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yin荡的高中女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

「神啊……」每天晚上,我睡觉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上帝祷告,「赐给我一个美女吧!一个青春、活泼、惹火、的美女,让她赤裸裸的躺在我的身边……」这个时候,我常常幻想真有一个美女在我身边——这个美女的面容常被被我幻想成张雨佳,我们学校的校花——幻想她浑身着火的着,媚眼如丝般朦胧,雪白的双乳颤抖,粉嫩撩人的大腿扭绞,纤长白嫩的兰指抚摩着自己的红豆,一丝丝闪着光芒的蜜液不断从蜜壶里溢出来……我的在这桃色的幻想里愤怒地揭竿而起……

「丁零零……」闹钟的声音划破了我的梦境,靠!昨天晚上又了!望着床单上的一片精斑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谁叫我现在是性欲最旺盛的18岁呢?

我挠了挠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凌乱的被褥上扔着好几本《》、《阁楼》,枕头边是一卷扯的乱七八糟的卫生纸,桌上的电脑还开着,网页里那不断变化的广告淫亵的闪烁,墙上贴的是衣着暴露的女郎,这就是我的卧室,充满着青春期的情欲。

反正老爸老妈都在国外,每年只回来两次,我只需要在他们回来的两周时间内表现成一个纯情小男生,其余的时候完全自由!他们出国前,本来是雇佣了一个老妈子服侍我的起居,但是我嫌她又老又丑,自作主张的换了一个叫小甜的美少女保姆——小甜虽然是农村女孩,然而我精心带她到时装店挑了足足一衣橱的流行时装,又让她到市里边有名的「仕女屋」认真学习了一个月如何保养和打扮自己,经过这么精心一包装,十足一个脸蛋漂亮,身材惹火现代都市女生。

我当然不忘对她进行春风化雨般的性教育,让她逐渐意识到性并不是她原先想象中的那么丑陋和龌龊,而是人的基本需要和美的享受。

她从最初的晚上不敢服睡觉,一直到最后可以陪我看AV碟子,而且在第二次陪我一起看AV的时候,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终于忍不住让我开了苞。

每天晚上我们几乎都要,她大姨妈来了,而我又想要的时候,她就会用嘴来接我的,或者用她的一对挺乳夹着我的不断摩擦,让我在她的雪白的乳房上爆浆……

回忆昨天晚上的春梦,好象张雨佳在床上被我干的了四次,蜜液流的到处都是……呵呵,想到这,我的又硬了起来。

可是一看时间,妈呀,快迟到了,再不赶快的话,又要被那个老班主任教训了!一想起老,我的立刻断气,浑身瘫软的倒下。

心急火燎的洗漱完了,我夹起书包一溜烟跑到楼下的「陶陶」茶点店,一进门就扯起嗓门喊道:「美女!!!赶快!!!把我的早餐给我啦!!!」所有的顾客都被这饿狼般的哀嚎吓了一大跳。

一只雪白柔软的手掌便伸出来接钱——这个漂亮又干净的女孩子叫雪儿,是店长的外甥女,17岁,大约1。

60公分,身材很好哦,属于那种窈窕型的,一双杏眼儿美顾妙盼,长长的睫毛非常撩人,自从见到她以后,我就再也没去别的店买早餐——我拿出钱递到她手上的时候,手指有意无意的滑过她纤纤的柔

荑,轻轻一捏——这是我和她之间的小秘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交钱的时候,我们的手掌总是要装做没在意的样子故意碰上一下。

想到这,我不知哪来的冲动,没有象往常一样立刻放开她,竟一直抓住了她的柔软的小手——女生就是这样,你尊重她,对她敬若天仙,她也一定会与你以礼相待,客客气气,要想进一步那可是细水长流;然而你脸皮厚一点,直接挑动她的情欲,说不定她很快就能和你。

见我没有松开手的意思,她吃了一惊,抬头望我,我似笑非笑的回望她,她的脸立刻红到了耳根,想把手拽出来,我紧紧的握着,她拽了两次没成功。

雪儿被火烫伤般缩回手掌,脸红红的,丰满的胸一起一伏,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后,走进了里间再没出来。

(——后来雪儿才告诉我,其实那天一大早起来她就觉得不对劲,浑身难受,而且很容易激动,见到我来的时候特别

结果我居然把她的手都握在掌心里!当时她立刻全身酸软,心跳的仿佛擂鼓,又害怕又害羞挣脱我后,进到里屋发了好久的呆才回过神来,这时候才发现,小蜜穴居然湿润了,而且那股难受劲愈发强烈,害的这小美女活也不想干了,躲到房间里偷偷了一把才舒服)

