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男女狂xoxo动态图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是不是病了?」我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爸,几点了?」我的几下动作弄醒了女儿,她迷迷糊糊地向我发问道。

「呀!爸爸,你的额头有些热,是不是发烧了?」女儿小叶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而妻子听了这话后则去拿来了一支体温计。

」妻子和我性格相近,都是争强好胜的人,工作上也就勤勤恳恳,和我说过几句体己话后便离家去上班了。

本来在公司里忙碌的我突然想起小叶同学聚会,现在突然下雨,她只穿了件薄薄的衣裙,又没有带伞,怕她着凉,于是我便驱车赶到她们聚餐的地方。

真是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找的饭店,当我把车停好后,发现那饭店离停车处还有一百米的距离当我打着伞赶到饭店时,女儿和她的一帮伙伴们正聚集在门口。

「这孩子!」看到小叶和她的同学们都冷得双手紧闭在胸前,我不由叹道:「不会躲在饭店里嘛!」「小叶!」我快步跨到她的身边,脱下外套披到她的身上。

」「唉,这丫头!」我回头看了看她,摇着头笑了笑「爸,傻笑啥呢?」我这迷糊的大脑刚刚回味起昨天的甜蜜,就被小叶给拉回发烧的现实中来。

生病的时候有只亲人的手握着,病人的心里会感到温暖与踏实「爸,你记不记得三、四个月前的五一节,当时是我生病,爸爸你照顾,现在是你生病,我来照顾。

当我从学校接回小叶时,便发现她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到了晚上,便发现她发热起来……女儿说一个人躺在床上休息很孤单,便让我陪着她,于是那一夜,女儿一直被我搂到天亮。

第二天,女儿的烧退了下去,一向爱清洁的她自然受不了满身的汗味,于是女儿便想起床洗澡,我当然坚决反对,怕她又因为洗澡而重新病倒。

当我为她清拭到下面时,却发现她的居然已经湿成一片!「小叶,你和你妈一样敏感啊!」不知怎地,自己的嘴中居然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其实本来我和小叶之间就无话不谈的,对于男女欢爱这种事也是如此,自己在和妻子欢爱时是从来不避小叶的。

」我有些尴尬起来,因为我体味出她话中的那点味儿,为了摆脱这尴尬,我只好打岔道:「你被别的男孩子摸过?」;事后小叶告诉我当时我那话中带有一股酸味,我不知道女人的直觉居然如此敏锐,但现在想来,自己心中确实是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前段日子,小杰突然从抱住我,在我身上乱摸,气得我给了他一巴掌!两个星期没理他!」「呵呵,怪不得前段时间你钱叔叔说小杰萎靡不振,原来是你搞得!」女儿没有再接下去,只是向我笑了笑便闭上了眼,此刻的情景也是够我尴尬的,因此我也闭上了嘴,默默地帮她盖好了被子下午,小叶便已经精神奕奕了。

而我,一个上午都伴在她的床头,给她讲一些故事解闷,毕竟是四十岁的人了,过了中午我开始就犯困,于是便回房休息。

想到上午的事,我的下面居然开始蠢蠢欲动,我伸手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捏了一下,希望赶紧把下面压下来,同时有些心虚地看了她一眼。

平时它也没有这么强啊!难道在自己女儿面前,老二就变了?坏了,我眼睛盯向小叶,发现她的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惊异,然后便是一片红晕。

沉寂了一会儿,女儿突然俯下身,红得发烫的腮紧紧贴在我的耳边,而我也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身子。

这个动作本就像异物飞来要闭眼一样地不经大脑而发出,不料却被女儿误解(当然,知道是误解已经是后来的事了)。

老婆最爱亲吻和搂抱,现在看来女儿也是!她原本握住我老二的小手不知不觉中就松开了,转而紧紧地搂着我。

老二的逐渐疲软也将我的一丝神志带回脑中,我知道对一个父亲来说,应该马上制止这种不正常的举动,但我没有做,那种很道德的话我说不出,自己既然已经这样了,找借口不异于自掌嘴巴。

