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男技师上我故事 小嫩女直喷白浆(10P)

「妈的垃圾天气!」只见身穿着灰色顺丰工作服的男子暗骂一声,将车停靠在一边,也顾不上自己湿透的全身,匆忙拿出仅有快递袋平铺在货物上,想尽可能地避免货物被淋湿。

「说了多少遍,那种浪费我时间的会议一律帮我推掉!」「可是这是董事长点名要你参加的……」女秘书紧张地扶了扶眼镜,她一向知道老板不爱参加会议,也不愿轻易招惹这位脾气暴躁的上司。

」「可……」我的姑奶奶啊,不去就算了,还请假,这不是明摆着打董事长的脸吗,董事长不得把她批得狗血淋头才奇怪。

」董事长充其量也就是骂一顿,可这位新上任的老板可是全集团最大股东的唯一女儿,她随便说一句自己可能这么多年就真的白干了。

我是顺丰快递的快递员王江,现在在您公司楼下,请问您现在方便下来取您的快递吗?」虽然被暴雨搅得心情烦躁,但是基本的职业素养还是有的,王江压下心中的不快,礼貌地回应道。

粉红色的渐变长发,显得活力十足,与此相配的是飞扬的眉,一双桃花眼,小巧的鼻,略显苍白的嘴唇,白皙的皮肤,活脱脱地像是漫画里走出的美少女。

「漂亮……跟我一样……」她在水晶表面努力找寻着自己的倒影,漂亮的桃花眼无意识地追随着水晶,就连头部也随之晃动起来。

「接下来,当水晶碰到你的额头的时候,你会完完全全地合上你的眼睛,跟随我的声音,完全地放空自己。

」「闭上眼睛……放空……」叶欣无意识地重复着,她已然不明白这些词是什么意思,她眼中脑中只有这颗逐渐靠近的,反射出绚烂光线的水晶。

这颗水晶,是他偶然得到的,听给他的人说有催眠的效果,他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在他的妈妈身上试了一回,没想到却真的成功了。

紧闭的双眼,微张的小嘴,刚刚还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女孩儿就这样顺从安静地站起他的面前,等待着他的指令。

所以你应该带我去你的办公室讨回公道对不对?」「没错……」处于催眠状态的叶欣对于所接收到的信息只能直线思考,下意识地便开始往办公室走。

你能感觉到你的呼吸逐渐加速,你的心跳逐渐加快,你越来越生气,你没办法思考别的,你只会感到自己非常非常生气。

她的身体开始胡乱地动起来,粉色的长发因她的扭动而乱作一团,双手奋力地向外抓去,像是想抓住什么作为依靠似的。

眼看叶欣可能要恢复意识,事情就要脱离自己的掌控,王江赶紧抓住叶欣的手,引导她回到催眠状态中。

「放松……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缓慢地呼出来……随着你的呼气,你会完全地放松下来……」哪怕内心焦急万分,王江仍然试图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引导着躁动的叶欣。

「现在,我希望你想象一片纯白的,软绵绵的云朵,躺上去会非常非常地柔软,非常非常地舒服,非常非常地放松,而你正呈大字型躺在上面。

「很好,你享受这种状态,并且想要去往更深的状态,体验到更加放松的感觉对吗?」「对……我想要……更深入……更放松」听到催眠者主动承认想要被他引导去往更深的状态,这让王江更加地兴奋。

所以你要更加听从我的话语,因为我的话语会让你更加放松,更加舒服,明白了吗?」「更听从……更舒服……」王江一边引导被催眠者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一边加深自己话语的掌控力。

「接下来,你仍然会舒服地躺在舒服的云朵上,但是你会发现云朵逐渐飘散出白色的雾气……它们在覆盖你的全身……它们从你的皮肤逐渐侵入你的身体中……但你不会抵抗它们的侵入,因为随着它们的侵入,你会感到更放松,更舒服……」「非常好。

」「脱掉……衣服……」正常情况下当然不会随便服,但如果是为了【变得更舒服】而服的话,似乎就是件正常的事情了。

无意识地解开裙子的扣子,让裙子就这样垂直地落在地上,然后将手伸到背后,解开的扣子,再向下,弯腰,将拉到脚踝处,抬脚,褪下,脱掉碍事的高跟鞋。

粉色的长发就这样随意地披散在肩边,长发下是她精致的脸蛋,此刻却双眼紧闭,小口微张,显得无辜又娇弱,往下,是修长似天鹅般的脖颈,接着是喷涌欲出的白嫩,可以想象抓揉起来该有多么的柔滑,但腰肢却是莹莹不足一握,而腿雪白而修长,配上纤细的玉足,活生生地像个动漫中走出来的美少女。

