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长尝遍留守女人 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

天色转亮,晨曦透过朦胧的雾气照在阿比盖尔的脸上,天地还昏黄一片,东边已然明亮,西边还是昏暗。

阿比盖尔撑着身子起来,守夜的亲卫立刻欣喜的叫了起来,众人纷纷转醒,看到阿比盖尔醒来,并无大碍,都十分欣喜。

蒂亚丝直接跑过去宝珠自己母亲,把头压在阿比盖尔的乳房了不愿离开,眼泪再一次不受抑制的留下来。

布列塔妮走过来,看着阿比盖尔,阿比盖尔叹一口气「这几天真是辛苦你了」布列塔妮没说什么,捧着阿比盖尔的俏脸使劲亲了一口。

」罗德的声音传入艾尔莎的脑海,艾尔莎一愣,想象也是,她和罗德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想到这里艾尔莎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满意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却是把其他人看呆了,旁边是初升之阳的晨辉,晨曦普照下,艾尔莎露出的笑颜竟让晨光暗淡,几个半马人心里都想「着女魔头还真漂亮。

阿比盖尔却反击道「我侍奉我的主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主人?」不仅艾尔莎楞了,几个半马人也大吃一惊。

「是的,我已经和这位签订契约了」阿比盖尔顿了顿「现在不仅我,你们和部落都是这位大人的私有物了。

待几人走远后,艾尔莎看着罗德说「你要那小部落干什么,要知道,你不是感觉到了自己同族的存在吗?」「确实如此,只是只有两个,一个最强大的距离十分远,我的感觉很模糊。

他们俩的援助不会这麽快到的,现在只能依靠我自己了,况且」罗德顿了顿「那个能让我有『身体』的东西还在半马人的部落里呢。

阿比盖尔几人走在回部落的路上,几人都很欢快,忽然,阿比盖尔像感觉到什么似的抬起头,喃喃说「要来了」,「什么要来了,母亲大人?」蒂亚丝奇怪的问到「主人的赏赐」阿比盖尔摸摸蒂亚丝的头。

只见天空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正奋力向她们移动,「是一直乌鸦」眼尖的亲卫看到了,那乌鸦如离铉之箭飞速飞过来,绕着几人飞了几圈,认准了阿比盖尔,轻轻拍打翅膀,落在阿比盖尔肩上。

「只是只乌鸦啊」蒂亚丝失望的看着阿比盖尔肩头的乌鸦,「那人就给了您一个没用的鸟」「要称呼主人」阿比盖尔拍了拍蒂亚丝的头「至于它有没有用,估计马上就能知道了」阿比盖尔抬头看了看部落的方向,她估计自从她出事后有野心的人蠢蠢欲动,这次回部落,她要把部落清洗一遍,然后着手搬迁的事情。

阿比盖尔一行人回到部落,看到空地上熙熙攘攘不少半马人人,估计是在开会,只有半马人有权利参加。

看到这一幕,阿比盖尔的眼神沉了下去,想不到刚走了一个晚上,部落里就已经开始选举新首领了,这固然是阿比盖尔重伤的消息起了作用,也是她最近带人太过于宽松,让人轻视了。

最小的蒂亚丝最先忍不住了「你们在干什么,母亲大人都回来了,你们是想吗?」周围的半马人一惊,刚才没人注意到阿比盖尔等人已经到了人群外围。

「首领」有心向阿比盖尔的半马人赶过来,围拢在阿比盖尔周围,高台上的半马人脸色僵硬,知道自己多半是要完。

微丝看看周围己方的半马人和那些中立的半马人,决心搏一搏,把那些摇摆不定的人拉到自己的阵营来「阿比盖尔」微丝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新首领上台,老的首领就应该退位了。

」这句话一出来,周围的火药味更浓了,那些乳牛族也是远远躲开了周围,不管谁是首领,她们都是奴仆。

阿比盖尔脸色更阴沉了,「到头来不过是实力啊,微丝」阿比盖尔对微丝说,说完就向微丝一指,阿比盖尔肩头的乌鸦立刻飞了过去,像一道黑色的箭,微丝连忙举起长矛抵挡,就当乌鸦将要冲上微丝时,乌鸦身上传出一阵魔法的波动,然后冒出大量黑雾,之后围观的人群就看见微丝被撞出去,在地上拖出去老远。

」阿比盖尔显然把这一切推到了罗德头上,完全没意识到这是【魔法女神】的恩赐,罗德只是提供原料罢了。

微丝咳咳血,爬起来狰狞的说「阿比盖尔,咳咳,这就是你的底牌吗?」阿比盖尔不屑的笑了笑「这是吾主赐予的魔法,是一个威力强大的召唤术,底牌却算不上。

「卖了?吾主那种伟大的存在是不会与我做交易的,我是请求吾主,征得同意后,主动让部落成为了吾主的奴仆。

原因是阿比盖尔在部落中声望一直很好,部落的半马人认为,既然阿比盖尔都欣喜于成为那位的奴仆,自己还强求什么呢。

微丝以为自己和几个从犯顶多被驱逐出部落,自生自灭,这样自己还有报仇的机会,没想到阿比盖尔后面的话就让微丝心堕冰川。

「既然你已服罪,那么」阿比盖尔抬抬手让人把几个微丝从犯从人群中押出来,「那就跟这几个一样,锁起来,在广场上被男奴玩弄十天,之后就当生育机去吧。

」微丝变了脸色,肉体上的折磨对于半马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主要是精神上的折磨,被锁起来,在人流量巨大的广场上被低贱的男奴玩弄,之后还要当生育机,在女尊的亚马逊还从未有如此女半马人尊严的事情发生,估计过不了几天,她们几个的事迹就会传遍亚马逊,广场可也是其他部落来交易的地方。

