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三个人同时舔吃b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s

他将两只手都腾了出来,深情地盖在那两团新鲜的绵软上,先是轻轻地捏握,然后又是轻轻的晃荡,最后是越来越用力的捏拿和揉搓,这一番透彻肺腑的抚摸让张娟娇嫩的脸上微微冒出了汗珠,呼吸更是一阵紧一阵急,她那半睁半闭、意乱情迷的媚眼闪烁着,时而定定地看着棒子,时而迷离地望着天空,时而双睫轻合,时而明目如海。

她的娇躯随着棒子不停的搓揉开始扭动的越来越明显,以至於到后来,她那鼓鼓的摩得身下的柴草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棒子用自己的舌头尝试着挑起那富有弹性的遮掩,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让那本已氾滥成灾的泥淖成了长河,一片晶莹的潮湿,在张娟的大腿内侧荡漾开来,棒子一边吸着这温润的气息,一边尽情地替张娟增添着**,心满意足后,棒子坐起身来,双手缓缓地抓住了张娟的两侧,然后用最慢的速度朝下拉扯。

丝质黑边越过那丛黝黑透亮的芳草地;丝质黑边越过了那道粘滑的沟壑;丝质退到了张娟的膝盖位置。

棒子不愧是经验丰富,当他第二次将脑袋埋入张娟的双腿时,张娟那销魂蚀骨般的声就如决堤的堰塞湖,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要用自己的嘴巴、用自己的舌头,用自己满腔的爱怜和如火的,来给张娟一次终生难忘的经历,给张娟一份至为丰厚的礼物。

棒子的舌头灵活无比,深入、浅出、刮擦、轻抚,无论哪种接触,都让张娟如同电击,娇躯随着棒子的舌头颤抖着,轻扭着。

尤其是张娟那藏在芳草地下面的、软硬相兼的颗粒,当棒子的舌头一次又一次顶过之时,酥到骨头里的感觉让她不得不浪,不得不叫,让她不得不恳求着棒子的继续,不得不乞求着棒子的努力。

粗物似乎也有自己的意志,它在逼迫着棒子,它要寻找桃源地,它要深入的探索,它要自己的身体被紧紧的覆裹。

光头轻轻地触了那道嫩红的小沟,然后又轻轻地离开一段距离,一道透明的丝线,欲断不断,连接着两个人间的之乐。

数次的探索,最终演变成闷头相挤,在水样的滋润中,唯有「噗兹」一声,将所有挤压的力道全部释放殆尽,它一头钻入了张娟的。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上演着如此频繁的聚散离合,似乎一生所有的生死离别,全部集中在二人的。

「娟你真聪明!」激动的棒子一个前扑,将张娟死死地裹在了自己的身下,胯下的物件恢复了它的状勇,开始一刻不停地摩擦着张娟的。

张娟皱着眉头,将脸埋在棒子的肩膀位置,双手死死的抱着棒子,兀自咬着自己的下唇,鼻子里不停的哼哼着。

在最后几次无比粗暴的撞击后,棒子猛地抽出自己的粗物,然后紧紧地握住它,不要命地前后套弄起来,而热烈的张娟也很快地调整了自己的身体,满脸渴望地看着棒子那根翻飞的粗物。

吐在了张娟的眉毛上;吐在了张娟的头发上;吐在了张娟的粉颈上;吐在了张娟的双峰上;吐在了张娟的小腹上……两个年轻人并排躺着。

他觉得今晚的月儿格外明,今晚的星星格外亮,他看到暗黑的天幕下有条若隐若现的线条,那是山峦起伏的徵兆,线条下面是黑压压的一片,几束光芒在山间摇曳着,犹如盛夏夜晚的萤火虫。

她先是从桌子上的铁罐子里面抓了一小撮茶叶扔进杯子里,然后又拎起靠在桌子腿内侧的热水瓶,给棒子倒了满满一杯茶;接着,张阿姨找来一条毛巾,然后用开水煮了煮,敷在了张娟受伤的脚脖子上。

