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棒木马调教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g

少女情怀总是诗前言五官端正,外貌中上,肌肤白皙的我,唯一遗憾的就是高度不够,只有一六八公分,所以没有一般女人所喜欢的风度翩翩,潇洒。

自从在大学一年级,十八岁那年,和同窗学妹首次偷偷尝试过男女的情趣后,就开始陶醉沉迷在男女的乐趣之间。

我的性欲很强,在经过经常和不同的女孩缠绵磨练,持久力也不错;对于男女之间的游戏了解很多,更享受与不同女孩的乐趣;再说,那些愿意与我翻云覆雨的女孩,多是为了寻求的享受,达至的,却没有男女真正的感情。

大学四年的生活里,我未曾遇见过真正的,更不可能和,毕竟自己喜欢的处子女生都不太轻易献身。

家父的原则,绝对不会允许我和公司上下任何女员工发生暧昧男女关系,因此我的生活圈子无形中变得很狭小。

去年初秋,在好友的纵容下,我毫无头绪的浏览互联网,进入新浪广州酒吧网聊室,化名《之哥》,寻找聊天的目标。

经过简单的问候和开场白,我只知悉媛媛是个十九岁的单身女孩,中专毕业后,独自离乡背井,推荐来广东省惠州市其中一个单位任快两年。

经不起好奇之心,我忍不住屡次要求她寄发照片到我的电邮信箱,她都以没有扫描设备为理由,婉转地拒绝。

有一次的闲聊中,我不经意的透露,这些年来为了渴望能和一位梦寐以求的,而耿耿于怀,内心一直都感觉到失落和无奈。

她很希望能在春节前,让我们相约在惠州圆一个“惠州缘”.她说她可以向人事部提前请事假四天,陪我游览惠州。

车子还没在酒店正门前停下,我已经看到长发披肩,飘逸身段的媛媛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身风衣,焦急地站在酒店门外,痴痴地等待我的到来。

灵活的眼睛,翘长的睫毛,美挺的鼻子,微笑时桃红小嘴角浅显酒窝,肌肤白皙透红,小巧玲珑均匀的身段,令我了许久。

我发觉媛媛东张西望,对惠州市最豪华五星级酒店的装璜及设备,金碧辉煌的大厅,感到万分好奇惊讶。

走进房间,她更惊讶豪华蜜月房里浪漫舒适的气氛:室内色调柔和的灯光,殷红色柔软的地毯,雅致宽大柔软的双人床,床边小柜摆放一盆粉红玫瑰鲜花,窗边的休歇绒毛沙发,精致的梳妆台,装满各种饮料,酒和水果篮的小酒吧,宽大的平面电视机。

宽敞明亮的白云石浴室,精致的洗脸台旁摆放着玫瑰花,精美包装的梳洗及沐浴用品,透明玻璃间隔的沐浴室;还有一个靠窗容纳两人同浴的洁白浴缸。

相肩漫步绿树成荫的苏堤,同游西湖绝景红棉水榭,留丹点翠,雁塔斜晖………一幅幅迷人的湖光山色尽收眼帘,加上心仪美女相挽共游,别有一番情趣。

我们在环城二路的西餐厅共享富有情调的晚餐后,挽着手,信步走在商业步行街上,活像一对相恋已久的情侣。

我静静凝视着她安详的睡姿;紧闭的眼睛露出长长的睫毛,鼻子挺刮而又有光泽,红润的小嘴微张似乎带着微笑,脸色白皙透红,呼吸平缓舒畅。

调暗室内和床头的灯光,掀开棉被,坐在大床上看着电视节目,压制心里的奢想,等待她梳洗好就寝。

“哥不是一直都希望能找到真正的……处………女吗?或许……小妹……可以……”她温柔关切的回应,红唇微微发抖。

我轻抚她的秀发,然后托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灵活明亮的眼神:“小妹,你是个完美的女孩!你还是,哥不能这么做呀!”

我抱起她娇小的身躯,让她躺下,迫不及待地拥抱着她,温柔地亲吻她温热微开的嘴唇,沿着吻向她嫩滑的粉颈。

我扶着她起身,站在床边,帮她解开睡袍前的蝴蝶丝结,轻巧地拉开肩上的衣领,她的睡袍自身上轻盈滑落到脚底。

曾经看遍摸过许多各式各样女孩的,但是眼前的媛媛让我有说不出的惊讶和,除了是的心里作祟外,她晶莹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那么的令人垂涎三尺,爱不释手。

双手放在她蕾丝的裤腰的两边,媛媛很自然会意地稍微顶起下身,让我脱去身上唯一剩下的障碍物。

她发觉我停止了动作,微开眼睛见我紧盯她的,娇羞地以双手遮掩住,修长的玉腿自然微夹,羞赧娇声道:“哥,别这样看小妹这,很羞人啦!”

