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继女嫩苞经过故事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有一次,何亮在我家,看到他偷偷摸摸的猥琐老婆,我兴致大涨,老婆好像被他挑逗的也很想要,我便拖着老婆进了卧室,提起便插入了老婆已经湿乎乎的屄穴里。

在我正卖力肏弄的时候,看到门口那颗黑乎乎的脑袋又在偷看,我便附在老婆耳朵旁告诉了她,然后感觉老婆緻密的层层叠叠的阴肉又像上次那样,开始有节奏的收缩起来,而且淫叫的声音也大了许多,伴随着我们交合发出的水渍声,氛围甚是。

我心里呵呵一乐,这小子看我们夫妻的性表演终於忍不住,自己撸管射了,看着老婆直勾勾的盯着这些,我故意逗她。

「唉,老婆,这些是什么东西啊?」「这个你不知道,装傻啊!」老婆看我问她,但她并没正面回答我。

「我年轻的时候咋就没这么多呢,唉,老婆,你想不想尝尝处男的子孙汤是啥滋味啊?听说很养颜美肤啊!」我突发奇想想逗逗老婆。

只见老婆背对着我趴在地上,撅着肥白的正在用舌头舔地上何亮的,舔完后还品滋味似的吧嗒了下嘴,然后她将门上一部分用手指刮下来,仔细的涂在了自己黑紫色的乳头上,接着她把门上剩余的部分同样刮了下来,这次是涂在了自己充血肿胀的屄穴上,并将沾有的手指插到里进进出出,另一只手则夹着涂满的乳头,身体靠在门框上,咬着嘴唇享受着的快感。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婆这种像一样的疯狂举动,令我惊诧不已,像在做梦一样,为了不打扰老婆的「雅兴」,我悄悄的转身进了浴室,心里是五味杂陈。

我是相信老婆只是把何亮当成我们夫妻生活的润滑剂,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老婆的那些行为也只是在释放自我,体验另一种性方式,而且她这样做更能激发我对她身体的迷恋,更能魅惑我,所以我就没再多问,忙自己的了。

八月份的时候,因为上马的新项目我要出差一个多星期,儿子也参加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夏令营,现在家里就老婆一个人。

这天,老婆打电话说她的脚因为医院里的医闹,她和科室的同事去调节,在争执中被挤下了楼梯把脚给崴了,幸好没出啥大事,单位让她在家休息半个月。

我一听急了,她自己在家没人照顾怎么行,我立马打了飞机飞了回来,看到老婆的脚不是很严重,只是有些行动不便,卧床休息段时间就会好,所以也没在家做过多的停留,去超市把老婆在家这段时间的吃穿用等日常用品备齐了,然后嘱咐了几句,便匆匆的又飞回了项目部。

老婆开始埋怨了我两句,因为是工作的原因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自我安慰的跟我说,我们爷俩不在她身边,她可以清清静静的享受几天好日子。

这后来的几天,我们还是每晚进行视频聊天,前几天我们聊的时间还很长,像小别胜新婚的夫妻,后来几天一是因为我工作忙,二是看到老婆好像很疲惫的样子,不忍心让她受累,也就匆匆断了线,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也没啥好聊的。

不过,有几次我们聊天的时候,看到老婆的脸红扑扑的,像是很热的样子,八月天本来就很热,我没有多想,叮嘱了她两句,让她注意天气的变化,打算回去后给老婆好好补偿下。

这个上马的专案在我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下终於顺利完成了前期准备工作,这也预示着我可以先打道回府了。

於是,我急急地回到家,而家里却没有人,便给老婆去了个电话,第一个老婆没接,我有些纳闷她的脚不好,这是去哪了?不一会,老婆回了电话。

老婆有些气喘吁吁的说道,她出去逛街了,家里的食物都吃完了,她要买点,并告诉我她的脚好了,不用让我担心,一会就回来了。

快半个月没看到老婆,我猴急的上前就要抱她亲昵一番,老婆赶忙推开我说,天太热了,她出了一身汗,要先去沖个澡,然后一头紮进了卫生间。

等老婆淋浴出来后,我饿食般将老婆放到在沙发上,不管三七二十一挺着便插进了老婆的屄穴里,感到老婆的里面好湿滑,还水水的,但是精虫上脑也没多想,便狠命的肏弄起来。

在家里闲来无聊,我打开了监控录影,打算看看老婆这阵子在家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把她自己撂家里我真有些於心不忍。

在录影的前两天老婆在家休养,一只脚崴了确实行动不太方便,看着老婆自己一个人做饭,洗澡我心有真有些难受。

在第三天的时候我本以为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刚想快进过去,没想到在下午六点左右画面里响起了门铃声,老婆也有些惊诧,不知道是谁,便一蹦一蹦的过去开了门。

