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熨全过程(有声)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

我不记得那是什麽时候的事情了,只知道那不是个多特别的一天,也没有碰到什麽特别的事情,就这麽突然领悟到,原来我只是个普通人。

不是勇者,也不是魔法师,当然也不可能是什麽大魔王,只是个连任务触发功能都不具备,整天在城镇晃啊晃的装饰用NPC,只会像是个坏掉的留声机不断跳针说着:「嗯……我觉得今天的天气很好。

」然而更可悲地是当我发现,就连这样的觉悟都只是每个人在离开青少年期,脱离个人神话后,多多少少都会有的感触,我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把自己最后的价值也画上一个大红色的叉叉。

」不过三十岁就当上教授的家伙站在讲堂上,在黑板画出两条白线:「他认为青少年自我中心有两个主要特徵,有同学知道哪几个吗?」

这时候有人碰了碰我拖着腮帮子的手,我转过头去,看着高中同班的胖哥缩着头,把臃肿的身子凑了过来。

「哦,很好!」教授发出惊喜的声音,毕竟一堂近百人的通识课程,居然只有五成的学生出席,而且只有几个醒着的同学,有人愿意回答问题实在是堪比彩票中奖一般。

说实话,我很厌恶这家伙,看着他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中,让人忍不住想要嘲笑他,可是年轻有为的现实因素,让我不得不收回自己的鄙视——因为在世人眼中,我只是更加失败的存在吧。

那女孩有着一头大波浪的长发,发丝沿着她的脸颊披在肩上,把她的脸蛋修饰地更加小巧,远远地看不清楚长相,只是从她紧贴着裤管的毛衣下缘深出的那双长腿,我想也不用执着她的脸蛋吧。

如果可以让她躺在怀里,用手掌抚摸那双长腿,沿着小腿肚往上,然后滑入两腿内侧——突然我的身体被人猛然晃了一下,脑中的思绪顿时断开。

「这个教授是今年才来我们学校的,我之前在网路上无聊查过他的履历,你知道他是做什麽的吗?」「心理学教授?」

「噢,所以咧?」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知道这王八蛋喜欢这个口味的东西,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沉迷到这种程度。

「就算催眠真有那麽屌好了,你以为他会随便教你?」「你知道学校有心理学实验,会邀请同学参加实验吗?」「我知道啊,做些简单测试,问了些问题或者情境模拟。

「当然罗,就是今天晚上,我打算到时候和他请教一下,而且你不要忘了我去年申请了转系,我申请的就是心理系,我打算给他点好印象,然后再申请帮他做研究。

我想只有目瞪口呆可以形容我此刻的表现吧,我不得不佩服这个连运动减肥都撑不过两天的人,居然可以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努力到这等程度。

我回头看向坐位,才发现他把东西全扔着,一个人跑到讲堂上去了,教授看起来很开心,俩人不知道说了些什麽,教授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我想要靠近点听听他们在说什麽,一道人影突然从我眼前晃过,我急忙停下脚步才没撞上就要出走出教室的同学。

」我连忙道歉,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差点撞上得竟然是那个有着大波浪长发的女同学,她冷冷看着我不发一语。

」胖哥说:「教授说这是很严肃的事情,但是看我这麽有热诚,他决定让我今天晚上帮助他进行实验,如果我表现好的话,他在考虑收我的学生。

那时候指导员要我们三个人一组,一个人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假装自己被催眠了,然后要椅子上的人想像一个曾经有过的经验,像是慢跑、游泳,接着另外两个人开始描述。

我们说着「你想信自己在谈钢琴,然后逐渐和音乐融为一体」或者「你抬头往上看到天上的云,他们好白、好蓝,好像要把你吸进去」结果什麽都没有发生,换我坐到椅子上的时候,我觉得另外两个人简直是蠢蛋。

——直到后来,指导员才告诉我们,涉及内心的感受或者没有影像的句子只会有反效果,诱导需要的是影像还有感官的感受。

接着指导员还举了一个例子,他说人们在搭电梯的时候,往往就像是被催眠一样盯着楼层不断变化,直到电梯到达才会突然惊醒:他们真的就和刚起床的人一样,会有短暂的时间掌握不到发生了甚麽事情,这也是为什麽我们容易走错楼层,或者被刚进电梯的人给吓到。

