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15小姑娘开处的感觉_玩小姑娘的滋味_玩农村姑娘的裂缝小说y

「嘤咛」一声,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幽冥圣母悠悠地醒了过来,慵懒地伸 了个懒腰,感觉舒坦之极,浑身千万毛孔敞开,从未有过的舒爽,但她那双手却 迟迟放不下来……

滑落至胸肌下的被子,把布满淤痕的酥乳露了出来,让她想起昨夜的点点滴 滴,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只见自己隐秘的桃源和浑圆的美股下,隐见片片落红,而那该死的武天骄, 正一张水晶似的脸紧贴在她平滑的小腹上,睡的正香,面含微笑,似是在做着好 梦……

看着头枕在自己小腹上的武天骄睡的好沉,幽冥圣母身体全僵硬了,现在用 六神无主来形容她的心情,一点都不为过,心头复杂万分,是怒是恨,是酸是苦, 是悲是哀…万般纠缠,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猛然间,幽冥圣母心头一恨,头脑发热,忍着的疼痛,举起了右手掌, 就想结果了武天骄的性命。

但女人就是奇妙而又奇怪的生物,别看看幽冥圣母昨天对武天骄恨之入 骨,又打又杀的,可经历过一晚上之后,她的生理和心理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想起昨晚上的一幕幕,自己被他摆成各种姿势,在他的挞伐下,那欲仙欲死、 妙不可言的美妙滋味,幽冥圣母禁不住娇躯阵阵颤抖,心头莫名的火热,那手掌 怎么也落不下去。

幽冥圣母不停地催促自己,可昨晚上那一幕幕的缠绵妙景,不停地在脑海里 闪现,那撩人的姿势,蚀骨销魂的快感,让她心魂俱醉,媚眼迷蒙,凝聚的功力 渐渐消散,手臂上的劲道全无。

说是武天骄了她,让她的贞洁不在,但她却享受到了做女人 的滋味,那种感觉,让她食髓知味,乐在其中,心里对他一点恨意也没有,想恨 也恨不起来。

两人臀腿之间和床单上,都被幽冥圣母的落红和分泌物弄的半湿半乾,散发 着的气息,真叫幽冥圣母无地自容。

幽冥圣母娇躯一震,被他侵犯到圣峰,身体不由感到一阵酥麻,骨头都酥了, 听到他说的梦话,心中娇呼一声:「我不是你娘!」

可梦中的武天骄不管不顾,似是真把她当成了娘,抓着她的圣峰不放,另一 手紧紧地搂着她纤腰,呓语道:「娘,我好想您,你不要扔下天骄!」

低头一瞧, 却见武天骄脸上露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怪笑,她何等精明,立时恍然大悟,忙一手 揪住了武天骄的耳朵,叫道:「小坏蛋,你给我醒来,别做戏了!」

用力一揪,心中气不过,手上可真下了狠劲,将武天骄的耳朵都揪成驴耳朵, 立时,武天骄杀猪般地大叫了起来:「啊呀呀……别揪!痛啊……」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也许武天骄实在是痛得受不了,抓着幽冥圣母圣母峰 的魔手也用上了狠劲,抓得那峰的快爆了。

吃痛之下,幽冥圣母揪着武天骄耳朵 的纤手自然而然松开了,叫呼道:「要死了,你抓痛我了!要抓破了……快放手!」

她放手,武天骄自然也跟着放手了,坐起身来,瞅着幽冥圣母一脸的坏笑, 道:「你们女人喜欢揪男人的耳朵,而我们男人最喜欢……」

幽冥圣母脸色通红,急忙扯过被子,掩住了火燎的圣体,瞪着武天骄骂 道:「现在你满意了,我……搞也让你搞了,你还不滚!」

武天骄一瞥四周,嘿嘿笑说:「在这山洞里,你让我滚哪里去?呵呵!你可 不要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怎么可能丢下自己的女人,独自一人滚 蛋呢?」

听到那句「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幽冥圣母面红耳赤,似火烧一样,禁 不住呸了一口,羞骂道:「胡说八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来,谁……谁是你的女人! 别以为你用卑鄙的手段,得到我的身体,就会以为我会从了你!我……我死也不 会从你的!」