张阿姨穿着一件绿色的半截袖,半截袖的胸口放的很低,两隆白山紧紧的挤在一起,一副喷薄欲出的模样。

短短的一两秒钟,棒子已经觉得口中发乾,舌头发僵,他不自然地挪动了一下,急忙抓起桌上的杯子,猛地灌了一口茶水。

可是茶水实在太烫,棒子又喝的太急,结果烫得棒子双眼含泪,「哇」地一口吐了出来,喷到了自己的大腿面子上。

「没事吧棒子?慢慢喝,别着急,」张阿姨连忙用手抚了几把棒子已被淋湿的腿部,说道,「先晾一会再喝,都怪我没给你提醒……」

如果碰到那些懒到极致的,比如村里有名的张琴,家里基本上没地方落脚,每个屋子里都是黑压压的苍蝇群在肆意飞舞,炕头是,地下是裤子,枕头上面搭着几年不洗的臭袜子。

本来棒子就很痛恨三伢子b子,因为三伢子已经欺负过他好几回了!棒子尿急的时候喜欢当地解决问题,站在路边,掏出小鸡,给野花野草浇灌一番的感觉让他感觉过瘾,但三伢子总是冷不防会从背后冒出来,一把揪住他的小鸡使劲拽,一边拽一边笑:「我叫你尿!哈哈!我叫你尿!」

三伢子像做贼似的左顾右盼,看到四周无人之后突然绕到了女厕所后面,一头钻进了厕所后面的草丛里,再也看不见他的踪影。

正在这个时候,棒子突然看到女厕所右面的便槽上出现了两只脚,接着看到两只手一闪,裤管就到了脚腕子位置。

他清楚地看到两团白白的蛋蛋,蛋蛋中间黑乎乎的,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是怎么回事,一股清流就「刷刷」地从中喷涌而出。

当棒子看到一只拿着手纸的白皙小手在反覆擦拭着黑乎乎的腚沟时,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渴望,赶紧钻出草丛,绕到女厕所的出口等着。

「我原先看他老是钻到女厕所后面的草丛中不出来,刚刚我也钻进去看了一下,结果一进去就看见……」

尽管张阿姨已经能够猜到棒子刚才看到了什么,但她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看我怎么收拾这个三伢子!谢谢你了,棒子。

第二天一大早,棒子就听说三伢子掉进了粪池里,要不是张娟她爸将锄头把子伸进粪池,把三伢子拖了上来,恐怕三伢子早就见阎王爷爷去了。

本来,张阿姨两团颤抖的膨胀已经让他难以自持了,加上他小时候看到的两个白腚蛋子,以及腚沟子黑乎乎的一道,隐隐绰绰,无限神秘,那只拿着手纸的小手不停的擦啊擦……这些画面不停在棒子脑海里闪现,让棒子的心绪纷乱不已。

「这么大的姑娘了,还跟小孩子一样!你看看你的脚,咋弄的嘛!」张阿姨一边替女儿按着毛巾,一边唠叨。

「阿姨,娟是因为帮我打扫卫生的时候不小心扭得脚,你要怪就怪我吧……」棒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看看人家棒子!还替你说话呢!」张阿姨戳了女儿一指头,「走不了路,还得棒子背,从小就是个拖油瓶!」

公婆可不比你的妈,不会这般疼着你,惯着你!」张阿姨说着又把毛巾敷在了女儿的脚上,「棒子!别乾坐着,喝口茶,润润嗓子。

毕竟自己在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是嫂子奉献了自己的身体,将我积郁心头的病症尽数散去,於不言不语中让我看到了天下最美的形体,让我从此拥有了最美好的回忆,也让我感受到了最**的时刻。

