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乱欲好爽小说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w

宗翰走进有冷气的办公室,不禁松了口气,东部正受着多年罕见的热浪袭击,在这个麻州中部的大学城的街上,连野狗都不出来惹秋老虎。

与她相比,宗翰觉得自己的西装毕挺显得很愚笨,尤其是在炎炎热气中和行李箱挣扎之后,他的衬衫已映出不潇洒的汗迹。

啊!我记起来了!」宗翰记得他上次来见那位不言笑的校长面谈时,接待他的是一位穿着办公套装,头发盘在头顶,戴了眼镜的精明年轻女士。

静仍是那么狡黠地笑着,她晃了晃自己的小马尾:「发型不太一样了,不是吗?唔!可以放手了……」。

「喔!对不起!」宗翰不知不觉的长握着静细柔的手,被如此一提醒,他赶忙放她自由:「请……请问克来格博士在吗?」

静收回她的手,宗翰注意到她从手臂到手背的肌肤都是健康的浅棕色,手指修长纤细,指甲长短适中,不施蔻丹。

」当她弯腰去提衣袋时,宗翰忍不住注意到,静的那件T恤领子开得比较深,而她向前俯下时,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一件白色,看来光滑柔软的,尽职地兜住一对不能算、却夹着诱人乳沟的山丘。

宗翰有点舍不得把眼睛移离那迷人的胸脯,而静也像要他看个够似的,折腾了半天才直起腰来:「走吧!」

静带着宗翰大致参观了一下这幢叫做安妮公主的宿舍,楼下有大客厅、起居间、餐厅、厨房、管家和厨子住的小室;楼上除了静的卧室之外,还有八间卧房,每一间都有两张床,两张书桌,因为学生们都回家渡暑假了,房间里除了墙上的少女偶像海报以外,显得空荡荡地。

静边走边解释:「基本上,因为我是中国人,(虽然我是在维吉尼亚州长大,而我的中文大部分是在大学里念的),校长克来格博士就派我当这间亚裔女生宿舍的监督了。

「喔!还有一个原因……」静微笑着,示意宗翰站到二楼的一个窗前:「因为我是这里最年轻的老师,他们派我来抓这个……」

静的右手优雅地指着楼下院子中的篱笆,那爬满长春藤的木墙中,有一块刚补上的新板子:「男生来幽会的路径。

「呵呵!」静迷人的笑了,她轻轻掀开宗翰的西装上衣,用手指碰触了他腰侧衬衫的布料:「啊!你出汗了!对不起,我忘记打开空调:校方很苛扣水电费的,学生不在时,我很少用冷气。

静叫住他:「等一下,你要去那里?」「去浴室啊!」宗翰刚才参观过那间没有门锁的浴室:一边是有大镜子的洗面、梳妆台,另一边则是有墙隔开的四间花洒淋浴室,每一间有浴帘提供少许的隐私。

宗翰跟着她穿过了她卧室,在两排衣橱之间走进另一个房间:一个豁然开明的浴室,在一边有整洁的流理台,另一边是个有半透明压克力门的大淋浴室,而最引人注目地是在浴室的远端,有一个极大,几乎可以容下三、四人的浴盆。

静从衣橱中捡出一块浴巾,放在流理台上:「请不要拘束,我要回办公室去了,回去以前,我会把这里的空调打开的。

他的心思飘到了静的身上,突然他想到,手拿着、在身上涂抹着的香浴皂,早先是不是也是在静诱人的娇躯上这样地滑擦着?他的胯下起了反应,他也情不自禁地「专心洗着」他半勃起的:「啊!我在干什么?」他回复了理智,匆匆洗完澡,跨出淋浴间。

「奇怪了?」宗翰不解地蹙起眉头:那放在流理台上,浴巾旁边的换洗衣物竟不翼而飞了……还是他根本忘了拿进来?不会吧!