武天骄跳下了床榻,开始不慌不忙地穿衣,慢条斯理地道:「我的嘴可不是 狗嘴,要是狗嘴,那昨晚上你还跟我亲嘴?那你岂不成了母狗了!呵呵!昨晚上 ……你可真浪啊!还好这床够结实,不然,就给你摇塌了!」

幽冥圣母羞臊欲死,抓起绣枕就往武天骄扔去,娇骂道:「你是个大淫贼, 大色魔,大,大色鬼……我……我饶不了你!」

她一边骂,一边还想起身下榻去追打武天骄,可身体一动,就感到下面疼得 厉害,忍不住啼呼一声,无力地瘫倒在床榻上,一动也不敢动了!

要说幽冥圣母好歹也是堂堂的武林圣母,一代圣级强者,一点的小伤小痛, 平日里她根本不放在心上,眉头都不皱一下,可说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但她这次的伤痛不同以往,那可是处子的羞处,再者,昨晚上武天骄确 实是把她折腾的够呛的,他那东西又粗又长,别说是初经人事的,就是淫娃 给那么雄壮的巨物操上了,也怕是经受不住,何况操了又操,幽冥圣母都不 知道自己梅开几度了?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现在想想,幽冥圣母都有点佩服自己,自己那么小的窄道,竟然容得下武天 骄那么粗长的东西!只是,这也吃到了莫大的口头,那羞处又红又肿,如同被老 虎蜂呆咬了一样,估计几天都不能下地走路了。

想到自己是堂堂的暗黑魔狱三魔主,落得被男人开了苞,要像那些产后的少 妇坐月子一样,卧床不起,这叫幽冥圣母羞得恨不得面前有道地缝钻进去,实在 是太丢人了!

除了 那个不要命的九天圣母外,他还没见到有别的女人会不顾破瓜的伤痛来追打他, 当即干笑了两声,道:「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出去一下!」

女人真是奇怪而不可理喻的生物,刚才还让武天骄滚,可一会儿又问他要去 哪里,这让武天骄感到错愕,回头望着她那鲜花般的娇颜,怦然心动,若不是知 道眼前佳人初逢甘露,羞处受创甚重,不可再造次,不然,他还真想再扑上去狠 狠地蹂躏一番,操她个十几二十回。

武天骄强定心神,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她玉容上移开,轻笑道:「忙活了那 么久,我的是吃饱了,可我还饿着肚子。

,小仙女?听到这样别致的称呼,幽冥圣母愣了一愣,旋即明白过来 了,羞得面欲滴血,叫骂道:「死淫贼,死……」

此时,幽冥圣母已然换好了衣服,坐在床榻上,羞羞答答的,就像新婚的妻 子,等候着丈夫回来一样。

她这副神态,看在武天骄眼里,心里暗乐,知道这个脾气火爆的圣母已然温 驯了许多,只是一时放不下架子,还保持着她圣母的高傲和矜持。

但比起以前, 这已经是个巨大的转变,只要以后好好地多操她几回,她肯定会变得和太皇太后、 曹太妃她们一样,服服帖帖。

女人吗,就是要操,不操不行!只有操得她们舒服了,身心得到满足,火气 得到了宣泄,她们才会乖得像猫咪一样,对男人千依百顺,温柔似水。

吃喝了一会,她忽然发现,武天骄的身上沾 了不少的泥泞,衣服也破了几道口子,不免一惊,疑惑地望着武天骄,问道:「 你刚才去了哪里?」

幽冥圣母悚然一惊,想起大王蜂的可怕,心头凛然,道:「你……去那里干 什么?不知道大王蜂很可怕吗?」

听到这话,幽冥圣母怔住了,瞧着武天骄不像开玩笑的表情,心里头没来由 的一阵感到,竟有了一种甜蜜的感觉,道:「那……你受伤了没有?」

幽冥圣母脸色一红,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忙别过了头,呸道:「你少臭美, 谁关心你了,我只不过随便问问!我恨不得你被大王蜂螫死!」

武天骄黠笑着在床沿上坐下,道:「我要是死了,那你岂不成寡妇了!刚刚 新婚燕尔,你就想你的丈夫死,这也太狠心了,想谋杀亲夫啊!」

看到武天骄没说两句就没个正经的,幽冥圣母又羞又气,也懒得跟他斗嘴, 道:「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看幽冥圣母像小女孩般赌气,武天骄赶忙举双手投降,笑道:「我的圣母娘 娘,你别生气,我给你看两个东西,你看了后,一定高兴!」

说着,捏了一个手印,默念巫决,心神一动,霎时间,山洞的空气荡起了一 阵涟漪,凭空出现了两只硕大的血色毒蜂。

幽冥圣母现在即是如此,她认得武天骄 召出的两只血色毒蜂,就是螫她中毒的那两只「大王蜂」乍见之下,她岂能不感 到害怕?

