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楔子黎家的黎老爹,拥有四个让他头痛的女儿——老大黎香香,长得圆滚滚,个性害羞内向,让黎老头烦恼的地方,就是她爱哭、爱吃、又爱「卢」,专长是将甜食当正餐吃。

老二黎熊熊,别看她一副瘦弱的模样,但却拥有熊的爆发力,脾气火爆得教人不敢恭维,而让黎老头担心的地方,就是那毛毛躁躁的个性,活像安静不了的过动儿。

老三黎童童,虽然拥有一头乌亮的长发,长相也清清秀秀,但是当她不高兴,开口便是一连串问候你家人的不雅字眼,上至祖先、下至你老师,都有可能遭到她亲切的问候,这也是黎老头最头疼的地方。

老四黎小小在黎老头殷切期盼之下,终于比较像正常人,甜美、可爱,外表几乎没有可挑剔的;最大的缺点就是她嗜钱如命,只要有钱的地方,再怎么辛苦她都会努力钻研。

唉!再下去怎么得了呢?他的女儿长相不差,怎么一个比一个难搞,要是她们嫁不出去,留在家里变古董怎么办?哀声叹气之余,黎老头的脑袋里却精明地运转著。

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们嫁了,让未来的老公调教她们!第一章黎香香平时无大志,只要每天能吃到好吃的东西,喂饱她一张馋嘴、馋胃,那么她便会觉得今天是完美的一天。

以她大学的学历,居然甘心屈就在台北东区某间连锁咖啡馆里当一名小小的计时工读生,只因为在咖啡馆打工,永远都有吃不完的美味蛋糕。

她有一张圆滚滚的白皙脸颊,娇小身子有些丰腴,身上穿的连身牛仔裙让她看起来像一名大学生,可爱又不做作。

她在咖啡馆如鱼得水,不觉得工读生这工作有什么卑微,在充满咖啡香及蛋糕香的屋子里工作,会让她一天心情愉快。

进来的是一名高大的男人,身著手工西装,且蓄著平头,长相虽然不差,但是深刻五官没有任何表情时,还真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公狮。

」男人付完钱,准备接过黎香香手中的咖啡,她却因为害怕他的气势,又因为碰触到他温热的天掌,一不小心杯子就这样打翻了。

」她怎么会这么笨呢?自责的同时,她眼眶带著泪水,手抓著抹布冲出柜台,来到男人面前,小手便往他身上胡乱抹去。

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又来来回回地擦著,黎香香卑微得像名小奴婢,擦拭著自己闯祸的罪状……男人望著她匆忙的动作,以及缓缓蹲下的身体,那只小手由他的胸膛移到腰间,再移到他的长裤部位,一点也不害羞。

妈的,她是借机吃他的豆腐吗?男人不满地将黎香香推开,她丰腴的身子跌坐在地,V领内的春光正好映入他的眼里。

两团丰满的绵乳被一件粉红色的包裹住,尤其她的皮肤白皙,更像软绵馒头般,教人忍不住血脉偾张。

男人倒抽一口气,因为黎香香一点女人的矜持都没有,一张圆脸凑近他的身体,双手覆上他最重要的地方。

她到底想干嘛?他见她的小手依然拿著抹布,往他的腿间上下移动著,一种异样的情绪自他的心里升起。

「黎香香,你在干嘛?」拔尖的女声自他们后头传来,女领班一见到女员工正在与客人调情,气得低声大骂。

「上班不上班,和男朋友调什么情?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女领班见到男人长相俊美高大,心里更是气愤。

可恶!她男友都没这么帅,这个工读生的男人竟然如此有魅力!「不、不是……」黎香香有苦难言,欲开口解释。

一旁默不作声的男人见黎香香哭得不样,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最后看不惯女领班的态度,上前拉住黎香香的手臂,将她往店外拖。

