,找一下那种和她的感觉,就这样我都快把持不住了,我决心尝试一下,我先俯下头轻轻含住她奶头,全身像过电一样,我试着轻轻地扩大含量,直到含到了乳晕以下,嘴里都快充满了,然后轻轻松开,再反复做,奶头已经有些硬了,含起来感觉更好。

听说女人奶头敏感,所以我不敢太忘忽所以,我从枕边取出小电子手电,那是备来起夜用的,用手挡住向我妈脸部发光的方向,照亮她那让我夜思梦想的神秘三角地,妈的腿微合,腿缝只能容纳我两只并起的指头宽,我看到了全貌,象一只小鼻子一样在肉缝的最上端,肉缝向下延伸的中部,两片小露出个头,缝两侧是鼓起的阴肉,略成黑色,夹杂着不太浓密的,小腹上的浓密,在白白的皮肤下衬托的十分诱人,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我定定神,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用一只食指顺着肉缝贴过去,感觉到柔软的肉,我轻压着,很有弹性,我反复了几遍,胆子大了起来,也可能是让我令利智昏了吧,我把食指含在嘴里,沾满了唾液,又贴着我妈的肉缝顺了下去,左右轻分,分开了外露的小,手指轻压,比刚才更深入了一步,里面明显温度高,我就这样反复地沾着口水,贴向肉缝,还吐了口水在她的上,弄的又滑又亮,怪不得录相上那么多玩弄逼的器具,逼的结构太丰富了,每一部分都有不同的玩法,真是百玩不厌,百看不厌,直到插入。

我试着用一指向里探去,里有些肉疙瘩,应该是尿口,顺着下探,感觉到了口的位置,我轻轻地往里插,不时看着母亲,怕她醒,我就要探到生我出来的老家了,激动不已,也就进去了半个指头,激动的我抖了起来,里面很热很滑,还挤压着我,我轻轻拿出,但指尖不离开口,又轻轻插入,这样反复,我不知道玩了多久,反正已经有溢出,成条线一线流在我的腿上,我用手把溢出的涂在上,小心地用两指分开小,分开松手就又恢复原然,我干脆就轻轻两臂支撑着自己,架在母亲的上面,母亲的逼已经被我的口水涂满了,散发混合的一种味道,我腰一点点下沉,记住刚才小的位置,将贴了上去,已经明显感到碰到了肉缝部位,但母亲没有分开腿,我试着往里插也是无济于是,生怕吵醒母亲,再加上紧张浑身已是大汗淋漓了,不得已先下来歇会,然后两手撑着,将嘴对向了她的逼,伸出舌头,轻轻贴上去,感觉到阴肉的弹性和的位置,我就这样用由上至上地舔了一会儿,看母亲没有异样,越发胆大地用力,还用舌头左右晃动拨开,最后母亲的逼湿的一塌胡涂,我用伸进手指重复了几下,这才又撑起身体,象刚才那样重新尝试,这次好像容易了些,我知道主要就是进去就成功了,所以我这次下了很大功夫,一点点地往里进已经感到尖部进了口,只要再坚持用点力就能行了,我已经很累了,但一直鼓励自己不要放弃,升腾的让我胆气越状,我甚至做好了母亲醒来的准备了,终于我不自觉地用了力,硬是挤进了母亲的,那曾经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通道。

可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母亲这时突然深喘了口气,我吓的不敢动了,这时拨出来母亲一定会醒,因为我明显地感到整个已经夹在了里,可不拨出来就不言自喻了,母亲是睡乏了加上我的插入处于半意识状态,她下意识地想翻个身,腿一下被我的支撑腿挡住了,我想完了,顾不了什么了,本能地拨出一个翻滚回到了我的位置,这时母亲醒了,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打着了灯,首先是看到自己逼上的一团粘液还有我落在那的手电,似乎明白什么,转眼望去,我虽背着身,但仍全身赤裸着,她提上裤子,用枕巾挡住胸,挪过来说厉声问,小强你干什么了,我装着刚醒说,妈什么事,这一翻身,还沾着粘液的被她看到,她气的一下捏着我的耳朵把我提起来,劈头就是一耳光,气的说,你说你干什么了,你小小年龄不学好,我天天累的这样供你,你不好好学习,倒成了流氓了,你对得起我吗,咱家这样你应该比别人懂事才对,我当时委屈地哭了,母亲越说越气,也哭着瞪着我,我不敢看她的脸,她接着说,你跟谁学的,谁教你的,你大姨上回来怪不得说让我好好教育你,还说让你单独一个床睡,我当时没明白,你是不是也动你大姨了,你让不让人笑话,说着哭的更厉害了,说我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呀。