还差五分钟就要关校门了,再不赶快,不但要被老狠狠K上一顿,还要被那个邋遢的教导主任好一顿训,一想到那个秃顶老那充满目光的肿眼泡,我就忍不住想把刚吞下去的点心吐出来。

一阵猛跑,眼看着只要再冲过前面的街角,就能看到校门了!我兴奋的怪叫了一声,以我的速度,正好可以在校门徐徐关上的瞬间冲进校园,还可以回头冲关门的教导主任挤挤眼做个怪相,然后在他的狠狠的目光中一溜烟跑进教室。

正当我以风驰电掣的暴走速度冲过那个街角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少女的尖叫,紧接着我一头撞上了一个柔软芳香的身体,那个美女又是一声娇呼,摔了个仰面朝天。

一看她的校服,我就知道她是我们学校的女生,因为全市只有我们学校女生的校服才会有如此的短裙(老教导主任的杰作)。

我刚要赔礼道歉,可看到她那一双露在短裙外修长白嫩的大腿时,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由于她摔到在地上时,裙子自然的向上翻起,我贼贼的目光竟可以顺着她白皙的大腿一直向上延伸到她的双腿之间。

就在她飞快的把双腿合上的一瞬间,我已经瞥见了那双腿深处柔美而的粉嫩花蕊——她竟然没穿!我的头脑一热,鼻血差点喷出来。

哇,好一个正点的美女!长长的披肩发,天使般的脸蛋,眉毛弯弯仿佛新月,鼻子挺直,嘴唇红润,最勾魂的是她的眼波又媚又软,隐约透出和她清纯脸蛋极不统一的一股浪劲!

和我的眼光一碰,她的脸上立刻飞起两片红晕,眼神仿佛更要滴出水来,却强装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她知道我看见了!这个外表清纯实际的小美女,昨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摸爽了,所以早上不但起迟了,还慌的连也没穿。

把原本就紧身的校服更绷的紧紧的贴在身上,显露出她魔鬼般的曲线!老色鬼把女生的上装设计成大低领,所以我扶着她慢慢站起来时,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她雪白赤裸、浑圆坚挺的半个乳房。

想不到我们学校竟有这么一位尤物,比起张雨佳真是春兰秋菊,各有擅场!我以前怎么都没见过她呢!

她刚刚站直,突然脚下一软,「哎哟……」一声,丰满柔软的身体居然倒在我怀里,我的胸上立刻感到一阵阵乳浪挤压!我靠——这不是在做梦吧!哪里按捺得住?立刻硬邦邦的翘了起来,顶在她的小腹上。

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我那最后一排的座位上,正在诧异老是不是那根神经搭错了线,又琢磨着这是否是一场大灾难的前奏。

」班上的那些们顿时一阵骚动,眼巴巴的流着口水,看着有着天使般脸蛋魔鬼般身材的林安琪坐到我边上。

这句经典的老语录使高三(8)班,包括新来的林安琪在内集体反胃了三天,我在想那个男人是在遭受了何等的和性之后才答应娶她。

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我趴在桌上,躲在立起来的课本后偷瞧她,从课桌上看下去,她修长雪白的双腿微微交叉在一起,短裙的下摆盖在大腿三分之二的地方,这一双裸露的固然非常,然而当你知道她那薄薄的短裙内竟不着寸缕的话,那这一双就充满了淫亵和情欲的挑逗。

我想象着她短裙内那完全暴露的细软卷曲的柔毛、湿嫩的蜜穴和雪白赤裸的翘臀,高高的翘了起来。

我大受激励,大腿紧贴上她赤裸修长的,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裤子,却依然能感受到她肌肤的光滑柔腻。

