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的女人们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

李晓竹,我的第一个恋人关系的女朋友,认识她时她是实验中学高二的学生,只有17岁,长得很漂亮,(其实并不是很漂亮,只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细细的眉毛下是一副漂亮的眼镜,透过眼镜是有点眯的眼睛,白皙的瓜子脸上微微有几小片青春豆,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那年7月的某天,我们县遭遇了有记录以来最大的一次暴雨,从昨天一直下到今天,我们县城离大海只有15公里,这天早上,海水涨潮,上游山洪爆发,一下子就把县城淹了一半,就在这天的早晨,我还和朋友到桥上看洪水,我所住的那一片区以前是小山,洪水无论多大也淹不上来,可能是中国人比较喜欢看热闹,反正自己的家又没被淹,看别人在水里抢搬东西也是一种乐趣。

在半睡半醒中我听到了我的呼机响了,迷迷糊糊中看到是晓竹家旁小卖店的电话号码,心里有点不满:“ 有没搞错,大下雨的搞什么鬼。

” 我挂了电话,看着外面的雨不是很大,已经有停下的趋势,看看钟才10:40分,心想:“ 要在30分钟到他家还真是有点困难。

” 李晓竹的家离我家其实并不远,还不到1公里,而且还是直线条横街,早上出去,看到除了第一条外,其余的应该都被淹了,尤其是第二条,记得多年前初考时的那场大雨,那时的雨还不如昨天的大,就已经淹没我的头顶,我是坐在临时竹排上去考试的。

水灾比想象中的还严重在通向第二条横街的小街上,300米的街被淹了只剩下不到一个篮球场长,离我家也就200米距离了,在水中走不到100米就已经到了我胸口,没办法,只能用游的了,游了100多米就到了小街和第二条大街的交接处,看着县城引以为傲的商业大街,浑浊的洪水已经淹到了接近三楼的位置,两边的楼上站着无数的人,慌忙的搬运东西,焦急的喊声,无奈的叹声,就是没有人注意到象小丑般在脏水游的我。

5公里宽250米左右的地区就是我们县的商业中心,也不知道是谁选的址,地势这么低,看来未来几天小商品一定很贵,过了第三条横街雨已经停了,地势开始变高,已经不用再游了,水位只到臀部,我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向李晓竹的家。

李晓竹的家是租的,在三楼,房子的一楼已经被淹到大腿,很奇怪,一楼没锁门,我也不管了,直接走上三楼,李晓竹的房门虚掩着,我推开门“ 呀” 的一声门响,里面传来一声尖叫:“ 谁。

” 我吓了一跳,从声音方向望去,只见晓竹缩在墙脚,全身湿漉漉的,楚楚可怜的,脸上没带眼镜,眯着眼睛向门口看来,我连忙走上去说:“ 晓竹是我,我是陈绪。

” 说着呜呜的哭起来,我连忙温柔的安慰,好半天她才平静下来,才段段续续的说,原来她父母这几天都在外地进货,哥哥又和朋友出去旅游,本来她是比较独立的,但这两天的雨实在太大了,洪水从昨晚就冲进房子,上午下去呼我时回来进门摔了交,把眼镜弄丢了,高度近视的人一但没了眼镜就几乎什么也看不到,心里没低,就开始自己吓自己了。

” 说着我就下楼了,听她说,是进门后摔倒的,眼镜应该在一楼的前厅,那里一般都是放车的,现在一辆自行车也没有,不大,也就是20来平方米,我赤着脚在那里地毯式的划来划去,运气还不错,还真的让我找到了,我带上去给她,见他换好了衣服,一套干净的阿根廷球衣,脸上还有污水迹,简单的梳了个马尾,又恢复了青春少女的摸样。

” 说着拿出一套中国队的红色球衣,我一看球衣背面印着青春美少女12,前面小字印着高二(9)班12,说:“ 我敢穿才行啊。

” 晓竹笑着递过一套意大利球衣(那时在我们那个县真是民间足球黄金年代,普及到20岁以下的女人几乎没有不踢上几脚的,更不要说男人了,连一个小女生也有那么多球衣,可想而知那时足球的狂热),我走进卫生间换好衣服,湿衣服用一个塑料袋装着,一手拿着塑料袋一手牵着晓竹的手就向楼下走去。

水深到大腿跟,我见晓竹提着短裤的裤角在水中行走,偶而露出红色的,虽然什么也看不到,我还是心中一荡,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