「很好,现在舒服的雾气可以完全进入你的身体里了,让你感觉特别的舒服放松,对不对?」一边细细欣赏着少女美好的胴体,王江一边继续引导到。

「现在,你将会从十数到一,每当你数一个数,你会发现这些白色的雾气正进入你身体更深的部分,并逐渐占据你的头脑,让你的头脑头脑更加的放空,让你更乐于接受我的指令,明白吗?」「明白……」叶欣此刻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就连语气也开始变得飘浮。

「三……」好舒服……好放松……没办法思考了……「二……」少女此刻的身体仿佛无骨架般,完全地瘫软在了椅子上。

「一……」头脑完全被禁锢住了,空白一片,只能听到王江的声音,王江的指令就是她的意愿,她只能去服从。

而叶欣,摆着如此怪异的姿势,被一个她嗤之以鼻的男人肆意地抚摸着,却无动于衷,连丝毫的晃动都没有,只一心执行王江的命令。

这是一条浅蓝色的吊带裙,完美的烘托出了叶欣美好的乳房和精致的锁骨,特别是此刻叶欣里面完全真空,可以若隐若现地看到她那粉嫩的乳头。

你也不想衣服被淋湿这种这么令人生气的事情再次发生对不对?」「对……我要做一个……称职的……储物柜……」面对王江的强力催眠,叶欣微弱的意识再也无法反抗。

「我是王江的……专属储物柜……我以此为豪……」「用我的身体为他储存好货物,保证它们的安全完整是我的使命,我以此为乐。

当我数到一的时候,你将会完全清醒过来,但你将会完全忘记被催眠后所发生的一切,你只会认为你收完快递后对我的货物储存非常不满意,你想成为我的储物柜,于是便把我带了上来。

你永远不会忘记,【你是王江的储物柜】这件事,你将会把它深深地记在潜意识里,明白了吗?」「……明白」叶欣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叶欣小姐,您不是说要对我的货物储存不满意,说是有改进意见吗?」王江心底里偷笑着,表面上却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似的询问道。

「啊……没错!你这个快递员也太蠢了,居然敢把我的衣服弄湿了!幸亏本小姐聪明,这样好啦,本小姐就大发慈悲,把我的身体作为你的储物柜,让你储存货物。

」一个脸蛋一流,身材一流的娇惯大小姐当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王江的心中忍不住一阵荡漾,但表面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你居然敢怀疑本小姐的能力,你是活腻了吗!」作为一个从没有人对她表示过怀疑的大小姐,叶欣怒了。

「将拳握得更紧,更紧!握得更紧,你就会感到身体变得更加的僵硬,有力!」王江用他的手包裹着叶欣白皙的玉手,用更加有的语言告诉叶欣——你就是一块钢板。

」看着眼前的少女,手臂上已经可以看到因为用力而露出的肌肉,漂亮的小腿也僵硬得仿佛谁也无法撼动,紧绷的脚背直到脚趾。

」「我是块合格的钢板,我是个称职的储物柜!」叶欣的脑袋已经被【成为一块合格的钢板】占据了,他活着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成为一个称职的储物柜】。

「非常好!来!爆发出更大的力量,把腰挺得更直,上挺!上挺!」王江将中间的椅子抽出,叶欣的身体纹丝不动,好像她真的是块钢板一样。

你要用尽你全身的力气向我证明,你有能力成为我的储物柜,明白吗?」「明白!」证明自己是快合格的钢板。

现在我要在你身上放上可能有点重的货物,但是这对于【合格的钢板】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对吗?」「对!」紧张,害怕,还夹杂着些许期待。

「非常好!一块合格的钢板是不会因为这点重点而觉得累的,反而,被【压上货物】会让它觉得被需要,被认可,你会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和快乐!」没错!我被踩踏,被需要!我很快乐!叶欣的嘴角绽开笑意,同时全身也绷得更紧,让王江更平稳地踩踏在她身上。

「一块合格的钢板是不会累,不会痛的!」王江踩踏着叶欣的,感受着其散发出的温暖和柔软,丝毫不管这会让叶欣多疼,也丝毫不理会他的鞋子会在叶欣看起来就及其昂贵的裙子上留下多少脚不会累!不会痛!这种信念让她浑然不理会的哀嚎,反而挺得更直,方便王江的蹂躏。

