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l

扬了扬她手中的手机,「识相的话就自己把你的臭B扒开,让我再拍一张,否则我就把这些照片上传了,后果什么的我可不会负责~!」

她可不像井冰,有了这样有力的把柄还不把我往死里整啊,我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位置,提起刚刚恢复的一丝力气,瞬间出手想要把罗诗诗的手机夺过来,可惜,罗诗诗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意图,后撤的几步,然后不悦的看着我。

最后,在罗诗诗的威胁下我微笑着摆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一只手撑开,里面的跳蛋清晰可见,极度的羞耻让我的尿液忍不住喷发而出,而这一精彩的瞬间也正好被相机捕捉到了,一个做出胜利姿势看着镜头微笑的少女,单手撑开,跳蛋伴随着尿液一起飞溅而出,场面惊艳之极~!

最后,罗诗诗在不同的角度也给我来了一张照片,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才放了我回宿舍,可是,一回到宿舍一件让我和罗诗诗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塞住了嘴巴,然后又被四个壮汉两左两右的架住了,动弹不得,瞬间我也被宿舍的情况惊呆了,五十多个彪形大汉挤在一个小小的女生宿舍,想想头皮都发麻,更别说身历其境了。

」随着井冰的话音刚落,还不到十秒钟,罗诗诗就被直接然后拖了出去,我直接就傻眼了,而黄嘉欣则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同时也在庆幸,好险早上的时候她妥协了,而且性格内向的她也习惯了逆来顺受,就算不满井冰的行为她也不会公开的反对,而此时看到罗诗诗的后果之后她就更不敢多说什么了。

我和黄嘉欣整个晚自习都走神了,原因也很简单,罗诗诗真的被井冰的人在女生宿舍楼顶呢,她全身三个洞都没有被放过,仅仅过去了十分钟,罗诗诗看起来已经半死不活了,身上还布满了各种带着黄丝和白浊的液体,让我和黄嘉欣都恶心的吃不下饭了,罗诗诗那悲惨的场景也一直烙印在我的脑海里,那样,会不会很舒服?

晚自习结束之后,将近十一点钟了,井冰才让人把罗诗诗带了回来,此时的罗诗诗非常的干净,身上还飘荡着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味,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刚才发生的那些惨绝人寰的事情,此时的她呆坐在地板上,目光中也没有多少神采,整个人就像一朵即将枯萎的玫瑰花。

而且也很无力,就像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会熄灭,她真的怕了,尽管她早就已经不是什么了,但是她也没有经历过被人的滋味,实在是苦不堪言啊!五十几个壮汉,分成十组,每组五个人左右,她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六点到十一点五个小时,除了和尿液之外她就没有吃和喝过任何东西了,而且更加悲剧的是,那些人也不知道抽什么疯,竟然拿一个小木塞把她的尿道塞住了,本来还好,但是后来就悲剧了。

看到井冰过来,她全身都在不自觉的颤抖着,我想,也许正是因为今天晚上的心理阴影,所以她才会恨不得虐死我吧……

那些人为了把她的弄干净,灌了几十次的肠,拉得她都虚脱了,然后又在她嘴里,甚至还有人嫌去厕所麻烦直接在她嘴里解决,而且还命令她必须得喝下去,为了不弄脏环境,那些男人所有的体液都灌进了她体内,也无论她怎么样求饶,他们都楞是不肯让她去厕所,就算刚才洗澡的时候,他们把她里外都洗了几遍,又灌了几十次肠,拉的她脸都青了,而膀胱里那快要炸裂的胀痛更是让她欲罢不能~!

此时,罗诗诗说一句话都非常的费劲,她真的好想把尿道里那个该死的塞子拔出来,然后畅快的排泄一番,现在也没有人限制她的行动了,只是她不敢,膀胱的胀痛痛得她都快要疯掉了,只要她把尿道里的小木塞拔出来就可以尽情的排泄了,可惜,她真的不敢!

」井冰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此时我和黄嘉欣都觉得好冷,而我们也第一次的知晓,井冰所说的后果自负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后果,光看看都能让人不寒而栗。

本来还存在侥幸心理的我在这一瞬间也醒觉了,井冰口中的‘后果自负’那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后果严重!之前虽然我口服了,井冰下的任务我也完成了,但却是在我心理可以接受的范围去完成的,口头上的警告总是难以让人信服,或许井冰就是在等这么一个杀鸡儆猴的机会吧。

「井冰……你说我们是‘队友’……如果我没有完成任务你会不会真的把我的照片……」看着井冰完全无视了求饶的罗诗诗,让几个壮汉再一次拖走了,我的声音不由的越来越弱。

井冰伸了一个懒腰,淡淡的盯着我,「主人拥有‘绝对’的权力,无论撒谎还是对你编织一个美丽的目标,你能做的除了服从还是服从!你唯一享有的权力就是服从命令,无条件的服从命令!」