虽然你沟通的对象好像完全任你摆布,但这只是假象,催眠一个人站起来跳舞并不比直接请他站起来跳舞轻松——如果你和对方很熟,催眠反而是个更加累人的主意。

冲完澡,擦干身体吹了吹头发,我进入论坛搜寻所有和「催眠」有关的文章,虽然明确知道幻想和现实的差距,幻想的美好还是令人向往,我就这麽看着论坛的文章,同时等着晚餐,

胖哥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十分别扭,他走到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整张脸趴在桌上然后说:「你说得没错……」

我能想像胖哥失望的心情,可是总觉得不大对劲,如果很难过他不是应该好好地向我诉苦一番吗?还是说他已经难过到没有那个心情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听到黑暗中传来细小的骚动,我疑惑地抬起头,从床沿往下看,只见胖哥坐在书桌前面,电脑旁放着一大包卫生纸,好几张已经抽出来,散乱在桌面上。

我眯着眼睛往萤幕看去,只见上头有个半身赤裸的女孩站在白色的房间里面,一手放在,口中发出淫秽的叫声,那个女孩有着一头漂亮的大波浪长发!

「啊……!哈啊!咕呜……啊啊!」女孩下半身不断颤抖,透过稀薄的布料可以看见手指的动作,透明的液体从被翻开的角落不断流出。

刚开始我以为胖哥只是受不了现实的打击,决定尻一枪好好发泄一番,直到女孩身后出现了熟悉的身影,我才感觉到不对劲。

年轻的教授从后头把手放到女孩的乳房上,小巧但是形状完美的乳房上头点着两颗粉红色的乳头,配上女孩享受的表情实在令人赏心悦目。

教授拨开女孩的手,用自己的手代替她深尽里面,更加泛滥地流到四周,教授延着周围抚摸女孩的,缓缓摩擦,女孩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

「啊啊……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教授突然把手指伸入蜜穴快速搅动,女孩竟然就这样达到。

这时候镜头突然剧烈地晃动了几下,好像是被移到了某个地方重新架好,然后另外一个身影从镜头后面出现——我倒抽了一口气,那个人竟然就是胖哥。

萤幕里头的女孩被放倒在地上,教授带着身体明显僵硬的胖哥走到少女身边,两个人蹲了下来,胖哥附耳在女孩耳边说了些什麽,然后女孩好像突然回过神似的爬了起来。

女孩灵巧地脱下,然后像条蛇似的缠上了胖哥,他脚一软,两个人往后跌出了镜头,接着只听到销魂的还有胖哥令人不舒服的。

胖哥吁出一口长气,把卫生纸团扔到垃圾桶里面,然后关上电脑萤幕,接着我听到他的脚步声往我这儿走来,我赶快往里头翻身,装作熟睡的样子。

然后整个床舖开始震动,胖哥缓缓爬了上来,我从呼吸声判断他正从上面打量着我,过了一段时间,他似乎相信我真的睡着了,然后才爬下床。

我看着手机,等着时间过去,什麽事都不做只是干等着实在非常煎熬,直到一个多小时后,胖哥传来阵阵鼾声,我才悄声地下床,打开了胖哥的电脑。

我从播放程式的历史档案找到了影片,然后上传到云端硬碟,整个过程不过十分锺不到,然后我连忙回到床上,拿起手机开始下载影片,然后整个人躲到被子里头,塞起耳机开始观看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教授带着女同学进入房间,然后开始向她说明实验的流程,大概是要测试同学们待在不同颜色的房间的时候,对音乐会有什麽不同的反应,旁边负责拿摄影机的同学(也就是胖哥)是为了记录实验的过程。

这时候,教授没来由地伸出手,好像要和她握手似的,女同学下意识地伸手回应,此时教授的左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然后用低沉地声音说:「让你的手臂慢慢垂下来,同时你也陷入失神的状态。

教授利用人类握手的习惯,让对方自发性地举手,却在中途进行组断让女同学在困惑后马上陷入更加不知所措的状态,这个招式叫模式阻断,最困难的是掌握对方发楞的瞬间给予言语提示,不然对方可能很快就会回神然后做出反应。

「我刚刚跟你说明过,如果机器顺利运作的话该怎麽做,现在我告诉你,如果失败了,你就丢下我们自己走吧,我不能拖累你。

「师父我不会丢下你的,不管要做什麽我都愿意!」教授笑了笑说:「我起先还担心不知道怎麽开始这个实验,没想到就遇上了你,算是我的运气吧,不是每个人都敢做这种事情的,就算失败我也很欣慰,到时候你就拿着我的成果继续研究吧。