想了一会儿觉得气闷,我连忙借着这个好借口离开了她的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中嘟囔道:「小叶,你想把我压死啊!」小叶对我不自然地笑了笑,朝我脸上大吐一口气,似是向我表明她也气闷。

尴尬的气氛稍稍有所缓解,可是女儿仍然抱着我,我那不争气的双手也紧搂着她,这些动作逼我不得不去面对要和女儿对现在的事做个讨论。

「小叶!」我看着她,突然看到她那期待的脸以及那能说明一切的眼神,我心中暗叹一口气,同时不争气地说道:「我爱你!」不知女人是不是都特别容易感动,女儿的眼中闪起亮光,看到这情景,我自己眼角都有些湿润的感觉了,只好将她搂入怀中掩饰。

」我很惊讶,以为她是在和我开玩笑,毕竟当时我向小叶提出这问题时心中还有一些让妻子来斩断这不该有的情的期望。

我看看妻子的脸,虽然她脸上带着笑意,却仍能体味出她说话的严肃性我问妻为何这样回答小叶,她吻了我一口,说道:「女人的心思,你是不明白的。

我那笨拙的左手折腾了几下也没有把她睡衣的扣子解开,女儿移开我的手,善解人意地说道:「爸,我来吧,病了还不老实!」我对她笑了笑,手按住她的后背,稍微用了下力,小叶便向我挪了挪身子,她胸前那秀丽的风景便已凑到我的面前。

女儿咯咯笑了一声,大概她也发现此时我们有趣的身份,还故意把自己的乳头塞到了我的嘴中,「乖爸爸,吃奶!」说完又笑了起来。

虽然无论是我的手,还是我的嘴都享受着如此的艳遇,但毕竟生病发烧让人无力,在这快意无限的温柔怀中,我不知不觉地便睡了过去。

由于躺了一上午,加上出了一身汗,我感到自己身上好像又恢复了活力,那种燥热头昏的感觉已经消去。

我忍不住用力在小叶的乳上轻轻揉搓起来,在我手动的瞬间,她的身子动了一下,「爸,你醒啦?」「嗯。

你也醒了?」我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心神全在她胸前的一对漂亮丰满、柔嫩坚挺的乳房上,那白白的半圆球上点缀着的两个鲜红樱桃已经沾满了我的唾液。

」我对她笑了笑,伸手先将她的睡衣剥去,看了看她那绣着小动物的洁白,迟疑了一下后,便也对它下手。

小叶疑惑地看了看我,我连忙说出理由,她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突然凝神想了一会儿,说道:「爸爸,那我们也不能爱爱。

」虽然我知道现在可能会导致恶果,但现在欲火上身,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病情要是加重了那就去挂水!想通此事,我回答道:「没事,过会儿爱爱时,我可爱的小乖乖主动一下就好了嘛。

」女儿大方地笑了一下,便缩回被窝像前几次一样开始舔舐我的胸膛,不料这次她刚用舌尖扫了一下,便抬起头对我吐了吐舌头抱怨道:「爸爸,你出了这么多汗,咸咸的,真难舔。

她的一对乳鸽仍然在我的手中变换着形状,我的五指爪每次抓下,都能感受到那从我手缝中溢出的嫩肉。

我歉意地笑了笑,伸手探向她的秘穴,那里已然溪水潺潺,我顺手在那缝上抹了一把,女儿一声,同时我的食指伸进了她的小洞中。

小叶点了点头,身子向下缩了缩,握住我的,引向她的口,而我也配合地按住她的,腰身一挺,在爱液的滋润下,顺利地进入了圣地。

我惬意地享受着女儿带给自己的兴奋的刺激,随着时间流逝,女儿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她的动作也越来越无力。