「可是……」我的眼眶瞬间就红了,一股怒气就沖了上头顶,不过井冰的下一句话却如同冰水,狠狠的浇醒了我。

「没把柄我弄死你都毫不费劲,何况你还有不少的把柄在我手里呢!」此时的井冰就像一个后妈,不过她话锋一转,瞬间又变成亲妈了:「不过,你想过没有,你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毕业之后找一份安稳的工作,然后嫁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

「美铃长得很漂亮啊,再过几年变得成熟了,更有气质了啊,怎么还找不到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再说了,这跟安稳工作有关系?」黄嘉欣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可宿舍只有我们三哥女人了,钢针落地都清晰可闻,现在我都想不通,那时的她哪来的胆量竟然敢这么质疑井冰……好吧,我的二主人天生就有些内向和天然呆,或许她以为井冰听不见呢……

「呵呵,我们现在已经是高中生了,严格来说也不算是小女生了,难道你们真的就没有仔细的思考过出社会之后真实会发生的事情吗?真不知道你们是假天真还是爱卖萌,美貌给我们带来的诸多的好处,不假,但是,同时也给我们带来的一系列的麻烦。

尤其是出社会工作了之后,处处我们都得小心!」井冰虽然一口一个我们,但我却一点也没有觉得她把自己放里面了,她指的完全就只是我跟黄嘉欣的‘我们’而已。

「如果你们是男人,难道你们会潜规则那些不漂亮的女孩子吗?不排除有这样的的,但大多都喜欢你们这样的美女吧?好了,这样问题就来了,那些所谓爱你的男人到底是爱你美丽的外表还是爱你整个人?如果你不再年轻,或者已经不能给他‘新意’了,那他会不会因为厌倦而抛弃你?」

「……」一瞬间,我跟黄嘉欣都被井冰说得哑口无言,我们的确想得太天真了,把社会看得太和谐了……

「嗯,那我就换一个角度问你好了,一边是不确定能不能获得真爱的‘自由’,而另一边则是每一天都能尽情的,高薪厚禄,不需要有后顾之忧,需要付出的恰恰就是自由,你会怎么选择?」

「好吧,现在我就正式的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吧!」说着,井冰就拍了拍她床上的一个文件夹,然后把它朝我递了过来,「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把所有的‘把柄’都销毁,从此不再干预你的生活。

都在冒星星,我可爱的二主人啊,你的眼睛到底是看什么的?都只看到了契约上的好处,你倒是看看那些正常人根本就不可能会接受的条款啊!……

单着了,不肯配合的女奴我懒得要!因为太无聊,所以就想把现实很难做到的写出来,过把瘾!而且我的心也有点凉了,年轻的很多都是玩一下就算了,忠心什么的完全没有,几次我一骂她们就走……几次她们觉得我‘太过了’也走了……丑的我也懒得要……

反反复复我也懒得再找了,所以这里再一次提醒,我不收女奴了,如果有人打着我的笔名说什么什么的,你们都不要傻傻的相信啊!况且我从来都没有用笔名收过女奴!)

反正综合来说整个契约里唯一的条件其实就是要我绝对的服从,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被井冰说动了,与其追求那虚无缥缈的‘未来’,倒不如抓紧这个摆在面前的‘机会’靠谱!我本来就喜欢那种的快感,如果没有后顾之忧,又每天都能尽情的,那么签下这份卖身契又何妨?

「井冰……」我拿着那份卖身契足足犹豫了一晚上,直到早上井冰起来刷牙上厕所我才下定了决心,呵呵,其实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想太多了,一切都在按着井冰的剧本走,就算我想再多,棋子也不可能跳出棋盘走的,只不过明知道前方是绝路,可不亲身的走一下,谁会甘心呢?

井冰看也没有看我递过去的文件夹,「砰~!」的一声就关上了厕所门.「她怎么知道我答应了?!……真的要那……那样做吗?唉……」此时,其实我已经初步的意识到了,这是不是井冰早就布好的局……

井冰擡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接过,转头看了看那支还摆在桌面上没有收起来的粉紫色唇膏,淡淡的说道:「契约随便扔我床上就行了,反正只要签了就不能反悔。

「唉,人果然还是要惩罚过才会长记性吗?」我还在发呆呢,井冰的话瞬间把我差点吓死了,可她下一句话却是直接把我吓了个死,「现在就把和脱下来,当着我的面,把里里外外都涂上唇膏,然后再涂嘴唇上。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被井冰怎么一瞪,心中有千万的委屈也不敢说出来了,谁让我刚刚才签了她的卖身契呢……我涂!

