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捏烂你的奶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再说张兵的妈妈丁素欣,她为了和公公张金良方便,与公公一起精心安排了她的儿媳妇去外地旅游。

早上,丁素欣知道她的儿媳妇胡秀英今天一大早要出去旅游了,她就早早的起来,特意给胡秀英做了早餐,因为胡秀英六点就要出发的,所以她还安排了司机,让司机五点多就把车开来在门口等候着!

六点不到,胡秀英就与张兵从楼上下来,丁素欣招呼着他们俩夫妻吃了早餐,然后与张兵把胡秀英送到门口,在胡秀英上的时候,丁素欣就拉着她的手,嘱咐着她出去旅游一定要注意安全,然后才放心让她上车,目送她离开了视线,才与张兵回到了楼下的大客厅,见张兵一脸的不舒服模样,她心里也挺难受的,是啊,儿子与胡秀英刚刚结婚,老婆就离开他出去旅游了,他怎么能高兴的起来呢?

「张兵,你也想开点,只有半个月,秀英就回来了,你目前最主要的是要好好的学习,知道吗?」丁素欣边安慰他,边要他好好读书。

丁素欣一听,当然知道他所说的孤单是什么意思了,瞬时娴熟端庄的脸上一红,就对他说:「你以前不就是一个人睡吗?咋会孤单呢?」

「以前是以前,现在我已经与秀英结婚了,当然不一样了,结婚没几天,她就离开我十五天,我怎么受得了啊?」张兵满脸不开心的说。

「行啦,行啦,你快上楼把书包拿来,都六点半了,你要上学去了!」丁素欣听了儿子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看了看挂在客厅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六点半了,就急忙对他说。

张兵一听,也没有办法,因为昨晚胡秀英已经不止一次嘱咐过他,要他好好学习,他都答应她了,所以就急忙往楼上走去,在三楼他的新婚客厅里拿来书包就上学去了……

张兵的奶奶陈秋花是老师,去学校要比学生晚一点的,所以张兵去学校了,她才刚刚起床,她的老伴张金良五点不到就起床去镇里的公园锻炼身体去了。

「妈,你只管先吃吧,我上班比较晚,等会公公来了,与他一起吃吧!」丁素欣也很客气的对她的婆婆说。

」陈秋花边应了一声,边开始吃起来,突然又对丁素欣说:「素欣,真是难为你了,泽林不顾家,这家里一切的事情都要你来承担,又要照顾公公与婆婆,又要照顾张兵……」

「妈,你别说了,我不是已经习惯了吗?」丁素欣微笑着对她的婆婆说,但是她心里却很恨他的老公张泽林,恨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而把她给抛弃了。

「啊呀,妈,人家现在都是做婆婆的人了呢,你还这么说人家……」丁素欣听了娴熟漂亮的脸上一红,然又无比羞涩的对她的婆婆娇声的说。

「呵呵,是是是,你现在已经是个做婆婆的人了,但是你不要嫌妈岁数大了,话多,妈还是有几句话想对你说的……」陈秋花笑呵呵的对她说。

「素欣啊,妈也是女人,知道做女人的苦,现在泽林抛弃你了,你也要为自己的下半辈子考虑了,如果有合适的,你就依了吧,婆婆与你公公保证会坚持你的……」

「妈……你说什么呢?人家这样一个人过也挻好的,都习惯了!」丁素欣听了脸上又一热,带着羞涩的表情对她的婆婆说。

「妈,你别说了……」陈秋花好像说到了丁素欣的痛处,她的脸色瞬时就浮现出痛苦的表情,急忙阻止她的婆婆不要再说下去。

陈秋花怎么会看不出丁素欣脸上的表情呢?心里面也是异常的同情她,就叹了一口气说:「行了,妈不说了,但是最后妈还要说一句,妈真的希望你能找个合适的……」

「好吧,妈,我答应你就是了,有合适的,我一定会考虑的,这样总行了吧!」丁素欣不知道是怕婆婆不放心才答应的,还是她真的想找到合适的。

洗完碗出来,餐厅已经不见了婆婆的影子,丁素欣知道婆婆已经去学校了,就把餐桌上面婆婆吃了的碗拿到厨房洗了,再出来的时候,就见公公张金良正好锻炼完从公园回来了。

因为刚才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她脑子里就莫名的想起了公公,想着,想着,她的身体就有了反应,两腿之间的隐私部位也湿润了,所以见到公公,她就莫名的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丁素欣心里真的很郁闷,公公这是干嘛呢?怎么转身跑了呢?她正在纳闷的时候,就见公公急匆匆的又回到了餐厅。

丁素欣一听,才恍然大悟,瞬时羞涩的都满脸通红了起来,然后异常害臊的低声对他说:「爸……你先坐着,我去厨房拿早点给你吃……」说完就红着脸转身进入了厨房。

「爸,我那自己那份都做好了呢……」手臂突然被公公拉住,丁素欣的脸上又显露出羞涩的红晕,急忙对他说。

今天做的早餐是面条,摆在公公面前的只有一碗面条,要是两个共吃一碗面条,不卫生不说,这怎么吃啊?所以丁素欣边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公公,边问他:「爸,就一碗面条,咱们一起怎么吃啊?」

