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男人轮b口述被几个男人轮流舔下面 很有味道的熟妇[15P]

张瑞一把搂住醒转过来的何巧儿,眼中满是惊喜以及激动的热泪,那两行热泪顺着张瑞的脸庞滴滴流下,滴到了何巧儿苍白的脸庞上。

「瑞儿…,我…我没事了,你先放开我…,有些疼……」何巧儿感受到了张瑞那还有温热的泪水,虚弱的说道。

张瑞一听,着急起来,也顾不得旁边还有一个戴着人皮面具,其实是娇滴滴大美人的银发妖姬,一把解开何巧儿霓裳、扯开亵衣。

张瑞没有不理睬她,仔仔细细观察何巧儿受伤之处,见到何巧儿受伤如此之重,张瑞两眼中泪水再次不住流下。

当看到张瑞如此不顾及自己的感受,扯开何巧儿霓裳、亵衣时,觉得此刻不便打扰两人相处,便羞红了脸起身离开,走进一处隧道里。

何巧儿没有睡去,心中暗暗思量:「刚才出去的那个白发老妇,她不是掳走了婉仪吗,为何会出现在雾隐山庄救了我和瑞儿呢?她武功那么高强,为何我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张瑞也是因为守护两人一夜,并且为银发妖姬逼出暗器毒针体力、真气消耗太大,没有来得及告诉何巧儿事情经过便沉睡过去了。

何巧儿说起来,并不认识银发妖姬,也不知道兄长丈夫与银发妖姬的关系,许正廷也从未提及与何巧儿结合前与银发妖姬相识的事情,两个人能克服重重阻碍结为夫妻,对何巧儿来说就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

自从与许正廷成立终南山书剑山庄后,何巧儿就安心相夫教子,把生活重心都放在照顾丈夫与儿女身上。

许正廷当年与那个强敌对抗,身体留下暗疾,武功就一直没有再提高到江湖超一流水平,许正廷从此也少有出现在江湖上,夫妻二人自此几十年都是在山庄中夫唱妇随中渡过的,直到灭门惨祸发生。

自从女儿嫁给指腹为婚的张瑞的父亲后,何巧儿就更没有出现江湖上,只是平日里逗弄几个小孙子,冷热泉里武功,日子过得充实美满。

顺天盟以及偷袭书剑山庄造成许家庄毁人亡,一家人只剩自己与生死不明的大媳妇以及两个小孙子,这样的巨变让何巧儿一直痛苦万分。

看着身边疲劳沉睡的张瑞,何巧儿爱怜不已,摸着张瑞英俊的脸,想着张瑞的体贴,何巧儿苍白的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不该问的你不要问,不该打听的你不要随意打听,等我与你养好伤后,我自然会带你们去该去的地方。

张瑞何巧儿与银发妖姬也说不上几句话,两人只好离开这里,往这溶洞中深处走去,查看这溶洞中的情况。

得知情况的何巧儿心中感叹:「这婉仪看来在这银发妖姬那里应该是没事了,婉仪求动她来营救自己与瑞儿,这次能死里逃生,还真是应该好好谢谢人家。

还有,听瑞儿讲这银发妖姬居然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模样,真是奇怪啊,为什么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与我同龄一般,难道是因为了什么能保持容貌的秘术?」感叹了一会儿的何巧儿,放下了心中包袱,舒了一口气,心情开始变得好了起来。