经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了,没过多久我的就变成粉紫色的了,看起来非常诱人……涂完之后我拿着唇膏颤抖了一下,最后还是强忍着不适轻轻的在嘴唇上涂了一层。

「任何的工作都会有它的规则,你认为人真的会有绝对的自由吗?」看着我一副无奈的样子出门了,井冰叫住了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地球其实也不过是大一点的‘井’而已,说不准连宇宙都只是井里面的一滴水……」

「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现在就把那契约烧了,但你是自愿的,那就别摆出一副都是我强迫你的模样,我从来就不会强来!你可以委屈,但别再让我看见刚才的那个表情。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井冰会生气的原因……(其实我是想剧透来着,但想了想,最后还是不剧透了,TT,本少就是要挖坑,看看能埋掉多少狼~!)

「感觉怎么样,知道错哪了吗?」我走了之后,井冰拍了拍刚刚睡着没多久的罗诗诗的脸,把她弄醒了。

「知道!知道!我错了,全都错了,照片我马上就删除掉!」听到井冰的这句话,罗诗诗有阴影了,马上回答道。

「冰姐,我求求你,放过我吧……那个塞子没你的命令我都不敢拿下来了啊……求求你……」罗诗诗一边哭一边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了,身上全是淤青,还有一颗颗密密麻麻的小红点,她也顾不得羞涩了,全身剧烈的疼痛还有膀胱撕裂般的胀痛,加上一晚上精神和体力的透支,她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只想要井冰原谅她!

「他们,他们……把那个拇指粗的塞子硬是塞了进去,到现在我都没敢拿出来……还有,他们我还不够,拿针就往我身上紮……冰姐,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大发慈悲的放过我吧!赫赫……」罗诗诗直接就把她的扒开了,用手拨了拨尿道口,那个木制的塞子清醒可见,她的整个都肿了一圈,看来的确是的不轻啊……

「你误会了,我是真的觉得你的照片拍得不错的,给你惩罚有两个原因,第一个的确是你触及了我的底线,如果不是我的人把闲杂人等都打发了,余美铃能安然无恙的爬到厕所吗?你要怎么虐她玩她我都懒得管,或者说也是我喜闻乐见的结果,但是,我也说过了,不要让任何男人看到她那个样子,也不要私摄她待的照片或者视频,更不要试图在她身上留下任何永久性的伤害。

」井冰伸出了一根手指,摇了摇.「除了内在因素之外我惩罚你还有另一个原因,杀鸡儆猴,要让一个人屈服最好的办法并不是折磨她本人,而是折磨她最亲的人,本来我是打算再等些时间,如果还没有成功那我就直接让她爸妈下岗,甚至是负债,但你恰巧就撞我枪口上了,呵呵,不服可以打我啊~!」井冰戏谑的看了罗诗诗一眼,少有的露出了一个俏皮的表情。

「冰姐……你就别耍我了……」罗诗诗差点以为自己真的精神错乱了呢……井冰看起来一点生气的模样都没有,让罗诗诗一时间也迷糊了,感情她被轮了一晚上,苦不堪言都只是井冰随口的一句话而已……

「你觉得你有让我耍的资格?」井冰不屑的冷哼的一声,「赶紧去厕所把塞子拔掉吧,只要你不触摸我的底线,爱干嘛干嘛,说句不好听的,你还真没有那个资格让我对付。

尽管从宿舍到课室仅有十分钟不到的路程,但是我却走得心惊胆颤,总觉得全世界都在盯着我看,凉飕飕的,反正各种说不出的不自在……

尤其是上楼梯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夹紧了双腿,种种被监视的感觉在心头涌现,「嗯哼……」走到最后一阶的时候我竟然忍不住了……透明的液体在粉紫色的里溢出,滴落……

没人看见吧?!我连忙看了看四周,发现楼下有几个人影,我如同受惊的兔子,瞬间就朝课室的方向沖刺,头也不敢回了……

「冰……感觉好不自在啊,可不可以给我穿上内衣裤?」由於井冰是踏着上课铃声进来的,所以我也只好在晨读结束之后再过去找她,各种不自在啊。

「什么?你忘记戴罩罩了?」让我没想到的是,井冰就像故意的,说话的声音完全没有收敛,她前后桌的男同学都听见了,而且都一脸诧异的盯着我看,当然也有几个撇开了眼睛,不敢光明正大的看,只是偷偷的憋……反正我是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我感觉全世界都在盯着我,眼眶不由得红了,脸蛋也一片赤红,双手不由得紧紧的抓住了衣角。

「玩笑?我从来不开玩笑,要不打个赌吧,我拉开她的裙子,如果她有穿那我就把自己的脱下来扔下教学楼,反之,如果她没有穿,那你就把你的脱下来,扔下教学楼,怎么样?」井冰一脸认真的盯着她旁边的那个妹子。

「……」瞬间所有的男同学都闭嘴了,谁敢起哄?曾经就有跟井冰打这个赌的,结果就是直接被校长抓到办公室,班主任,教导主任,外加校长轮番训话,而且是全部男同学……身为肇事者的井冰还有那个可怜被扒掉的女同学反而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们为什么被骂?带头起哄,怂恿纯洁的女生做不纯洁的事情……天地良心,他们只是看热闹,兴奋了就吼几声,没想到却背了黑锅,而且还是这样天大的黑锅……虽然是井冰六年级时候发生的,但那件事被闹得沸沸扬扬,其中几个还都是当事人呢,那个天大的黑锅还记忆犹新啊!

