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猛烈撞击灌满白浊花液

西元一一九零年,南宋立国的第六十三个年头,体弱多病的宋光宗赵惇继位,权柄落入李皇后和公主赵琳儿手中。

自上古延续下来的正魔之战,在这平静的河水下,已然是剑拔弩张,在河水的冲击下,双方仿佛都获得了新的力量。

魔宗少主紫狂优雅地持着酒杯,杯中映出他绝美的容颜,细雨在杯中点出小小的涟漪,美酒的香气,却是更胜了。

身着黑衣,比紫狂更加俊美,有如妖孽临世的,是天星宗的副宗主秦羽,曾与易园前任掌门陆云并称“痴云腻雨”,乃是江湖上极有名的美少年组合。

很有趣的是,新近与紫狂订下婚约的现任易园掌门,七彩艳无双中的白雪仙子张傲雪,便曾经是秦羽的挚友陆云的未婚妻。

身为魔宗少主的紫狂并不缺美女,但能将名闻当世的七彩艳无双之一收入房内,也让他足以自矜轻狂了。

他是出身草根的少年英杰,是神州大地上升起的新星,是皇家天女赵琳儿的情郎,是年仅十九岁的荆湖南路都指挥使龙傲天。

紫狂闻言,清美微笑道:“听起来有点意思,但魔宗行事,亦有道理,倘若滥杀无辜,恐怕要成众矢之的。

龙傲天闻言,哈哈大笑:“紫兄你是迂阔,还是装傻?我等居于天地之巅,手掌生杀大权,无辜之人,变得有罪当死,还不是一个手势,一句话的事情?”

“雷州曹家的小子近来不长眼,对我的女人毛手毛脚,我便收拾了他全家,只可惜让那么多水水嫩嫩的姑娘都自尽了,我也不浪费,一个个趁热弄了血回来……”

他不过是酒后见到一位美人,上去搭讪,言语略见轻薄,便被美人身边的少年男子一拳打得,好不容易才逃遁而去。

三天后,当他在城外打猎时,老管家便飞马而至,告诉他,曹家已经被抄家……而罪名,是勾结海盗,满门抄斩的大罪。

愚昧的百姓们都当真以为,那个爱兵如子、常常布施贫民的雷州团练使,全家都是勾结海盗劫掠他们家园的罪人,对于曹家的满门自尽,他们的评价是:便宜了他们。

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他够狠,所以活了下来,而他身后躺下了一百三十二具尸体,比曹家罹难的人数,多了二十一人。

如龙傲天这样青云得意,心高气盛之人,自然不会仓促选择立场,如今只不过是先拉个交情,以供日后打算罢了。

饮了几杯混着处子鲜血的老酒,紫狂也不由面红耳热起来,虽然在下桌时尚能清美微笑,挥手作别,但如今被黄昏冷风一吹,却越发身躯燥热。

他将修长的指凑到唇边,打了个呼哨,便见一只丈余巨鸟,从天而降,生得通体金黄,形如鹰隼,唯有头顶一片朱红,形如凤冠。

此女名为白馨予,是紫狂的贴身婢女,虽非绝美,却也有五分的颜色,七分的妖娆,更兼一身好皮肉,最是迷人。

紫狂虽艹过她不下百次,酒后见着,也不由喉头暗咽口水,笑道:“馨儿,让你等了这么久,可是想主子了么?”

白馨予神色幽怨,眼波勾魂:“是呢,婢子想要主子的……”说到此处,她似是羞涩,晕红上脸,不再出声。

紫狂心头一动,抽出一条软鞭,在白馨予丰滚的臀儿上猛抽一记,喝道:“想要什么,说!说了就给你,不说便只有鞭子!”

白馨予雪臀挨抽,留下一条赫然醒目的红记,不由痛叫起来,眼中含泪,越发迷离,喘息着道:“婢子想要主子的……棍儿……”

紫狂脸上得意,一拍闪电鸟,大鸟便飞上高空,在这宽阔的鸟背之上,他将白馨予猛然按到,并无丝毫前戏,便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

