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好太大了好爽小说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明星志愿,请你跟着我,明星志愿,不只是个梦……』超市里,一个女孩正一边哼着这不知道名字的歌,一边挑着零食。

这女孩大约20来岁,不过如果单从面孔看的话,大概会认为她才是十七八岁的高中生,她拥有一张非常美丽而年轻的脸庞,五官像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没有一丝瑕疵,搭配上黑色长发,使她看上去有如天使般清纯。

一身白色的羊毛连身裙紧贴在身上,丰满得都有些过分的,修长的,不论怎么看都觉得更像是西方女性的身体,而这两样给人完全不同印象的面容和身体,却真的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女孩正哼着自己的曲子,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小姐?』回头一看,是个身形干瘦的中年男人,一见女孩回头,他马上递过一张名片,笑眯眯地自我介绍:「我是一家经纪人公司的,也就是平时人家所说的「星探」,不知道你有没有向演艺圈发展的打算?』

女孩没有什么诧异的表情,回答道:「当然有想过啊,不过……』女孩一边说,一边看了下手中的名片,公司名字叫『绮丽之梦』,这个名字她听说过,似乎以前差点破产,后来换了东家后,新老板大举『改革』,推出一系列『巨乳美女』,居然很受欢迎。

『把繁琐的签约步骤简单化是我们新老板的重要改革之一,况且这只是与我们经纪公司的工作合同,至于拍片的事情要先成为我们公司的艺人才能谈。

话刚说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提着公文包往这边来了,『嗨,没让你们等多久吧?』这个人转头一看见方若绮的脸,眼睛就移不开了,『这位就是方若绮小姐吧?你好你好……』他紧紧握住女孩的手,热心的打招呼。

而之前姓吕的那个则急忙从他带来的公文包中找出一份合约书,递到女孩面前:「方小姐,你看一下这份与我们公司的工作合约,没问题的话就签个名,改天我们会通知你去面试。

女孩依言在合约上签着,旁边的男子撞了下同伴的肩膀:「吕哥果然厉害,能找到这种极品,这回那部戏不火爆才怪!』

事实上,因为她长得迷人,平时在公共场合就经常被人吃豆腐,她几乎从国中的时候开始就不敢穿太清凉的衣服,免得给可乘之机,尽管如此,平时搭公车还是会被人侵犯,但生性安静的她又不敢喊出来,所以常常吃亏。

(不要,停下啊……)此时,女孩在心里祈祷着,只可惜那只手没有听到她的祈祷,在慢慢的抚摸着她的大腿一会儿后,又往更深的地方进发。

女孩本能的紧紧夹起双腿,却把对方的手夹在自己大腿之间,女孩的脸更热了,她夹也不是,松也不是,就这样整个身子硬在那里。

她抬起头,发觉之前的吕老师正在满意地看着合约书,而稍后才来的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而他的一只手,正放在桌子底下。

女孩只觉得脸上像火烧似的,汗珠不停的流下来,她赶紧低下头,胯下的那只手又开始不老实,在那个位置,中指的指尖已经可以勉强够到她的了,于是那只手指就贴着开始轻轻的刮着。

女孩身子一颤,她死死的咬住自己嘴唇抵抗着那种让自己头皮发麻的感觉,把两只手都伸到桌下『协助防守』。

『啊!~』女孩忍不住出声来,然后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把桌子碰出很大声响,引得周围的食客把目光投到这桌来。

女孩的美丽让她马上就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刚才的一下声和她现在满脸通红的样子,很容易让人猜想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有些人也许一开始就注意到她的窘态,男人们看着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方若绮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平时很胆小的她也不禁发火了,她端起桌上的一杯水,朝刚刚非礼她的家伙脸上泼去。

那人显然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恼羞成怒的对旁边的客人吼道:「看什么看?!』然后看了看站在那里快要哭出来的方若绮,很快又把脸转到一边去,小声地自言自语:「哼!连那种电影也肯拍,还在这里装什么清高!……』

』那个男人认命似的从包里拿出一叠资料,递给方若绮,『你自己看,是古装片没错,你演的是失明的神医也没错,不过那个神医洗澡的时候被人悄悄把澡盆抬到大街上被百多人看光了自己都还不知道,最后被人!』

一想到自己先是被骗,然后被人在餐厅里非礼,还当着那么多人面出丑,女孩顿时气的眼泪都出来了:『你们这群流氓,你们走!不然我报警!』姓吕的那个大感可惜,还想尝试有没有商量的余地,却被自己同伴一把拉走了。