娇嫩润泽的小托着小巧的,诱人的嫩肉紧闭,稍微湿涅润泽,散发出阵阵幽幽的香味。

我曾经看过,也舔过,更插过许多不同女孩的,却未曾看过这么娇嫩诱人的,忍不住低下头,想去舔吻她的,却被她突期而来的自觉反应,用手遮盖着。

媛媛娇嫩小巧的,被我反复不停地舌舔吮吸,从原来的粉红色变得愈是红嫩愈是挺起,逐渐充血硬化膨胀起来。

我张口将她硬挺似小红豆的含在口里,时而吮吸着,她紧缩下身的肌肉,微微抬起,尽量克制那波涛不绝敏感刺激的冲击。

脱去,解放出来涨红的,坚挺勃竖,青根红筋显现在茎上,肿胀的在床头灯的照耀下愈是殷红光泽。

我跪在她身前,温柔逗气地对她说:“小妹,哥让你就慢慢欣赏啦!”拉着她纤细温暖的手,要她触摸我的。

“哥!你说的很羞人啦!”她害羞且好奇地看着:“好……特别,好……可爱哟!”然后,仔细观察我的,轻轻抚摸它,伸伸舌尖说:“哥!它胀的好热,好烫手呀!”

借助少许分泌的湿涅,中指再次缓慢插进紧凑的,皱折发热的玉壁紧缩,好似在抗拒手指潜入的挑弄。

一手轻轻抚摸她娇嫩的外和缝隙,指间缓慢拨启两片,另一手握着坚硬热烫的,徘徊在她湿涅的嫩摩擦游走后,顶准准备出击。

她娇嫩的给撑得胀胀的,本能地尽量张开双腿,希望尽量打开,好容纳我这根涨红的。

同时,媛媛紧闭着的眼睛,苦皱眉头,额头泌露汗珠,激动地呼喊:“哥!痛!”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呼吸急促地扭动起来。

最后我发出一声呼喊,将她修长的双腿猛然扳开,将抽出更多距离,猛烈的插送冲破她的膜,丝毫不停歇地插到尽头,触抵她脆弱的子宫颈。

媛媛在我撕破她的膜的同时,双腿连续抖擞着,紧咬着下唇,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滴落,显露出她真正的痛楚。

我附在媛媛的身上,她张开修长的双腿,纤细双手环抱在我的颈项,紧闭着眼睛,等待我再次占有她的身躯。

媛媛娇美的脸颊显出艳红的红晕,双手用力地紧抓住我的肩膀,指甲几乎到陷入我的肉里,身体开始抖擞,微开的嘴唇发出微弱的呓语。

“嗯……好的!哥!来吧!”她急促地喘着气息:“哥,你想………怎么做就……做……呀!小妹……可以……”

媛媛的俏嘴时而微张,时而大开,模模糊糊的发出欷絮的呓语,玉壁传来阵阵抽紧圈圈紧缩,更纵情地在她里抽送。

媛媛此时周身发热溢汗,不时扭摆腰肢,双眸紧闭的头而左右摇晃,紧咬着下唇,眉间紧琐,双手把身边的床单抓扭的更紧。

紧闭双眸的媛媛,频频皱起眉头,加上生理上的痛楚和难受,使她灸热湿润的玉壁不停的蠕动,夹磨着我的。

媛媛和我性器官紧密无间的交合,让我深深感受到真正的快感,毕竟和的感觉是那么的欢愉纵情。

媛媛对我这样子激烈的活动,无所适从,只好仰起头来紧闭双眼,紧琐眉头,娇媚地,娇嫩的肉体承受着猛烈的冲击。

里愈是灸热急升,分泌愈是浓溢烫热,被冲击的传来阵阵颤栗的兴奋,愈来愈硬、愈来愈涨,阵阵的快感从涌现而出,传过背椎直涌脑门。

后的快感在体内荡漾不已,加上和子宫愈是紧缩的颤动,涌向四肢百骸到处流窜冲突,舒畅快活。

我依然俯伏在她的身躯上,依然留在她烫热的里,关怀地搂着她,舔去她的搀杂的泪珠和汗水,轻声地问她:“小妹,你痛吗?”

过了不久,我将软绵绵的退出她红肿的,一丝粘液依依不舍的连着彼此,沾满滑粘的爱液。

她看着我软绵绵的,和那一滩搀和着的,分泌和血迹,红艳着脸颊微微的露出诱人的笑容。

至到半夜,朦朦胧胧间感到一双纤细的手在我脸上游走,一股幽兰清香也淡淡飘来,我睁开眼一看,她依然全身赤裸地依在我身旁。

我低下头,嘴唇贴上她的红唇,媛媛会意地双手搂住我的颈项,闭着双眸,仰起粉颈,吐气如兰的朱唇微抖地凑前吻合。

我的舌尖上挑她的口腔内壁,她痉挛的抖动而把我搂的更紧,她的舌尖按不住挑拨,竟不觉得挑舔我的舌尖。

“嗯!……哥!”她温柔的将手放在我的胸膛,轻声说:“哥!小妹……那里……很……粘……很……脏……先……洗……干净……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