然后教授开启了机器,他的身体在按下按钮的瞬间开始不规则地痉挛,女孩的身体也是,然后过了半晌诡异的痉挛慢慢停止。

「大胖我的实验成功了!我成功了!心灵值入的实验成功了!」「什麽!」胖哥惊喜地说,他蹲下来抓着女孩的肩膀大力地晃着。

「接着让我们来继续实验吧!」在女孩身体里的教授彷佛真的变成了年轻的少女,她跳起来拉着胖哥的手转了一圈。

」她说话的同时把针头插入自己的手臂,本来就已经有点强势的脸蛋,在眉头紧蹙的情况下,似乎有点愤怒又带点怨怼的娇羞。

「唔……好痒……」才注射不到几分锺,女孩打了个冷颤,然后隔着衣料开始搓揉自己的双乳还有。

镜头开始晃到,然后往下垂,照着教授无力的双脚,然后镜头一转,只见女孩一头大波浪的长发已然散乱,她挣扎着脱掉上身的毛衣,手忙脚乱的扯下,两颗浑圆的丰胸上乳头已经兴奋地伫立。

女孩扑到没有生机的男性身体上,抓起男人的手塞入自己的,开始有韵律的扭动着身躯——她竟然用过去自己的手在!

她把整条手臂当成棍子,在双乳间和跨下不断来回磨蹭,我被那痴迷的态度给深深吸引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同时我听到萤幕里面也传来吞咽的声音。

「好喜欢这个味道,哈哈……快给我,什麽都好!嗯哈!我好想要……」女孩说着放开了男人的手,往下开始解开腰带——她跪在地上翘起臀部,上半身紧贴着男人的,白皙的后背形成的线条。

萤幕里头,被教授值入意识的女孩撑起身体,蜜穴对着在上头转啊转的,她伸手玩弄着自己的蜜穴,一根手指头在里面搅弄着,弄得自己连连。

「嗯哈啊!我最喜欢老师的,快来干我吧!」她话说完,就在男人的身体上蹲了下来,无意识却硬挺的直直插了进去。

插入后,女孩更是放肆的扭起,两手撑在地上忘我的摆动,白嫩的下方是凶狠的不断进出的影像,不断发出的声响。

「啊哈……啊!好舒服……被干得好舒服啊!」女孩开始有韵律的转动,像是要把男人最后一点精力都榨干似的。

「唔啊!嗯……啊……啊呀!要被干坏了,老师要负责,嗯嗯……啊!」她越摇越快,全身香汗淋淋,不知道是还是汗水的液体不断向四边洒落,女孩高声地淫叫着。

「唔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后,她终于筋疲力竭地摊在男人的身躯上,娇小的身子不断喘息。

「现在这个身体已经完全记住的快感了,接着只要不断地让她把的快感和我的身体连接起来,之后就可以在催眠的时候让她无法拒绝的暗示。

」我听着教授的声音,知道这样的诱导其实没有任何作用,可是椅子上的女孩,或者说教授意识控制的女孩开始缓缓陷入沉睡。

这时候我恍然醒悟——这是在演戏!她正在假装自己被催眠了,然后要用这个影片进行逆催眠,让女孩相信原本不相信的事情。

而且从前面的阶段看来,教授似乎可以直接透过自我暗示或者强迫地制约,让女孩的身体和心灵都接受其实是来自教授意识的内容。

与其说是催眠,不如说是教授把自己的意识当作病毒,侵入女孩的脑袋,然后植入虚伪的意识——尽管如此,如果虚伪的意识太过真实,可能连教授自己的心灵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才要透过这样间接反覆的方式进行。

然后视频继续进行下去,就像是普通的催眠小说一般,女孩区服在催眠的力量下,然后画面就此消失,接着画面再度明亮,只见赤裸的女孩跪在教授的面前。

女孩吞吐着,动作生硬而且明显带有厌恶,教授忽然伸手把女孩推倒在地上,从后头压制住女孩。

「师父,你想做什麽!」女孩身体中的胖哥惊叫,可是用女孩的嗓子发出来,完全变成只能更加挑起兽慾的娇呼。

「女人就该顺从男人!」教授变了个人似地恶狠狠地骂道,他一手扳住女孩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就往她的唇上强吻。

「你不是说不要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刚刚不是很享受吗?」「不是,我怎麽可能会享受,我是,啊!呜……」似乎是不想要让胖哥有破坏意识完整性的思想,教授又封住了她的双唇,另外一只手已经深进女孩的跨下挑逗,反抗的意识似乎已被快乐给取代,从女孩发出的看来她已经无法正常思考。