井冰那天这样做有什么含义……好多好多的事情我也是后来,或者是想了好久才明白,井冰为什么要这样做,原来她做的每一件事甚至每一个举动都是有意思的,围棋中,看似没有意义的落子有时候可能才是杀招呢!

「唉,行了,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想要非礼我?罗诗诗那家夥发烧了,躺床上呢,好歹也是一个宿舍的,用得着特地过来再确认一次吗?」在几乎全班同学的凝视之下,井冰完全没有一点的不适应,反而瞪了回去,更是半点要道歉的意思都没有,再看了一眼快要哭出来的我之后,她就直接低头看手机了,直接把全班同学都无视了……

「你们再盯着我我就去找班主任告你们性骚扰了!」井冰头也没擡,她的话却让全班同学都再次一寒,彪悍的人,彪悍的人生,得了,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热闹来得快,散的也快,但自此之后在高中时期井冰一直都是所有人不敢触碰的区域……这到底是女汉子还是精神病啊,那个时期,九成九的人在背后都在说井冰是神经病呢,况且井冰还没有跳出来反驳,一如既往的平淡,也许,只有跟她一个宿舍的我们才会明白,在她眼中,我们只是一只只拼命蹦达的蝼蚁罢了,她一手就能碾死无数只,再凶又有什么用?

引用她的一句话,那就是如果猪骂你蠢,难道你能骂回它白癡?(猪骂你蠢,你能听懂,并且还能骂回它白癡,TT,你们觉得是什么意思呢?呵呵……)

「……」我好像有点明白井冰的意思了,她是故意让我出丑的,她这是在警告我,契约上的内容就不要再来确认一次了!我要做的就是绝对的无条件服从……

很快,就到了上课的时间了,集中精神听课的我很快便忘记了,我里面是完全真空的,几次举手或者被老师点名上黑板做题我都如同平常一样,‘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去,直到下课的时候我才记起来,我下面还是真空的呢!

唉,回想起来才知道,以前的我是多么纯洁的一个孩子啊……仅仅是真空就已经觉得羞涩无比了,时间真的能让人改变啊……

在我咬牙熬了一个早上之后,却发现原来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安嘛,无论我穿不穿内衣裤,除非我自己露出来,拉开衣服裙子给别人看,否则谁知道你有没有穿啊!下午和晚自习没穿内衣裤对我就几乎没有影响了,只是下课的时候不太敢离开椅子,还有就是放学的时候得迅速的擦一下椅子再走,不然会留下一块粉紫色的印记……

有跟我提到,她可以任意的玩弄对方的心理於鼓掌之中,但是,她却并不热衷,所以也缺乏狠劲,用於奴隶化的调教的话力度难免会不够,把奴隶当成‘朋友’或者下属来调教的话奴隶也不会真正的把你当成‘主人’,所以,她才会放纵罗诗诗经常没事找事的惩罚我。

「喂,你想不想报仇?」井冰没有再理我,反而坐到了罗诗诗的床边,就算已经休息了一个白天,罗诗诗的脸色看起来还是很难看,一点血色都没有。

「冰……冰姐……您就别耍小妹啊,给天我做胆子我都不敢啊!」本来她好一点了,也可以坐起来玩了,但井冰这一坐过来,她就怂了,差点就可以通关的游戏也不玩了,吓得不轻啊!

「冰姐!」罗诗诗毫无血色的脸蛋更加的苍白了,也顾不得休息了,马上就给井冰跪下了,头把床板都撞得咚咚咚的响,我看着都觉得痛,而且也不明白井冰这是什么意思了,为什么一下子又扯到罗诗诗那边了?

井冰越平静,罗诗诗就越不安,黑社会最怕什么??刚好相反!他们最怕就是自己的老大!罗诗诗显然已经把井冰当成一位女老大了,一举一动象极了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弟。

「随便你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昨天你是因为什么所以才受罚的?确切点说是为了谁才会不小心触犯我的底线的?」听到井冰的话,罗诗诗一下子就楞住了,然后突然一擡头,就把我盯住了。

「看来你已经找到原因了,那我再问你一遍吧,你想不想报仇?」喂喂,还当着我的面呢!我差点就被气岔了,冤枉人也不带这样的吧,而且还当着当事人的面谈复仇,真当我不存在啊?!