哈哈……看到幽冥圣母惧怕的样子,武天骄开心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道:「 我说……我的小心肝,你可是圣母,武功高强,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何至于害 怕两只毒蜂,忒也胆小了!」

听他一说,幽冥圣母猛地一省,心中恍然:「对呀!我可是圣母,怎么怕起 两只蜂来了?昨天之所以被螫,那是我没什么防备,大意了。

却见武天骄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态,而两只大王蜂振动着翅膀,围着他上下飞 舞盘旋,并未向他和她发动任何的攻击。

只见武天骄指挥着两只大王蜂喝斥道: 「你们两个,无端端的伤害了我的女人,实在是罪孽深重,将你们千刀万剐,碎 尸万段也不为过。

但令她目 瞪口呆的是,两只振动着翅膀,嗡嗡直叫,最后竟真的飞到她的床前,并排着向 她「磕头」赔罪。

武天骄呵呵笑道:「这两个昆虫虽然不是什么高级魔兽,但它们是蜂类魔兽 中的王者,有着天生的高傲和不臣之心,为了驯服它们,着实花费了我一番工夫, 我这也算给你们报仇了,想不想要它们做你的宠物?我把它们送给你?」

幽冥圣母嘟了嘟嘴,似是小女孩撒娇般,那副可爱的神态瞧在武天骄眼里, 心中暗乐,想不到经历过雨露滋润的幽冥圣母,完全变了样,竟有着如此可爱的 一面,她已经完全蜕去了以前的「母老虎」模样,像是花季少女,自然而然的懂 得向男人撒娇了,这我喜欢。

这两只大王蜂体形庞大,足有成年人的脚掌般大小,浑身血红如火,一左一右两 颗锋利的獠牙,寒光闪闪,中间突出的毒针无比尖锐,看起来格外狰狞吓人。

幽冥圣母怦然心动,但她既已口出不要了,又怎能意思再向武天骄要?思量 了一会,她觉得大王蜂虽好,但太小了,又不能骑,当下道:「你真要想送我魔 兽,就送我一头飞行坐骑吧!你不是有很多的天狮兽吗,送我一头怎样?」

看着幽冥圣母眼中流露出渴求的目光,武天骄怔了一怔,当即点头笑说:「 当然可以,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就是你的!」

听他不断强调「你是我的女人」幽冥圣母又羞又臊,娇嗔道:「谁是你的女 人,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理你了!」

武天骄紧抱着她,有些戏谑地道:「你能走得了吗?别说我没提醒你,让我 的女人第一次,没有个两三天,是下不了地的,你要是自己走,等下疼得受 不了,可别再让我抱!」

自家的事自己清楚,她清楚自己确 是不能走路,不然会大吃苦头,当下问:「你……要抱我去哪里?」

闻言,武天骄诧异地望着她,眨巴眨巴眼睛道:「当然是回家了,难不成你 还想和我在这山洞里住一辈子?我跟你说,我们出来一天一夜了,再不回去,估 计风堡里要翻天了!」

抱着幽冥圣母走出了山洞,武天骄刚想召出飞行坐骑血翼天狮王,猛听得远 方传来一阵熟悉的嘶吼声,抬头望去,不由一惊。

每头天狮兽的背上都坐着有人,在临近地面七八丈高的时候, 纷纷从狮背上跳了下来,不约而地喊:「公子……」

身材修长,高挑玉立的修罗壁大踏步的到了武天骄跟前,有意无意地瞥了幽 冥圣母一眼,甚是急切地道:「公子,我们总算找到您了,您让我们好找!大夫 人让您赶快快回去,家里出事了!」