不一会,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爆锅面被何亮端到了老婆的面前,老婆抽了抽挺直的鼻子,赞许的看着何亮,从老婆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这碗面是很香的。

对了,这面你怎么学会做的?」老婆好奇的问道,对於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能做出这么美味的爆锅面实属不易。

「哎……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以后你就经常到阿姨家里来,阿姨给你做好吃的,你也可以和小宇多做做伴。

「要不这样,阿姨,我留下来照顾你吧,反正我爸也出差了,我也自己一个人在家,不如我们做个伴吧。

「阿姨,我老爸要出车一个多礼拜,我自己在家也没意思,而且我可以照顾你,平时你对我那么好,你现在受伤了,我如果不来照顾你,以后我可真没脸见你了。

入夜,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着天,很投机的样子,何亮的话经常逗得老婆哈哈大笑,前仰后合。

时间很晚了,在这愉悦轻松的气氛中,老婆提议休息,何亮有些意犹未尽,但并没有反对,於是两人有些依依不舍的各自回到房间休息了。

通过监控,我看到老婆虽然睡下了,但却在辗转反侧,床垫被她翻腾的呀呀作响;而何亮却一直睁着眼死死的盯着天花板,心里好像有万般心事一样。

难以入眠的老婆起身去了厕所,不一会就听到厕所里响起了一声撞击声,声音很大把我给吓了一跳,随后听到了老婆的惨叫声。

在录影里,有可能老婆要小解,因一只脚不方便也没留意,坐下时脚部受力过重而引发疼痛,摔倒在了地上。

我看到老婆斜躺在厕所的地上,白色的棉质四角挂在老婆的膝盖之间,圆润白皙的大腿分开着,紫黑色肥厚的小随着老婆疼痛的身体而微微颤抖着,这一切都被闯进来的何亮尽收在了眼底。

「阿姨,你怎么了?摔伤了没有?」何亮闯进来只是扫了一眼躺在地上袒露着的老婆,但并没有驻足,而是飞快的来到老婆身边,搀扶着老婆起身。

」说着,何亮转身要为老婆提上,但是这次何亮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老婆还在空气中颤抖着的的紫黑色。

「哦……」老婆看到何亮贪婪的盯着自己的,想要阻止,但要说的话只是在喉咙里抖动了下,然后将脸羞涩的别到了一边,而双腿却又微微劈开了一些,仿佛要让眼前的这个小男生看的更仔细一些。

我现在才发现,老婆有癖,只是不知道她只喜欢让何亮一个人看自己的还是喜欢让所有男人都看到。

这时,何亮竟然俯下身子,将头埋在了老婆的双腿之间,用自己的嘴巴含住老婆的小吸吮着,拉扯着,用自己的小牙齿轻咬着,时不时的还会伸出红嫩的舌头有些笨拙但很仔细的舔弄着老婆的。

「别……小亮,别舔……那里好髒……」老婆有些有气无力的说着,全身的力气好像被眼前这个小男孩抽走了一样,双臂无力的支撑着瘫软的身体。

我认为,如果现在老婆阻止何亮的进一步行动还是可以控制局面,不至於自己失身于一个小男孩的胯下,因为何亮还没有完全被性欲沖昏了头脑,他还很在意老婆的态度的。

但,老婆只是用同样泛着火焰一般的眼睛看了何亮一眼,然后闭上了自己的美眸,并没有做出任何拒绝的举止。

何亮看到老婆的表情,已经完全明白了老婆的意思,虽然他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但作为男人本能的懂得了里面的含义。

於是,他迅速脱掉了,一根还没完全发育成熟、白嫩的男性生殖器硬邦邦的树立在了空气中,像一面征服者的旗帜,颤抖着摇曳着。

有几下顶在了老婆勃起的上,麻爽的感觉让老婆的身子只打颤,迷离的双眼迸发出更加炙热的欲火。

老婆看到男孩焦急的样子,咬着嘴唇好像做了个重大决定似的,伸手握住了男孩挺直的,上下撸弄了几下,然后缓缓的引导着插入了自己湿滑的里。

当全根插入到以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舒爽的惊歎声,特别是老婆不自觉的从喉咙里蹦出了低沉的像母兽低吟般的声。

此时,我相信现在老婆并不是因为何亮插入后的充实感而获得的快感,我觉着这更多的是她心理上的刺激和满足感,让她完全沉沦在这种男女年龄差异倒错的不伦之恋当中,她终於迈出了有悖社会伦理道德的艰难的一步,释放了自己压抑已久的,这种大胆的尝试和新鲜感让她沉淫在其中而不能自拔,带给她的刺激是不能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的。