「轰隆隆!」外面一声惊雷,而同时我的精关也打开,抽搐的将射向她的体内……时间过得很快,女儿上大学已经一个月了,小叶上的大学仍在N市,只是离家较远。

这丫头开学时吵着要住宿舍,说要体验一下什么大学生活,唉,本来我想在她的学校附近给她租间房子,让她过得舒服些。

钱寒打算再招进几个新人,现在业务多了,他觉得我们两个人都应该配个秘书,前来应聘的倒也不少,只是中意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我指了指旁边的真皮XX「嗯,真气派!」女儿将包放下,「爸,你坐在那高椅上才像个经理的样子呢,以前怎么看都像个文职人员。

「你觉得我现在的办公室怎么样?」「挺好的,宽敞,是我宿舍的四五倍呢,这XX坐起来也不错,比咱们家的还好!是钱叔叔让人给你布置的吧?」「不错。

」这些东西我可是懒得去考虑,当初钱寒说要换地方,并且大大装修一番,我只是点了点头,让他负责一切,说起高雅来,这家伙可比我在行的多了。

」「嘻嘻,好玩嘛,本来我是来找你的,谁知我一进门那个职员就问我是不是来应聘的,所以我就装作是应聘的来了。

」女儿脸上笑容褪去:「爸,你是不是要招漂亮的女秘书?」看女儿那副模样儿,看起来像是要发彪的预兆。

「借口……」女儿噘起嘴,「什么钱叔叔说,肯定是你想要,要不干吗那个职员带我到你的办公室?」「「爸爸说的是实话,你钱叔叔说装修啊那些都是他负责的,这个招人工作就由我负责,省得我偷懒。

」女儿抬头向我噘着嘴,「在你办公室里才刺激,再说,妈妈肯定没有和你在办公室里做过,这次我要抢个先。

「女儿已经将我的皮带拉开,又褪去了自己的裙子,督促我道:」爸爸,快点脱!「看到女儿那副淫气凛然的样子,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女儿将衣服拨到一边,嘻嘻笑了一声,爬到XX上拱起身子,捋了捋耳边的秀发,将我的含到了嘴里。

此刻她腹部稍稍下凹,白嫩的微微上翘,肩部由于手臂支撑着也微微上凸,呈现出一道下凹的曲线。

这个姿势可是大大满足了男人内心的支配,不由自主地,我的脑中想起了文学中常用的词语:「女犬」。

女儿停下口中的动作,「爸,这个姿势很辣吧,是不是很刺激?」唉,女儿在上是越来越开放了,这点倒和阿凝不同,不过两种不同的风格倒是给我带来了不少的性趣。

爸,我问你哦,你是喜欢和我爱爱,还是喜欢和妈妈爱爱?说实话,不准应付我这丫头!看来女人天生就有彼此攀比的性格。

」「真拿你没办法,我问你,爸爸和妈妈你更喜欢哪一个?不论你回答什么,被你放弃的那个肯定会很伤心。

和你们爱爱时,你比较开放火辣,而你妈虽然已经和我做了二十年,但在床上大多数时候仍是一副害羞的样子,你们两人风情不同,给我的感觉也不一样,两种不同的方式,我都喜欢。我抱起女儿,让她坐到我的怀里,说这番话时,我是一脸的严肃,毕竟老婆和女儿都是我的至爱,我不愿意厚此薄彼,不愿意伤任何一方的心。

你和你妈在我心中份量一样的重,即便有时候对你们的态度不一样,那也是因为你妈是我老婆,你是我女儿的缘故。

」……女儿握住我的,缓缓放到她的中,突然咯咯一笑:「现在我也是你的老婆,女儿加老婆,爸爸你是不是该更爱一些?」*「胡闹!」我搂住她的柳腰,生怕她平衡不住,后仰跌倒,「你小心些,倒了怎么办?」,「嘻嘻,倒了你的老婆加女儿就会受伤了。