我心里乱急了,说妈我错了,你别骂了,外面会听见的,这一句提醒了她,她忙把灯关了,我说我没和别人学,咱班有的同学男女搞对象,我不敢,我从来不在外面和人家出去,可我有时就是晚上睡不着想知道女人是什么样的,我从小也没姐妹,我也知道不光彩,不过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今天我醒了看你都露着,就好奇地看了,你就醒了。

听我这么说,似乎也理解了我一些,她口气缓了些,说你年龄小,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妈给你找个媳妇,现在不要想这些。

我说,我们班不少人都有过女人了,他们总在一起议论炫耀,我只是很好奇,我们班的一个男同学是独子,她妈怕她学坏,就拿自己的身体告诉他(其实这是我编的),可我妈可能信了,说你不要和人家比这个,要比比学习。

我说,我学习很用功,我也知道你供我不容易,我一定将来考上大学,有份好工作养活你,不然我早就和那些单亲家庭的同学一起去玩了,我不接触那些人,从小我也没有姐妹,也没接触过别的女人所以才喜欢妈。

妈妈有些内疚了,挪过来抓起我在炕上的,上面还残留着我的精斑,她略一迟疑扔给了我,说快穿上,什么样子,这时她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和翻露的让她可能觉得儿子对女人好奇是情理之事。

她这一扔,自己的就露出来了,我就呆呆看着,她有些生气还羞愧地训斥我,有什么可看的,小时候天天吃,我一下噙住了她的奶头,撒娇般地吸了两下,她恼了,不过眼里含着爱意,推开我说,你也不害臊。

我也躺着,知道她一定还在想刚才的事,就故意的一会一翻身,显得急躁不安的样子,妈这时什么也没说,我猜她也在急烈斗争着,爸爸因为有了别的女人而抛弃了她,儿子会不会有了别的女人再抛弃她呢,母爱是最伟大的的,宁可自己委屈只要儿子顺心出息就行了,可能她是这么想的,过了一会儿,我听她说,怎么还睡不着吗,我嗯了一声,妈好象很费力地说,过来吧,妈哄你睡,我一听高兴极了,一下就挨着她躺下了,她深深叹了口气,翻身平躺着,两只仍裸露着,我伸手扣住一只,她打了我手一下,但没拨掉我的手,怕我乱动就用手压着我的手,我怕我乱动她会再发火,就这么疆着,她轻声说,儿呀,女人和男人一样没什么神秘的,你大了结婚后就懂了,我说可我没大,没结婚,她笑了一下,说年青就这样,唉。

我试着推开她的手,摸向另一只,她没有阻拦,我忙用嘴叼住了这一只,她只是抚摸我的头,好像我又回到了幼年的时光,她又说,你这样会学坏的,妈也没脸见人,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死后要下地犹的。

忽然她想起什么,说,上次你大姨来住你做什么了,我撒谎说,大姨那天晚上喝多了,半夜睡到我这边,还搂着我,我当时一紧张,还以为是你呢,后来她还摸我,用腿夹着我,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许大姨夫死了多年,她有需要很正常,这点我妈可能也想到了,尽管有没有意识,或许是大姨为了脸面而对我妈撒了谎,因为在妈眼里我很乖的。