「如果不是她,你现在就不会躺在床上,她只是一个奴隶,宠物一样的存在,而你却因为她受伤了……难道就不会觉得不甘心,想要报复?」井冰恰到好处的打断了我的话。

她们的对话真的差点没把我噎死,井冰摆在明在把责任和黑锅都推到我的身上,我哪几十个壮汉做保镖啊,况且下命令的又不是我!可是,罗诗诗似乎被井冰说动了,竟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脸色也是阴沈不定,最后她转头看着井冰,似乎在猜她这是什么意思。

「只要你加入,那么你就是她的主人之一,想怎么报复还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如果她没有完成,或者不听主人的命令,那么我就会亲自惩罚她,不管怎么说,你的目的都达到了,怎么样?」

尽管她刚刚已经猜到一点点了,但是此刻在井冰口中亲自说出,她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人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动物,当你不能对一个大神复仇的时候,你潜意识就会让你恨上另外一位稍有牵涉的人,尽管那件事情本身就是你自己的不对,你也会恨死了那个谁……这点其实很多电影和小说都会出现,如果有心人应该也註意到了,我就不多说了。

「冰姐,我,我真的可以加入?!」罗诗诗瞬间就兴奋了,终於有一个人给她垫屍底了!从她兴奋的眼神中,我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恶意……

「井冰!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彻底的爆发了,太过分了,当着我的面就公开的讨论怎么报复我,当着我的面就怂恿别人我,有她这样的……这样的……

镜身高足有一米八的壮汉沖了进来,罗诗诗二话不说先尖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用被子包裹着自己……

本来我一回过神来夺门而出就想要逃跑,可惜还是迟了,几个一模一样装束的女汉子保镖仅仅花了三秒钟就把我擒住了,押到了井冰的面前。

「冰,有话好好说……我们慢慢聊……」现在我才真正的意识到了,井冰没有惩罚我不代表她不会惩罚我,不管是谁,都不能触摸她的底线!可惜,已经晚了……

「又不是抓你,你躲什么?再说了,我要抓你,你这样躲有用?三……」井冰拍了拍被子里面的罗诗诗,淡淡的开始倒数。

「冰姐,我起来了,已经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罗诗诗的这个样子,就觉得好笑,太逗b了。

「来,说说看,你想要怎么惩罚她?」此刻我终於知道井冰会被人称为冰魔女的原因了,本来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安静漂亮的井冰会有怎么一个外号,原来只有得罪过她的人才会明白她这个外号的意思!

一滴都不许留!」罗诗诗想都没有想,脱口就说了一个自己都非常害怕的噩梦,看来她真的是想找我垫底了……

原来井冰的这句话是这么一个意思,只是当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下意识的就松了一口气,或者说心里也有一丝丝的小遗憾……

「冰姐,冰姐!」本来罗诗诗又想跪下求饶的,但是看到井冰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警告了她一下,她心思就开始活跃起来了。

「灌肠……对了,冰姐,我们给她灌肠,然后再让她穿上贞操带,堵住那个肮脏粪坑,憋她几星期,看她还敢不敢顶冰姐的嘴!」罗诗诗也不傻,顺便轻轻的拍了一下井冰的马屁。

「嗯,主意不错,这张卡里面有一百八十万,是你十年的‘卖身钱’,但我觉得这样还不够深刻,就找你的话做吧。

」说着井冰就扔了一张黑色的在我的床铺上,然后再在她的包包里拿出了另一张,「这张卡里有二十万,我从来不会让人白白付出的,以后她的调教都是你来拟定,这张卡就当是工资了,怎么样?」

「不不不,冰姐您吩咐一句小妹照办就是了,怎么敢收您的钱啊!」罗诗诗可不敢收下那张,废话,黑社会的钱你敢乱收?

」听到井冰的话,我突然有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我卖身得来的钱竟然说扣就扣了,而且用途还是请一个太妹来自己……

果然,罗诗诗这么一听,马上就把卡收了起来,而且还得意洋洋的瞇了我一眼,二十万啊!那可是大拿拿的二十万啊!据我所知,我父母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貌似也才一万五千左右吧,一年也才将近二十万,可他们都是妥妥的公职人员啊!干了十几二十年也才有这个待遇的!

