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做人爱技巧姿势图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r

妈妈听了也很高兴,她给小玲倒了一杯饮料说:「小玲,只要你将来有出息就行了,爸爸妈妈希望你能更有本事啊。

那服务生点点头退了下去,小玲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不停地打问,可爸爸就是笑着摇头,一句话也不说。

他手里拿着一簇红玫瑰来到妈妈面前,他把花恭恭敬敬地递给妈妈说:「夫人,这是您的先生送给你的一打红玫瑰。

饭店经理拿出相机给他们照完后,他讨好地对小玲的爸爸说:「王局长,您英俊潇洒,夫人美丽大方,再加上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真是天下最幸福的家庭了。

其实,小玲的爸爸在单位就有美男子之称,而妈妈在大学时就是学校里的校花,虽然她年近四十,但平时对自己的身体保养的很好。

又过了好一会儿,小玲听到父亲喃喃地说:「啊┅┅真舒服,素芬,你的嘴越来越厉害了,咬的我真舒服啊。

小玲看到妈妈健美的身躯灵活地运动着,嘴里不由赞叹起来:「妈妈,没想到你这么大岁数了,还这样灵活。

小玲每次问妈妈说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妈妈总是说:「爸爸很忙,你就被替他操心了,还是好好学习吧,可别影响了功课。

小玲明白了,妈妈为什么失去了往日的笑容,而爸爸整天的忙碌到深夜才回家,是因为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照片上一家人幸福的笑容现在一点也找不到了,而且自上次一家人团团圆圆一起出去吃饭的事再也没有过。

小玲感叹父亲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虽然已经四十出头了,而且还坐到了局长这个位置上了,一点也不象别的领导一个个脑满肠肥的挺着大肚子。

立刻不再惊慌,还装作打招呼:「你好啊,小姑娘,你也是王先生叫来的?他可够坏的,还想一箭双雕啊。

越说小玲越气愤,她突然三把两把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小玲身体发育的相当棒,她胸前的那对乳房继承了妈妈的遗传,圆润高耸,一身的肌肤细嫩柔滑,两条白璧无瑕的玉腿更是笔直修长,腿间的那朵黑黑的绒毛,眩目耀眼。

妈妈说:「我劝过他多少回了,可他一直不承认自己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今天你亲眼看到了,他还打你,看来他是铁了心了不要咱们母女了。

妈妈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她的泪水也是不停的流下来,就这样母女二人谁也不说话,只是默默无语的流着泪水。

她找妈妈,妈妈说:「这都怨他啊,如果他不找别的女人,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但看着小玲如此地哀求,妈妈的心动摇了,她对小玲说:「小玲,如果爸从今后不再找别的女人,我就不和他离了。

爸爸三下两下就把小玲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衣服扯下来,然后他掏出自己早就硬如铁棍的,对准小玲的就插进去。

小玲咬着牙忍受着,虽然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看不到此时父亲的表情,但从爸爸的动作和喘息上感觉,父亲是很兴奋的。

小玲洁白的身体被爸爸健壮的身躯压在下面,她紧夹着双腿想减缓爸爸的速度来减少自己的痛苦,这却更让他感到兴奋了。

变的更湿润了,爸爸的每次出来时都能带出来很多红色的液体,那是的鲜血混在她的爱液里。

小玲给爸爸洗掉上的血迹,她抓着爸爸的心里「嘣嘣」直跳,手不禁把爸爸的揉玩了一会后才放开。

小玲「噢」了一声,妈妈说:「我要走了,你在家好好复习功课,今年你考的很不好,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别让妈妈着急了。

小玲把昨天拍的录像拿出来看,画面上,爸爸健壮的身躯把她白璧无瑕的身体压在下面,又粗又长的在她柔嫩的里纵横驰骋。

小玲放好自己的东西,很不情愿地来到客厅,她刚做到沙发上,爸爸就向他问道:「小玲,那个男的是谁?」

小玲更惊慌失措了,她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我的例假是┅┅是五号,不是┅┅我┅┅我,妈妈你怎么问这个?」

妈妈也哭了起来,她哀叹道:「我这是做了什么孽了,丈夫在外面找女人,就连女儿也这样,这可让我怎么活啊。

而妈妈一看立刻就疯狂的扑向爸爸,一边用拳头使劲在他身上捶着,一边狂喊着:「你这个坏蛋,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我打死你这个畜生,我打死你这个畜生。

