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江湖十大美妇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我已经在这座省城中最有名气的中学里教书5年了,说它最有名气,一来是因为它每年高考升学率都保持在9

我以前是新民中学的语文老师,多次获得优秀教师称号,也就是因为如此,振华中学用高薪打动了我,在我3

事业的成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情,3年前,我的丈夫和我离婚了,原因是感情不和。

觉得他是在嫉妒我,一个无能的男人总希望自己的老婆更无能,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和他离婚了,女儿归我。

国庆节放假,我们班里的大部分学生都回家过节了,因为女儿不在我身边,所以学校特意为我从学生高级宿舍

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发现在宿舍区的花园里有一个瘦小孤独的背影,我觉得眼熟,随口喊了一句:「许宁?」

那个小小的背影一转身,果然是许宁,他看到了我,还没说话,脸先红了起来,我向他招了招手,他慢慢地走

许宁是我的班里的一个男同学,虽然是男生,可他却象个小女生一样,身材瘦小,白白净净,胆子很小而且也

许宁很特别,他总喜欢那些花呀,草呀的,我很喜欢这样的学生,但是,如果从教育的角度来讲,男孩子如果

小小年纪就这样的话,其实对他的成长发育并不是太有利,有时候,我到愿意看到他象那些野小子一样整天在运动

我让许宁陪着我在下午的时候到省城里最着名的购物中心遛了一大圈,买了许多吃的东西,然后我们高高兴兴

晚上的时候,省城为庆祝国庆燃放了烟火,我带着许宁在操场上看了很久才回来,到了宿舍,许宁对我说:「

午夜,我起来解小手,忽然发现宿舍2楼的某个房间里还有着一点昏暗的灯光,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学校里有严格的规定,学生应该在10点前熄灯,当然,放假了,可以宽松一些,可是也不能在凌晨还不睡觉

原来是许宁还没睡呀,我刚想推门进去,可我忽然有一种想看看他干什么的好奇,我轻轻地掂起脚尖从宿舍的

房间里的台灯已经被一块黑色的纱布蒙上了,所以房间里只有昏黄的一点点亮光,还是许宁那个瘦小的身躯,

许宁的正坐在他自己的床位上,白嫩的小腿大大地分开,在他两腿之间当啷着一根,很特别的。

我是经过人事的女人了,男人的那个东西我也见过,但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天下还有那么长、那么雄壮的!!

许宁半躺在床上,微微地闭着眼睛,两只女孩般的小手一齐握着他那已经半硬的,虽然是半硬,我看得出

来,它的长度已经比我前夫的不知道长了多少,粗了多少了!我简直太吃惊了!可更让我吃惊的还在后面!!!

许宁象一个老手一样不停地来回撸弄着自己的,当然,他的两只小手根本握不过来,总有那么长长的一截

紧接着,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许宁慢慢地把脸往自己那已经挺立起来的上靠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

红红的嘴唇包裹着那闪闪发光的王冠!晶莹的唾液在它上面留下了痕迹,许宁好象在吃世界上最好吃的大餐一

样,一口口地唆了着自己的头!!他每唆了一下,我就颤动一下!震惊,兴奋,激动,恼怒,我的心里好象打

翻了五味,我想到了许多事情……新婚之夜,老公那一次次有力冲撞,让我在雄性的力量与美之下婉转娇啼,在老

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公的技术日益娴熟,闺房之内我们也曾经不知廉耻地大声地用最下流的淫话互相对骂,

随着我事业的腾飞和他的下岗,老公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柔情,每次,他都当成了对我事业嫉妒的一种报复!

记得最不能让我容忍的一次是我们即将离婚的前夜,从晚上6点直到凌晨2点的几个小时之内,一个40岁的

美丽成熟的肉体被她的男人一次再一次地羞辱着,我的早已经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了,只有和小嘴才能唤起

他的性欲,我越是反抗他就越是暴力,最后只有我的屈服才能让他罢手,最后在我无力反抗之下,老公使劲地捏着

一边使劲地低头唆了自己的,粗大的王冠上满是晶莹的唾液,许宁的小嘴根本无法完全包容自己的头,虽

此时,许宁一边唑(zuo)着上的的缝隙,一边用两只白嫩的小手快速地撸弄着硬挺的!太刺激了!

