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妇女口述性生话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

送小孩去爷爷奶奶家后,趁今天公司补假,与老婆在家里优闲一下,我们各自坐在沙发上看着喜爱的书,老婆

看着她只穿件热裤,双腿放在脚垫上,庆幸的是从认识她到现在,她双腿曲线不曾变过,一样是那么的匀称、

媚、成熟的脸蛋画起妆来更是火辣辣,鸡蛋脸、明媚大眼、樱桃小嘴,她的美貌可比拟任何一个在萤光幕前的明星,

而她的身材继生完小孩后还是维持得令人垂涎,尤其是生小孩的过程明显增加了一罩杯,因哺乳关系乳房不像

年轻时那般坚挺,变得稍微酥软,但走起路来却更是波涛汹涌,软绵绵地上下起伏,常会让路过的男人看得心痒痒

她双腿交叉着,手摆放在她平坦的腹部,阅读着外文言情小说,柔软的乳房就在书前,集中式的将胸型往

她也会很配合地说出她内心深处最野性的渴望,与异国年轻俊男享受床第乐趣是她道德最终的防线,被拥在怀中,

暗黑的房间内,外国俊男时而轻柔、时而猛爆地侵入着人妻的,而人妻也毫无保留地享受着被异国男子挑逗,

我不假思索地向我的美丽老婆说出今晚的一个提议,既然小孩今晚不在家,我们何不趁机会找回从前的热情,相约

以前party 的衣服早已陌生,取出几件以前常穿的洋装却迟迟不敢穿上,理由是太过,或太过暴露怕秃显了自

她渐渐有了信心,卸下了心防,穿上我帮她挑选的一套轻薄、小碎花的棉质洋装,裙子大约开到大腿中央,不

老婆的一举一动如波浪般起伏,从乳沟往上看直到锁骨至细长的脖子,皮肤之紧致,垂在胸前的小颗的蓝宝石坠子

们以前常来的pub ,店内已聚集了不少客人,喧哗之至,到处不免是举杯高谈的外国人和紧紧相偎的情侣。

我的白日梦驱使了内心的恶魔,带着老婆重回此店,在这间外国人比例甚高的店里,过过乾瘾,让我们彼此都能在

在外国人眼中,华人的身材总是玲珑有致配上修长,相对於他们高大的身材,此地的女生显得娇小许多,

落在她身上,老婆的高跟鞋轻踏着地板,她优雅的每跨出一步便又吸引了一些目光,店里的灯刚彷佛随着她每

老婆点了调酒,连调酒师递了酒给我老婆时还多看了她两眼问她是否来过,老婆只是温柔地微笑答说是很久以前了。

现场的音乐大声,客人吵杂,我们都须向前倾并提高音量才能互相交谈,与老婆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或许是酒

们身边打转,目的只是为了瞧见老婆的芳姿,一睹她的装扮与过人气质,当然眼光总会落在她胸前的乳沟与酥

惯大家的眼光,她的身体随着热闹的hiphop音乐轻轻摆动,V 领更掩盖不了她的内在美,每一次晃动就吸引更多目

的中文向老婆问好,老婆只是转过身去点头回答, V字领那的风景也在他面前一览无遗,聊了几句后外国人希望请

的舌尖在她的耳朵漩涡里蜻蜓点水,她则是全身鸡皮疙瘩,一手捏着我的大腿,偏着头,眼睛闭起极其享受。

我想在场的很多人应该看在眼里,原本是私密的闺房之趣,现在正在吧台前上演,因我俩的偷欢让许多人更明

婆的腰际上,上下抚摸,此时的她并没有拒绝,享受着我的挑逗,我也刻意将手掌她的侧方,轻轻的施压,让

位旁多了那位刚才与老婆搭讪的异国帅哥,他果真是弃而不舍,看着他们聊着天,我突然有种异样的心情,这不就

是我梦中的情景吗?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我并不往吧台方向走去,却选择了人潮较多的区域移动,藉此机会一圆我的