对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学生来说,二十万,这是多么庞大的一比数目啊!没想到井冰还觉得扣我一年的工资还不够狠……

不过,我也知道井冰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怎么觉得了,她是一个妥妥的大土豪,神豪!两亿美金说收购就收购,眼睛都不眨一下!区区二十万,连牛毛都不算呢!有时候她请我们宿舍出去吃饭,一顿就要上百万了……土豪的生活我真心不懂……

(正常来说,几个妹子也吃不到上百万,但是,井冰带我们去的那家并不是什么普通的酒家,而是一家专门为土豪而设的‘私房菜’,贵的不是菜品本身,而是把专门的厨师请过去的出场费!从前菜到甜品,都是由专门的一位八星级大厨来完成,用的材料也是早就预定好了的,以最新鲜或者一个做好的状态空运过来的,一句话,怎么贵怎么点!所以就造成了这个离谱的价位……)

「嗯,你们叫人去我房间里把那箱东西搬过来吧,低调点,也不用太急,我睡觉之前送过来就可以了,好了,你们可以下去了,放开她吧。

「冰!这惩罚……可不可以放过我?以后我保证听话!」获得自由之后我也求饶了,罗诗诗这招也实在是太狠了,哪有这么对待美女的?!下流,无耻!

」井冰看我好像还想说什么,接着说了一句:「契约里面的条款写的清楚明白,如果不想被惩罚,我建议你把它熟练的背下来,奴隶没有权力跟主人吵架,让你说赢了那又怎么样?我只会加重你的惩罚,‘主人永远都是正确的’,契约里明确的写着呢。

「……」有这样的霸王条款吗?!看着一脸诧异的我,井冰把手伸进了包包里,然后很随意的掏出了一个文件夹,朝我丢了过来,「我就知道你没有仔细看,这是复印件,背下来吧。

……我刚刚翻开那个文件夹,然后瞬间就瞎眼了,竟然第一项就是这条,灯下黑啊,我竟然完全没有註意看!等等,为什么这份是‘纯规则’?!早上都明明有几页纸的,前面的那些呢?!这不是麻子,这是坑人啊!

陷阱一环扣一环,无论你中还是不中,反正最后你都得陷进去,一旦陷进去,那就只能顺着她布下的局走,这是绝对智商和技术上的碾压,我们都还差太远了!

原来前面密密麻麻的‘条款’都不是重点,好戏还在后头呢!这第一条的规则就已经让我欲仙欲死了,但是当看到第二条的时候我直接都无力吐槽了,‘就算明知道主人说是错的,身为奴隶都必须严格按照主人所说执行,无条件服从。

我看完之后罗诗诗竟然伸手让我把受伤的守则给她看,虽然我也知道,如果给她看了,以后非得让她虐死,但我却不得不给她看啊,等下井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把那钥匙给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看到完那份奴隶守则之后,罗诗诗一边咳嗽一边大笑,比自己过生日都还要开心的样子。

「真是下贱呢!原来你的地位连狗都不如啊?!那以后我就叫你贱奴吧,怎么样?或者直接叫你母狗?嗯,我怎么高兴怎么叫好了!」罗诗诗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贱奴,先叫几声主人来听听?」

「冰姐,这贱奴根本就没有记住规矩嘛,瞬间就违反了好多条,再加三百毫升怎么样?」瞬间我就楞住了,原来连她都开始算计我了!

「贱奴,等一下要灌你一点二升的灌肠液呢,我大人有大量,再给你一次机会,叫几声主人来听听,不然就再加三百毫升!」罗诗诗的数学妥妥的是体育老师教的,六百毫升加三百毫升就是一点二升了,你妹夫啊!

「主……主……人……」我气得全身都在颤抖,从牙缝里硬是把这两个字挤了出来,「六百毫升加三百毫升是九百毫升!」

「我觉得是一点二升,算了,反正灌一点二升就对了!」罗诗诗装模作样的想了想,然后一副我就是故意的你打我啊的样子,得意的看着我。

「做得不错,好好干,把她治贴服了,我给你奖励,干脆这样吧,在宿舍或者没有其他人的地方,你就统称我们主人吧,怎么叫你倒是无所谓,你知道那是你就行了。

「冰姐威武!」瞬间罗诗诗就开始得意忘象了,不过她还是没有忘记谁才是‘主人家’,「贱奴,听到了吗?以后冰姐就是你的大主人,我就是你的二主人,敢不听我们的命令冰姐分分钟就弄死你!」

「大主人,二主人……这样你们满意了吧?!」我赌气的喊了两声,然后就沖进了厕所里,还不知道罗诗诗会不会真的丧心病狂的几个星期都不让我排便呢,还是先去解决一下人生大事吧……

可是,罗诗诗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想要整死我,「冰姐,这贱奴真的是不罚她都不长记性,守则上写得明明白白呢,排泄之前得先征求主人的同意,主人允许之后才能排泄,否则就要重罚!」罗诗诗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在厕所里面的我清晰的听见了……