太了!站在门外的我由于掂着脚尖的关系,已经感觉到小腿微微有些麻木了,我想放下,可又想继续看下去,

许宁好象快到达顶点了,他的小脸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红通通的,激烈地姿势和运动已经使得他那弱小的身体

突然!许宁浑身一阵颤抖!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许宁拼命地张着嘴,快速地撸弄着,粗大无比的头在一

刹那间好象又膨胀了三倍!「兹!」一股看上去又黄又弄的处子之精终于喷射了出来!不偏不倚地正好喷射到许宁

的小嘴里,他还没等咽下,第二口浓精再次喷射了出来,许宁快速地张开小嘴接住……房间里的男孩一口口地

吃着自己的,而房间外面的我却一次次地被身体的欲火冲撞着大脑!穿着秋裤的早已经被我自己分泌出来

的屄液弄的湿湿的了,我将手伸入到裤裆里细心地摸着自己的浪屄,已经三年没有尝到的浪屄!

看到许宁的最后,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本想放下身体偷偷回到房间,可没想到小腿的麻木在一时间竟然让

「啪!」的一声响,我直接从外面摔进许宁的房间里!……时间好象凝固了一样,我和许宁在某一时刻都惊呆

毕竟我是老师,而且我的年纪也比许宁大许多,我最终打破了沉没「许宁,帮忙把老师扶起来,我的腿麻木了。

许宁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跑到我的跟前把我搀扶起来坐到他的床上,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床上还有星星点点的

这时候许宁才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衣服,赶忙蹿到床上用被子盖到身体上,一双受惊地大眼睛紧张地看着我。

我的心里也是十分紧张,我看着他,尽量把语气放松,小声地说:「许宁,刚才……我是来查房的……我,我

许宁一说话,我才松了口气,我马上接上他的话:「许宁,你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好孩子怎

么能这样呢?学校里不是开设了生理卫生的课程了吗?……你这样是对身体不好的,尤其是对你将来结婚……你这

许宁看到我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多少缓和了一下,听到我问他许宁低下头,小声地说:「一年多了……」

沉默了一会,许宁突然首先说话了:「老师,我,我觉得这样很,很刺激而且也……其实我想戒掉的,可,可

我微笑着看着许宁,慢慢地说:「其实也没什么,老师学过心理学,知道在你们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都……有

我随口说了一句:「可以找老师呀……」说完以后,才觉得这句话有语病,赶忙说:「找老师帮你……」真是

突然之间,那股沉寂在我身体里三年来的欲火爆发了!我竟然说出了自己都没想到的话:「能!我当然可以了。

许宁慢慢地把被子撩开,露出了他的身体,他的「长鞭」……我侧身坐在床上,许宁弯腰站在床上(因为许宁

是睡下铺),在许宁的撒娇般地要求下,我决定应该为人师表地帮助我的学生完成他人生中最重要地一件大事……

金秋的夜晚,高级学生宿舍楼,昏暗的灯光……「啊!」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又马上低下头唆了着手中那又

长又热的硬挺,虽然我用了两只手,但是仍旧有很长的一截露在外面,许宁激动地看着我——这个在他

心目中一直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语文老师,而现在,这个老师却紧紧地攥着他奇异的拼命地吸吮……为了能让

当我第一下接触到他的时候,我内心深处的那股欲火就爆发了出来,沉甸甸的被我一再地撸弄,最终

借着灯光,我仔细观察着许宁的,因为许宁还小,所以一根毛都没有,就是那么一根白白净净的,

「哦!老师,真舒服……暖和死了!……头……痒……哦!……老师,您知道……我的为什么那么大

那么长吗……哦!……我听长辈说,我小时侯得过一场大病……去医院看的时候……医生给我用了青霉素……哦!

……后来,我的病好了……可就变得大了起来……我都不敢去外面洗澡……害怕让别人看见吓一跳……哦!爽!」

我一边听着许宁的话,一边用心唆了着他的头,我心说:真是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呀!光长不长个!