「你还要哭多久?」男人不爽地望了望手腕上的表,发现自己宝贵的时间已经在这女人身上耗去了半小时。

「你害我没了工作了!」她好可怜哦,人见人爱的她竟然也会有被fire的一天?「工作没了再找就是了,有必要哭得像家里死人了吗?」男人耐性全失,出口便是恶毒的话。

难不成她认出他是贺氏集团的总裁——贺焰,所以想借此认识他?「这是搭讪吗?」他冷笑一声,女人就是这么肤浅,说没几句话就想跟他搭讪。

「你害我丢了工作耶!你知不知道工作多难找呀?尤其是这种计时的工读生,而且又是在咖啡馆,他们大部分只愿意请年轻的妹妹,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附设蛋糕店的咖啡馆,你一出现就把我的工作搞丢了……」呜呜……说著说著,黎香香又哭了起来,甚至还把她的眼泪、鼻涕往他的衣袖抹去。

「而且,卖不完的蛋糕可以让我带回家的更少……」其实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她梦想中的工作就是能把卖不完的蛋糕带回家。

贺焰双手插在口袋中,望著黎香香破涕为笑的笑容,一时之间竟觉得有些昏眩……可恶,他一定是吃错药了,才会给了她私人的手机号码。

话说黎老爹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有钱人家,但自从他将老家的田卖了之后,开了一家公司,多多少少也挤入小富的排行榜。

只可惜老伴走得早,再加上四个女儿没人想继承他的公司,他一心希望女儿嫁掉后,会有女婿继承他的公司,要不然就生个小孙子,培养第三代继承人。

不行!他一定要找个机会,让计划成功!这天,难得大女儿黎香香提早进门,虽然眼眶红红的,但嘴角竟然挂著笑容。

「香香,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家?」他的大女儿说起来也是怪人之一,明明有大学的学历,偏偏就爱往咖啡馆钻,只为了得到咖啡馆每天卖剩的蛋糕。

「我想嫁给甜点师傅,所以我才会努力找咖啡馆的工作嘛!」女儿生平无大志,黎老爹突然有种老泪纵横的冲动。

「这是老爹朋友的儿子,他经营连锁的食品集团,他比厨师更厉害,每天都要制造各式各样的点心、零食……」「真的吗?」黎香香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像电影『巧克力工厂』的强尼戴普,每天都要做很多、很多的甜点?」「差不多。

「可是,我的志愿是嫁给厨师……」她好烦恼哦,现在要她突然改变志愿,她很难决定耶!「嫁厨师倒不如嫁给食品大亨,」黎老爹正在帮女儿。

「你想想,若是你老公在全省开了好几百间连锁店,你是不是走到哪里可以吃到哪里?而且一间店至少有好几个厨师,那全省就有几百个厨师帮你做菜,好几百种不同的口味,永远都吃不腻,对不对?」一谈到吃的,黎香香的思绪就不如平常灵光,听著老爹详细的解说,她觉得似乎也很有道理,心动不已地咧开一朵笑花。

黎老爹摸摸下巴,看来大女儿搞定了,厚!他的公司有人继承了……第二章「什么,相亲?!」办公室里传来一阵怒吼。

没错,就是他那个吃饱没事干,平时白天只会打小白球,晚上则是回家抱老婆的老爸!这下,他居然吃饱撑著地搞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相亲。

相亲?笑话,他贺焰平时一堆女人送上门来,会沦落到去相亲吗?「要相亲你自己去相!」贺焰不满地顶嘴。

「相亲是对你好,贺家就你一个儿子,我在你这个年纪时,女朋友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你看看你的生活,把自己搞得像个和尚,你不操心你的未来,我和你妈已经开始担心了。

「为什么?」贺焰皱眉,她昨天明明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缠著他,今天却拒绝他的好意?「因为我有可能要嫁人了。

