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被老外折腾得死去活来的 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虽然对外宣称是男女同校,但实际上,教师和女性学生全部都是幻化类的魅魔,只有普通的人类男生才会通过入学考试被招收进来。

学园通过情报操纵,给自己营造出一种学风严谨的正统私立中学的假象,以此在全国范围内招揽更加认真向上的优质男生。

而成绩的评定方法,男生是普通地按照考试分数、出勤率、上课态度等指标计算;不过对于女生,则是根据自己的男朋友的成绩决定:男方的成绩越低,那么自己的成绩就越高。

换而言之,就是希望女生为了让男友无法学习,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地对他进行全方位的。

在魅魔天生的超凡技巧下,只要稍微撒娇几声,拜托男友不去上课、在宿舍里缠绵一天之类的,就有不少男生无法抗拒,简单地屈从于快乐之下。

就算抵抗住了第一波,成功从被子里挣脱按时到达学校,在早读时等着男生们的,则是全员20分钟不间断的令人窒息的舌吻。

如果不小心沉溺于女友的深吻当中、或是舌头被魅魔的吻技控制不能自由活动,导致在点名时无法答到的话,同样,也视为缺席翘课。

在上课时,女生魅魔则更可以利用同桌的优势,始终在桌子底下为自己的男友或,从而分散其听课的集中力。

不仅会降低自己的上课态度上的评分,还很容易对在课堂上这一背德的快感产生上瘾,当然,更别提好好听课或是做笔记了。

课间休息时只是去教室外透风的男生,却在女友跟出去后再也没能于下一节课时回来,这样的现象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学校食堂提供的菜品不仅精致美味,而且可以依照女生的要求在男友的餐饮里添加精力剂、汤、或是媚药等等。

作为封闭式学园,如果女生有更多想要的特殊道具,也同样可以通过小卖部向校外发出订单,很快就会由专人送到学园内。

愿意自己手制料理的话,不仅可以跟男友在二人世界里用餐、嘴对嘴地把食物喂给对方,还可以自由地在料理中添加作为学园立场也不方便使用的违禁药物。

因此,在好不容易忍受住一个上午的后,不少男生会放松警惕,利用这个时间享受与女友合法的。

校园内任何地方几乎都不设时钟,因此一旦开了个头,很快就会沉溺于魅魔女生的房中术下,把时间抛诸脑后,因而就这样缺席了下午的课程。

体育课时,女生们都会穿上运动短裤或是泳装,在贴身衣物的衬托下更会加强女生们完美身材的视觉刺激,作为热身运动还会就这样给自己的男友。

而接下来轮到男声部演唱时,女生们则会各自为自己的男友,歌声也很快变得七零八落,要不了多久,就只剩下粘稠的水声与男生们不能自已的娇喘声了。

在半裸的模特的挑逗下,意志力不强的男生们画到一半就会丢掉画笔,开始握住自己的不停的。

在长达一节课的的最后,大家再一起在已经神志不清的男生身上留下写满下流语言的涂鸦、并合影留念。

为了避免在社团活动中取的好成绩而获得加分,女生每时每刻都会用各种手段加以,从而妨碍男生的练习。

把沐浴露挤在自己身上,用自己娇嫩的肉体再为男友洗泰国浴的话,很快对方就会精神恍惚,无力再做任何抵抗。

在一整天的忍耐后遭到最彻底的引诱,绝大多数男生都只能束手就擒,乖乖被推倒在床上,在骑乘位下被榨出大量的。

随着次数不断增多,自己只会越来越使不出力气,最终直到天亮都没能从快乐地狱中逃离,结果整个晚上都无法睡觉。

在答题时会躲进男友桌子底下,用双手或玩弄对方的;在听力时则从身后将男友抱住,用舌头舔舐他的耳朵。

而即使剩下的人,也有不少在最后关头被女友搞到失神,卷子上的姓名与考号则被她乘机涂掉,当然也作为零分处理。

也有一些学生会跟自己的女友出去约会,在像恋人一样玩了一天后,最终还是会被拉进开在学校旁边的情人酒店里,被魅魔女生表演出来的虚假爱情所惑,一连几天都住在酒店里从早到晚。

