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朋友插到喷水小说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b

房,雪白的颈项,的红唇,乌黑的长发…这么美丽,妖媚的身体立即撩起了我的欲火,我紧跟两步,

挑逗她的……文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难堪和害怕,男女都是这样吗?她不解,不愿,却也无奈,

都显得无比的柔美流畅,再配以好像荔枝般的水嫩肌肤,由内向外,无所不在地散发出一股迷人的。

莲蓬头,水流淋在我结实的胸膛上,也溅湿了她薄薄的衬衣,湿透的衬衣紧贴在她细嫩,窈窕的肌肤上,

头轻易地勾住她的香舌,不住地缠绕吮吸,最后侵入甜美的小嘴中,狂热地汲取她口中芬芳甘甜的蜜津。

悲,似娇似嗔,终于,她陡然抬起头,满心期待又有些害怕的问道:「那么……你……你也喜欢文茹吗?」

紧绷,嘴唇更是抿得紧紧的,几乎没有血色了,拳头不由死死地握着,来抵御那种沁人心脾的强烈快感。

的舌头覆在膨起的边缘,左右地来回滑抚,时而又轻舔的最外缘,小手也积极配合唇舌的动作,

偷怀孕,想用孩子绑住自己的心,最后都被自己毫不留情地赶出门,命令不准接近自己视线的十米之内。

制自己的,想要维持住最后一丝理智,被自己深深爱着的男人如此,戏弄,怎么还会兴奋起来?

一的作用就是和男人接吻,或是……哎!可惜了这么美好的嘴唇,你还记得除我之外被多少男人吻过吗?」

调皮地勾舔着舌底,时而又温柔无比地缠卷着整个舌面,他的舌头越探越深,频率越来越快,她沉醉了,

落在她的头发、额头、眉梢、眼睛、脸颊上,然后捧着她红得发烫的脸蛋,用忧郁得能融化冰山的眼神,

白天还可以,一些附近的住客偶尔会来走走,可是到了晚上,就看不到什么人,冷冷清清的,静寂无比。

的叮嘱:「你跟他谈归谈,但不能上他的床,否则经理会来,你不好交代,就当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越来越酥,明亮的水眸雾气缭绕,呼吸变得急促,小手不再推他,而是轻轻地落在他的背上,樱唇蠕动,

抚下,分泌出更多的蜜汁,嫩壁像是完全接受了它,羞涩地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好使它进得更深、

还在耳边萦绕着,「茹,你终于接受我了,今晚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男人,我也要你成为最快乐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