」贺焰沉默地听著,她相亲对象的条件怎么跟他不相上下?「我只要嫁给他,就有吃不完的蛋糕、饼干,以及各国的料理。

「你这个人很讨厌耶!嫁人有什么不好,而且我的梦想就是嫁给『巧克力工厂』中的男主角,这样我天天有蛋糕、巧克力可以吃。

」「」「你还是实际一点吧!」他是昏了头不成,干嘛浪费半小时与她童言童语?「小姐,你年纪不小了,做点有意义的事好吗?」「我才二十四岁。

」她是他见过最怪异的女人了!通常每个女人听到他是贺氏集团的总裁,都巴不得与他扯上关系,唯独这个爱吃又爱哭的女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还跑来他的公司说她要跟其他男人相亲!一瞬间,让他男性的自尊有点受创。

对她来说,他是个没有魅力的男人吗?或是正如他老爸所说,他这个人有问题……「好了,我要回家了。

唔,她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把他当成蛋糕呢?黎香香的心漏跳-拍,发现脑中有这抹怪异的想法时,急忙地摇头。

」她才不笨呢!帮他又没有好处,又会失去永远吃蛋糕的机会,她才不要呢!他眯眸,看来这女人只要提到「吃」,脑筋倒是挺灵光的嘛!「你现在吃的蛋糕,是我集团所经营的财产之一。

」不是他在自夸,他不仅在全省都有分店,有关食品的都有插一脚,甚至比她相亲对象还要厉害,事业体系发展到国外,有哪个男人可以跟他相比?「啊?」黎香香不可思议地望著贺焰。

「真的吗?」「只要你乖乖充当我的假女友,我也可以免费提供一辈子且无限量的蛋糕,而且只要是集团有关的产业,你爱吃多少、爱吃多久都随便你!一方面,你不必为了吃而嫁给阿猫、阿狗,一方面又能享受无限的美食,如何?」贺焰像恶魔般著黎香香。

「可是……我已经答应我老爹,如果毁约……」「这样好了,你先假装是我的女朋友,然后我再陪你赶场,假装是你的男朋友,不就皆大欢喜了?」他的计划完美无缺,他的人生要自己掌握,而不是由他老爸来安排!黎香香用著疑惑的眼光看著贺焰。

」他是恶魔,竟然用蛋糕来威胁她!满嘴都是奶油的黎香香哀怨地看著贺焰,「好啦!我会考虑清楚的。

慢慢想……她真的可以慢慢想吗?那可不!十分钟前,那个如同黑森林般好吃的男人就已经打电话来问她的意见了,可是她还是支支吾吾地答不出来,只能无奈地坐在床上,抱著抱枕发呆。

发呆了十几分钟,黎香香还是没有头绪,于是她拉开床边的柜子,拿出一枝棒棒糖,拆开包装便往嘴里放。

或许贺焰说的对,她嫁给厨师只是为了享受一辈子的甜点,答应老爹相亲也是为了甜点;不过嫁人不一定会幸福,搞不好另一半以后会嫌弃她,跟她离婚,那她梦想中的甜点不就成了泡沫吗?左思右想之后,贺焰的话好像真有几分道理。

他也是食品大亨,名下的产业遍布全国与海外,而她只是充当他的女友,就能一辈子享用不尽美食……这个交易好像不错耶!黎香香含著棒棒糖,侧著头思考,最后,她决定了——她抓起电话,拨了几个陌生的号码,对方很快便接了电话。

「我刚刚想了一会儿,我觉得你说的其实也有道理……」电话那头的贺焰,此时正优闲地坐在高级公寓的客厅里,跷著二郎腿,等待黎香香娇嫩声调的解释。

说老实话,她在电话里的声音,还真像O二O四女郎,尤其配上她现在的声音……奇怪,她的嘴巴是不是含著东西?贺焰的心思飘离正轨,想像电话那头的黎香香在做什么。

「也是你们公司的产品哦!就是长长的,然后外面淋上巧克力,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欢巧克力口味的耶!」然后,又没心机地补上一句。

如果是其他女人,贺焰-定会觉得那女人是透过电话在勾引他:可现下电话那端是黎香香,一个以吃为重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想出这么绮色的话语?