在远处黑暗之中看到了外国帅哥施展他的把妹技巧,善用着他的肢体语言在老婆面前有说有笑,时而靠近老婆

朦胧却诱人的双眼看着眼前的型男,一手转动着刚到的酒杯,另一手则拨弄耳边的头发,很明显散发着对面前帅哥

随着他们的交谈,外国男子看似越来越靠近了我的老婆,当老婆转过身去品尝手中的酒精,老外趁机上下

望,应该是在寻找着我的踪迹,但令人疑窦的是当她没有看见我时,脸上迟疑了一下却有了放心的表情,难道她也

起勇气,把原本在吧台上的手温柔地贴在老婆的上手臂上,老婆直了直身体却没有拒绝的意思,型男心知已得到老

老婆的手臂时,老婆的另外一只手竟然放在型男的手腕上,婚戒在手中闪闪发亮,手心却贴着一个陌生人的手上。

外国男又靠着老婆的耳朵说话,但此时已看不清是在说话或是在亲吻老婆的耳,我刚刚才吻过的耳垂,现在竟是在

帅哥胆子变大了,原本在手臂的手掌现在移动到了背后,他将老婆轻拥,继续在耳边磨蹭,手却不断的在肩膀

肩带推进衣服里,此举动更让老婆胀红了脸,结婚后没有其他男人与她有太亲密的肌肤之亲,没想到今晚却在公开

从此不见,於是我向他们走去,还是老婆首先发现我的,她装着毫不在意地将手抽回,身体也稍微挺直,轻声告知

於是老婆介绍型男给我认识,他看起来还称得上有风度,不会畏畏缩缩,很大方地称赞老婆的美,老婆此时也

一样都是男人,我很清楚他的提议背后的意思,难道,我们时的幻想就要在今晚实现?我不回答,看着老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旅馆,在都市里处处可见,我们三人取了房间钥匙,走廊感觉特别的长,从头到脚没有一处

进了房间,我们开了刚在楼下便利商店买的啤酒,虽说是助兴,但实际上是帮大家壮胆,喝了一轮之后,

大家的心房又松懈了下来,虽然老婆与外国型男的距离不像是在酒吧中那样亲近,但大腿互相碰触,看似稀松平常。

我紧靠着老婆的背部,伸手抱着她,嘴唇贴着她的脖子亲吻着,型男也毫不掩饰,眼睛紧盯着老婆的身体,继续跟

我能感觉到老婆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毕竟不是天天有外国人把玩着她的手,她似乎不好意思动,坐在沙发上让

我在半掩的门后观察宝贝老婆的一举一动,她低着头却用极羞涩的眼神凝望着型男,型男也与她深情地四目交投,

有多少年没有其他的男人吻过老婆的俏脸,这一吻让老婆的脸颊再次泛红,外国型男趁胜追击,开始不断用嘴

最后他双手捧着老婆的脸庞,用他的双唇轻碰在老婆丰润的朱唇,如闪电一般,所有的禁忌瞬间瓦解,两

心澎湃,我可以感受到她脖子以下全都不听使唤,或许这份使她过度紧张,导致四肢僵硬,任凭型男拥着她的

型男也很懂得调情,用手指在老婆的背部及腰部轻轻地滑动,偶尔会牵起老婆的手十指紧扣,或许有些安抚

乎在帮老婆光滑的肌肤取暖,轻轻地上下搓揉,型男的大拇指偷偷地溜进裙子里,趁机将裙子慢慢地往上推,暴露

她们的热吻没有间断,老婆此时似乎很享受这双异国的嘴唇,型男则将他的手由大腿外侧渐渐地往上滑动,抚

房,他并不用施压,只是用他的大手温柔地捧着,原本就很的乳沟现在二分之一的都在外头了,白皙的肌

裙子往上缩,露出了臀部与大腿交界那条的曲线,老外也很刻意地将裙子继续往上推好让他的手能够稳稳掐住

乎已经完全投降,由被动转为主动,很激烈地与型男接吻、爱抚,这些年都没有看过老婆如此热情、如此主动。

老外弯下腰将老婆一把抱起,往床的方向走去,过程中他们的热吻未曾间断,直到老婆坐到床的边缘型男才松

盯着它看,老外也很大方,牵起老婆的手放在自己的上,老婆很有兴趣的把玩着,想必不是常常有机会遇到这

此时恰巧型男的手掌抚摸着老婆的脸颊,轻轻将他的推向嘴唇,老婆就在边看着我的同时,被老外将

在这陌生人面前更是特别卖力,竟然试着深喉咙,将老外的屌一寸、一寸地含入口中,但当然老外的还是太长了,

移动到了沙发上观战,暂时不去打扰此刻的气氛,型男将抽出,命令老婆躺下,自己则走到床铺边缘,将老婆

老婆再也忍不住了,她的随着型男亲吻的节奏忽大忽小,带着些许的鼻音,老婆的叫声让老外更是努力。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见老外嘴唇与舌头涵盖的范围之广,包含了老婆的大腿四周、、口、还有小菊花。