她的身上少了好几件衣物:只剩下了那件被宗翰早先窥见的丝面、一件比基尼式的白和脚上的白色半长运动袜。

上身由肋间收细到纤腰,完美圆深的肚脐为那腰身划上一个句点,然后平坦的腹部结束在小巧的白中。

宗翰走到她面前,她伸手取过那只保险套,另一手撩开他的浴袍下摆:「不会穿这件吗?要不要我帮忙?」

宗翰的浴袍下摆逐渐分开,突然,他腿间勃然怒胀的从那空隙中弹了出来,直挺挺地在静面前晃动。

「哇!看见我高兴吗?」静天真地对着那说话,然后她的手放开了保险套,转而用纤指轻轻托着底部,向上搓推着。

宗翰享受着细柔地手指在他身上的触摸,静的声音那么悦耳,笑容那么姣好,连说出「」这样的字眼时,都令宗翰心醉。

宗翰低头看着自己硬胀的茎部被慢慢地纳入静美妙的口中,静清澈的大眼睛含笑地迎着他的视线,然后她的腮帮子微凹了下去。

那温软的口腔紧贴着他,使宗翰不禁摒住呼吸,而当静的头开始前后扬动时,他必须夹紧自己的臀部来克制的。

「喔!静,好舒服……」宗翰无法相信自己的艳遇:一个多小时之前,他还正在耽心自己被闷死在这个小城镇上。

「唔……」静逐渐加速,她的双手扯着那件浴袍一拉,宗翰便全裸的站着,随着她唇间发出「啾……啾……」的声音而微微摇摆着。

静的嘴放开了他的,用手拨顺已经稍微散乱的秀发,端详着面前的昂然,宗翰的似乎比刚才更胀大,尤其是那蕈型的尖端,已经因充血呈现紫色。

宗翰的手在静光滑的背上溜到她的背扣,手指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感到扣子分开,背带向左右弹离,静微向后仰,微笑着轻声说:「啊!杨老师,你想干什么?」

「唔,好吧……」静向前倾身,双肩一耸,她的滑落,暴露出一双娇美的乳房:从她的颈根,划出由缓而陡的弧线,直到浅棕色、上翘着的乳晕。

宗翰的手放在静平坦的腹上,慢慢向她乳间上移,但是当他就快要触到乳房底部之时,她却佼捷的一回身,缩到床的另一边去了,安佚地枕着枕头,平躺在床上。

静伸手来格住他,却发现他原本就志不在此,宗翰的双手扯着她小的裤腰,开始向她腿部拉动……「嘿!」静发出声,但身体却配合着他,抬起臀部,让他顺利地脱下她的。

她虽然只是微张着双腿,宗翰仍能定睛看着她丰美阴阜之下,小缝之间夹着的嫩唇:一对很整齐地抿着的肉色小瓣。

他忍不住用脸轻贴着那件白色小裤的棉质裤裆,感受着她的体热,他用鼻凑近那片薄薄的的布料,闻到了掺着茉莉味的女人香:「静!你好香喔!」

静的乳尖随着她清脆的娇笑而微颤着,双腿也随着分开,宗翰趁机爬,跪在她腿间、向前倾身,双手环抱着她的颈子。

她的嘴被他的吻封住,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然而他却仍弓着身体,只有双唇相接、他的手托着她颈子、手臂触着她肩、大腿贴着她的腿,而最重点的接触,也只是他的轻点着她的小腹……