「那你用怎样的方式吃它?」「用嘴巴啊!」这男人是脑筋有问题吗?难不成要用鼻孔吃啊?「哦?」贺焰坏心地兴起一个念头。

「先伸出你的舌尖,在棒棒糖的上面绕圈圈,轻轻地……」贺焰的声音带点邪魅,像一曲好听的大提琴演奏。

黎香香不知不觉照著他的话去做,先伸出她粉嫩的舌尖,在棒棒糖的顶端,以顺时钟的方向绕著圈圈,直到她的身子窜过一抹电流。

再一次伸出舌尖,脑中想著他的声音,又将刚刚的动作重复一遍……她发觉自己的身体微微发热,却不懂热潮为何而来。

黎香香根本忘了问他为何要她来找他,不过,反正有蛋糕,就算没事来找他干瞪眼,她也会心甘情愿的。

哇,她还没吃过这种口味的棒棒糖耶!黎香香急急忙忙地拆开包装,往嘴里一送,香浓的奶香便在嘴中溢散开来。

不知为什么,黎香香竟然觉得脸红心跳,她偷偷望了望正在工作的贺焰,将棒棒糖拿出口中,一种触电的感觉流窜全身。

「你昨天在电话中教我吃棒棒糖的技巧,结果……」贺焰看著黎香香红著脸,欲言又止的模样,难得地放下手边的工作,薄唇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这样的画面映入贺焰眼里,视觉上的勾引让他的下腹流过一阵热潮,黑眸盯著她在圆柱物上来来回回舔弄的香舌。

妈的,他是怎么了?是太久没和女人亲热吗?怎么面对这长相像包子的女人,竟对她有了另一种?最后,黎香香含住棒棒糖,小嘴张成0型,将棒子住嘴里送去、抽出,反覆做了十几次,还发出引人遐想的滋滋声。

就连她的……也觉得有点胀,她是怎么了?而他,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光看著她?而且……他干嘛坐在她身旁,还眯起一双黑眸?「你做……做什么?」黎香香的声音如蚊子般细小,可心里却忍不住期待贺焰接下来的动作。

」贺焰将手上的棒棒糖移到黎香香嘴边,在她的唇瓣间来回游移,使得她轻吟一声,双眼迷漾地看著他。

为什么他这样的动作,会让她的心头有如被蚂蚁啃啮,痒痒的,就连身体也,微微颤抖著?「把你的舌头伸出来。

黎香香像个听话的小婢女,伸出舌尖,照著他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粉嫩的舌尖在棒棒糖上端绕著圈圈,他手上的棒棒糖也轻轻地左右移动,挑逗著她的舌尖,使得她发出一声低吟。

「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发出这么暧昧的声音,身体也微微往前倾,双手无助地抓著他的手臂。

「不、不知道……」她抬起迷漾的双眼,身子更加贴近他的胸膛,尤其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更教她意乱情迷。

见她红唇微噘,软绵绵的身体倚靠在他的胸前,并且娇喘地舔著棒棒糖顶端,他终于忍不住地将薄唇印上她的唇瓣,伸出舌尖碰触她的粉舌,灵活挑逗著她生涩却好奇的舌尖。

「我比棒棒糖好吃多了吧?」她的脸儿红红的,就像一颗熟透的番茄,他脸上的笑容几乎将她的身体融化,她竟然期待他再吻她一次……啊……她是疯了不成?黎香香用力将贺焰推开,仿佛他是毒蛇猛兽。

她一整天都怪里怪气的,好在黎老爹今晚与朋友吃饭,三个妹妹也因为有事不能回家吃晚饭,所以没人发现她的异状。

都是贺焰那个臭男人啦!吃过晚餐、洗过澡的黎香香,还是没有办法将今天下午那个画面从脑中抹灭掉。

好讨厌……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留恋他的吻,她触碰自己的粉唇,想起他温热的薄唇,以及他拿著棒棒糖挑逗她的样子,身体忍不住起了微微的变化。

「呜……」黎香香以双手捂著小脸,为什么一想到那样的画面,她的脸颊会发热、发红,就连身体也有难耐不安的骚动感呢?铃铃……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为什么刚刚没接我的电话?」电话那头果然是贺焰,此时他正半躺在床上,他听得出来她还在不高兴。