白馨予有一般不好处,皮肉太嫩,膣儿也便不紧,紫狂初始趁着酒劲,在她玉户内一阵狠戳,双手捏着白玉瓜儿,又拿又捏,满手滑爽,的确舒坦,待艹久了,便觉着松垮起来。

出了些汗水,紫狂酒也醒了几分,便改了姿势,坐起身来,又从腰间万宝囊中抓出一条黑乎乎的物事,竟是双手分开白馨予的菊肛,将物事的头儿塞进去。

“不行啊……”白馨予娇绵叫道,声气柔弱无力,紫狂却是哈哈大笑,以内力催着那泥鳅,发力往里钻去。

后方遭受刺激,白馨予周身剧颤,前庭竟然也跟着紧致起来,丝丝缕缕箍着紫狂的行货,春水流波沾染着他的码眼灵龟,暖滑欲酥,当真舒爽惊人。

泥鳅转眼便没了个罄尽,向着肠道更深处飙去,而紫狂也干得越发狂猛快意,汗水滴滴坠下,与白馨予周身香汗汇在一处。

白馨予这小婢终是不耐操,被紫狂又干了一盏茶时分,便啊地一声,洋洋大泻,丢得如同骨酥筋化一般,而紫狂借着酒劲,一派狂猛,未锁精关,竟是被春水一冲,也哗啦啦地喷射而出,充满。

紫狂忽地嗅到一股怪异气味,见白馨予表情也渐渐扭曲,急忙搂着她一对玉腿,将她端起,放在鸟身边缘。

这鸟前辈非同寻常,紫狂虽是魔宗少主,也不敢让白馨予将屎尿弄在它身上,不让它发起火来,当真不妙。

白馨予心中羞耻,偏偏已没了丝毫力气,被天风一吹,本能地直肠一挤,蛮洞一张,无尽黄泥和着那条泥鳅,便啪啪地自千丈高空,茫茫云雾中落下去,连带着下头四片美唇颤抖着,一股腥黄的尿液随之喷射而出,犹如长空飞泉。

紫狂瞧着这污秽情景,竟是自深心生出一般快意,待白馨予泄尽,扔给她几张草纸,只是她如今周身无力,哪里动弹得?只得强忍着脏秽,躺在鸟背之上。

到了快到时,白馨予才缓过气来,擦净毖菊,穿上衣衫,待要叫紫狂等她,紫狂却已在十丈高处便跳下鸟背,跑得无踪,哪里见得到影迹?

光阴流逝,并未在她三十余岁的肉体上留下丝毫岁月的痕迹,仅仅让她越发地诱人,充满成熟尤物的魅力滋味。

也难怪,魔宗四大圣女都是通过极严格程序,筛选而出,体质非凡,不然也无法修习魔宗秘传的圣魔姹女功,此功不但是天下一等一的合击法门,更能保青春不老,修习之人,便是生命完结之时,亦是双十少女模样。

她正在摩挲着自己腻柔的腴躯,脑海心房均被池水浸得一片迷离,却是忽听一阵风响,水雾倏尔散开,池水上也泛起一阵微澜。

拥有她香居钥匙的,除了她自己之外,只有一个人,这人不是魔宗宗主紫帅岱,而是他的儿子,俊美绝世,风流天下闻的少主大人。

紫狂却是心急如火,一把拽下身上衣衫,便纵入池水中,禄山之爪如飞龙探出,攥住安碧如一对丰硕的乳瓜,嘻嘻笑道:“又大了呢。

安碧如被他以极高明的挑弄手法捻住一对艳红犹如覆盆子的乳蒂,不由吖地一声娇叫起来,叫声中满含着成性的魅力,却是旋即哼一声,嗔道:“你不怕你爹阉了你,你就做吧。

魔宗四大圣女关系着守护山门的天魔大阵,只能在均达四十岁后,由宗主一夜之间,尽数破去,而后更换圣女,在此之前,都必须保持完璧之身。

安碧如以一种绝妙的节奏,掌指沿着紫狂日渐长硕的龙王槌抚弄柔捏,时而柔美如梦,时而急促如鼓,指尖更是如同勾弦挑筝,在马眼上次第来回点弄着,更不时照顾着他的兜囊。

她的一对浑圆如瓜的玉乳,犹如水袋一般自然垂下,颤巍巍地擦着紫狂的胸口,一对红酥酥的蒂儿更是渐渐涨大起来,挑弄他最敏感的神经。

而美人的两条修长的白腿,竟是弯曲向后,柔韧得令人难以想象,以染成丹红的脚趾细细点着紫狂的臀沟。

但他终究是此间老手,精关一锁,一双手越发欢快地捏弄起了安碧如的雪白,玉兔儿仿佛要在他手里化成水滑了去。

紫狂心头得意,掌指捻得越发欢快,左手交替在她硕乳上打着旋,画着圈儿,发力忽轻忽重,玩得一对冰峰滴溜溜地转着,右手却是抚上了安碧如后背流畅的曲线,沿着缎子般光泽惑人的肌肤一路向下,掌心吐力,按压安碧如浑圆的臀儿。