宗翰和静又热情地用唇舌尽兴挑逗,然后他转移阵地,吸吮着她优雅的修长颈项,亲得她又哼又喘:「唔……喔……还不进……唔……进来吗?」

「唔……那……」静的手和脚在床上探找着那只被她放下的保险套:「喔……找到了……我帮你穿……」

宗翰趁着静分神之际,快速的把嘴唇下移到她的胸前,用舌尖揉着乳房:一会儿左乳、一会儿右乳,但就是不去碰她的那一对坚挺的蓓蕾。

「喔……唔……」静面色潮红,紧蹙双眉,弓起身子想把乳头凑进宗翰口中,但他却灵活地躲着,引得她不禁叫道:「拜托你……吸……乳头好胀……嗯……

「唔……呀……好舒服……」静平躺床上,扭动着,并把他紧夹在双腿之间,可惜她最须要碰触的要害,却仍没有受到直接的刺激,只是那覆着短毛的温热阴阜,有一下没一下地顶在他腹部……

「噫……唔……」静闭上眼,享受着宗翰卖力的吻吮,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睁眼,咬着嘴唇,窥看着他来回地用舌尖推揉着她那一对被吸得又长又硬,棕中带红的乳头。

就这样吸着、舔着,宗翰把静白皙乳房顶端的痕痒鼓胀化成阵阵舒爽的快感,可是她腿间可难受透了……

奈何他还不想让静的饥渴被满足,比她更快的到了床脚,蹲在床边,欣赏着她修长双腿间的美景:丰美饱满的阴阜上,覆盖着绒绒软软的纤毛。

深肤色的小微微外露,紧夹着一条细缝,缝的上端覆着一片薄瓣,宗翰知道瓣下藏着的是女人最敏感之地。

他用双手按着静的大腿根部,微向两边施压,那两片薄唇发出一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波……」而分开来,展现了红艳的内部。

宗翰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静的里已经十分湿润,小被他分开时,一大滴透明的分泌物流出来,沾湿了她的会阴,消失在她股沟中。

静抬起头,红着脸看着双腿间的宗翰:「还不是你害的,挑逗得我好难……喔……喔……好……好……舒服……」

「唔……唔……宝贝……」静举起腿,两脚在他背上摩搓着,「啊……啊……呀……」突然,她弓起背部,大声起来。

原来宗翰沾满分泌的舌尖,正隔着那层小肉笠,舔弄着静早已经兴奋勃起的阴核,静的身体好像配合着宗翰的揉弄而挺动着,她炽热的内迅速的泛滥着,随着舌尖越来越快的振动发出「泽……泽……」的声音。

「喔……唔……唔……」静的逐渐浓浊起来,她把脚放回床上,大大的张开双腿迎着他的舔弄,宗翰再次把舌头浸入红色小唇之间,感受着她狭处一阵阵的紧夹,他嘬起嘴唇,啜饮着她排出,微带碱味和酸味的汁液。

静把左手伸向腿间,用手指梳弄着他的头发,右手环兜着尖挺的双乳,不时情不自禁的用纤指揉拨着硬胀的乳头:「喔……翰……你好好……唔……不行了……停……停……」

宗翰抬起头,捉狭的问:「真的要停……哎……哎……」静的手指居然狠狠的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拉离双腿之间。

「好啦,好啦,轻一点喔……我停就是了!」宗翰被她拉到床头,乖乖跪立在她眼前,静看着他的肉茎,不禁失笑:「你漏水了!可不是吗?」微微向上勾的向上勾的硬梆梆的翘起,随着脉搏耸动着,泛红暴胀,尖端的小洞溢出好多黏滑的透明液体,宗翰已经箭在弦上了……

静修长的手指沾了那润滑液,把他的涂抹得湿湿亮亮地,然后她把那不施蔻丹,中长指甲修得整整齐齐的食指放在嘴唇间,一线藕丝挂在头和她的朱唇之间。

「嗯……我喜欢你的味道………」说着,她用手指环持着那的根部,火热湿软的嘴唇又包容了那顶端,宗翰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分一分的滑入她的口中,感受着她的吸吮力和柔润的口腔内壁,不禁发出低沉的咆声:「嗯……

静扬动着长直黑发,用嘴唇套动着他的,宗翰的头俯在她平放的左腿和举起的右腿之间,他的手臂环抱住她一双浑圆的大腿,手指按着她那对丰满的大,将她们向边上分开,水汪汪的肉色小绽放着,暴露出红色的内庭和一个像噘着小嘴似的洞口。