「必须重罚,否则她不长记性啊!直接灌够两升吧,冰姐,怎么样?」虽然我人还在厕所里,但我仿佛已经可以预见,等一下我被灌得像个孕妇了的时候罗诗诗那得瑟的笑容……

本来我都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井冰果然不是我们能够猜透的,「一点五升吧,是得给她一个教训,但是不能把她弄坏了,日子还长,不着急。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井冰的‘维护’我的心里暖暖的,对她的怨念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也许,这才是她魔女的特性吧……她可以算计你,也可以玩弄你,但是却很难让人真正的讨厌她,她身上总是有一种‘魔力’。

「嗯,冰姐说得对,日子还长着呢!」罗诗诗也总有一种‘魔力’,无论怎么样都难以让我获得好感……

」天呐,她们的效率太快了吧,前后都还没有到半个小时呢,我这一趟厕所都还没有上完她们就来了……

「哇……冰姐,真有你的,看得我都有一点害怕了……」井冰让人搬过来的可并不是一个小箱子,而是一个半人高,宽也近一米的大抽屉……罗诗诗只打开了第一个抽屉就被吓了一跳,可见,那‘箱子’里面的东西有多吓人啊!可最后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真的可以把每一件都吞下了……

成为VIP之后单件的订单他们也接,完全按照你的给的设计图做,或者他们也有目录,这里也就几万块而已,很便宜的。

「一共好像就花了……折算过来应该就是十来万吧,他们给我打了个折,而且零头和运费都免了,这个柜子也是他们送的,服务还不错.」废话,你来我这里卖十几万的东西试试看啊!反正一瞬间,罗诗诗也秒懂了,井冰妥妥的是一个土豪!

」井冰的话真的好气人,不过罗诗诗和一直低调学习中的黄嘉欣都没有反对,土豪和屌丝的世界能一样的吗?别自欺欺人了!

「……」还没到一分钟的时间呢,我就屈辱的从厕所里出来了,我才刚刚拉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感觉超难受……但我可不敢再违反命令了,一点五升跟两升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啊,我拉再多也不够她加得快,还倒不如乖乖的出来呢……

露出了,都翘高了!」罗诗诗真的给三分颜色都会上大红啊,不过我却无力反抗啊,没看见井冰那几个女保镖都站那了吗?反抗?死得会更惨!倒不如让罗诗诗得瑟一下,或许她一高兴可能还会放过我……

经过罗诗诗在被肯定,但这也的确是事实,我无力反驳啊!只能默默的低下了头,得了,装乖孩子吧,看来我除了服从之外就真的没有第二条退路了……

容量应该有六百毫升左右吧,当然,她的右手还拿着一个连着成年男人拳头大的塞的‘贞操带’……

我也看清楚了,那个是她在最底层的那个抽屉那里拿出来的,喂喂,这样犯规啊!我那未经开发的娇嫩的鞠磊怎么可能塞得下那可怕的东西啊!可我喉咙里却好像总有什么东西堵着,只要开口那罗诗诗又有借口罚我了……可是,如果我不开口,她不会真的想要把那个可怕的东西塞进去吧?!

「井冰同学……我,我也加入行不行?」没想到,黄嘉欣竟然在这个紧张的时刻做出了一个如此‘大胆’的举动,难道我就怎么讨人厌吗?每个人都想要虐一下我?唉……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犯贱了啊……

不过,我跟二主人的这个误会仅仅持续了不到一个晚上,准确来说是不到几分钟,她果然还是我最爱的那个二主人啊!

她也没有再看夜空,反而把头转了过来,盯着黄嘉欣看了一会儿,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不是说好了让我当美铃的二主人的吗?难道你想要反悔?」黄嘉欣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啊,对井冰质问的说道。

「……」突然,井冰笑了笑,然后又把头转了回去,「这样啊,其实本来我只是想要吓唬你一下,只要你不敢把事情说出去那就好了。

「我可以给你仅次於我的‘地位’,当她的二主人,也同样给你‘处罚’的权力,但是,你只有减轻对她处罚的权力,你也可以为她求情,却不可以赦免,这点你记清楚了。

你可以无限无条件的处罚她,甚至弄坏她也可以,但不能赦免,只能减轻处罚.我不会再重复,记住了。

具体程度和最大的限度我会单独给一份表格你,而相应的,我给你无限无条件的赦免权,无论她犯下怎么样的过错,只要你开口,我都能赦免她,包括黄嘉欣的处罚.」

……我一瞬间也是有点害怕了,没想到井冰竟然会给黄嘉欣无限无条件处罚我的权力……甚至还允许她弄坏我!天呐,她是你亲生的女儿吧!况且,你给罗诗诗赦免权有什么用?如果她真的会使用,那么我自己弄坏自己!