紫狂哈地一声大笑,双掌齐出,于水中在安碧如雪一般的臀丘上一阵鸣锣击鼓一般的拍击,软肉如同波涛一般在他指尖颤抖,清水白雾也悠悠鼓荡,含着十二分的温柔旖旎。

安碧如呀地一声,还没来得及躲避,便被灵龟凑到了唇边,带着微咸的炽热,登时烫得她神智一昏,神魂儿也不由浪了起来,张开红唇,将灵龟轻轻含入。

但见成熟美人的耻毛如同水草一般在泉中荡漾开来,显得柔软而悠美,雪丘隆得如同馒头一般,乃是最为夹人的美儿,当中挤得紧紧的阴口红润娇嫩,有如胭脂,当真是说不出地诱人。

只是此时此刻,安碧如已然将他的朝天棒大半含入,如同膣腔一般吸吮起来,口中香津玉液温热无方,小蛇儿更是乖巧到了极致,时而在他马眼上头点磨,时而绕着长枪旋转,触感丝丝悠悠,直入心魂,惹得紫狂又不由身躯战栗起来,股腹沟一阵抽搐,急忙将舌条探出,拨开绵绵幽草,在安碧如的馒头美穴上拨扫作弄。

安碧如登时通体皆趐,肌肤越发泛红,却被紫狂紧紧压着,口唇更是含着他的行货,既动弹不得,又出不了声,登时周身触感陡增,被紫狂腹部挤着的肥乳更是顷刻间酥融欲化,不由鼻息嘤嘤,动人心魄。

由于是在水中,两人只能依靠脉轮之法,如鱼儿般呼气,如此一来,安碧如的嘤咛之声,听上去别样幽幽,有一种绝妙的隐微滋味,如怨似慕,带着三分的羞涩却又含着七分的快美和荡媚,听得紫狂心头越发如火,舌条发力一挑,弄开蛤唇,钻进了安碧如的屄穴之中。

咽喉的美肉柔腻娇嫩,无与伦比,紫狂登时一阵快美无边,舌条在安碧如的缝儿里头如同怒龙搅海一阵翻腾,品味花蜜微膻的香甜,感受浅谷的挤压吸力。

安碧如却是难受起来,发力挣扎,秀发在水中漂浮飞甩,犹如墨色的飞瀑,偏生娇躯无力,只得任由紫狂深喉摏了十数记,一炮迸发,将暖热的浆液哗啦啦送往安碧如的食道当中。

而她的美穴被紫狂一阵舔弄,也不争气地大丢一阵,潮水于池底喷发,隐隐有温热油滑喷上紫狂的面颊,如酱似蜜。

紫狂见她青丝沾满水滴,点点落下,妖娆犹如最勾魂的水妖,面绽绯花,娇软无力的神情,显得越发成熟妩媚,心头无比快意,猛地将她丰腴柔软的躯体拦腰抱起,放到池边,再次反方向压上这具丰满雪嫩的胴体。

将脑袋凑近安碧如股间,斜视而下,幽谷之下,淡红带黄的肛儿,褶皱沾水后显得越发娇嫩,在雪白泛粉的臀肉映衬下,更显诱人无比,伴着美人身躯的颤抖而轻轻翕动着,似是待人采撷。

安碧如正以手圈弄着紫狂射过一会之后,坚硬不减的红玉如意,鸟道顷刻被袭,不由呀地尖叫道:“小狂,那里不行啊!”