刚刚他们的争吵已经被周围的人听得清清楚楚,有些女人嫉妒她的漂亮,故意大声说着:「有些人啊,就是这么不要脸,想当明星?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刚刚让你看笑话了……』若绮不好意思地说,眼前的女孩是她高中同学,也是她的好朋友,叫莫淑筠。

原来这家餐厅就是她家的,刚刚见到一个人在桌子前哭泣的若绮,就把她领进这间安静的单间,让她躲开那些闲言碎语。

个子不高,不过整个人比例很好,虽然比不上若绮,但在学校时也算是美女,尤其她男孩子般的个性,很受男生欢迎。

听若绮说了被骗的经过(若绮对于被对方侵犯的事情自然没有说出来),淑筠也替她鸣不平,不过她也安慰道:「不用着急,若绮。

淑筠起身叫了一位中年人进来,说:「这是我爸,我们这家「民歌餐厅」在这座城市也算有点名气,我爸也认识些演艺圈的朋友,相信会对你有帮助的。

莫爸爸很有精神的样子,他拍拍若绮的肩膀,说:「以前就听淑筠说她有个美女同学,果然没骗我,哈哈……』

若绮不好意思地笑笑,莫叔又道:「对了,听说你想往演艺圈发展,吃这口饭可没那么容易啊……有空你可以来我们餐厅坐坐,如果有新的消息,我会立即通知你的。

照莫叔看,你先天的条件可以说非常出色,但有些东西是要靠后天的努力的,想进入这个圈子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我知道一家艺能培训中心,你平时去那里选几门自己喜欢的课程,提升一下自己。

她来这座城市快半年了,当初父母始终不肯同意她当艺人,若绮一气之下,只身南下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

若绮上网查询了下艺能培训中心的收费标准,初级课程也要八千元,同时报几个课程的话,自己的钱似乎不够。

『看样子要去找找打工的事情了…』若绮平时也有去打工过,不过都是服务生之类的事,莫叔今天告诉了她一些舞群伴舞,幕后合音等打工机会,觉得这些会对她的将来有帮助。

白天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脑海中,那个可恶的骗子经纪,竟想让自己去拍片,更可恨的是他的那个同伴,在餐厅里对自己做那么过分的事情。

那个时候,若绮就因为清纯的长相成为了全校男生追逐的焦点,甚至一个年轻的体育老师都常常『顺路』送她回家而引起她父母的不满。

不过和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的若绮身材当然没有现在这样火辣,相反的,比起同年龄的其他女生,若绮显得发育得比较慢。

她们去的那家电影院冷气坏了,那个时候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月份,那么多人坐在一间没冷气放映厅里,很快就汗流浃背了。

电影院中原本阴暗的光线此时却显得那么刺眼,彷彿把这个身体摆在了舞台的聚光灯下,身边的男性的目光藉着阴影的掩护,肆意的在表姐身上欣赏。

她低头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块手表反射的光线,而那只带着手表的手,正摸在表姐的臀部……若绮吃了一惊,慌忙移开视线,过了一会儿,她偷偷瞄了一眼表姐,表姐并不知道若绮已经发现了,仍装作专心看电影的样子,只是满脸通红,死死的咬着嘴唇,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其中两只手居然不怕被别人看见,公然在表姐的又揉又捏,而另一个则在设法从表姐衣服纽扣间伸进去。

(先把表姐拉出去再说!)若绮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十五岁的她,决心从色魔手中救出大自己四岁的表姐。

就在若绮打定主意,准备起身的时候,一个她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一只手从身后伸出来,轻轻的放在若绮的肩膀上。

若绮心里像有只小鹿似的突直跳,她睁大眼睛看着前方,但全身的注意力其实全部集中在放在自己肩膀的那只手上。

几分钟后,耳边似乎传来表姐的声音,但若绮已经无暇顾及那边了,因为摆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正缓缓的移动着,顺着上臂轻轻的往下移动。

若绮平日看杂志上说发育得比较慢的女孩子,不适合过早带影响发育,所以都没有带的习惯。

若绮轻轻的舒了口气,刚刚紧绷的身体也随着松弛了下来,谁知就在她刚刚放松警惕的时候,那只手又突然把背心肩带抚落,随着肩膀再次暴露在众人视线下,若绮的心又重新提到了嗓子眼上。

背后的手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耍弄着若绮的肩带,十多分钟,少女经受这样的折磨,防线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耳边传来布料撕裂的声音,若绮侧脸一看,才发现表姐的连衣裙已经被人从背后用锐器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就像是背后的一条拉链被拉开一样,表姐低声地啜泣着,她的已经被人从后面割断,从滑落在腰间。