「唔……哼……嗯……」静的嘴巴虽然被勃起的充塞着,却仍大声的哼着,臀部也配着他摆头的频率前后摇动。

静终于停止了嘴唇的套动,把宗翰的吐了出来,他的已经微泛紫色,静撕开保险套的包装,一手把持住他的,一手把那卷起来的薄膜贴上他发胀的尖端。

宗翰也停下了对她的攻势,低头看着静美丽的手指把一层透明的乳胶膜缓缓从顶端捋到毛丛中的根部。

静很满意看着那支因为涂有杀精润滑剂而泛着反光的劲亮,用食指拨弹了它一下:「工作服都穿好了,下去开工吧!」

静银铃似地笑着,躺平身子,宗翰跪在她张开的腿间,饥渴地盯着她健美的浅棕色肌肤,而她日光浴时被泳装掩盖的地方现出三个小小的白色三角形―两个在她挺翘的乳房上,一个在她平坦的小腿和丰隆的阴阜上。

嫩白肥沃的肤色更衬出诱人的棕色乳头和短而密的,而那之间的两片嫩唇正在他尖端的紧顶之下分开,渐渐紧密的含住他的。

「嗯……喔……喔……喔……」静紧蹙着眉心,发出一声拖长而音调渐升的呻呤,宗翰完全进入了她火热的,虽然她里面充满了蜜汁,又加上他保险套上的润滑剂,但宗翰挺进时所克服的紧窄,使他不禁傻乎乎的问道:「唔……静……你不是……吧?」

因为她的紧窄,而她的外阴因为刺激的前戏而隆肿着,使他觉得自己的根部被紧紧套箍着,虽然覆着一层薄乳胶,却仍敏感地感受着她里面一棱棱的嫩肉褶。

她的身体原本有些紧张的弓着,随着他温存的动作,她放松下来,喉间发出浓浊地呻呤,她勾起双腿,用脚上穿着地棉袜摩擦着他的腿背。

静享受地大声呼着:「唔……耶……真好……」他低头欣赏着她一双嫩滑的小紧包着他急速进出的,一会儿因他的抽出而微翻出嫣红内壁,一会儿又凹陷着吞入那泛着液光的子。

宗翰端详着那一双脚,皮肤细致,脚背不厚也不瘪,趾甲不施颜色却自然光润,修剪成整洁的微弧,那些她引以为耻的脚趾其实并不粗短,却罕见地十分结实,他觉得比一些白人女性长似猿趾,或内屈变型的趾美丽得太多了。

「喔……翰……你……唔……」静从他加劲挺腰知道他真的更加兴奋,连紧塞在自己体内的柱体都仿佛加粗增硬了。

宗翰的小腹冲击着静的阴阜,使她的阴核除了被时牵动性的刺,更感到被隔着肉瓣轻拍着:「喔……翰……你充满……又……长……哦……」

宗翰听着她含混的,正得意地要送她上顶峰,用劲插得她满溢,发出细微的「刷……刷……」声。

静的胸脯起伏着,俏丽的脸上不知是因为害臊还是兴奋而泛出红潮:「唔……我……想在上面……骑……」

为了防止紧紧的契合被煞风景地中止,他们互相紧拥着,静的脚勾着宗翰的臀,两人小心翼翼地向床的另一边翻过去。

「啊……」宗翰看着静换到了上方,便松了口气,没想到静又用令他咋舌的柔软度,没让他坚硬的肉柱滑出她灼热的洞穴,便完成了从跪姿改成蹲踞的转变。

宗翰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虽然她算不上肌肉发达,她的手臂和腿在如此用力时显得十分健壮,加上她有着平坦的小腹,结实的脚趾……