她嘴上抗拒,其实被紫狂嘴上一吸,带着全身都颤抖起来,不由快意暗生,如同闪电一般炸开,又如洪水一般难休难止。

安碧如被紫狂一阵舔弄,芳心剧颤之下,一阵昏乱,听紫狂此言,竟是着了魔一般,也将口唇贴上去,吻上紫狂的臀眼菊花,双手则越发卖力地照顾着紫狂的长棍和子孙袋儿。

安碧如臀丘已是被紫狂作弄得颤抖不住,菊眼翕张不休,忍不住柔肠一颤,别有幽愁暗恨生,一阵气流便砰地喷薄而出。

但安碧如乃魔宗四大圣女中的沉香圣女,修习天香魔功,不惟花蜜略带香甜,就连放出的暗气,也幽然含香,紫狂不由满鼻皆美,直透肺腑,一通爽利的狂吸,而灵龟也再也挨不住安碧如的掌指之技,喷薄而出,在安碧如玉手和侧脸间飞溅开来,一片黏腻之白。

紫狂咬了咬唇,道:“既然如此,再过几年,定要把你干死淫昏了,弄得你这小心花儿开,芯子都干酥摏烂了,才见得我的本事呢……”

“不这般挑弄你,怎么能教又荡又媚的安姐姐把小狂记在心尖儿里呢?”紫狂低低道,眸光中全是能迷倒天下女子的风流意味。

安碧如听得娇躯一颤,差点又小丢一回,紫狂在这成熟美人身上却是终于弄得全身舒服通透,穿上衣衫,悄悄离开圣女香居。

天香楼不但是江宁府最大的青楼,更是天下无双的风月圣地,自然占地极广,四角的四座陪楼,都各有五层之高,而被拱在其中的明月阙,更是占地数亩,楼高七层,精美壮丽之处,更要胜过皇宫!

但即便是朝廷,也不敢治天香楼的僭越之罪,原因很简单,天香楼背后,有一个硕大无朋的势力,那便是魔宗。

当初追求者无数的步非烟,却在没有得到任何承诺的情况下,选择了他这个当时还声名不显的小子,为她自己挣得了一世荣华,也让当初在江宁都不能独占鳌头的天香楼,终于名满天下。

当年,紫帅岱为了娇妻,竟是亲自监造天香楼的翻修,为此更是下了辣手,将数户不肯让出家宅地的城民灭了满门。

此时为他服务的女子名为袁媛,也是天香楼这一代有名的美人,但比起已成为紫帅岱正宫夫人的步非烟,则不啻沙砾与珠玉之别。

一名高瘦清癯的中年男子,和一名披头散发的胖人,都各自会意,将自己的行货自女子膣中和肛内移出。

血影宗比起魔宗,立派还要更早数百年,但如今黑道之中,魔宗为首,形格势禁,要图大事,高晓松必然要向紫帅岱服软。

接着,高晓松又转向端木天龙,笑道:“天邪宗宗主今天却只怕是因为干的不是你那宝贝女儿,所以没能发挥出状态吧?”

他的妻子端木凤舞,真实身份乃是他的私生女儿,此事对于黑道上层来说,并非秘密,但高晓松以此嘲讽于他,谄事紫帅岱,令端木天龙几乎便要发作。

这时,床角倚着的一名女子却是开言了:“你们欺负这些小女娃,可不见本事,不如一起来和奴家战一场呢……”

此女生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不过十五岁上下,但身材丰曱满性曱感处,却更胜饱满熟曱妇,话音娇嗲,眼角眉梢,更是盈着无尽动人风情。

紫帅岱闻言,微微一笑:“你这玄阴宗主全身七窍,连着一对奶曱子,都是能采补压榨人的,今日还要谈事,若是在你身上折腾得没了力气,如何商量计策?待我们魔道四大派的宗主议定了计划,再弄你不迟。

她看上去虽清稚幼小,却是魔功震世,一身采补功力,更能与七彩艳无双中的绿绮天女萧薰儿相颉颃,不知多少贪花好色之徒,丧命在她一身好皮肉之下。

高晓松乃血影宗宗主,对血极其敏感,此刻立时翘曱起鼻子一嗅,道:“这图画可是以处子元红鲜血绘成?”

几人不由各自咋舌,这样大一张图画,将九州都绘得详尽无比,该是破了多少处子方能制成?魔宗实力雄厚,果然不是吹的。

他们却是不知道,魔宗虽然财力雄厚,但聚集几百名童贞女只为绘制一张图画的事情,终究也觉浪费,便只抓了一名叫做谢娜的婢女,让三百六十五名大汉干了她整整一年,白日里便以一种魔宗独门秘药,教她下曱体蝉翼复生,终于收集到了这么多鲜血,绘成这幅图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