修罗壁摇头道:「这个属下不是很清楚,但事情肯定很大,大夫人她们急得 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把堡里的护卫全派出来寻找公子,说公子再不回去,她就 代替公子去赴约了!」

大夫人看了后,立刻就急得不得了,连夜把堡里的所有护卫和武士派出找 公子您,并说,两天之内,一定要把公子找回去赴约。

武天骄撇了幽冥圣母一眼,怪笑两声,道:「她受了点伤,行走不便,走不 了路,你和她共乘一骑,小心侍候着,别让她扯动了伤口!」

在场的修罗女卫都是过来人,也深知公子的厉害,加上她们来时就远远的看 到,幽冥圣母在武天骄的怀抱中挣脱下来,现在武天骄这么一说,立马猜到幽冥 圣母走不得路的原因,十有是给公子哪个了!

在修罗娅小心翼翼地搀扶和携带下,幽冥圣母坐到了天 狮兽背上,武天骄和修罗女卫们也跟着上了天狮兽,武天骄和修罗壁共乘一头天 狮兽,一声令下,十几头天狮兽齐吼一声,振动双翼,腾空而起,直向风城方向 飞去。

殊不知,早有人禀报给了大夫人萧韵华,更让武天骄没有想到的是,他没到大厅 门口,就见萧韵华领着一大群的女人奔涌了出来。

其中一个女人速度最快,一个箭步就到了武天骄跟前,手中握着一个鸡毛掸 子,指着他鼻子就骂:「武天骄,你个死王八蛋,你都跑哪里去了,躲着不见人? 你个死没良心的东西,你是怎么保护我女儿的?我把女儿嫁给你,让她们跟着你 来到风城,当初你是怎么向我保证的?你为什么让琼华跑出去?你知道外面多危 险吗?到处是盗贼匪寇,我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嗬!这一顿痛骂,口沫横飞,碎星子乱溅,直把武天骄骂懵了,如坠五里雾 中,晕头转向,完全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

不过,眼前骂他的女人,他倒认得, 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岳母大人,当朝丞相萧宏远的夫人,萧韵华和萧琼华的母亲, 萧夫人。

然而,他每退一步,萧夫人便进逼一步,得寸进尺,咄咄逼人:「我息屁个 怒!武天骄,我算是把你看清楚了,都说小白脸没好货,这话是一点都不假!当 初我就反对韵华她们嫁给你,偏生这两个丫头鬼迷心窍,死皮赖脸的要嫁给你, 不听我劝,现在好了,你都把我女儿欺负成什么样子了?瞧瞧你这风堡,都成什 么地方了,什么女人都往这里跑,你把自己当情圣了……」

萧夫人越说越怒,愈骂心里愈气不过,也许是她在家里作威作福惯了,打人 也打习惯了,骂着骂着,竟然举起鸡毛掸子劈头盖脸地就朝武天骄抽下来,噼里 啪啦……好一顿痛打!

那少 妇似乎唯恐天下不乱,笑着说:「韵华大姐,你别过去,像那样的男人,就该好 好的教训教训,不给他一点厉害瞧瞧,会以为你娘家没人了,日后越会不把你当 回事!这一回,就让婆婆好好的教训他一顿,省得他日后朝三暮四,见异思迁的!」

从大厅里出来的女人当真不少,除了萧韵华和那美艳外,还有檀雪公主、 檀香公主、曹剑琴、太皇太后、曹太妃、曹仙娥……等等,凡风堡里重要的女人 都集中到大厅来了。

看到夫君挨打,檀雪公主、檀香公主、曹剑琴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她们想上 去阻止萧夫人,却让好几个贵妇人给拦住了。

拦她们的也都是武天骄的老情人,全是从京城来的,有樊夫人,华玉夫人, 镇国夫人,她们之所以拦着,也是心里实在是气不过。

她们千里迢迢、千辛万苦的从京城来风城找武天骄,没想到这个无情无义的 「负心汉」一见她们来了,连面都不见就跑得没了踪影,躲着不见,气不气人!

旁边与她怀着同一想法的女人不少,但她们都顾及自己 的身份,不能拿武天骄出气,现在见到萧夫人替她们出气,那还不能叫欢,都在 暗暗地为萧夫人喝彩加油!