许宁想了想,大眼睛一转,笑着对我说:「陈老师,您的个子太高了,这样吧,您把我抱在怀里帮我弄,好吗?」

许宁个子小,体重很轻,我很轻易地就把他抱了起来,我估计他体重的1/4都是的重量!许宁被我抱起

起来……哦!这种刺激已经三年没尝试过了!突如其来地刺激让我全身发软,几乎要摊倒在地上,我赶忙张开小嘴,

许宁的在我小嘴的刺激下迅速地膨胀,或许是人类的本能吧,许宁开始在我的怀里不安分地动起来,他的

小一下下地挺动着,头在我的小嘴里也一下下地往里顶,我时时地「唔,唔」地被顶得哼出声来。

与此同时,许宁不停地吸着咬着我的乳头,一股股激烈地性刺激让我下面的浪屄已经是泛滥了,我觉得身

「哦!许宁……快!快把插进来!快!……哦!」我一边不停地揉弄着自己的两个乳房,一边冲着许宁命

许宁好象也很激动,这个年纪的少年也多少应该知道点这方面的事情了吧,许宁往前靠了靠,哆嗦着把自己的

我根本听不进去他说什么,只是一拉他的胳膊,许宁往前一个趔趄,哦!粗大烫人的头终于插进了我那

三年未经过人事的大浪屄!我几乎是紧张地快死了过去,许宁可能是因为觉得我的屄里又滑又暖,他终于前前后后

地动作起来……「哦!小祖宗!……你慢点!啊!啊!……」我一声声几乎是悲惨地叫着,可我的心里却盼望着许

许宁准备更加深入地插进来了,可是,仅仅把插到一半,前面的头竟然已经完全地进入了我的子宫里!

我只好对他说:「宝贝,没办法,你的太长了,就到这吧……来!动动……对!就保持这个节奏……哦!

也许是许宁刚刚已经射了一次精,他这次显得特别能坚持,至少比我那个已经离婚的老公坚持地时间长。

小时以后,在我几次后,许宁好象准备了!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插得我又爽又疼。

突然,我想到:不能让许宁把射到我的身体里!我急忙地从床上支起身体,对许宁说:「宝贝,别……别

「哦!……不……不可以的……那样不行!……来!把…………射在老师的嘴里……来!快!」我说完,

竟然地把嘴大大地张开,柔软的舌头伸了出来冲着许宁伸缩着……许宁再也无法忍受我对他的引诱,他毕竟是

用舌尖小心地拨弄着许宁粗大上的那道细缝……「哦!!」许宁大大地叫了一声,瘦小的身体突然往前一顶,

一下子坐在了我劈开的双腿之间,好奇地对我说:「陈老师,把东西吃下肚子去吧,很好吃的……我每次吃掉自己

我听完以后,看着他仰起小脸的样子很好笑,刚一笑,突然满口的呛到嗓子眼里,我竟然在咳嗽中咽下了

许宁看着我的样子笑了起来,我点了他一下说:「小坏蛋!你还笑!」然后我下床整理了一下,今夜我在许宁

早晨我醒来,和许宁一起到学校外面的早点部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带着他到省城最大的游乐园玩了玩,中午回

吃完了午饭,许宁到我的宿舍里我给他补习功课,他的语文成绩很差,我打算利用放假的时间好好帮他补习一

我好象没发生过昨天的事情一样,许宁见我不提,他就更不敢说什么了,老实地在我的房间里学习了一下午。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明天就要开学了,这几天许宁每天都是在我的办公室或者宿舍里好好地温习功课,经过我

头散发出来的热量让我浑身发软,我睁开眼睛看着许宁,许宁也不说话,也不敢看我,只是用顶

我叹了口气,然后微微地张开小嘴,许宁顺势把塞了进来,我就这么半躺着用嘴唆了着许宁的头,许

我唆了了好一阵,许宁的才完全地挺起来,太长太粗了!我每次看到他硬挺的,都觉得有股很强烈的

我用手撸弄着他的,小嘴也拼命地唆了着,许宁突然对我说:「老师!舔舔我下面的蛋子好吗?」

我也不说话,只是把头放低,用柔软的舌头舔着许宁的两个蛋子,许宁好象觉得很痒,竟然小声地笑了起

了,急忙把裤子脱掉,然后坐在床上大大地分开自己的双腿,对着许宁浪叫到:「来!宝贝,快把塞进来操

这还是我第一次说「操」字,虽然以前听男人们总说这个字,但身为老师和女人,我从来不说,可今天我简直

太刺激了!太兴奋了!我高兴一声声浪叫着:「哦!哦!哦!……乐……死……人了!啊!哦!顶!!操!!