但这还不是一块合格的钢板!爆发你的力量,更僵硬!更有力!大声地喊出来」我是一块合格的钢板「。

她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汗水也从她的额头冒出,可以看出她全身的肌肉已经快到达极限了。

「非常好!你合格了!你会感到非常非常的开心和自豪,你会感到自己被这种快乐包围着,让你完全感受不到疲劳。

」我合格了!我是一个合格的钢板了!一种最原始却最有力量的快乐将她紧紧包围,她此时只想告诉所有人,她很快乐!

然而,她却浑然不觉这是一件多么有失礼节的事情,她只能感到一种由衷的快乐,这种快乐弥漫到了她的全身,染上她的双眸,分外好看。

今天玩得也挺开心的,这只小母狗的耐力倒是超过了他的想象呢,原以为凭她的身板最多坚持一分钟,谁知道她居然坚持了三分钟有多,再想想她那张被蹂躏踩踏却浑然不觉,坚毅的脸,王江觉得这只小母狗倒是有点意思呢。

完全未被开发过得,纯净得像是林芝的桃花林,粉嫩的肉褶,往里,可以看到害羞地蜷缩着的花蒂,以及属于少女的珍贵的膜,而最深处的花芯,也正散发着媚人的花香,引诱着观赏的人们。

看着叶欣因为自己的催眠调教说出荒淫之语而不自知,王江能很明显地感到的升起,但王江一向是个很能忍耐的人。

「请用一只手完全撑开,另一只手请拿起手电筒照射自己的保证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你的各个部位。

「这样是吧?」果不其然,只见叶欣一只腿搭在办公桌上,一只手撑开自己私密的,另一只手拿着手电,让自己的花房得以一览无余。

一个二十出头的美少女,赤裸着身体,渐变的粉色长发披散在肩上,一只腿搭在办公桌上,一只手将自己的完全撑开,而由于手电的照射,可以清晰地看到属于蜜部的任一部位。

与此同时,与这种姿势相违背的,却是她桃花眼中的漠然和不耐,仿佛做出如此姿势的不是她,而是另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说完,叶欣将办公桌旁的一块布扯下,露出里面一块巨大的等身镜,透过镜子,可以清晰地看到少女美好的胴体。

」虽然经过一个月的催眠调教,叶欣已经接受了她是一个【储物柜】的事实,但是当她真正站在镜子前直面自己的,她仍然下意识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

」笔尖触碰到的嫩肉,微微的摩擦感使少女的身体一震,但为了能让王江准确地输入验证码,她仍然尽可能保持笔直地站在镜子前。

因此,【我是】这四个大字,就这样明晃晃地印在她的,黑色的字与白色的肉体对比,显得格外。

」虽说已经通过催眠暗示进行了认知的篡改,但是之前为了避免自我保护意识的反抗,一直都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

观赏她因为生理而泛红的身体,以及因为自我保护意识与现实认知矛盾而呈现出的不间断的茫然无措,嘴上却仍然嘟哝着「下等人干活就是慢」这种话语,仍然不失为一种美妙的享受呢。

」「一件【货物】……?」她的眼神变得迷茫起来,粉嫩的小口微微张开,显得无比无辜,让人有一种想要用手指蹂躏一番的冲动。

不过,与此相对的就是被肉壁紧紧环绕的绝妙快感,少女的肉褶摩擦着,而因疼痛而带来的紧绷和温热让王江感觉自己的快被夹断了。

」嘴上这么说,但可以很明显地感到放松了一些,虽然叶欣全身的肌肉仍然因为痛苦而紧绷得像块木头一样。

「啊……」粉色的长发随着王江的动作上下舞动着,好看的桃花眼此刻已经布满了情欲,口无力地张开,已然被所支配。

「就知道爸爸最疼……我啦……啊……爸爸拜拜」少女的身体逐渐被情欲重新控制,就连正常地说话都只能勉强做到。

「啊啊啊!要来了!」说完,王江将自己的往最深处一送,一股浓稠的白色液体倾泻而出,而叶欣的小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起来。

再也经受不住如此的刺激,叶欣全身完全地绷紧,翻起白眼,然后,潮水汹涌而至,不由自主地喷泻而出,与白色的液体混杂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