萧夫人怒骂着,手中的鸡毛掸子如雨点般落在武天骄身上,啪啪直响,直打 得掸子上的鸡毛满天飞,落了一地。

这没见过的人不知道,现在见到萧夫人用鸡毛掸子教训女婿,那打 得鸡毛满天飞舞的,果然是一地鸡毛,名不虚传。

这一来,萧夫人的鸡毛掸子落在武天骄身上,发出「噗噗」的闷响,没打几 下,萧夫人就感到一阵阵的反震之力,震得虎口发热疼痛,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

萧夫人愣了半响,才猛然醒悟过来,立刻如暴怒的母狮一样,用只剩下几根 鸡毛的掸子指着武天骄咆哮道:「好小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好生无礼!」

萧韵华赶紧上来安慰母亲,道:「娘!您别生气,天骄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回 事,您这一顿乱打,也太……不近人情了!」

萧夫人如被踩了尾巴似的跳了起来,瞪着萧韵华骂道:「你个死丫头,娘这 是在为你出气,你倒好,倒责怪起娘来了!好啊,嫁了人,有了老公,现在连娘 也不要了……你还是我的闺女吗?」

她穿着华贵的宫装裘服,头戴宫冠,一身的珠光 宝气,怀中抱着一只金灿灿毛茸茸的魔兽,金睛闪电貂。

她玉手不停地抚弄着貂的柔顺金毛,那皓腕上戴着一对晶莹的翡翠玉镯,纤 纤的十根玉指上,套着十枚尖长的指套,倍显的尊贵典雅,身份显赫。

虽说她这里不是皇宫,太皇太后的身份名存实亡,名不副实,但风堡的待遇 不比京城皇宫逊色多少,珍宝首饰,锦衣玉食,没少一样,该有的一切都有。

「萧夫人,天骄驸马刚回来,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还是到厅里 去,把事情说清楚了再说!」

武天骄走进大厅,一回头,发现修罗壁寸步不离地跟在身后,不由得瞪了她 一眼,低声怪道:「路上为什么不告诉我,萧夫人来了堡?也好让我有个准备!」

修罗壁眨眨眼睛,有些歉意地道:「公子,我们出去找您的时候,萧夫人并 没来,她也许是早上才到风城的,我们都不知道。

武天骄为之苦笑,心说:「她厉害吗?若不是瞧在韵华姐姐和琼华姐姐的份 上,念及她是我的岳母大人,否则,我就操……啊!」

在大厅座位上坐下,他刚喝了一口茶水,萧夫人已是兴冲冲地冲了进来,指 着他道:「武天骄,你打算怎么营救我女儿?我女儿都是因为你,才被别人捉去 的!」

这时,萧韵华、檀雪公主等女都已经进入 了大厅,武天骄目光四下扫视,却不见萧琼华的踪影,问道:「琼华姐姐呢?她 没有回来吗?」

萧韵华蹙额道:「昨天半夜,梅夫人派人送来了一封书信,要你三天之内, 独自一人赶往铁龙城赴约,不然,她就杀了二妹和小妹月华!」

武天骄接过书信展开一览,只见信上只有瘳瘳的数行字:武天骄,你的妻子 和小姨子在本夫人手里,若想她们活命,你最好三天之内赶到铁龙城。

萧夫人骂道:「你好好的去招惹那个梅夫人干嘛?现在害得我女儿被她抓去, 琼华要是有个好歹,瞧我不剥了你的皮!」

萧韵华焦虑地道:「现在是赶紧想办法救出琼华和月华妹妹才是,梅夫人让 天骄一个人前往铁龙城,显然是没安好心,不能让天骄去!」

武天骄毅然决然地道:「韵华姐姐,岳母大人,你们放心吧,天骄一定会救 出琼华姐姐和月华姐姐,梅夫人既然让我去,我就去好了!」

曹太妃瞪了她们两眼,喝斥道:「梅夫人要得是天骄一个人单独前往,你们 要是跟着去,万一惹怒了梅夫人,琼华和月华岂非性命难保?」

檀雪公主皱眉道:「梅夫人对驸马恨之入骨,她让驸马一个人去,显然是要 置驸马于死地!驸马绝不能一个人去赴险!因此,我们一定也要去!」

我担心这 会不会是梅夫人和熊世光使得调虎离山之计,把我们都调去铁龙城,那样他们就 趁虚而入,趁机攻占风城?」

樊夫人突然开口道:「我来风城就听说了,这个梅夫人不简单,哪方面都吃 得开,她和鹰王、熊世光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纠缠不清。