此时已是寒冬,但奇怪的是,这洞中流水似乎恒温,入手并没有冰冷刺骨的感觉,反而是丝丝暖流入手的感觉。

张瑞也将自己脱了个精光,一手托住何巧儿柳腰,一手托起何巧儿腿弯,往那洞中流水流势较缓、水面较浅的一处地方走去。

那处浅水处没有硬硬的石头,只有些细细冲刷堆积的砂石,张瑞抱住何巧儿坐下后,并没有感觉到不适。

张瑞将何巧儿背部对着自己一手抱住柳腰,一手捧水浇到何巧儿玉兔上,轻轻揉搓双乳,何巧儿乳头渐渐的变得硬起来。

摸了一会儿,又将何巧儿一只美脚握住,细细挨个揉捏五个较小的脚趾,然后又用手指抓挠何巧儿脚掌中心。

张瑞匍匐在何巧儿身上,左手托起她的头部露出水面,右手分开她的两片已经潮湿的,将火热的慢慢捅入何巧儿的。

张瑞的插入,她只觉得那硕大的龙头涨得有些生疼,幸好她中流出的爱液缓解了那丝疼痛感觉。

张瑞的龙头穿越何巧儿的两片,刺进里缓缓滑入直至抵住子宫口,何巧儿身体开始轻轻颤抖。

张瑞插入以后,开始温柔的来回抽动,龙头上传来里面的温热,龙头与中颗颗嫩肉的摩擦,让张瑞舒服到了天上去。

何巧儿感受着张瑞的温柔,那一点点被侵入的感觉,就像细细品尝美酒,大口豪饮不如小口品味。

何巧儿中的温热潮湿,何巧儿的爱欲吟唱,鼓励了张瑞的抽动,张瑞觉得何巧儿的一切爱欲变化都是自己造成的,能让何巧儿满意自己的能力是张瑞的至高荣幸。

何巧儿许久,张瑞抽出,将何巧儿翻了过来,让她双手、双膝支持身体,他害怕压住何巧儿太久,会伤害到后背经脉。

何巧儿趴跪在水中,露出美白臀肉,那美白臀肉中间两片因为张瑞的硕大插入,没有闭合露出一个幽深的黑洞。

黑洞下方一片柔软的黑色沾满颗颗水珠,雪白肉臀、幽深黑洞混合上黑柔,如此这般的良辰美景让张瑞兴奋不已。

张瑞跪立于何巧儿臀后,将龙头反复摩擦何巧儿下面那颗,何巧儿被刺激的口中「啊啊」大叫。

那银发妖姬在洞里疗伤,等候半天发现张瑞何巧儿这对「」迟迟不回,以为出了什么事,起身去洞里寻找。

银发妖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自从青梅竹马的许正廷与何巧儿结合,那银发妖姬一夜之间悲伤白发,便再也没有接触过任何男人,哪里看见过这么羞人的事情?她本想羞涩离开,却不知怎么了,根本挪不动脚步,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肉体交接,纠缠反复,口吻吸吮。

何巧儿还是半跪半趴在水里,张瑞射进去的很多,缓缓从何巧儿中流出,流过粉嫩的,流过黑色的,一滴一滴的掉进水里,白色的被流水冲走,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目睹这一切的银发妖姬感到自己的中缓缓流出许多液体,已经打湿了亵裤根部,两腿发软只得用力扶住岩壁,她两眼发直,娇口微张,身子、玉手微微发抖。

从未有过行为的银发妖姬被强烈的刺激到了,原来还可以这般?这后体位交接也可以?以前只见过那村中野狗才会如此,男女交合也可以这样?那张瑞的东西怎会如此巨大,那何巧儿娇嫩的可曾受得了?银发妖姬看到两人的这次心中非常震惊,张瑞何巧儿双双,那双双满足的脸部表情、口中嚎啕,显示出这两个人是真实的,满意的。

看到张瑞何巧儿结束后,银发妖姬一脸羞红的轻轻离开,里面的两个人丝毫没有发觉被人到了刚才这一幕。

这时张瑞才仔细观察银发妖姬,张瑞敏锐的发现银发妖姬似乎有些不太正常,气息不稳,脸色通红,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张瑞觉得有些奇怪,以为银发妖姬身体不适,或是出了什么问题,便关心询问道:「姑娘,你是否身体不适,为何脸色通红?」

银发妖姬有些慌乱的回答道:「我没事,刚才运功有些急了,歇息一会儿便好,你休息吧,不必管我。

这十数日间,每日张瑞都要出去采集一些冬笋捕捉一些洞中奇怪小鱼回来,做成鲜美鱼汤给三人进食,何氏伤势慢慢好转,背后黑色手印也渐渐淡化。

只是这十数日间,银发妖姬与张瑞祖孙言语不多,也并未提及以后之事,三人就在这沉闷气氛中度过这十数日时间。

十数日后,银发妖姬突然对张瑞祖孙说道:「张公子,我们出发吧,哀求我救回你们的那个人可要等急了。

三人收拾行装,行至三十余里外一处小镇,购买了两匹健硕的骏马,张瑞与何巧儿共乘一匹,银发妖姬骑乘一匹向某个方向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