」我将身子向下滑了滑,双手移到她的臀部,「你可要搂好,别真摔着了。我双手用力,配合着她的动作上上下下。

我单手握着她的柔臀,另一只手掌心按到她的乳尖,凸起的红色樱桃在我手中滑来滑去,一股痒痒的感觉。

我半曲着一条腿,拉过她那修长的玉腿,此刻,女儿小巧玲珑的脚上仍然穿着带有图案的白色棉袜,清纯的女孩子现在摆出一副的模样儿,真让人在中陶醉、迷茫。

我一手握住她的小脚丫儿,一手扳过她另一条大腿,大开大阖地抽动起来粉色的玉穴被我撞得泛起红色,而她的身子也逐渐被撞击到XX的一侧,紧紧抵着边缘。

女儿无力的小手攀着我的手臂,胸前的玉乳则剧烈地晃动着,由于平卧的缘故,玉乳面积显得大了起来,丰满的,四处都是颤动的乳肉。

噼啪的撞击声响起,女儿白色的臀瓣被撞起一层血色,她的臀瓣被我双手撑开,褐色的菊花蕾含苞待放,我伸手揉了揉,女儿满意地哼哼着,一副淫娃的模样儿。

放眼望去,女儿玲珑的身躯凹凸有致,白玉般的乳房高高耸起,幽深的山谷泛着雪色,山顶点缀着一圈粉色,靡丽的粉色小球微微凸向空中。

往下则一马平川,平原尽处隆起一处草丘,纤细的耻毛微微卷起,两道沟壑划过洁白的肉体,相交于那神圣的谷地。

一个由凹陷组成的Y字,在白玉肌肤的映衬下显得如此突兀,我轻轻分开女儿的双腿,超嫩的两片粉肉夹起一道玉缝,似是有一股浓郁的香气从中泄出,冲昏了我的头脑——这,就是女儿的宝地。

女儿一副娇羞的神态,身子仍然僵硬,但却乖巧地任我摆弄,见我目光从她移向她的星眸,她羞涩地伸手掩住娇容,但手指间却仍留有一丝缝隙,流波闪动的目光仍然射在了我的眼中我心中微笑,第一次嘛,都会难为情的,但女儿如此紧张,我有义务让她放松下来,好好享受的滋味。

刮擦着女儿的香津,我故意弄出一副急色的样子,大口大口吞噬着女儿的津液,同时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努力营造出一个宽松甜蜜的气氛。

女儿激烈地响应着我的热吻,一双小手也开始断断续续地在我身上乱摸着,玉手到处,我只觉得身上一片温暖。

「爸,轻点,我喘不过气来了……」女儿躲开我的嘴唇,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气来,还未等我回应,回过气来的女儿又主动地和我痴缠在一起,像是不甘心似地吞着我的唾液。

紧箍着她的双臂逐渐松开,刚刚我有些陶醉,心底处涌起的深深爱意恨不得将我们连为一体,却忘记了女儿能承受的限度。

女儿陶醉在热吻中,但神智清醒的我却不会满足于此,此时已沉溺于男女之乐的我早就将父女的禁忌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对充满活力的玉兔被我轻轻揉玩,滑嫩中带有柔韧,真不愧是青春肉体!我拇指轻轻撩拨着她的小樱桃,感受着它由软变硬。