樊夫人还是那么的美丽,身 着一身的纯白貂裘,显得婉约脱俗,配上她那成熟迷人之极的绝世容颜,虽然武 天骄以前曾和她度过一段难忘时光,此时相见,还是一阵心神迷醉。

樊夫人左右两旁各站着一个艳丽的贵妇,是华玉夫人和镇国夫人,她们一样 的婉约,一样的如花容颜,让人享受不已。

她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得知修罗大军逼进京城时,她们的本意是去往 南疆,投奔靖国公主,却鬼使神差地来到了风城。

呃!猛然间,武天骄想起了另外的几个女人,游目四顾,问道:「武德公主 和乾宁公主呢?她们不是也来了吗?」

萧韵华蹙眉道:「根据铁龙城里传来的消息,为了防止修罗人北上,鹰王早 已调重兵驻扎于雪龙城,亲自坐镇雪龙城。

忽然传来一声清叱,白影闪动,一个风华绝代的白衣美妇出现在从人面前, 那美绝人寰的绝世风情,令在场所有人为之侧目,惊为天人!

她走到武天骄跟前,凝视着他的眼睛, 肃然道:「铁龙城,是一座全军事化的钢铁堡垒,不亚于龙潭虎穴,你一个人去, 纵使你有万千魔兽,怕也难以脱身,还是让我们陪同你一起前去吧!」

雷音圣母道:「天骄,我们商量过了,我们五人陪同你一起去 铁龙堡,就算铁龙城是龙潭虎穴,我们也要保你全身而退!」

剑后凛然道:「我们五人去了,堡里还有太阴神女和你姑姑武赛英坐镇,加 上从京城来了那么多高手,风堡是固若金汤,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说着,双目寒光疾闪,煞气凛然,一股威严的气势油然而生,令在场的众女 为之心折,觉得这个男人比之过去大不一样,身上多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森然霸气!

事不迟宜,救人如救火,武天骄和剑后等人赶紧出了大厅,剑后她们早已备 好了飞行坐骑,武天骄刚想召出血翼天狮王,忽听萧韵华喊:「天骄,你等等!」

萧韵华奔出大厅,到了武天骄跟前道:「天骄,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武德公 主她们这次来到风城,顺便把外公也送来了,外公现在就在堡里,要不派人把外 公叫来,你们好见上一面?」

顿了一顿,摇头道:「等我从铁龙城回来,再见外公吧!韵华姐姐,替我好 好照顾好外公,等我回来!」

而在辽阔的北方大 地上,仍然处在严冬期,气温极其低下,每到晚间,寒风呼啸,刮得人们不敢走 出家门,只能躲在屋子里围着火炉烤火取暖。

铁龙城,这座北方瀚海郡最重要的军事化堡垒,在夜幕中静静地横亘在瀚海 平原的铁龙岭山口,巍峨耸立,如同一头远古巨兽卧伏着,张开着血盆大口,仿 佛吞噬着人世间一切罪恶……

风寒夜冷,但铁龙城的城关上灯火映照,鹰旗飘扬,一队队鲜明甲亮、全副 武装的猎鹰军士在城头上往返穿梭,城墙上,几乎每个跺口都值立着一个士兵, 他们手持长枪,佩戴弓箭,神情专注地望着城外的漆黑一片,如临大敌。

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修罗大军攻克西天城后,继续东下,兵锋直取天京, 暂时不会分兵北上,侵略瀚海郡。

这两大主力军团驻扎于西天城内外,总兵力超过三十万,何况两大军团的主 帅修罗远公爵和那延和侯爵,都是能征惯战的名将,这让鹰王宇文涛感到了无比 的压力,不得不亲自镇守雪龙城。