可我又和张娟发生了关系……棒子越想,越觉得对不住小娥,本来硬了一路的物事,现在也失了应有的力道,软哒哒地伏在棒子的双腿深处。

棒子急忙回身,看到小娥眼睛依旧闭着,然而两粒大大的泪珠,开始顺着眼睑,慢慢地划过鬓角,打湿了绣花枕头。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说好的时间,等你不见,你为什么就不能准时一点?你为什么就不能来早一点……」小娥说着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棒子满腹的疑团,可又不敢表露在脸上,自觉理亏的棒子急忙用自己的袖口帮小娥擦拭了一下满脸的泪水,又把嘴巴凑上去,吻了一下小娥的眼睛。

棒子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人砸了一棍子,懵懵的,木木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愤怒就像一阵风一样从脚底灌到了头顶。

小娥急忙追上来扯住棒子的胳膊,哭着说道:「棒子你听我说!你千万不要干傻事!嫂子能忍!你先回屋!」

小娥看到棒子因为自己被三伢子侮辱,而不顾一切地去跟他拚命,小娥积攒了几个小时的怨恨也就瞬间烟消云散了。

三伢子现在知道我们两个干了那事,要是他把这事给传出去,我们两个还怎么在这村子里生活下去?多少人会戳我们的脊樑?还有,他今天欺负了我,尝到了甜头,明天说不定还回来。

「唉!说句心里话,三伢子打光棍都打了几十年了!看见女人,就像苍蝇看见了屎!你不知道他欺负我的时候说的啥话!」小娥拾起自己的粉拳,轻轻地敲了敲棒子的大腿。

「他竟然说:好逼都他妈的被狗给日了!『他把你比作小狗狗!好在最后……他要那个我的时候,院里突然被人扔进了一块砖头,把那狗日的给吓跑了。

棒子听到「好逼都让**了」这句话,感到既愤怒又得意,也不知怎地,他的下面竟然一下一下地动弹了起来,不一会儿,小帐篷就撑的高高的。

松紧适宜的小手,让棒子的下身感到了一阵阵汹涌的激流,让他忍不住挺了挺腹部,然后顺势将小娥压倒在了软绵绵你的床上。

当棒子的嘴巴凑近那堆茂密的芳草时,小娥急忙用两只手掌夹住了棒子的面颊,使劲地朝上拉着,「不要。

棒子连忙褪去自己的裤子,那根不安分的傢伙,似乎憋了一股子的劲,极度膨胀着自己,蠢蠢欲动地展示着满身那弯弯曲曲的青筋。

小娥喘着,将自己的小手伸进两人的结合之处,用两个手指夹住它的根部,准确无误地把它送进了那个氾滥着**的沼泽。

刚刚深入小娥身体的棒子,毫无预兆的激荡在小娥的身体之上,汗流浃背的喘息,让小娥的叫声浪荡在月色满地的院落里。

小娥将自己的委屈和不甘,全部奉献给了棒子的疯狂和粗鲁;而棒子,将自己的悔恨和愤怒,也全部交还给了小娥的放浪和满足。

刚刚上坡,就看到三伢子懒洋洋地走出那座破败的院落,在门口晃荡了几圈后,靠在一颗白杨树下坐了下来。

但今天的张霞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话中有话地说道:「三伢子,今儿个气色不错啊,怎地,是不是有人给你说下媳妇了?」

三伢子看到张霞跟自己说话,神色激动的站了起来,他抱起双臂,抖着左腿,摇头晃脑地说道:「唉姐姐!你不知道现在的逼女人!没有一个看上我的!我咋说也是个男人嘛!姐姐,你说这是咋回事嘛!」

张霞冷笑道:「哼哼!没一个看上你的?看你那副得意的样子!原先跟个霜打下的茄子,蔫不拉几地抬不起头来,今天红光满面的,还说没一个看上你的!快说!是不是找了个媳妇?」

三伢子双手一摊,一副无奈的模样:「真没有!要真有人说媳妇,我三伢子第一个请的人就是姐姐你!」

「哎呦别走啊姐姐,媳妇真没有!有的话我也不至於每天晒阳坡暖暖了!你说我三伢子啥都行,就是不能说我不老实!」

三伢子「嘿嘿」笑了几声,故弄玄虚地乾咳了几下,说道:「这个女人嘛,摸过,弄过,但是媳妇,真没有。

换做平时,张霞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日」、「弄」这样的字眼的,但她为了实现心中早已盘算好的计划,不得不这么露骨地跟三伢子扯着。