” 实验中学和我家平行,相差不到300米,要近的话就照我来的路线米,晓竹无论如何也过不去,只好往西南走,绕道城郊在转回城区。

我们两人足足走了超过5公里,当我们走过城区和郊外交界的大桥时,太阳已经在西边微微的露脸,往旁边房子里面看,已经是下午3:20多了。

雨已经停了多时,桥边积聚许多人,桥下海水往上涌,洪水往下冲,相交处形成许多小型的旋涡,浊浪翻腾,让人弦目,看着仿佛地动山摇,使人摇摇欲坠。

实验中学果然没有被淹,现在是放暑假,校园静悄悄的,微风偶而吹起地上的落叶,学校后山小树林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只是偶而有小鸟飞起。

可能晓竹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路,白嫩的小脚竟然有点浮肿,她把脚搭在我大腿上让我帮她揉,我一边揉一边和她说笑,来到安全的地方,她也恢复平常的俏皮摸样。

我和她坐得如此之近,少女身上的阵阵幽香扑鼻而来,看着他白净的脸,红嫩的小嘴俏皮的说着话,心中不禁的跳起,自己也有点忍不住了,手有点颤抖,慢慢的不是揉脚板了,悄悄的向上移,抚摩过她的小腿,手已经碰到她白嫩结实的大腿,一边摸一边看着晓竹的表情,心在胸中猛烈的跳动。

当我的手摸到大腿时,晓竹好象意识到什么,脸忽然的红起来,娇嗔道:“ 干什么?” 我见她并没有生气,说话又有点嗲,心中一荡,就把她抱起坐在我大腿上,晓竹微微的挣扎几下就放弃了,我看着满脸通红的她,透过眼镜,看到她的眼睛不再象平常那样眯着,很正常的看张着,水汪汪的看着我,仰着头,娇红的嘴唇翘起,好象在渴望什么。

我用舌头冲开她的嘴唇,野蛮的伸进去,她牙齿闭的紧紧的,象两排忠诚的卫兵守卫着领土,不让我前进一步。

她的鼻子强烈的喘着粗气,微咸的口水,幽香的体味,急促的喘气都在刺激我的神经,我感觉我的已经在没有的球裤中毫无障碍的高高勃起,涨得有点难受。

我抱着她站起来,她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看着我,绯红的小嘴边满是水迹,整个身体就象一个娇小的火球,我把她放在雨后冰冷的石桌上,又轻轻的在她脸上吻几下,手就不老实的掀开她的球衣,晓竹双手捉着石桌的边缘也不挣杂,我很顺利的把衣服推到胸口上,露出雪白的皮肤,胸上带着一副白色的小乳罩,白嫩的小腹象镜子般光滑,我情不自禁的吻下去,从下往上,每一寸肌肤也不放过,当我吻下去时,晓竹的小腹猛烈的收缩一下,身上起了一层如毛孔般的鸡皮疙瘩,但很快就消失。

很快我就吻到了,我用最咬住乳罩拉了上去,在我咬住乳罩时,晓竹用手推了推我的头,说:“ 别。

” 但我咬开后她就放弃了,一双雪白晶莹的乳房就出现在我眼前,乳房不大,但很结实,我用舌头轻轻碰了一下娇红的乳头,本来柔软的乳头马上边硬,晓红也发出娇人的,我觉得有趣就用最含住乳头,象吸奶一样吸着,不时用牙齿轻轻的磨擦,而手也不老实的揉捏着另一只乳房,可能还没有发育成熟,晓竹的乳房很结实,很有弹性,就是不太柔软,但还是被我的手揉成各种形状。

现在的晓竹已经有点迷失了,一只手按在我头上仿佛象要推开吸咂她乳房的头,又象按住让我吸得更重些,嘴里发出呢喃的。

我的一只手穿过平滑的小腹,偷偷的插进晓竹的球裤,里面又有一层紧紧的裹住她最神秘的地方,我隔着抚摩着大腿跟部微微隆起的阴部,在往下,在那什么的裂缝中早已是一片潮湿,火热的还在不断的涌出。

” 我见她绯红的脸上满是坚决的神情,我也不勉强,正面进攻不行我可以曲经通幽,我抱着她,嘴准确的找到她的红唇,重重的吻下去,又一次把晓竹的身体放到室桌上。

当我的手通过裤管又一次来到晓竹的神秘地带,晓竹又一次想坐起来阻止,但上身被我重重的压着,使她动弹不得,她只好用双手在我背上乱捉,我感觉背上火辣辣的,好象已经被她捉破。