她也一定感觉到了我火一般的体温了,眼神开始变得暧昧起来,却依然隐忍,不动声色,甚至仿佛不经意的晃动一双长腿,轻轻摩擦着我的大腿。

于是我断定这个新来的林MM是一个的小美女,和我一样处于青春期的性饥渴中,在她清纯的外表下隐藏着沸腾的情欲,说不定她的小蜜壶现在已经开始流水了呢。

就在我内心中还在激烈交战要不要实施计划的时候,我的手已悄悄放到我的大腿上,指尖离林安琪的腿只有0。

我的手掌边缘已经触到了林安琪的肌肤,她仿佛知道了我的计划,稍稍动了一下,却没把腿移开,仿佛渴望着我对她的进一步挑逗。

我暗道:好,你够淫老子就够荡!手掌丝毫不耽误的径直伸到她的大腿间——这少女温热湿润的腿间啊……

林安琪吓了一大跳!她或许只是以为我揩揩油,小打小闹一下就算了,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和突兀,直到我火热的手掌在她柔嫩的大腿内侧来回抚摩时,她才反应过来,脸涨的通红的趴到桌子上,一只手隔着裙子按着我的魔爪,阻止它继续深入,另一只手捂着嘴,低低的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嗯……不要……」

我的座位位于班里孤零零的最后一排的偏僻角落里,身后就是教室的墙,除非有人特意弯下腰窥视,否则不会有人发现我的手正在林安琪的大腿间的摸索。

趁着老写板书的时候,我把嘴凑到林安琪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早上——我——看——到——了——」

这句话仿佛一句魔咒,顿时让小美女浑身酥软,我紧接着又加了一句更露骨的:「昨天你是不是——手——淫——到很晚才睡?」她张着红润的嘴唇,不停的微微喘气。

我的手慢慢突破了她的防线,沿着她丰满匀称的大腿缝隙中插入,手指分开她柔软如绒的,轻轻在她花瓣般微微绽放的粉嫩肉唇上挑逗的一抹。

她丰满圆润的翘臀本能的后移,想躲开我的手指如此猥亵的抹擦,然而早在A片、小说、图片以及与小甜无数鏖战中浸淫数载的我熟知女性的每一个敏感部位。

手指整个扣在她那羊脂般隆起的阴丘和腿根的凹摺里,把她湿嫩滑软的肉檐儿撩拨的水灵灵的挺翘起来,两瓣玉唇的交汇处,指尖蘸着情不自禁流出的蜜液,按捺在她娇嫩敏感的粉红上。

在神圣的课堂上,在老师和同学的眼皮底下,被人如此的玩弄自己最充满情欲的蜜穴,这种场景恐怕仅是想象,也足以让她湿润了吧。

林安琪双颊如火,鼻息咻咻,她喘着气,咬着唇,歪歪扭扭的在纸上写道:「你好坏!!!」看着这个小美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我亵玩的直流的饥渴模样,我忍不住分开她琼脂一样坚腻而饱满的,手指深入那绵软湿热的腔道口,在一片粘滑中慢慢插入。

于是白天我们就象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轻松愉快的交谈,我才知道,她原来是市一中的,爸爸妈妈离婚了,她和妹妹还有妈妈住在一起,家就在离我家不远的两条街外。

她的脸常常莫名其妙的发红,胸口一起一伏的喘气,眼神越来越水汪汪的,不时和我交换一下暧昧的眼神。

我也忍不住心跳加快,血液沸腾,不断揭竿而起,我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把时间定在中午,虽然中午学校规定不能回家,然而总能找到教学楼顶、体育馆、仓库等僻静的地方,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是想尽情的和她嬉戏,而不愿那么仓促和急迫吧。

然而这一次,就在教室里变得一片漆黑时,我的心中不由的一动,一声不吭,猛地伸手揽住了身旁的纤腰,一具温暖柔软的身体突然扑到我的怀里。

突然,小美女猛的一口咬上了我的肩头,我痛的刚要惨叫,两片甜软湿润、吐着温热气息的唇贴上了我的嘴唇。

我搂紧她纤细的腰肢,舌头和她滑软香腻的舌头疯狂的纠缠着,手提起她的裙子,让她雪白的翘臀暴露在黑夜的寒意中,她坐到我的大腿上,热烈的吻着我。

她在我的耳边不断发出低声压抑的:「啊……哦……我……好热……好湿……湿了……好……刺激……」

我的早已经高高的翘了起来,一只纤手探了下来,「兹」的一声拉开拉链,直接把它从里掏了出来。

我根本管不上这些,林安琪那纤柔的手指温柔的握着我的整根,正在不断的爱抚着,她仿佛知道我的每一个情欲的隐藏点,时而紧握着茎身不断撸动,时而用拇指按着坚硬的大,纤长的兰指反复抚摩肉冠下方那些敏感的肉摺,时而紧套着,用那柔软湿热的掌心来回搓揉着。