何亮开始挺动他瘦小而结实的,虽然他的不是很大,但每次总能从老婆的里带出大量的白色泡沫般的淫液,糊住了他和老婆的交合处。

同时,强烈的刺激让他有些迷惘,坠入了快感的云雾当中,大口喘着粗气,上肢紧紧的抱住了老婆肉呼呼的身体,两个人像一对正在交配的蟾蜍一样,努力的让自己的生殖器与对方更好的契合。

孩子的体力毕竟相较于成年人还是有些欠缺,不大一会就见何亮突然吻在了老婆的双唇上,而正在受到欲火炽烤的老婆也激烈的回吻着男孩,并将舌头伸进孩子的口中搅动着,与何亮的小舌头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

躲在萤幕后面的我感到有些惭愧和嫉妒,他们俩正在交劲舌吻的举动我和老婆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曾有过一次,老婆总说舌吻不讲卫生,怕有细菌让自己生病,所以每次我们都只是浅浅的唇吻,甚至的时候不接吻,但现在老婆却主动与一个孩子进行着缠绵悱恻的舌吻,这让我心里有些隐隐作痛,但却毫无廉耻的胀挺了起来。

趴在女人柔软肉体上的何亮只挺动了几下,最后终於忍耐不住快感的潮水,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紧紧的顶在老婆的屄穴上,开始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年轻的射进老婆的最深处。

而老婆感觉到了何亮的身体变化,下意识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何亮的小使劲拉向自己的,像怕这个带给她另类体验的男孩跑掉一样。

与此同时,老婆猛地向后扬起了头,喉咙上下滚动,想要大喊却像被什么东西遏制住一样,努力吞咽着唾液,白皙的脚趾平平的紧绷了起来,这种新鲜而另类的强烈刺激同样也让老婆攀上了的高峰。

何亮慢慢的从迷离中清醒过来,伸手握住了老婆的乳房,揉捏把玩着,俯下身贪婪的含住紫黑的大乳头吮吸起来。

因为老婆的乳头太大而且颜色有些发黑,与不是很大的乳房不成比例,所以我不太喜欢,平时的时候也很少抚弄它。

此时,老婆的乳头被何亮含住揉捏的时候,老婆像触电一样身体抖动了一下,同时闷哼了一声,伸手爱抚着何亮的头,满眼春意的看着在自己怀里的这个刚刚佔有了自己身体的大男孩,像妈妈看着吸吮自己乳汁的孩子一样。

「阿姨,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何亮并没有起身,双手继续握着老婆的乳房,趴在老婆的身上,眼神诚挚而坚定的看着老婆说道。

老婆确实有些不适用,眼神躲避着何亮的眼睛,那羞涩的表情就像一个小女孩被表白后所流露出来的一般。

「阿姨,我真的好爱你,我喜欢和阿姨在一起,每当看到阿姨你在我身边,我就会觉着好幸福,好开心。

如果阿姨不喜欢我,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只有……」何亮神色黯然的低下了头,一行清泪从忽闪的大眼睛里流了下来。

「小亮,别哭!」老婆爱恋的将何亮拦在了怀里,「傻孩子,阿姨和你已经这样了,怎么会不理你了,阿姨也喜欢你啊,要不然也不会让你佔有阿姨的身体啊,哎……」老婆说完,很无奈的深深的歎了一口气。

「呵呵……你还真会整词啊,我也没让你做什么啊,什么叫再说不辞啊……老」婆被何亮的认真劲给逗笑了,没想到一个小孩竟然如此重情重义,如此真心的待自己,老婆心里不觉砰然心动了一下。

」何亮说着,光着小兑了些温水,拿了一块毛巾弄湿后,跪在老婆的前,很是仔细轻柔的擦着老婆满是淫液和的屄穴,还时不时的用嘴巴和舌头舔吮着老婆肥腻紫黑的和。

我看到这儿,心里真是无比的惭愧,这样的事情我从来没为老婆做过,每次我们做完后我都会翻身睡去,从来没有帮老婆清理过,更不用说和老婆温存一番了,而这个小男孩却能像对待自己最珍贵的宝贝一样,呵护着眼前这个所爱的女人,像一个优秀的丈夫一样为自己的女人做着所应该做的事情。

老婆被感动了,满眼都是温暖的爱意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轻轻的抚摸着何亮的瘦小的脊背,嘴里不时的发出因被何亮舔弄屄穴时所带来的腻腻的愉悦的哼声。

何亮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卧室,而是站在厕所门口等待着老婆如厕出来,瘦小高挑的身体像一颗小树一样静静的屹立着,但胯间半软的小上,鸡蛋般大小的缝里开始有些透亮的液体分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