许宁一边玩着,小手也在我的上不停地捏弄着,我在多重的性刺激下,差点昏了过去!因为我的很肥

突然,我心中淫欲的欲火让我失去了理智,我竟然不要脸地扭头对许宁浪笑着说:「宝贝!来!抠抠老师

许宁原先还怕我反感,见到我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许宁高兴地分开我的,伸出中指顶在我的上稍微

一使劲就抠了进去!许宁把中指完全埋没在我的里,我浪叫着说:「宝贝!使点劲!使劲抠!让老师爽!宝贝!」

什么,许宁已经激动地挺着往我的里塞去——「吱!」粗大的刹那间进入了我那未经过人事的,

当我醒来的时候,好象觉得天旋地转的,随着许宁大力地动作,我一下下地摇晃着床铺,许宁终于达到了

我只是觉得已经不属于我了,好象贯穿了我的身体,好象插到了我的胃口里来了!柔嫩的被粗大

我终于哼哼出来了:「啊!唉呦!啊!唉呦!啊!唉呦!啊!……小……祖宗!……饶了我吧!唉呦!啊!…

许宁根本不听我的说话,只是高兴地站在我的后面快速地挺动着他那瘦小的,一下下的用教育着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觉得松弛了,先前的紧张已经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后门的充实感觉!进来

的时候感觉怪怪的,就好象拉大便时的回放一样,抽出去的时候又觉得很痛快,好象便秘终于得到了释放一样!

我浑身发热,只想大声地叫,把心中的淫欲都叫出来:「亲亲宝贝!操啊!……操啦!!哦!!唉呦!使

随着许宁快速地操弄,我的快感也加强了,突然,我觉得里的一阵爆长,紧接着,一阵热乎乎的东西

许宁抬起头对我笑着说:「不!老师的身体是世界上最干净的身体!我是自愿舔老师的的,我喜欢老师!」

微一使劲,竟然将许宁射在我里的拉了出来,许宁高兴地用小嘴吃着,我心里觉得阵阵的恶心!

放假后,同学们陆续地回到学校,学校又恢复了往日的嘈杂,我也忙着准备语文课的测验,和许宁单独在一起

进入了11月,期末考试该到了,为了创造和保持年级的语文平均成绩,我和另外几个语文老师研究了一套期

这天,我在深夜紧张地批改着学生们的作业,忽然,有人敲我的门,我问:「谁呀?」外面响起了一个少年声

许宁忽然顽皮地笑了起来,轻声地跟我说:「老师,我已经把国庆放假时候的事情告诉周建了,原来他也和我

我听完许宁的话,心中一惊!我怎么那么大意呢?就忘记了嘱咐许宁不许告诉别人!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

我们脱掉衣服以后,我借着灯光一看,哇!周建的也不小的哦!虽然比不上许宁的粗长,可是也是男人中

我坐在床上,两个男孩也上了床,各自站在我的身边,我用两只手各纂着一根,把包皮撸上去露出粉红色

我叼着周建的头唆了着,另一只手撸弄着许宁的,许宁经过这几次地「培养」显得十分老道,总

是保持着半硬的状态,而周建就不一样了,他好象属于那中很热烈的男孩,我仅仅是舔了舔他的,他就已经硬

我趴在周建的身上轻微地动了起来,一个又大又肥的前前后后地来回蹭着,屄里的那个痒痒劲就别提了!

屄里的水越弄越多,许宁也及时地从下面捞点抹在我的上,大被之下的我们三人各自忙碌着,追寻着

许宁把调整了一下,先是在我的上蹭了蹭,意思是告诉我他要进入了,我用手拍了一下他的小,

……哦!我浑身一阵哆嗦,前后两个孔洞都被填得严严实实的,上面一抽,底下一插,两个人好象商量好的一

样,我夹在中间被弄得几乎窒息过去,好象有两个烧红的铁棒插在我的身体里一样,我甚至能感觉到年轻脉搏地跳

许宁干脆把被子彻底地揭开,虽然有点冷,可心里的欲火已经把我烧得旺旺的,我一边舔着发干的嘴唇一边接

许宁快速地,充实地,一下下地顶着我,在之间竟然发出了的「吱吱」声,下面的周建也挺动着

我的样子,害怕我的叫嚷会招来外人,他急中生智在床上一摸,正好摸到一双我刚才脱下的黑色尼龙丝女袜。

周建也顾不得闻闻袜子臭不臭,竟然直接把这双臭袜子塞进了我的嘴里!差点把我呛得昏死过去!我刚想把臭

「唔……!!!」被塞入臭袜子的小嘴终于竭力地叫喊起来,我觉得小腹一热,身体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两