我的手还在前行,隔着轻轻的在她凹缝中间摩擦,已经透过薄薄的,湿润了我的手掌,但双腿夹得紧紧的,把我的手夹在中间,难于自由动弹。

我艰难的抽出手,把挤到一边,让她的阴部暴露出来,瞬间,晓竹的阴部失去的保护,而晓竹的心理防线也突破,本来夹紧的双腿开始放松,我见机不可失,连忙半坐起来,分开晓竹的双腿,把她的裤管推到最高处,让她的裤头夹住,这时晓竹的整个阴部已经暴露在我的眼前,坟起的阴埠上稀疏的长着几跟毛,光滑的两片大已经张开,迷人的洞口只有食指大小,还不断的涌出透明的液体。

我见时机已经成熟,连忙把裤子拉到膝盖出,早已坚硬无比的蹦了出来,晓竹也已经看见,但她好象放弃了抵抗通红的脸上秋水般的眼睛看着我说:“ 轻一点,别让我太痛了。

我一听知道晓竹已经同意,连忙尊到石桌前,看着已经一塌糊涂的洞口,我信心满满的,我不是处男,去年去广东打工8个月,我就和工友们去玩过十来次,我知道从那里插入,我左手两只手指把她的洞口宽大些,右手扶着,用硕大的在她泥泞的洞口磨几下,每磨一晓竹就颤抖一下,我看着她双手用力的捉住石桌,眼睛紧闭,银牙咬住红唇,一幅英勇就义的模样我心想:“ 晓竹,我来了。

” 右手扶住对准洞口,左手撑在石桌,微微的向前一顶,“ 啊” 的一声,我们两人叫了起来,我的划门而过,穿过缝隙停在前,差一点就撞上石桌,而晓竹的口实在太小了,我竟然没插进,但也弄痛她了。

” 晓竹又再一次闭上眼睛,我看着早已湿润的洞口,暗骂一声:“ 废物,人家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进不了。

我用左手手指轻轻的抚摩早已破壳而出的,一碰到晓竹的身体就象受到什么刺激一样扭曲起来,嘴里也发出醉人的,猛烈的冒出来,我用右手的食指微微的插进去,只觉得进了一个湿热紧凑的所在,四周的壁把我的手指夹得紧紧,让我寸步难行。

当我的手指进入到两个指节碰我提块肉挡住我手指的前进,晓竹也发出“ 啊” 的一声双手猛的捉住我的手,我知道这应该是膜,我可不愿意用手指来破坏。

我的手指没有再向里深入,那是交给来干的,我就用拇指挑逗食指在里旋转,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抚摩结实挺立的乳房,晓竹象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口中的声慢慢变大,你也越来越滑,我觉得时机已到,从她洞口中抹了点涂在我的上,左手再次分来粉嫩的,右手捉着使劲的往里挤,“ 啊,痛。

” 我插入了大半个,只觉得有个无形的嘴紧紧的吸住我的,又象有一只手正在用力的把我推出去,里面散发的热气刺激着,使更加巨大。

由于插入半个,晓竹受到刺激,两只脚不规则的乱动,但双手并没有阻止的意思,紧紧的捉住石桌,咬着牙,头不规则的乱摇。

我心里十分激动,知道幸福的时刻已经到来,我调整一下重心,由于刚才失败所以这次调整一下的角度,双手扶着石桌,猛的一用力……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亮晶晶的,又一次划门而过,顶在的边缘,心中十分诧异心想:“我在广东时,从来就没见过妓女出水,只要对准就能插进,这次流了那么多水,为什么插不进。

” 说着挺着站在晓竹的面前,晓竹坐了起来,右手扶着我的,头刚要往前凑,忽然皱了一下眉推,握着我的那只手推开我的娇嗔说:“ 臭死了,离我远点。

“ 晓竹顿时满脸通红,把脸贴在我怀里,一动也不动,我无奈的伸手从她领口伸入,帮她带好,晓竹也伸手到下面,拉正。

不一会人10几个小孩就走进树林,看见我们也不在意,摘龙眼的摘龙眼,玩捉迷藏的玩捉迷藏,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叹了口气,无奈的牵着晓竹的手离开。

当晚,我想要晓竹住我家,但她不肯,离高三补课没几天了,宿舍已经对高三开放,那晚她就和同学挤在宿舍。

晓竹是农村学生,为了能让她好好的读书,举家搬到县城来住,一家四人挤20平方米的小房里,高考的压力和大哥的监督让她无力也无暇顾起这段感情,春天我们认识,夏天我们热恋,秋末我们成了普通朋友。

第二年她靠上了重庆一所普通大学(二本),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们没有发生性关系,虽然曾经一度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