「你天生就是女人,女人就是要给男人玩弄!」教授边说边挑逗着女孩的蜜穴,快感加上突然被袭击的惊愕,还有过去的暗示和药物,此时此刻的女孩已经完全成为慾望的俘虏。

「是谁?快住手……给我,我好想要……叫他住手!」我惊叹于教授转换的手法,他把原本的抗拒转变为对抗拒的抗拒,陷入茫然和边缘的女孩根本没办法察觉这逻辑陷阱。

「没错,只要他住手了,你就可以获得,你只要说出那个关键字!」「我说,你要我做什麽都好!快告诉我要说什麽!」女孩匍匐到教授身前,卑微地乞求。

「没错,你说什麽都对……快点给我,求求你快用干死我这个的奴隶吧!」女孩高喊着淫声秽语,她攀上男人的腰际,像只小狗般猛舔着。

教授满意地走上前,两手牢牢抓住女孩的臀部,把雪白的抓出按红的爪印,然后他猛地插进女孩的蜜穴。

「唔嗯……啊啊……嗯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然后画面突然消失,接着是另外一个场景,同样是教授在干着女孩的,可是我直觉地知道这已经是不同的地点——甚至是不同的时间!

「那你为什麽要骗我今天晚上是第一次实验?」胖哥困惑地看着我,没有说话,突然他右手一挥弹起响指,我忍不住往声音的方向看去——然后是一片黑暗。

我听到一阵柔和的音乐,我想要顺从这个声音,顺从他的想法,我想要快乐,想要他继续抚摸我,可是好像还有什麽东西……「没错,服从会让你快乐……很快乐。

我感觉也被某人抚摸,好有感觉,好酥麻的感觉……我喜欢这样,我想要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服从,可是还差了一点。

我不够服从……可是我明明已经这麽听话了,主人说什麽我都照做了啊……主人?对了,要服从主人,我是属于主人的,只有听主人的话才会获得快乐。

「主人求求你……快点给我,快……啊啊啊啊啊!」突然,我感受到主人的抽入我湿透了的,他边插入边搓揉着我的巨乳,我是主人的,只有主人可以给我快乐!

「唔啊……主人快干我……我是主人的,啊啊!嗯哈啊啊啊!」「记住现在的感觉,一辈子都不可以忘记。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身体主动迎合着主人,我越漂越高意识越来越模糊,我听到有人发出尖叫,那是只有在完全服从后才能获得的快乐。

「始终只有一开始就心甘情愿的配合,再加上意识者主动地强化才有可能达到完全的催眠,就像你这样。

「要你们进入女孩身体,扮演被催眠的女人,然后到最后让你们完全和身体结合为一,才能达到现在的境界,也许是因为脱离肉体的意识变得更加脆弱吧。

」主人说着,一只手开始玩弄起我的蜜穴,像我这样的女孩,只要一被主人的手指碰到,就会咻咻咻地流出来。

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什麽事情,快感就从主人手指的地方扩散直冲大脑,我两眼翻白泪水、尿水夹杂着像是溃堤般流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接续袭来,我只能不断发出放浪的淫叫。

快感突然消退,但是身体还残留着感觉,我知道只有主人能给我这样的快感,能够服从主人实在是天大的幸运。

」我睁开眼睛,看着手机漆黑的萤幕,掀开棉被胖哥还在另一头打鼾……原来刚才只是我的幻想,我吁出一口长气,然后把手机放到一旁。

隔了个周末,又是那个该死教授的心理学,我看到那个影片中有着大波浪长发的女孩,又一个人独自坐在窗角的位置。

虽然搞不清楚教授和胖哥怎麽做到的,但是既然基底是催眠,那麽我想我就可以用普通的催眠来达成一样的效果吧。

我迅速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左肩,她愕然看着我,不等她反应过来,我右手盖住她的脸把她往后放倒,然后在她耳边低语:「现在全身放松,听我的声音。

我知道在那个刹那,她可以感受到轰隆一声地震撼,不可思议地让她在接下来的时间都死命紧咬着下唇才能服从我的命令。

然后柔嫩的手掏出了我的开始缓缓套弄,等到硬度差不多了,湿热的舌头贴上我的前端,开始绕着圈打转,我要非常努力才能忍住不发出声音。

我感到肉体还有征服的快感,享受着美女的服侍——想到有些小说里面讲到,用女生的身体最爱更是爽快,也许改天可以偷到那台机器试试。

想着想着,我感到有股睡意,于是我缓缓趴在桌上享受着美女的,慢慢我进入了梦乡,梦里头我依稀看见自己变成那个女孩,躺在主人的怀里,享受女人的快感,那是只有服从才能得到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