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女人床上高朝视频 很有味道的熟妇[15P]

在新搬入的大楼房间里,洪尚文理身于一大堆被搬进来的新娘嫁妆里面,感到有那么一些迷惘,好像是迷了路走进玩具箱,或者被人丢进魔术王国似的。

不过,崭新木器幽幽的木香,纯白的衣橱、化妆台、以及一些彩色鲜艳的衣物、椅垫等,都散发著令人感到羞涩的「色香」,使洪尚文萌出一种冲动,他很想裸露全身,用他敏感的肌肤接触那些香艳的家具。

洪尚文的老婆——刘美香已经恢复上班族的生活,而刚从新婚旅行回来不久的洪尚文,却利用剩余的几天休假,单独在整理以及对不可能完全没有。

美香在学生时代有几张躺卧在草坪上、跟男友嬉戏的照片,也有旅行时拍摄的照片,而且对象并非只有一个人,有多人旅行的照片,也有成对旅行的照片。

尚文想找一些时间询问美香有关这一类的问题,但是,就算问了她,必然也没有什么效果,不过,尚文还是很在乎这个问题,为了找出更重大的关键,他开始打开衣橱。

尚文在好奇心的驱策之下解开了橡皮筋,里面竟然是一盒八厘米的录像带,既隐密又慎重地收藏的录像带到底有什么内容呢?

当电视幕上现出影像时,尚文圆睁着眼睛,差一点就叫出声来!第一个出现的影像,竟然是在照相簿里跟美香打着网球,穿着白衬衫以及短裤,露出毛茸茸腿毛的高大俊男。

尚文的背脊感到一阵寒凉,他茫然的呆站着,手里捏了一把冷汗,他的喉咙感到干燥异常,脑海里只留下空荡荡的一片。

谁知美香闭起眼睛时,那个男人用手按着她的面颊,把他的嘴唇贴了上去!尚文顿时感到天旋地转,一颗心仿佛就要从口腔里跳出来似的!

那个男人把美香推倒于床上,把他的魔手伸入美香的睡袍,打开前襟、抓出乳房,贪婪的用嘴吮吸。

尚文激愤的热血往脑门直冲,手脚不断的在打哆嗦,颓然的跪倒于地板上面,可是,那种叫他睚眦欲裂的场面仍然在继续着。

在那么一瞬之间,尚文有如隔世般的、瞄了一下电视屏幕上的男女,然而,那只是极短暂的时间罢了,不一会儿,他又感到血脉贲张了起来。

那一对男女纠缠在一起,激烈的拥吻,彼此的剥褪对方的衣物,尚文勉强自己把它当成A片,但是那些娇喘,欲仙欲死的声分明是美香的声音,也正是他熟悉的声音。

末了,男女还迭合在一起,四条腿缠绕在一起,效法神女会襄王,翻风又覆雨,一直到最后恍惚的小痉挛为止,都完完整整的被记录下来。

如果不把那一卷录像带放出来看的话,他根本就不会产生多余的烦恼,「真是自作自受」他骂了自己一声。

但是,在欣赏了那一卷录像带以后,他再也提不起兴致到外头购买一些东西,专心的做几样精致可口的小菜,摆在餐桌上面,留待着老婆回来享用了。

「乖乖……你根本就没有动过锅铲嘛!天哪!这是给兔子吃的吗?怎么只有一道青菜呢?而且,那也不成为色拉呀!」

「你说什么话嘛?当初我俩不是说好了吗?先回到家的人负责做晚餐,你难道忘啦?而且我也在上班呀!我并不是去逛街。

刚开始时我感到怪怪的,以为他们在叫另外的一个人呢!课长看到我的样子,轻拍着我的肩膀说﹃美香,你嫁给洪尚文为妻,那不就是洪太太吗?以后,这就是你的代名词啦,好自为之﹄。

「你呀!真叫人失望,连这件小事也记不得!明天,我要穿什么衣服上班呢!真叫人想不通,你一整天都在做一些什么呢?房子里面的东西根本就没有整理嘛!我到家时,屋里黑漆漆的一片,你在干什么呀?真叫人想不透……」

接下来,又是一阵无言的时刻,美香憋不住,还是开了口:「说说看,你到底在生什么气?真是叫人头大的男人……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呀!不要像一个小媳妇似的躲在墙角噘着嘴巴……」