不知不觉间,酒店的花费就会远远超过学生的支付能力,回过神来的男生只能背上巨额的债务,从此更加无法违抗学园与自己的女友。

经过了一个假期,基本上所有男生的爱好、性癖、敏感点,都被自己的女友摸得一清二楚,对自己的也自然更加有针对性。

而心理辅导的老师当然也是由魅魔所化,在被请到宿舍里后,只会跟女友一起向男生施以快乐调教,使他堕落为更加无法去上学的状态。

比如田径赛场上,女生组成的啦啦队会跳起煽情的舞蹈,忍不住勃起的话自然会大幅影响自己的动作,更有可能被敌队的女生选手趁机挑弄到而体力尽失。

除此以外,还有高年级的女生会来勾引低年级男生的借物赛跑、通过爱抚攻击使男性方失去平衡的骑马战;拔河比赛时一半以上的男生会被叛逃到女生的队伍里、作为学园特色的BF竞赛当然更是女生方面压倒性的优势。

在此期间,每个魅魔女生都会积极地给自己班的服务拉客,诱使男生们最大限度地把自己的成绩花光。

COSPLAY咖啡厅里提供的是暴露的服、警服、女仆装等等的角色扮演Play、话剧场则上演拷问、露出、模拟近亲相奸等等满足男性内心深处的情景Play。

在定期体检时,男生们也要当着女友的面羞耻地衣物,在保健室老师的套弄下测量体力、忍耐力、量、最大回数等指标。

而在前一晚女友细致的管理调教下,大多数男生在体检时都是忍耐到极限边缘的超早漏状态,当然无法得到好的身体素质评分。

而到了球技大赛上,不仅在开赛前一小时男生会被女友以应援为名被搞到骨软筋酥,在比赛过程中也会有魅魔女生对担任裁判或教练的男性学生用素股或加以。

或是在桌子对面悄悄把脚伸过来为自己足交、或是假装文具掉到地上,钻进桌子下去捡时,却突然把男生的裤子拉开开始。

在魅魔家族的大宅中,男生会被自己的女友,以及母亲、姐妹、侄女等四、五名魅魔一起共同调教,从早到晚,连一秒钟完成假期作业或实践报告的时间都没有留下。

度假村中提供堕落催眠术、全身带开发、M奴隶化快感天国、二十四小时寸止后地狱等等高阶的服务。

下榻酒店里的温泉自然是男女混浴,洗完澡想睡觉时也会遭到女友带着一两个在这里工作的魅魔娼妓一起夜袭。

修学旅行结束后,如果男生的身体被女友彻底征服而没能按时爬起来赶上回程的巴士,则会就这样被关在度假村里整整一个月,出勤日数被大幅削减。

不仅女友会使出自己最为擅长的性技,班级中成绩优秀的男生还会由教师一起、年级中名列前茅的男生还会由校长一起加入。

在最多可以达到9P的中,、、后庭、乳头、耳朵……每一处敏感带会被魅魔施以超乎人类想象能力的快感。

剩下的极少数成绩非常优秀,或者被认为能够成为优秀家、商人的男生,则可以成功地从魅魔学园毕业,进入人类的名牌大学。

使他们成为自己的魅魔女友名为「丈夫」的,即使在人类社会取得再大的成功,也都将毫无保留地为魅魔族服务。

重则强制接受心理辅导,在淫梦中被彻底地,记忆、思想、情感、价值观全部都被调整成方便操纵的状态。

班长的主要职责就是监视同班男生有没有密谋违反校规,一旦发现就马上向教师密告,然后便可以获得教师、女友一起送上的快乐调教天堂作为奖赏。

「所以我们不难发现,由于这间学校的地理教科书上,采用的都是以Mercator投影法所绘制的地图,从而导致了虽然地图上的角度与真实地球相同,但是面积却在接近两级的区域有着巨大的误差。