腿之间,每一次颤抖都从我的屄里喷出热人的阴精!周建的本来就快了,被我的阴精一烫,他也忍不住地

过后的余波,再加上许宁仍旧在我的里着,这让我觉得全身软软的,我几乎是趴在了周建的身上,

周建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高兴地说:「够哥们!要不是你说,我还真不知道咱们陈老师这么关心学生呢!」

许宁一边答应着他,一边加快了的速度,我已经彻底失去了任何力量,就连从我屄里流出来的也没力

许宁放了以后,也把衣服穿好,然后和周建一起帮我把被子盖好,小声地对我说:「老师,老师,我们回

以后,我几乎浑身虚脱,再加上这几天为了教学的事情本来就没睡好,刚刚许宁又在我的里折腾了半

夜的时候,这两个小东西会趁着同室的同学熟睡以后从,宿舍里溜到我的房间里,我们三个人会进行一场没有硝烟

放假以后,我去了北京,和女儿过了一个团圆年,然后早早地从北京回到学校为新学期的开学工作做准备。

初夏的深夜,我在自己的房间里认真地批改着作业,已经很晚了,外面除了徐徐吹动的微风声就是我办公桌上

突然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这个时候是否已经进入梦乡了?还是在灯下苦读呢?我觉得很对不起女儿,

育局老同学的关系,我要调到北京去,到了北京就可以时刻照顾女儿了……就在我沉思的时候,我的门被轻轻地敲

我心里觉得很奇怪,前天晚上我和许宁还在教学楼的男厕所里搞了一次,当时因为时间仓促了点,我只是褪下

我板起面孔严肃地说:「许宁,你应该知道的,你已经是毕业班的学生了,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再说,以你

许宁低头不语,一会又抬头说:「老师,您说的我都明白,可我毕竟和别的男孩子不一样呀?您看,我的

许宁脱了裤子,象和女孩子一样躺在床上,然后把两条腿分开,而我则跪在地上先是舔了舔许宁的两个蛋

我当时一愣,许宁看到我的样子,突然顽皮地笑了一下,对我说:「上次您给周建『单独辅导‘的时候不是也

原来,上次在期末考试之前的一次考试中,周建虽然考了90分,但是这比起他以前的成绩还是下滑了,为了

许宁和周建比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周建的,因为周建的大小适中,刚好可以完全放进我的屄里,他也爽

我也爽,不象许宁的那么长那么粗,每次都只好走后门,所以,我很痛快地就和周建好好地搞了一次。

这个小子也不知道从那里学来的那么多花活,让我摆了好几个的姿势,什么「隔山取火」、「老汉推车」、

「羊羔吃奶」、「贵妃划袖」、「母狗上槽」、「母牛转磨」,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最后在他快的时候,他竟

本来我是绝对不答应的,可这个小鬼竟然大声地哭了起来!我真害怕他会招来外人,最后才答应了,舔了好几

今天许宁提出这个要求,我怎么能不答应呢?都是我的学生,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呀,所以,我愣了一下,

就把舌尖点在了许宁的小上,在他的上画圈,许宁高兴地享受着,我快速地撸弄着他的,希望他尽早

弄了好一阵,许宁还是没有的样子,我只好把裤子一脱,然后撅着趴在床上对许宁说:「许宁,来!

去,送进来,抽出去,就好象拉锯一样,我一下下地承受着,屄里也逐渐潮湿起来,许宁一边通着,一边抠着

屄,最后在我一声声浪叫中射出了他的……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毕业,在许宁和周建都顺利地考取了省城重

这次以后,我彻底消失了,甚至连学校的领导都不知道我到底去哪里了,其实我是去了北京,找女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