爸爸把头埋到妻子的双腿间,他的脸贴在妻子细嫩的大腿上,伸出舌尖隔着在她的上舔了一下。

妻子的彻底暴露在他的面前,在黑黑的覆盖下,两片一张一翕地随着两条微微抖动的大腿动着,上面沾着雨露般晶莹的水珠。

她淫叫着,并不停的夸赞丈夫好本事:「啊┅┅啊┅┅好┅┅太好了┅┅就这样┅┅你好长时间没舔我了┅」

丈夫的舌头又在妻子的里钻探了一会儿后,他站起身来,硬梆梆的直挺挺地正好伸到妻子的脸前。

丈夫抬起妻子的双腿,让她雪白的挪到沙发外面,然后在她水淋淋的上蹭了两下,一挺腰戳了进去。

妻子被丈夫猛烈地弄的快乐无比,她兴奋地浪叫着,不停的夸赞:「好太好了,啊┅┅好┅┅棒啊┅┅哎唷┅┅我┅┅好美┅┅你真是太┅┅太厉害了快┅┅快干死我了┅┅啊┅┅」

渐渐的女人的哭声越来越小了,两条反抗的臂膀也无力地搭在丈夫的肩上,当她的哭声变成的后,丈夫知道这一关他是过去了。

爸爸粗壮的在妈妈红红的里进出着,让小玲看了很是心动,她现在真是渴望爸爸的能再插自己一回。

但这件事的阴影仍旧影响着小玲和爸爸,过去小玲经常坐在爸爸的腿上,搂着爸爸的脖子撒娇,让妈妈笑她怎么也长不大。

虽然父女不能相爱,在人心里根深蒂固了,可当这层神秘的面纱一捅破后,它的约束力就变的软弱无力了。

每当家里没人的时候,她就偷偷地看一遍,越看她的心中越有一种跃跃欲试地渴望,就是能和爸爸再来一次。

他努力回绝每一次的邀请,有的时候,甚至用自己的女儿做挡箭牌,一看到外面的女人就这样想:「有什么好,比我女儿差多了。

一回家,看到越来越美丽漂亮的女儿,他脑海里也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每一次闪现一下时,他就骂自己:「这是女儿,不能有这畜牲的想法。

虽然她很满意丈夫这样给她带来欢乐,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丈夫有那么大的让她简直都不能应付了。

一开始父女俩谁也没多想什么,在浴室里女儿等着父亲拿毛巾被,而父亲则对女儿赤裸的身体视而不见。

小玲的到那娇嫩得吹弹得破的肌肤洁白如玉,胸前一对圆润的乳房虽然不如她母亲的丰满肥大,但更显着玲珑可爱。

爸爸看看女儿的脸,她的脸庞上蒙上了一层绯红的彩霞,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他,眼神里流露出一股渴望的神情,在眼角各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

爸爸伸手给女儿抹去泪花,小玲立刻用双手抓住爸爸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同时她那两条雪白完美的玉腿也分开了,露出粉嫩紧闭的绯红的幽谷。

精致光洁的脚弓浅浅的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再加上小巧整齐的趾甲和美丽光滑的玉踝,让人有一股爱不释手的感觉。

在雪白的双腿和小腹交汇的三角地带,细密柔软的黑树林下,一个粉红色的神秘花园已经为爸爸打开了闭锁的门扉。

爸爸用柔软的舌扣开了桃园之门,那娇嫩敏感的,光洁丰腴的玉门,还有粉红鲜嫩的密道口都在等待着他去探索开发。

爸爸的舌在女儿红润细嫩的宝地上徘徊,并不时挑开她那两片娇嫩的,挤进狭窄的密道内进行撩拨、挑逗。

爸爸的手已经前伸到了小玲身体的最高点,那晶莹洁白的乳峰不但细腻光滑充满了弹性,还散发出一种少女特有的沁人心脾的香甜,让他爱不释手地在上面攀登着。

而爸爸的四肢如藤蔓一样缠绕在女儿晶莹夺目的胴体上,他如胶似漆地沾在小玲身上不停地品尝着细腻娇嫩的美白肌肤。

欲火燃烧的小玲开始出言哀求,她焦急的在提醒爸爸她现在需要真正的爱,是男人用他粗壮雄根来才能满足的真爱。

爸爸熟练地将大的对准了目标∶女儿鲜嫩诱人的入口,里面是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虽然是第二次光临,可上次是在无知无觉中游弋的,因此这一次才是爸爸的真正访问。

他将女儿柔软雪白的大腿扛在了肩头上,双手稳住了那光滑圆浑的双臀,然后慢慢地把推到了女儿的尽头。

爸爸前后有节律地缓慢运动着,一遍遍的开垦着富饶而新鲜的土壤,双手将女儿挺拔晶莹的美乳捉在手中不停地搓揉。

当每一次有力地伸入,撞击在光滑的宫颈口上时,小玲不由自主的「啊」地叫一声,而且叫声随着爸爸越来越有力的插入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放浪。

父女俩在这不伦的行动中释放着自己的,爸爸一次有一次地把自己的阳精灌满了女儿的,把女儿一回又一回地推向爱的高峰。

他们醉心在这小天地里贪婪地享受着的欢乐,毫无顾忌地占有着对方的身体,把整个的人间道德抛到了脑后。

妈妈刚打开门,一只脚还没跨出家门,小玲便扑到在地,双臂搂着妈妈的腿喊叫道:「妈妈,妈妈,都是我不好,这不能怪爸爸。

爸爸抱来一条被子盖在女儿身上,他拉着妻子的手说:「全是我的不好,你还是先进屋吧,别把孩子冻坏了。

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响了,妈妈拿起电话一听,原来是丈夫单位的人在向他贺喜呢,那人一张嘴就说:「嫂夫人啊,你现在可是市长太太了。

她知道这个家能有今天全靠女儿这颗掌上明珠了,还不知道以后这父女二人还会不会再有不伦的举动,这是让她唯一担心的事情了。

母亲对于父女的态度居然会比父亲的野食还要豁达,甚至在知道此事后还继续与父亲,让贫僧感到惊讶。

但是在人的心底,对极度禁忌之情,很多人还是有些种某名的冲动,因此在文学中乱文仍占据着一席重要之地。

幻想:我将操穴勤的《秋韵》附在文后,《秋韵》与本次征文活动题目不谋而合,为活动增色不少,感谢操穴勤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