而昨天的地理考试中,选择题第6题的标准答案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从而忽视了把将地球刻画为地图时产生的必然误差。

因此,如果我们把这一点重新考虑进来后,就可以明显地发现我当时选择的C选项,才应该是正确答案。

虽然只是开学的头一个月,但是按照魅魔学园的传统,基本上大多数男生已经沦陷在身为魅魔的女友的石榴裙下。

因此,这等同于是说,那名男生在身为魅魔的女友一个月的下,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还考出了本质上相当于满分的成绩。

当然,被找来谈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按照学园的分配,应该负责对马琢进行的他的女友——苏小狄。

作为魅魔,苏小狄无论身材还是容貌都只能说是中等偏上,唯独有一种凛然的气质,是普通魅魔女生间所罕见的。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苏小狄同学……」作为班主任的老师也算是经验丰富的魅魔了,但是眼下这种情况,显然也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因此不免也有些急躁「这三年间你的成绩,都取决于你能在多大程度上你的男友,使他无法学习。

基本上我也没有给马琢留下学习的时间……」而面对班主任的提醒,苏小狄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但是没有用啊。

「……就算这样,也可以在考试那天直接把他按倒在床上,或者在考试途中缠住他,把他搞到浑身使不出力气吧。

但是老师,你别看马琢身体虽然很纤细,其实那家伙从小就跟着名师练习武道,就算我想要来硬的,也根本没办法压制得了他。

「……那你想怎么办?」面对苏小狄漫不经心的态度,老师心中也有些不满了「总不能就这样放任一个男生以这么好的成绩从这里毕业吧?这样的话不仅对学校,对你的家族不也是一样有损名誉吗?」

」苏小狄不耐烦地挠了挠头「总而言之,我会自己慢慢想办法的,但无论如何,都不需要学园方面来插手。

得到老师的同意,苏小狄站起身来,毫不掩饰地打了一个哈欠,转身打开学生谈话室的大门,退了出去。

——移动工作站、秘密电台、译码仪、监视器、便携雷达、笔记本电脑、还是各种各样苏小狄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电子设备,被密密麻麻的电线连接在一起。

「啊啊,抱歉……」坐在仪器堆中心的马琢,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本来也想尽可能摆整齐一点的,但是组织给的工作实在太紧,不知不觉,就又乱成这样子了……」

「没有,好歹我也是苏家的继承人,随便应付了几句她们也就没法把我怎么样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这家伙难道不知道稍微收敛点吗!为什么要考满分那么夸张的分数啊?差点被你坑死了……」

「下次哪怕装也要装成被我迷得神魂颠倒的样子啊,至少作文这种主观点给我故意少得点分,明白了吗?」

不是学园方安排的名为情侣实为主从的形式上的关系,而是早在进入学园前就已经相识、相恋、彼此将对方视为最重要的人的,真正意义上的情侣。

而此时此刻,少女虽然坐在这么大的桌子上、还翘着二郎腿,但一对皮靴却竟然还能狠狠踩住中年男子的脑袋,其双腿的修长程度也可见一斑。

「这台电脑可以连接到你们组织的机密数据库对吧~?看起来只要有长官您的ID卡还有卡的密码就可以获得访问权限了呢~」少女用轻佻的口气故作娇气地说道「我就单刀直入地说好了,您的ID卡我已经」拜托「您的秘书暗中替我复制好了,但是密码还是只有您一个人知道。

言罢,少女打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中年男子的配枪,熟练地拉开了保险,向墙壁开了一枪试试。

「哈!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呢!」中年男子听到声音,不屑地笑了一声「如果想要威胁我的话,还是趁早死心吧!有本事你就痛快一点,直接一枪杀了我!」

「啊哈哈……您误会了……」少女似乎对中年的挑衅毫不介意,相反只是笑笑「那种野蛮的拷问方式,完全不符合魅魔的风格啊~?」

「啊啦啊啦……看来别的地方也」站起来「了呢~?明明只是被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踩在脚底下而已,有必要这么兴奋吗……?」