也有些不忍心的半马人想为微丝求情几句,可看着阿比盖尔旁边的乌鸦武士,只好撇开不看微丝请求的目光,把话咽了下去。

第二天,半马人广场上满满都是人,只有中间留了一块空地,半马人们把微丝几人押过来,场上爆发了巨大的欢呼声,尤其是那些雄性乳牛族,他们知道自己将会有享用几位高高在上的半马人女战士的时候。

」阿比盖尔向前一指,肩膀上的乌鸦飞出来,在黑雾中出现了乌鸦武士的身影并传出乌鸦武士深沉的声音「魔法庇护着您,吾主。

低下的人切切私语,羡慕嫉妒的看着魁梧的乌鸦武士「我又征得那位存在的同意」阿比盖尔顿了顿,低下的声音渐渐消失「那位同意吾等渺小成为他的奴仆,」低下先是一静,然后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昨天半马人战士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但其他的奴隶还不知情。

阿比盖尔回头,点了点头,后面的半马人会意,打开了男奴栅栏的门,瞬间一个个雄性乳牛族卯足了劲向前冲,渴望第一个玩弄被监禁的半马人,微丝她们被架在一个长方形的笼子里,人类的前半身对着阿比盖尔等半马人,马的后半身对着男奴们,在半马人与男奴之间有一道栅栏,男奴只能玩弄半马人马的那一部分,前半部分是阿比盖尔特地留出来想微丝她们的。

被灌了强力媚药的半马人早就湿润不堪了,后面的雄性只是把在半马人处蹭了蹭就刺溜一下插了进去,半马人与后面的雄性都发出了畅快的,微丝感觉在自己体内进出,无意识的扭动,迎合着。

雄性则感觉进入了一个热乎乎的洞,层层的软肉咬合着,快感刺激着,分泌出液体,跟微丝的混合在一起。

后来的雄性见已经有人了,就伸出手指,缓缓扣着微丝的,准备插进去,他从微丝处摸了一把,满手都是,就把涂在和自己的上,让正在插着的哥们躺在半马人肚子下面继续。

在期间微丝感觉停止的,不满的向后供着,热的男奴们哈哈大笑,伸手『啪啪』的拍着微丝的,溅起一阵阵臀浪。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那个雄性是男奴营里有名的大师,技艺高超,毕竟男奴营嘛,要插只能插了。

微丝只感觉自己火辣辣的疼,随着传来的快感,一齐冲进了她的脑海,她还感觉自己马的身躯湿漉漉的,原因是其他的雄性见两人一个插,一个插,没有他们的地方,他们又不甘心。

阿比盖尔见微丝被玩弄的娇喘连连,满意的点点头,走到微丝面前,先狠狠掐了下微丝的乳房,再抬起微丝那露出被玩坏表情的俏脸,伸出舌头舔走微丝嘴角流出的口水,在吻住了微丝的嘴,尽情的喝着微丝的口水,放开微丝的嘴后,阿比盖尔满足的舔舔自己的嘴唇。

阿比盖尔挥挥手,布列塔妮穿戴着『双头龙』走了过来,微丝送了口气,被雌性奸淫总比被雄性要好,要是自己的女儿第一次被男奴,那她们家族就被烙下耻辱的烙印了。

布列塔妮让小半马人翘起臀部,轻轻拍了拍,小半马人流着泪看着微丝,嘴里叫着「母亲大人,救救我,母亲大人……啊,好疼啊……」布列塔妮一下子就插了进去,差点让自己把持不住。

阿比盖尔看见微丝流泪,心里一阵快意,她扭过身子,捧住小半马人梨花带雨的小脸,伸出舌头,舔走小半马人的泪滴,但舔走了又流出来。

小半马人叫喊着「母亲大人……啊……不要……好疼,轻点……呃啊……母亲大人……救救我……母亲大人……啊……」微丝别过头,不去看自己女儿的场面。

这时候,她发现发生这种情况的不止她一个,其他的半马人,或是姐妹,或是母亲,女儿,都被抓过来,当着面受自家的雌性乳牛族的奸淫。

阿比盖尔看微丝别过头,就狠狠掐一下小半马人肿胀的乳头,惹得小半马人发出惨叫,微丝回过头,看见这一幕,眼泪又留下来,感受着自己体内进出不停的,更大声的出来,好像要把自己的快感,自己被的屈辱,自己见女儿被奸淫却无能为力的悲愤都通过释放出来。

布列塔妮也爽的不能自已,被蒂亚丝架着回家了,阿比盖尔看着的场面很满意,她又狠狠亲了一下微丝就退场了,后面是男奴的狂欢,今天之久,微丝她们会被送到男奴营门口,由专人(通常是受罚半马人的亲人朋友或她们家的雌性乳牛族)看管知道十天之后,如果成功受精,她们会受到精细的照顾,生下小半马人后调养一段时间,然后再度送到男奴营门口,直到生下三个半马人后才能恢复原来的地位。

阿比盖尔走在布列塔妮旁边「东西给主人送去了吗?」阿比盖尔问道「已经在路上了,估计马上就能到了」布列塔妮一边享受的余韵一边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