」黎香香哼了哼,「你很讨厌耶!」「哦?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让你这么讨厌?」贺焰轻笑一声,电话里头的黎香香,生气的声音还真可爱。

「把手掌贴在你的上面,告诉我,你有什么感觉?」黎香香怯怯地将小手伸进裤子里头,指尖正好搁在敏感的部位,一种酥麻的感觉窜到全身。

「很舒服对不对?」他温柔地问:「接著,用你的食指轻轻往下压,然后放开、再往下压……这个动作做十遍。

」她听话地照著他的话做,在花芯中间压住、放开,来回十遍后,她感觉口干舌燥,身体也忍不住轻轻扭动起来。

」黎香香明知这种事很羞耻,但她就是没办法停下动作,尤其他的声音又是如此温暖,身体仿佛被他燃起了火焰。

「想继续的话,就把你的上衣和裤子脱下来,全身上下只能剩下内衣和,不可以骗我,要不然你下次再来我公司时,我不帮你准备甜点了!」他决定了,他要好好欺负她!呜呜……他好坏哦!最后,黎香香还是听从贺焰的话,将身上的睡衣及睡裤脱了下来,身上只剩粉红色的内衣及。

「唔……」黎香香喘得好厉害,身体也扭动得愈来愈厉害,她闭紧双眼,右手在双腿之间揉捏著花穴中的花蕊。

「还想继续吗?」她的声音太可爱了,比O二O四还要甜美,让他的下腹起了一阵骚动,很想直接将她绑在床上。

第四章自从贺焰在电话里教黎香香那些淫秽的动作之后,她再也不愿到他的公司去,只肯在礼拜日与他见面。

「你相亲也在这里唷?」「嗯,只是我还没打电话询问我家老头,到底是哪间宴会厅,」贺焰望著黎香香的打扮,一袭鹅的洋装,配上一头乌黑洁亮的黑发,发边还别了一个水钻样式的发夹,裙下是平底包鞋,清纯得教人想咬她一口。

贺焰望清那人的脸孔,才发现那是——他老爸?!「我相亲的对象,不会是黎香香吧?」贺焰瞬间觉得满脸黑线。

贺老爹不可思议地问:「真神奇,我没跟你说是哪间宴会厅,你就知道地方,难不成你和香香认识?」「是这样吗,香香?」黎老爹反问著自己的女儿。

」不理会一旁正在起哄的两个老人家,贺焰的双眸放在黎香香鼓得像气球的脸颊上,将她拉到一旁,两人亲密地说著悄悄话。

」这样代表她要一直被他欺负耶!「怎么会不公平?只要我找到喜欢的女人,我们的关系就可以结束了,不是吗?」他又在哄骗单纯无知的她了。

」反正她也不想结婚,而且又可以天天吃到好吃的甜点,何乐而不为呢?两人达成协议,决定再一次联手合作,以隐瞒双方家长。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贺焰与黎香香有这样的想法时,双方家长为了防止他们私下搞鬼,决定让他们先订婚。

订婚?!黎香香一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有昏倒,她心里抱持著贺焰会拒绝的期待,没想到传回来的消息是,贺焰竟然答应先订婚。

「你不是说,我不嫁人同样可以享受到一辈子的甜点优待吗?怎么你出尔反尔,又答应老爹他们要订婚?」她觉得自己像玩具,被他玩弄在手掌之间。

眼里映著弛那张俊美的容颜,两道墨黑的眉毛、配上挺翘的高鼻,薄唇正勾起一抹弧度,怎么看,都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维持『伙伴』的关系,结婚还是得找自己喜欢的人……」「你不喜欢我?」贺焰眯起黑眸,看著黎香香张口结舌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黎香香放下手上的蛋糕,惊慌失措地望著贺焰,他那邪魅的声音似乎回到那夜,勾引著她做那些很的事情……「那就别客气,我自愿让你吃得一干二净。