中年男子话说到一半,突然注意到自己眼前正发生的异常现象:少女手中把玩着的原属于自己配枪,正被包围在一团粉红色的光芒中,满满地改变自己的形状。

「啊哈,这种程度是当然的嘛~?我可是魅魔哦……刚刚在下面吸了不少,所以现在力量充沛得不行呢……?」

说话间,原本普通的,慢慢地被镀上了一层紫色、添了许多精美花纹、枪的外形也变得更有古典工艺品的色彩。

「这样子就改造完成了呢……?」少女笑笑,在手里打了个转「被魅魔改造后的快乐拷问用,以前从来没见过吧……嘛,实际效果的话,比起我来解释,不如用您的身体来感受好了……?」

几乎是在枪声响起的下一个瞬间,男子便立刻爆发出难以言喻的快乐与痛苦地惨叫声——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唔唔唔唔唔唔!!!

几乎可以神经烧焦的猛烈刺激瞬间剥夺了双腿站立的力量,刚刚好不容易站起来的中年男子自然只能又一脸痛苦地捂着,不像样地跪倒在地。

虽然感觉本身像被击中一样剧烈,但是感觉的性质并不是痛感相反,而是快感是暴力的、暴虐的、暴炸式的快感。

「明白了吗……?魅魔的中所发射的,并不是金属制的实体,而升华成了魔力与淫气的结晶……」魅魔少女模仿着西部片中的角色,故作媚态地向枪口吹了一口气「这种虽然不会对直接破坏肉体,但是却可以制造与枪击同等级的快感哟……?」

「诶呀呀……看起来好像一次性注入快感太多了,反而也是一种痛苦呢~?」少女满意地笑了笑「真拿你没办法呢……也罢,就让我来」安慰「一下吧……」

说完,少女伸出自己修长的,往中年男子的股间探去长靴拨开男子早已使不上劲的双手,贴住了男子的裤裆。

少女所提供的「安慰」实在是过于甘美,以至于心里虽然已经敲响警钟,但身体还是不自觉地降服在少女的脚下。

「呐呐……?」少女用鞋尖从左右两侧夹住了男子的位置,有节奏地注入着快乐「密码?可以告诉我了吗……?」

「不……哈啊……只有这个……」中年双拳紧握,努力捍卫着自己最后的理性「只有这个……绝对不可以……」

「哼……这样啊……」少女稍稍思考了一下,脚上却没有停下足交的动作「那这么办怎么样~?不用告诉我全部的密码,只告诉我6位密码的第一位数字就好?」

听到少女奇怪的要求,中年男子不由得怔了一怔「好嘛……拜托啦……?」魅魔少女用撒娇的口气说着,只是听到这酥软的声音,男子就不由又是一阵恍惚「反正只有一位密码我也一样进不了系统……所以没问题的啦……?而且……」

「嗯哼?」见到中年男子已经上钩,少女冷冷地一笑「而且只要现在告诉我的话……我还可以给你额外的奖励哦……?」

「9,是9!密码的第一位!」男子的眼角,不知不解已经流出了眼泪「所以拜托了……哈啊……奖、奖励……」

「嗯哈哈哈……?什么嘛~这不是很简单就堕落了吗……」少女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放心吧,我现在就给你奖励……?」