静美丽黑瀑似的长发披散在浑圆的肩上,随着她青蛙跳似的动作而掀洒着,甜甜的脸带着狡黠地笑容:「我……教女生班体育……以……以前我在加州上……上大学……是排球校队……」

「对……对了……我还是……校长的文书助理……经管他所有……唔……耶……行程表……书信……所以……某位新老师的……的……报到通知……」

「你……是你故意……打错报到日期?」宗翰感到他大部分血液一定已流入嵌在她中的头部,但他仍讶异地想到静所做的安排。

宗翰欣赏着静那对侧看像小犄角,正看如蜜瓜的挺翘乳房,随着她的上下挺动而一下下抛颤着,他忍不住伸出双手搓弄着那一对被忽略多时而开始软化的棕色蓓蕾,不一会儿,就叫它们又成了一双嘬着小嘴的坚硬宝石。

「唔……耶……喔……喔……摸我的奶……奶……嗯……」秀发散乱的静把支撑自己的双手由他胸前移到她身后的床面上,挺出上身来承受他在胸前的抚弄,大开的双腿间也明显的秀出两人潮湿的毛发,和一根粗被含在绽开的红嫩花瓣之间,宗翰可以感到静灼热中溢出的蜜液,沿着他流到肉囊,甚至股间时都仍温热。

不论静是如何健壮,这样踞张着腿,双手后伸着撑起自己的体体位是很吃力,很难套弄的,宗翰的双手由她胸脯移到她大腿根,承托着她的双股,自己则弓起双腿,双脚支着床面,做起挺腰的动作。

静的外阴和胸前都充血泛着红潮,她只觉得全身火热,大和双乳都鼓胀胀地,尤其是夹紧地外阴挤着他似乎越来越粗的肉茎,承受着他美妙的填塞。

宗翰瞥见静红亮光滑的阴核头偶而会从包覆中偷露出来,提醒了他,伸张着托住她的右手,用拇指沾上一些她的体液,轻按在她阴核的包皮上,揉弄了起来。

宗翰丝毫不懈地抽送,揉弄,只见静摇甩着秀发,眼光迷乱,杏目半闭,全身微抖着:「哦……哦……翰……你好好……你好厉害……」她的手指和脚趾下意识的把床单勾抓出条条皱纹。

骤然,静紧狭的口阵阵收缩挤压着他的,她锁蛾眉,看似哀怨,口中却大声叫了出来:「哦……哦……哦……耶……耶翰……好棒……我丢了……耶……哦……」一瞬间她全身放松,茫然睁大的杏眼蒙上一层慵懒,她慢慢变成跪姿,把上身俯在宗翰吻前,深深地喘着气。

宗翰缓缓向上顶弄,因为静的外阴仍未消肿,内里又悸动着,他原本充血胀大的也开始忍不住跃动着。

「是……是啊……唔……哦……静……静……」宗翰睁大了眼睛,双腿蹬直,把中久屯的热黏液体射向她体内。

静敏感地查觉了他的反覆收放,口中鼓励着他一股股的喷洒:「耶……对……用力的丢……宝贝……尽情射……」

她把那只保险套捋了下来,用手指拎着给他看里面一大泡浓浓的:「你说谎!一滴都没给我的子宫吃!」顺手一挥,那袋袋就飞进床边垃圾桶中。

「对了,说到说谎……」宗翰搂住她,两人互拥侧躺着:「你得给我解释解释,怎么会有叫我提早报到的事?」

宗翰停止了攻击,静满面通红,把脸埋在他胸前:「你不要嫌我奇怪……可是当初我帮克来格过滤履历表时,就很欣赏你了。

宗翰摇了摇头,温存地亲吻着她,静转身打开床头柜,拉出长长的好几条铝箔交到他手中,原来是很多刚买的保险套,至少有三打。

可惜我还得在办公室值班到七点,所以先走了,对不起!我把给你的「礼物」放在你行李袋中,你的衣袋在床头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