显然,修罗人早已预料到了, 对自己的后路把守甚严,留下两个主力军团悍卫西天城,鹰王即使再多一倍的兵 力,也不敢轻举妄动。

鹰王哪里知道,修罗皇在西天城留下两个主力军团,防备的不仅仅是他鹰王 宇文涛,还有风城的武天骄。

在修罗堡皇宫的那次军事会议上,修罗皇虽然没有采纳飞凤公主修罗飞凤的 建议,但修罗飞凤所说的话,他也不是没有完全听进去。

狂风、旋风两大主力军团,三十万雄兵,这让修罗皇完全无后顾之忧,可 全心神的放在攻陷天京的大战略上。

西天城沦陷,修罗帝国举倾国之兵,大举入侵,铁蹄震动,山河破碎,这让 鹰王宇文涛感到了的危机,最大限度地将铁龙城兵马调往雪龙城,寻求战机, 希望以此来缓解天京方面的压力。

但如此一来,也导致铁龙城兵力空虚,好在有金绩这员大将驻守,深知铁龙 城的重要性,半点不敢马虎,加强城防的守卫布置,特别是在夜间,要保持高度 的警惕,绝不给修罗人有可趁之机。

有时私下里, 父子俩甚至破口大骂鹰王宇文涛,骂他不是东西,自己跑去雪龙城,留下他们俩 父子受罪。

也难怪金家父子满怀怨气,鹰王宇文涛走了之后,他们父子成了铁龙城的主 将,平日里虽然军务繁忙,要处理这样那样的,面临着一大堆事务,但没有顶头 上司的压力,日子还算过得逍遥。

别人或许不清楚梅夫人和鹰王的关系,但作为鹰王的心腹爱将金绩,他能不 知道吗?因而,金绩对这一对母女的到来,是半点不敢怠慢,一方面通知鹰王宇 文涛,一方面安排梅夫人他们住到鹰王府上。

特别是前两天,她不仅抓了「金刀驸马」武天骄的夫人和小姨子,更将前来 造访的武德公主、乾宁公主以及夜莺夫人等人软禁了起来,并修书约武天骄前来 铁龙城,这让金家父子能不感到着急吗?

金昌绪也算是青年俊杰,数月前,他恼恨武天骄抢走了他的心上人宇文香, 在风回谷截住武天骄,与之决斗,结果为武天骄所伤,经脉尽断,差点成了废人。

所幸武天骄不计前嫌,赠送灵丹,现在的金昌绪,不仅内伤痊愈,并且功力 大增,突破了自身的瓶颈,功力修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境界,可谓是因祸得 福。

当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武天骄所赠与的那瓶「通天续筋丹」事后想想,金 昌绪又是羞愧,又是感激,对武天骄的恨也渐渐淡了。

金绩站在城跺口,凝视着深沉的夜空,轻轻皱眉,道:「是男人,都有一股 傲气,傲骨铮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说着,笑声一敛,话语一转,意味深长地说:「不过,绪儿,从为将的角度 来说,为父是不赞成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过激行为,毕竟,身为一军之主将,事关 全体将士的生命安危,岂能为了个人私事而置全军将士于不顾!例如,拿武天骄 来说,他来我们铁龙城,若不能活着回去,那他辛苦建立起来的风城势力也就付 之东流,岂非为他人做了嫁衣!」

金绩微微颔首,赞许地道:「想明白就好,这天下女人如过江之鲫,何其之 多,你岂能为了一个女人,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说着,他一指城外的土地,一副指点江山的姿态,朗声道:「这北方大地上, 势必再起干戈,各方势力为了地盘,你死我活,血流成河。

只要我们父子把握住 机会,主动出击,定然能取得一席之地,那时,我们金家就什么都有了!绪儿, 到时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是让全瀚海郡的女人排成队让你挑,也不是不 行!」

说着,望了望四外,发现周围的士兵都离他们很远,有些心虚地低声道:「 父亲,您是说……我们取而代之!」

唉!看到儿子惊骇的表情,金绩不由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温和地道 :「绪儿,你是我儿子,应该明白,为父这么做,也是为了你着想。

呜——城头上的士兵吹响了号角,一队待命的空军骑士立马骑上了狮鹫,飞 上了天空,飞往前方的平原进行空中侦察。

金绩也望着城外的平原,眼睛眯成了缝,寒光掠闪,冷笑道:「天骄小儿, 果然有胆有识,他还真敢来!上次他在王爷的刀下逃过一命,这一次,我倒要看 看,他怎么在我金绩刀下逃过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