我接着说,当时她就象你现在这样,我这时硬起的抵到母亲的身上,母亲可能知道了当时的答案,说不要再提了,对谁也别提。

就这样我们再没说话,其实都没睡,我试着把手放在母亲的肚子上,她没拒绝,我故意装做她睡着了,就又吸裹着眼也的,她动了下,似乎警告我不要没完没了。

我突然把手放在她的逼上,她一下抓住我的手提上来又放回她的肚子上,我说妈我想看,她生气地叹息喘着粗气,也不回答,我又把手入在她的逼上,逼溜的一块,隔着感觉到她浓密的。

这次她没拒绝,我手向下滑,她下意识地夹紧腿,我就不敢动了,可能她觉得僵持下去儿子永远也不会有尽头,男人怎么样她应该很清楚的,她装着要睡了腿就松了一下,我滑向了下面,在外感觉到软软热热的阴肉,我上下轻轻抚弄着,还仍能感到刚才留下的唾液已经印湿了,妈妈也是正常女人,的刺激让她也骑虎难下,但她又不能主动,我从侧面伸进手,她又夹住了腿,可能对她来说这一步太难迈出了。

我伸进的手指拨弄着她的阴肉,她不可抗地松开了腿,这样我弄了一会儿,已经有些粘液了,我说妈我要看,她不出声,拿起枕巾盖住了脸,这等于默许了,我忙起身去脱她的,她被动地不愿配合地很勉强地抬了下腰,我一下就退下来了,我找到手电,打亮了照向她的逼,她可能见没有别的办法了,轻轻抽啜起来,我已经顾不了太多了,就分开她的双腿,贴近脸仔细看了起来,这回看的很清楚,妈妈的逼真的好美呀,长的很清楚很有轮廓,已经让我唾液弄湿了粘成一团,也勃了起来,口已经爱了刺激,若隐若现,流出晶莹的诱人蜜液,我试图用两手分开她的两片,她突然双腿曲起并紧,看来这是她最后一道难过的关了,我把头枕在她的膝盖上,两手摸着她排在腿,好一会儿,我试着分开她的腿,她轻轻地随着我分开了,我悄悄除下裤子,趴到她身上,没敢往里插,只是吸吮着她的两个,奶头已经很硬了,我试着用接触她的逼,她突然拿下盖着脸的枕巾,有些呜咽地说,就这一次,弄完了去睡觉好吗,我说好,就抱住她,很容易地插了进去,她就那么不动地躺着,我用心感觉我的插进她逼里的感受,又滑又挤又热,好像你不向前用力就会被挤出来一样,我只动了一下就忍不住喷射了,我趴着好久没动,一下子又后悔又难过,感觉到自己在犯了大罪一样,有些哭泣地说,妈,我爱你,我一辈子不要离开你。

我不要别的女人,妈没说话,只是抚摸我的头,说妈不知道是爱你还是害你呀,这么小,会伤身的,我说不会妈你放心吧,就说了一些经验和科学常识,还说了些的道理来安慰她,她似乎平静了些,说妈累了,先睡吧好吗,我轻轻下来,妈没开灯,自己下地洗了收拾了,还让我去洗,我洗后上炕又睡在她怀里,她没拒绝,这样我们过了这一夜。

这以后,我从内心爱我的母亲,我决心学习拨尖,还坚持锻炼身体,家务活我抢着干,我还找了些关于的有利我们一方的文章和评论给她看,我怕担心我,就一个星期要求做一次,这比起那些天天偷偷的同学要好的多,我的身体越发强壮,学习也突飞猛进,妈妈表面不说,内心很满意,和我的时候也越来越放松,开始配合了,当妈妈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开心的象过年一样,其实因人而宜,在双方层次都上升到正常人需要和满足的时候,这不是罪,不要把性看成肮脏和不耻的东西,更不要胡乱地加入一些背景,有性的女人才有活力才年轻和健康,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后来我考入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再后来我在二十六岁的时候结了婚,母亲依然风韵不减,她可能也从中体会到了以前敢想的东西,有了老婆的我,妈妈不允许我再碰她,我知道她是为了我的家,也知道她不会接纳一个有女人的男人,但我还是尽孝心供养着她,妈妈现在很开心,每天早上都去活动,身体比同龄人要明显年轻和健康,我还给她买了高档器,有个哲人说过,其实性比生命更重要,我说性和生命一样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