电视幕上现出影像,美香立刻察觉到那是她跟婚前情郎分手时拍摄的纪念性录像带,以致瞠目结舌、面孔涨得通红。

她站立起来企图关掉电视,尚文从背后抓住她的手,皮笑肉不笑的说:「不要猴急,慢慢观赏……精采的戏还在后头呢……」

「人家不要看嘛!不喜欢看嘛!你这个大浑蛋!趁着人家上班时偷开我的抽屉,你要不要脸呀!你——」

「你胡说,虽然是结了婚,还能保有私人的秘密,你难道是白痴吗?分不清能看的东西?以及不能看的西?」

「嘿……嘿…瞧瞧你主演的香艳戏,有什么可以厚非的?真够刺激:它是超级媚药呢!拍得好极啦……那是很贵重的纪录……」

「求求你……别再放下去啦……」美被尚文压在被子上面,以致拼命的舞动手脚企图逃脱,尚文突然产生了一种似的亢奋。

「你也教教老公那些玩意呀……不要撒野啦……我可不是女人的歹徒,我可是你正牌的老公啊……」

他把手伸入拼命抗拒的老婆睡衣里面,抚弄着她的乳房,再把另外一只探入她的下部,抓住「花唇」,再把手指伸入巢穴深处。

尚文把美香的面孔按到枕头上面,气唬唬的咆哮着:「你瞧!最精采的场面出现啦!快解释给我听听呀!」

的确,美香曾经告诉尚文,她有过已经谈及婚嫁的男友,但是,该男子被调到南部分公司后,悄悄的跟父母介绍的一名女子结婚,以致使得美香伤心欲绝。

那时,尚文很中意美香,计划跟她结婚,所以时常安慰她说:「感情很微妙,最好不要强求,唤不回的,不要去想它了……」

说真的,美香正是尚文梦寐以求的女人典型,他热烈的爱着她,只要她稍为离开他,他就会感到无限的寂寞。

不过,尚文在口头上不计较美香的过去,但是,目睹到她跟对方表演的「妖精打架」的录像带节目时,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为了你,我得消除自己的记忆吗?你未免太了吧?你是不是完全抹掉了初恋情人的影子,娶我过门呢?你不可能完全抹灭掉她的影子吧?不管是否有那一卷带子,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过了……你能够抹掉它吗?」

到此,彼此都把心里的话抖了出来,情绪上也感觉到平静了一些,尚文取掉了美香覆在头上的毛毯,抓着她的头发,叫她正面看着电视画面。

尚文移动插入他老婆秘处的手指,抱着她的身子,好像要从背后侵犯她似的,美香默默无语的看着电视画面。

他拉近老婆丰满的白色臀部,从背后侵犯她,他一面看着电视屏幕上同样从背后侵犯老婆的陌生男子,把陌生男子跟他自己搅和在一起。

「人家不要这样嘛……你快停止呀!人家不要嘛……」美香哭泣着摇摇头,她外表采取抗拒的态度,但是,她的花唇却是一直在接受尚文的东西。

电视幕上的那一对男女仍然在表演妖精打架,可是,尚文老早就失去了观赏的兴趣,同时也没有那一份力气了。

美香亦复如此,尚文一声不响的关掉电视,一对冤家有如和解了一般,拥在一起,再把四片嘴唇贴合在一起。

尚文不置可否的听着,可是在那一瞬间,他突然又感到没有那种必要了,纵然把它付之一炬,他看过的事实也不会消失

且不管那一卷录像带是否能登上大雅之堂,以这个现实的社会来说,那一个人不在自己内心里藏著录像带呢?只是——不肯让对方看到罢了。

大约经过两星期后,尚文突然的说:「怎么?再来观赏那一卷「什么!」美香从被窝中探出头,以不安的眼神去瞧着尚文。

因为上一次的不愉快争吵,使她的内心仍然有余悸,她实在不想领教第二次的争吵,以致脸上布满了害怕的表情。

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头顶飞出去似的,然后掉进很深很深的山谷里,老实说,我有点儿怕怕,可是,内心又很想再体验一下……」

那些你的陪嫁物里面,没有一件比这卷录像带更能够与我俩发生密切的关连……所以嘛……我感到高兴都来不及呢!」

尚文如此的想——对他俩来说,或许这一卷录像带将成为至高无上的媚药,使他俩一生一世享受不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