「你个不要脸的光棍!你不试试,咋知道我看不上你呢?哦对了,蜀黍地里的草长疯了,要不来帮我锄一上午?」

三伢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霞渐渐远去的背影,他狠狠地嚥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语道:「我妈,啥话意思?」

太阳的热毒都被沟沟壑壑分成了横七竖八的片片,而潮湿的土地也会吸收大部分的热量,再加上山区本来就多风,所以即使是夏季的晌午,人们照样会在田间忙的不亦乐乎。

张霞已熬了三年了,三年来的日日夜夜早已经把她最后的那点矜持给熬干了,她也顾不上什么礼义廉耻,而且在她内心深处,觉得小娥那个骚狐狸精比自己要聪明。

骚狐狸精都能放下身段,我张霞凭啥不能?吃饱了再说,难不成还要饿死?再说了,人人都说张手艺在外面有了女人,俗话说的好,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肯定不会空穴来风的。

三伢子停了下来,扭捏不已地放下锄头,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几把手上的泥巴,然后一步三回头地朝张霞凑了过去。

「姐姐你该不会是日弄我吧?骗我锄了草,然后又装不认识?哪有你这样的逼女人!我要是告诉你我和谁日弄了,你是不是挨家挨户地坏我名声呢?」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敢跟别人说出半个字,我就拿石头把你的球砸成两截!」张霞愤愤地说道,「就像砸一条当街日弄母狗的公狗一样!」

「住手!」张霞瞪了三伢子一眼,「我们在这儿弄,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到!去!到对面那片玉米地里给咱找块儿地!弄些蒿草铺上,软和点。

三伢子在里面等着,看到张霞进来后,像只看见主人的狗,弓着腰,一边钻一边回头看,等张霞靠近后又朝前迅速钻出数米。

三伢子吸了一下鼻涕,感激地望了一眼,然后讪笑着说道:「姐姐放心,回头我们去窟泉里,一块儿洗!我也闻到姐姐的味儿了!光骚不臭!闻起来带劲!」

「去!」张霞突然高声骂道,「你自己也不闻闻!就是一头母猪,都不会让你日的!要么赶紧找点儿水洗洗,我在这儿等你;要么现在就拉倒!我回我的家,你走你的路!」

「也不知道那个骚狐狸精是咋受的!」张霞愤愤的想,「比我还可怜,这么难闻,居然也能受的了!就不知道……」

三伢子一手捂着裆部,一手扒拉开玉米叶子,直直来到蜀黍地埂,拿起张霞的水杯,一把拧开盖子,然后脱下裤子,将自己那根暴涨的物件蘸了进去。

他简单用手搓弄了几下,然后把手放在鼻子上吻了吻,又火急火燎地拧好水杯盖子,提起裤子就反身冲进了玉米地。

张霞看到三伢子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一脸不快地说道:「让你去洗,你又不去!这次就便宜你了!下次要是不洗,我就拿剪刀给你剪了!」

张霞将信将疑,犹豫片刻后,她用右手捏住三伢子的物件,鼻尖贴着黑紫色的光头,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几鼻子。

「嗯……洗过了……」张霞噗兹一声吐出了三伢子的物件,用舌头舔了嘴巴一圈,用一种梦呓般的语调说道。

「她叫唤:『嫂子今天是你的,你一定要好好享用』,『哦,棒子,我的好棒子,快,快……」三伢子惟妙惟肖地学着,全然没有发觉,张霞的脸色一片铁青。

「把你妈从坟里掏出来日弄去!你还日弄我!你撒泡尿照照你那副噁心的模样,赶紧滚!」张霞突然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

三伢子嚥了一口唾沫,然后又朝旁边吐了一口唾沫,将张霞拦腰骑住,双手已经伸进了张霞的背心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