奔流而过的快乐信号沿着神经瞬间淹没了整个上半身,恍惚间仿佛连呼吸都快要停止、就这样溺死在激进的快感之中了。

「哈哈哈哈?这种表情,不管怎么看还是一样有趣呢……」魅魔少女就像看戏一样拍着手「怎么样,我给的这一发」奖励「还满意吗~?」

「果然很舒服吧?这么舒服的事情——」少女刻意顿了顿「——只有一边的话,不是有点寂寞吗……?」

「另一边也可以帮你开发哟……?」少女举起,对准了中年男子另一侧的乳头「当然?条件是进入系统的密码……?」

魅魔的,遵守承诺地射向了中年男子的右胸就像左边的一样,右侧的乳头也向被开启一样,感官瞬间变得无比敏锐。

而且不止如此,在这次的快感中,中年男子感觉到了一种异样:那就是「中弹」后的痛苦感明显要比前两次要小,相反,快感的比例也大幅度增加。

一阵强烈的快感席卷了中年男子股间被少女的长靴粗暴地踩踏着,刚刚变得敏感的乳头也同样被用力蹂躏。

「因为魅魔的啊?」少女得意地在中年男子面前「把超过大脑承受能力的痛苦与快乐混在一起打进你的身体里,本来会产生很大的排斥反应……?~但是你贪恋我的足交没有逃走,反而连续几次甘愿被打?导致你的大脑已经把痛苦和快乐联系在一起了……?」

「换而言之……?你已经堕落成只有被女性欺负才会感到快感的,最低贱的M了啊……?越是被我这种本该是敌人的魅魔唯命是从,就越能感到快感……现在的你,就是这样的最差劲的存在喔?」

「哦……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顽强呢?」少女笑吟吟地看着用内心激烈斗争的男子「不过既然你已经坚持到这份上了……为了表示敬意,我就放过你吧……?」

「没什么目的啊?就像刚刚说的一样,对你的敬意~?」少女单腿踩在自己坐着的桌上,双手抱膝「还是说,你已经离不开我的足交了吗?」

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现在正如少女所说,确实已经接近忍耐极限了;另一方面,少女现在的坐姿实在过于,不知不觉就想把她作为的妄想于是挣扎了一番后,男子终于还是脱下了裤子,开始上下套弄自己的。

少女还是坐在桌上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自己,而自己虽然心里无比悸动,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但是就只有关键的无法达到。

少女眉毛一挑,笑道「现在的你,已经变成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身体了哦?如果不靠我的话,你一生都会停在这种状态,没有办法的……?」

「……第、第3位密码……我说……」男子直直地望着少女,带着恳求的语气道「所、所以……哈啊……拜托了……让我吧……」

「哈啊?别小看人了」少女一脸不满地反驳道「先前是你自己拒绝了我的提案吧,现在反过来求我的话,这么可能还是以前的条件?」

「哼……」少女若有所思地玩弄着自己的头发,过了一会,才说「好吧~?谁让我就是这么好人呢……?那你就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趴在地上~我就让你痛快地射出来……」

「不、不……」结束,从快乐地狱里暂时解脱的中年男子悔恨地咬紧牙关「我不能再说了……无论你再做什么,我都不会再说了!有、有本事……你就快杀了我吧!」

「虽然你一直是用」只要不透露全部密码「之类的话在说服自己,不过内心深处,其实也是明白的吧?」少女撇嘴「现在剩下的密码只有2位,2位数字的话,就算一个一个试也只有100种情况。

「所以你自己也明白了吧~?就算你不说,我也可以找到正确密码?」少女掏出枪,指着中年男子的太阳穴「但是呢~?我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

所以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爽快一点直接都告诉我……这样子,我也可以让你」爽快「一点哦?」

现在的自己,如果是为了少女的话,不管是背叛组织还是什么事情,都会毫不犹豫地对少女唯命是从地照做吧。

「对了……机会难得就告诉你好了?」少女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说道「被魅魔的击中脑子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魅魔的,是足以开发带的?乳头被击中的话会变得像一样敏感;菊门被击中的话也会变成像女性的一样——」少女冷笑了一声,顿了顿「而头部被击中的话,就连大脑也会被开发为带哦……?」

「没错~?只是在脑海想起起我的样子,就会感受到性快感?如果不小心开始擅自妄想我的话,更会陷入恶性循环?我的声音会在你的脑海里永远萦绕不会停止,从早到晚对你进行快乐催眠?我的体香会在你的鼻子里刻下无法散去,让你一天24小时处于发情状态?慢慢的,脑子里除了我就什么也无法思考,直到彻底丧失意志,变成我的扯线傀儡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