怀中的玉体微微颤抖着,热吻中的玉人喉咙中不停地哼哼着,小叶突然离开我嘴唇,大口喘了几口气道:「爸,我感觉好奇怪,那里涨涨的,忍不住想叫。

滑腻的花蜜沾满了我的手指,原本一直游荡在外围的食指凭着爱液的润滑,轻车熟路地找到女儿的,微微一探,半个指节便伸了进去。

「哦……爸……」女儿着,火热的娇躯不断地扭动着,我真怕她扭坏了那水蛇般的细腰指尖尽处,一层细膜挡住了我的入侵,我微微刮擦了两下,又引来女儿的一阵悸动。

」我抽过床头的一块洁白手巾垫在女儿丰腴的臀下,这是妻子的主意,第一次总是要留念的,她特意去商店里挑了条质地高档的。

将女儿的玉腿分至最大,我按住她的胯骨,对准,直冲而入,女儿一声尖叫,阳物撕裂女儿少女的象征,直抵她的花心。

我停下动作,轻柔地趴到她的身上,轻轻舔去她流下的清泪,「小叶,别哭,忍一忍,过一会儿就好了。

我抓住女儿的双乳,尽量转移她的注意力,由于下面不再动作,女儿又逐渐配合地和我热吻着,在我的双手下揉捏下。

」我点了点头,继续耕耘起来的紧密让我几乎承受不住,和妻截然不同的感觉,想到身下婉转承欢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女儿,的刺激更加强烈。

女儿中像是有一股吸力,温暖的膣肉包着我的阳物,不断地蠕动,麻痹快乐的感觉从传到我的全身。

第一次的女人总是那么娇弱,让人不胜怜惜,被打折了的花朵是不堪的,我轻轻地抽动,即便如此,女儿紧密温热的与的刺激也很快让我喷射而出。

「哦,爸……我快来了……快……哦………」小叶一声长叹,身子痉挛了几下,趴在桌上喘着粗气,两只小手无意识地在桌面上摸来摸去。

还好我办公室的窗帘是拉死的,否则……收拾完毕后,我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这屋子一股的气味儿,要是下属或者钱寒进来可就出事了「爸,今天中午请我吃饭。

」看看表,已经上午十一点多了,我点了点头,待屋里气味散尽后关好窗子,交代了下属几句便离开了公司。

新的公司离家不远,步行十几分钟便到了,而小叶想要去的香谢尔酒家就在公司与家之间,我和小叶是那里的常客,很快,女儿喜欢的菜便被端了上来。

」「瞎说,要不你干吗一直看着我,脸上一副怪怪的笑容,就在那里品红酒,饭都不吃!」小叶吐了吐舌头。

」「好,我不盯着你看了,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可人!」年纪虽然大了,但我还是喜欢偶尔和她调情两句,那种温馨的感觉暖在心中,让我有种陶醉的感觉。

店里的一切东西我都很熟悉,没有什么好看的,我的目光四处游动着,最终锁定在大堂前的一位服务员身上。

我远远地看着,那服务员自是不知道我在欣赏她的娇容,不过……很快一声娇叱便传来:「爸!」待我收回目光望向女儿,她低声嘟哝道:「爸爸真是个大色鬼」胡闹!「我低声微喝一声,」吃饭吃饭。

」「……」我一阵沉默,自从和女儿发生关系后,女儿就以小妻子自居,对我管得比阿凝还严,不过,她一时是女儿的口气,一时是妻子的语气,真不知她是如何扮演好这双重角色的。

十月份的N市仍然有些暑后的余热,一阵风吹来,小叶秀发和衣裙在空中微微飘荡,娇嫩的脸庞上抹着一层红润,额角微渗出的汗珠更是闪闪发亮,蓦然回首间的一丝微笑,竟让我看得痴了。

我默默地揉搓着女儿的小手,静静地陪她走着……回到家中,我却惊讶地发现妻子正坐在XX上看电视,小叶进门后便欢呼着奔向妻,钻到妻的怀里,而妻也面露笑容地拍拍小叶的背,将她搂在怀里。

「今天这么早?怎么跟一起回来了?」「嘻嘻,今天没课,我就早点回来了?妈,你今天没上班?」「嗯……」妻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她对我笑笑,平静地说道:「老陆,我辞职了。

这下可轻松了,你也满意了?「妻神色中没有一点没落,抿着嘴笑着对我说道,十足一副少女的调皮样子家里条件不错,我其实心中并不是太希望阿凝出去劳累,她责任心太强,经常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我劝过多次,怎奈妻子就是不听,后来也便随她。

「嘿,满意,究竟发生什么矛盾?」我知道妻子很重视她的工作的,现在她自己放弃,看来这个矛盾不小,我注视着她的眼睛,想要确定她此刻的笑容是真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