忽然,上感到一阵难言的酥麻快感,敏感的肉冠已顶上了一片柔软湿热,紧接着,整个被一个粘滑、湿润、火热的肉腔绵延紧密的包围起来。

林安琪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肩头,肥美的圆臀慢慢坐下,少女湿润紧密的在蕈型的肉冠挤压下不断的蠕动收缩,紧紧的缠绕着。

这无边的黑暗中,我的大就在他们眼皮下结结实实的插入小美女林安琪湿润的蜜穴中,放浪的。

我缓缓的抬高她的翘臀,被她娇紧含着的大上涂满了她的蜜液,摩擦着柔软的膣肉慢慢退出,慢慢的退到肉冠的时候,我猛的把她放下,呼啸着劈开波浪一般层层蠕动的肉摺顶入。

漫漫白日里肉体的饥渴突然得到如此强烈的满足,林安琪几乎要瘫软在我身上,她的嘴一直在我耳边小声的喘息着。

这种当众的刺激使得我非常亢奋,由于在黑暗中不能看到她的样子,精力完全集中在肌肤和处的熨贴摩擦上,使得这种原始的刺激所带来的快感大大增强。

我感觉异常愤怒的膨胀着,带着轻微「啧啧」的水声,一下下有力而深入的在她狭窄的里进出。

这种又紧又绵又滑的感受几乎让我无法在慢条斯理的一下一下插入,我的心中充满了雄性的残暴和征服欲。

林安琪恰好在这个时候浪骚起来,嗲嗲的着:「嗯……嗯……老公……我……我很舒服……你做死我了……」

我低低的吼了一声,一把抱起她,压到课桌上,把她丰满匀称的大腿用力分开,粗大的一下就顶在她柔软的蜜穴上,狠狠的一顶到底。

尽管她的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润滑和开拓,然而这暴怒的撕裂一般的插入还是使她惊叫了一声,手指触电般紧扣着我结实的背脊。

每一次都退到头部,每一次都进到根部,柔嫩的肉摺哆嗦着收缩,蜜液在激烈的冲撞下湿透了两人的腿根。

她不停地在我身体底下颤抖,紧紧的咬着衣领不让自己叫喊出来,一双手伸进我的衣服里,用力的抓着我的背肌,肥美的翘臀开始不断挺动。

她沉浸在这无边的欢愉中,她喘着大气,断断续续的反复发出几个音节:「快、快一点……深一点……啊……嗯……」

激烈的碰撞发出了啪啪的声音,然而我的脑子中根本想不到要停止动作来掩饰一下,只想一个劲的!更猛烈的!让青春的情欲突破道德的束缚,激烈蓬勃的释放出来。

林安琪猛地痉挛了,一双俏腿紧紧箍着我的腰,尖尖的指甲掐进我的肉里,她发狂大声喘着,在我耳边低声浪叫着:「别停!嗯……求求你……别停……嗯……」我感到她的在一阵一阵的抽搐收缩,每一次插入都给我的带来巨大的快感,我的头脑快晕掉了,仿佛缺氧一般。

然而征服胯下这个美女的使我咬紧牙关,用尽最后的力气冲击她,我知道,在我巨杵的不断强力冲击下,她极乐的大门就要打开了!

疼痛暂时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使得我的稍微减退,趁势继续冲刺她,她柔嫩的蜜穴不断的收缩,强大的吸力把我的吮的欲仙欲死。

林安琪张着湿润的嘴,在我的耳边如嗫嚅般吐着迷乱诱人的气息:「射……给我……用……灌满…………」她的身体又是一阵短暂的痉挛,花心喷出一大股温暖无比的热汁,浇灌在我敏感的大上。

我顿时打了一个寒战,强烈的快感从脊髓深处迸发出来,我搂紧她瘫软的胴体,大在她温暖柔软的阴肉绞缠下不断抽搐跳动,将一股股乳白浓稠的有力的射进她的子宫里。

她勉力抬起头,湿热温润的唇寻找着我的唇,我们疯狂般吻在一起,舌尖如灵活的蛇般缠绵,传递着后的丝丝蜜意。

我欠动身子,把从她已经被插的微微绽开的两瓣花瓣中抽了出来,轻手轻脚的给她和我都穿好衣服。

「那是当然,外面这么黑——哎,不对,你不是答应晚上去我家了吗?」我不怀好意的笑道,「晚上我们继续好么。

「因为……因为今天晚上……我……再去你那里的话……我会被你做死的……就像刚才一样……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