「来,吃吃看蛋糕好不好吃?」她听话地张口含住他的手指,见她伸出粉嫩的小舌,他喉头滑动一下,然后她灵活的小舌开始舔舐他的手指,直到奶油逐渐消失。

接下来,他拿起蛋糕咬了一口,强而有力的手臂将她往怀里一拉,低头望著她圆滚滚的双眸,俯首将口中的蛋糕喂进她的口中,还不忘挑逗著她的香舌。

「嗯……」黎香香眯著双眸,感觉一阵酥麻爬上全身,这种亲吻她并没有尝试过,想逃开却又不知该怎么做,只能任由他主导著一切,茫然地望著他。

「你不是想吃我吗?那把我唇边的奶油全舔光……」他在她的耳边轻吹著气,甚至还舔了下她白嫩的耳垂。

于是她送上自己的唇,抿去他唇边的奶油,最后以舌尖舔舐著,尝到香浓的牛奶味,也感觉他浑重的男人气息吹拂在脸上。

她的动作虽然生涩,却轻易挑动他征服的,他的大手探进她的衣内,隔著蕾丝揉捏著她的胸房。

她没有力气反抗,只能任由他吻著,任由他的大手侵袭她的身子……贺焰褪去黎香香上半身的衣服,只剩可爱的鹅蕾丝内衣,包裹著软呼呼的棉乳。

「啊……」她的身体因他的触碰而微微轻颤,明明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应该让男人碰触,但是对象是他,她无法喊停。

「这么快就不要?」他轻笑一声,从背后解开的扣子,两团绵软的乳房弹跳出来,露出两朵还未苏醒的红莓。

「还记得之前我教你怎么吃棒棒糖的吗?」他的舌尖在胸前的红莓上轻轻舔弄,「先以顺时钟绕著圈圈,像这样……」「啊……」她的身子微微弓起,感觉他的舌尖又湿又滑,在她敏感的乳尖来回游移,酥麻的感觉愈来愈加重。

见她自然又敏感的媚态,他的大手也没有闲著,褪去她下半身的裙子,最后来到大腿间的三角蕾丝布料中间。

他轻轻压著柔软地带,先是左右来回几十次,最后见她轻喘的模样,他才将薄薄的三角裤剥下,露出美丽的森林地带。

他望著她极力忍耐的表情,停止所有的动作,最后抓起一个三角蛋糕,喂她吃了一口,然后扬起的笑容。

「下面那张安静的口儿,是不是喂它吃了蛋糕,它也不会拒绝呢?」她听不懂他的话,没想到他竟然将她的双腿打开,将手上的蛋糕往她腿间用力抹去……「啊……」她想跳离沙发以闪避他,但却被他的大手压下。

「瞧,这儿也如你的小嘴,贪吃得很……」他以食指轻抚著全是奶油的花穴,均匀地将奶油涂满她的双腿之间,接著又来到毛密的花口,借著奶油的润滑轻易滑进花穴之中。

「让我尝尝你的味道,是不是和奶油一样香甜?」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感觉最敏感的覆上又湿又滑的柔软物,正轻舔看两办花唇。

「那、那里不行……」她半坐在沙发上,想阻止他的行为,却感觉花穴里竟莫名流出液体,令她的小脸皱成一团。

「贺焰……」她的身子开始扭动,他的舌尖在花瓣最深处挑弄著,令她的体内升起一抹难以消灭的火焰,沁出大量的花津。

他的舌头像是颤动的机器,搅弄著敏感的圆点,不顾她身子的扭动,执意要尝到那香甜的蜜液,她弓起身,两团胸脯剧烈颤动著,双手紧抓著他的背,抓皱了他的衬衫,让好听又暖昧的声音自口中流泄。

如同她穴中的花蜜,她的娇吟止不住地疯狂逸出……第五章贺焰很满意黎香香身体的诚实,她身下流出的花蜜,味道就和她的人一样香……他离开她双腿之间,解开衬衫的衣扣和裤子的腰带,呈现精壮的猛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