像品嚐一份美味的甜点,老外全脸满是老婆的,吸允的口水声与老婆的声此起彼落,而老婆的双手不断地

常在家中,一旦老婆后,她便没有力气再继续下去,但此刻的老婆就像另外一个人似的,热情的接受老外的第

婆的脸、脖子到,无一处没有他的口水,他双手捧着老婆美丽、柔软的乳房,用舌尖在乳头及乳晕上不断地画

圈圈,甚至用牙齿轻轻地咬着老婆坚挺的乳头,老婆仰着头发出一声低沉的,似乎被咬的微痛带给她无限的快

势躺在床上,老婆转过身来,膝盖跪在床上,她看了看这外国型男的屌,用手上下搓弄了两下,大拇指故意在

个机会,我能够全程、不间断地看着老婆陶醉地施展她可爱小嘴的功力,尤其又是没见过的巨棒,我全身发烫,言

人妻的规范早已抛诸脑后,她与外国型男一样,今晚只有最原始的野性,对及肉体的渴望表露无遗。

我面前疯狂地为她眼前的男人做最的动作,外国人也很不客气地双手压着老婆的后脑,不断干着老婆的喉咙,

被扒开成 V字形;她脸红,起伏变大了,害羞地偏过头,但又不自主又看着老外,期待却又害怕着即将要发生

他用臀部的姿势将翘起,刚好抵到了老婆发亮的,我此时才警觉老外根本没有戴保险套,老婆也没有

紧锁、嘴巴张开、腰部挺起,她的妹妹将外国屌全吞了进去,一寸不留,只见到老外金的与老婆小撮黑色

外国型男则用他大一号的双掌紧握住老婆的腰部,时而暴力、时而温柔前后摇晃着,每一次都是很深刻的侵入,丝

老婆也从一开始的不习惯,渐渐产生了愉悦的淫叫声,原本我早已习惯的床叫声,现在听起来更澎湃、更是荡

她完美的双峰也因激烈的冲刺而大力晃动,彷佛变形似地,两颗小奶头更随着乳房不断摆动,不知是否要

两粒奶,像捏水球一样,直到老婆乳房变形、扭曲,老婆叫声更大,似乎极享受外国男人如此对待,一点也不觉得

接着老外顺着、腹部、抚摸到了丛林地带,几根手指有规律地顺时钟轻柔着老婆的,那是老婆的罩

荡的,一进一出,老外精力看似源源不绝,他忽然转向我,向我说:「一起来吧?!」老实说我早已憋不住了,

开始大战,老婆的脸刚好在我的棒棒上方,看了一晚的春宫秀,我实在按耐不住,捧着老婆的脸靠近我暴筋的小弟

老婆今晚判若两人,没有见过她对那么饥渴,她用美妙的双唇与舌头为我做了这一生最爽快的,每一

老婆的大腿被他往上压着,因在近处,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老婆红肿外翻的,为了应付今晚的大屌,我第一次

跪在老婆的身旁,双手抚摸着她的小腹,然后滑到她的,双手贴着的两旁,稍微往外施压,令她的洞口更

有了我两只手的刺激,老婆叫得更大声,为之疯狂,她双手捏着自己的,纤细的手指不断揉捏乳头,口中

叫着:「Fuck me ! Fuck me!」她的声音越来越急促,音频越来越尖锐,再次听到我熟悉的声音,她的第二回高

息声至少持续了两、三分钟,在这过程中老外拚了命干着老婆,双手握着老婆的腰部,我则移动到老婆的,用

他们俩就在我面前享受着后的宁静,外国人的性器官还在老婆的穴中,一动也不动,趴在老婆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