那双手再次把若绮的背心肩带扒了下来,这次不是一侧,而是两只肩膀的吊带都被扒了下来,并且这次一直拉到了腰间。

若绮整个人呆住了,她的脑袋彷彿停止了运转,四周彷彿没有了一点声音,她感到自己呼吸停止了,甚至心跳也停止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她感觉到自己上身已经一丝不挂,她想用双手掩住自己,可是自己的手臂却一动也动不了;她觉得自己在大叫,可实际上,她只是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周围一圈的人都把目光齐刷刷的转到了她裸露的身上,火热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着,她彷彿感到了那一道道目光的热度。

若绮已经完全懵了,她就像一座雕像似的,僵在那里,不会叫喊,也不会把衣服拉起来,此时她的大脑完全无法正常工作,她甚至都无法感到羞耻的念头。

身后的那双手已经握住了她小小的乳房肆意的揉搓着,耳珠被那人轻轻的含在嘴里,若绮任由那人轻薄着,远处似乎传来一个隐约的声音在呼唤她反抗,可她的身体已经无法听自己指挥了。

她的听觉此刻已经失去了作用,呆望着前方,彷彿又有几只手进入自己的视野,然后附着在自己的身体上。

若绮知道自己脸颊一定很烫,她的身体从刚刚的僵硬现在却变得软绵绵的,牛仔裙被人从膝盖往上扒了起来。

后来可能发觉布料太硬,那双手改变策略,开始把牛仔裙右侧的一竖排铁纽扣一粒一粒的扯掉,没一会儿工夫,筒裙已经变成了旗袍般的开衩到了腰间。

彷彿是看着别人的身体似的,若绮就这样看着那双手把筒裙折在自己腰间,然后把自己褪到了脚踝。

『嗯……』若绮从没被人碰过的禁地此刻分外敏感,一种电击般的感觉从脚底一直传到头皮,若绮忍不住了出来,在安静的电影院里,这个声音显得格外明显。

她们坐的这个角落里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全裸的美少女跟旁边情况好不了多少的高中生,黑暗中顿时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救救我……)若绮在心里呼喊着,可是人们或者把头转向一边,或者贪婪的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不知道几双手在她的身体上摩挲着,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快被这些手抚弄遍了,尤其胯间跟乳房传来的刺激让她身体变得火热。

若绮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的身体早已瘫在椅子上,身后的那人见她就快要滑到地上了,捉住她的双臂,又把她拉回椅子上。

她软绵绵的身体被那人直接抱起来,然后横放在座位上,这样若绮的身体横跨了三四个座位,她的头部还在自己原来的座位上,腰部却放在了刚刚坐在自己右边脱掉自己裙子的男人身上,而腿部则摆在了更远的地方……

『啊!…』突然,若绮朦胧中觉得自己眼前多了一样东西,原来那个男人已经把自己的掏了出来,正好在若绮的脸前。

若绮感受着自己脸上滚烫的事物,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再次张嘴出来,那人趁机竟然把自己一下子塞进若绮的口中,『呜……』若绮被那个男人抓住头发,把自己头来回晃着,让自己嘴巴跟那只作着活塞运动。

若绮被这支东西塞得喘不过气来,她想说自己好难受,但没有机会开口,因为她口中始终插着那只。

就这样,几个人在这具肉体上恣情的发泄着,不久,伴着男人们满意的声音,若绮的身上跟嘴里涂满了乳白色的液体……

回想起自己在电影院那么多人的眼睛下被几个人,想起在那些人的玩弄下放荡的样子,若绮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她不知道今后怎么去面对别人。

虽然在电影院里被那些人玩弄,若绮身上的衣物却大致还算完整,除了被人拿走了以外,也就筒裙的纽扣被扯掉,吊带背心也没有被破坏,只要走路的时候动作不太大,没人会发觉她没穿的。

也被破坏的没办法穿了,加上衣服像掉进水里过一样完全湿透,即使能用手牵住后面的口子,也没有办法遮挡透明衣服下没有穿的乳房。

大概当时电影院太暗了,没有人看清楚她们的长相吧……表姐在完成高中学业后,随家人移民到了澳洲。

但这件事情带给若绮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从此她再也没进过电影院,也很少再穿吊带装之类的衣服了。

虽然她很想彻底忘记那次经历,但讽刺的是,自从那个夏天后,若绮的身材开始迅速发育,在高中的时候,她已经从以前小女孩般的身材变成模特儿般的身段了。

而且之后她的尤其发育迅速,高三时她的胸围竟是90cm……这样的身材让她在生活中没少被吃豆腐。

不知道是不是受那次事件的影响,每次被人侵犯的时候若绮总是头脑一片空白,不敢声张,这让那些更加大胆,若绮至今仍是处子之身,实在是个难得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