「素欣,现在家里就只剩下咱们俩了,你坐到爸爸的大腿上,咱们就可以一起吃了……呵呵……」张金良边说边用力把丁素欣的手臂一拉。

「啊……」丁素欣惊叫一声,整个身体就被他拉倒在他的怀里,正好坐在了她公公的大腿上,瞬时就把她给弄得满脸通红了起来,无比羞涩的对他说:「爸,你不要这样嘛……」说罢就想从他的大腿上挣扎下来。

「素欣,反正家里就咱们俩,你就坐在爸腿上陪爸一起吃吧……」张金良边紧紧的搂抱住丁素欣的腰,边把嘴巴凑在她那白皙的耳朵边哀求似的对她说。

「呵呵,你一口,爸一口,这样吃起来才有味道呢,不是吗?」张金良显得特别的兴奋,因为他的大腿上坐着漂亮的儿媳妇。

「爸,亏你想得出来,这样吃太不卫生了……」丁素欣是个非常爱干净的人,平时在家里做的早餐都是每人一份的,就是不卫生,她才这样分开吃的,现在公公竟然叫她与他一起吃一份,还你一口我一口的,想想就感到呕心,就皱着眉头对他说。

「来,爸先喂你一口……」不管丁素欣同意不同意,张金良一手紧紧搂抱住她的腰,一手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面条就往丁素欣的嘴边伸:「快张开嘴巴……」

「唔唔唔……」丁素欣想想自己都四十几岁的人了,还让公的喂着吃,她感到非常的羞涩,边急忙把嘴巴紧紧的闭住,边拼命的摇着头,在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啊呀,你就张开嘴吃了吧……」公公边说边声面条贴近她的嘴巴,由于她摇着头,所以面条在她的嘴唇上摩擦着,但是她还是紧闭嘴巴,怎么也不把嘴巴张开,因为她感觉让公公喂着吃,实在是太羞人了!

丁素欣一听,突然停止了摇头,因为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浑身非常难受,两腿之间的隐私之处已经湿透了,还感觉到自己的也被里面流出来的给弄得湿漉漉了,这难道就是刺激引起的吗?对,公公说得很对,自己只坐在了公公的大腿上,就已经湿成这样了,平时是不会的呀。

丁素欣早已经羞涩的半死,又听见公公说她乖,她就更加的羞涩了,忍住害臊,把嘴巴里面嚼细了的面条咽了下去,睁开两只含羞的眼睛一看,见公公正从碗里夹起一口面条放入他自己的口中吃了起来,虽然感到很不卫生,很呕心,但是她却莫名的感到了兴奋与刺激,因为她知道她的已经是泛滥成灾了,那种空虚奇痒的感觉是越来越强烈了。

咽下去后,就羞涩的对他说:「爸,人家都是做婆婆的人了,还坐在公公的大腿上让公公喂着吃,真是羞死人啦……」

「呵呵,你现在才感觉出来呀?那咱们都把衣服了,你再坐在公公的大腿上,让公公喂着你吃,好吗?」张金良竟然又出了个主意。

「素欣,把衣服脱了坐在公公大腿上,会更刺激的呢,你就同意了吧,反正家里就咱们俩,今天就尽情的好好玩玩嘛……」张金良的声音又在丁素欣那白皙的耳朵边响起……

丁素欣真的被张金良猜中了,她犹豫了一会,想起阴部已经非常的难受了,反正要让公公的进来满足她的,倒不如先把衣服脱了再坐在公公的腿上让他喂着吃,这不更加的刺激吗?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好默认了,才从他公公的大腿上挣扎着要下来。

这时见公公放开了搂住她的腰,就急忙从他的大腿上下来,站在他的身边,满脸带着羞涩的表情开始把身上的衣服慢慢的脱了下来。

张金良见她在服了,心里甚是兴奋,就也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开始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丁素欣只穿着睡衣睡裤,此时的她早已经把睡衣睡裤脱下来了,身上除了一个与一条小小的三角,基它那如疑脂般的雪白肌肤全暴露在公公张金良的面前。

丁素欣举目瞄了一下她的公公,见他正在把脱下来,就本能的把双目看着他的胯间,瞬时就脸上一热,心里又惊又喜,因为她看到了公公胯间的已经翘了起来了,这使她很惊喜,平时他的是很难翘起来的,都要先经过她一番调情,抚摸或者用嘴巴帮他吸吮才会翘起来的,今天他的怎么这么早就能翘起来了呢?这使丁素欣很是想不明白。

张金良脱下了后,就抬头一看,见站在他眼前的是一具雪白的半裸身体,最先看到的是两条修长匀称的雪白浑圆的大腿,再慢慢往上看,就是一条水绿色的蕾丝,再把头抬起来,看到是丁素欣那雪白的肚皮与上面那同样是水绿色的蕾丝。

瞬时他就异常的兴奋了起来,因为丁素欣暴露在外的肌肤是那么洁白光滑,如疑脂般的肌肤使张金良更加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