而结果……也的确,罗诗诗压根连提都没有提一下,或者,后来她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她拥有怎么一个‘特权’了吧……

现在我也似乎明白井冰的这个用意是什么意思了,如果把赦免权交给我的二主人黄嘉欣的话,那我现在可能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而如果把处罚权交给罗诗诗的话,用思考,用脚玩都知道,她没两天就肯定会彻底的玩坏我……

井冰她就是故意给红脸处罚权,给黑脸赦免权的,示意她已经把手中的权力都交出去了,同时她也知道,罗诗诗有时候或许真的会比较过分,所以才会给二主人‘减轻’权的,好一个帝王的平衡术……

而且井冰的眼睛实在是太毒了,就连那个时候的我还觉得二主人黄嘉欣是真的想要以我为乐,是一个闷骚型的女孩呢……

「好,那我就以二主人的身份把美铃的处罚减到最低!」在黄嘉欣话音刚落的时候,我感动得都快要哭出来了,好人啊!

「冰姐,这……」这下罗诗诗纠结了,在地位上黄嘉欣可比她要高上一级啊,而她也没有绝对的处罚权,也只好询问井冰了。

……这下不只是我,连黄嘉欣都直接无语了,感情这根本就是采纳各家意见,但最终的决定权还在她手上呢……

「哈哈,贱奴,乖乖的接受处罚吧!没人能救你了!」可不是吗,一件宿舍就六个人,分到我们的时候刚好只有四个,也就是说除了需要受罚的我之外,只有二主人黄嘉欣会替我求情了,如果井冰不发话,可不是没人能就我了吗……

」也不知道井冰是怎么知道的,真的很神奇,她完全没有看过来这边,都是呆呆的看着天空发呆,但她却能清晰的知道我们在干什么……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想明白,也不理解,井冰到底是不是会超能力啊?眼睛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东西……

「嗯?这灌肠液好像我家洗地板的清洁剂啊,算了,反正你那里比我家的地板要脏多了,就不兑水直接灌吧!」罗诗诗仿佛不虐死我她就会死一样,总是尽可能的想方设法让我疼痛……

「……兑水吧,那真的就是洗地板的清洁剂,本来我还纳闷呢,原来我丢在那里啊……」本来我还在自我安慰,说井冰这个土豪买的是高级的灌肠液,罗诗诗只是想要打击我,让我自己跳出来让她加重惩罚而已,没想到,井冰这就跳出来补刀了……

「算了,别用那瓶……憋久了伤害太大了,第三层不是有一罐的东西吗,那是超浓缩肠道滋养液,一升的清水倒一滴进去就可以了,效果和刺激性都差不多,不需要放太多的。

‘修练有成’的我有一次嚣张自满的挑衅罗诗诗,说不需要塞我都能忍一天!这灌肠液对我没有效果了!

井冰淡然一笑,让罗诗诗一比一的兑水,并跟我打赌,只要我真的能在不加塞的情况下忍住一天,她就直接把罗诗诗降为我的女奴,而结果……当然是我输得一败涂地。

别说那个时候了,就连现在我也忍不了,那不是能不能忍的问题,也不是能不能忍住的问题……我现在没有主人的命令自己是排不了泄的,都已经完全属於主人的掌控了,但是也不可能忍住……

那瓶的确是肠道滋养液不假,但在它的成分中,含有百分之二十的肌肉松弛效果,还有百分之五的效果,当然,百分之三十五的润滑效果也是少不了的……据说还有百分之十左右的薰衣草效果,有香味和能让人放松……

调教到了后期,我被扩张得越厉害,那么我就越不可能忍住!那肌肉松弛的效果太厉害了,我想夹都夹不住,自动就给我裂开了一个拳头大的洞口……

在罗诗诗把‘针头’拔出去的时候,我马上就痛得蹲了下去,然后用手捂住了菊花……一分钟我也忍不了啊!

「嗯……啊……」虽然我在跟她赌气,但是眼前却还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罗诗诗竟然公然把一点八升的‘’打了进来!三次都把灌肠筒装得满满的!

把一点八升的灌肠液到打进来之后,她不由分说的就把那条连着塞的贞操带给我戴上了,连一个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主人!你打了超过一点五升进去呢,可不可以早一点让我拉出来?」我也渐渐的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了,也开始初步适应了,并没有太强硬的语气,只是充满了各种委屈,说好的只打一点五升的灌肠啊!

「美铃,你先忍耐一下,我一定会帮你求情的!三天,最多三天你一定能拿到钥匙的!」看到我命令委屈和痛苦的样子,黄嘉欣不忍的把裙子递了过来。

「现在天气正热着呢,在宿舍大家都是女生,就别穿衣服了吧!」罗诗诗的坏主意一箩筐接着一箩筐……

谁知道哪个老师或者班主任会不会来突击检查什么的?需要的时候或者在晚上十二点之后就裸着吧,那个时候也不会出意外了。

」听到井冰的分析,我们都没有说话了,反正罗诗诗的目的就是让我过得不安稳,那她就开心了,而黄嘉欣则是觉得井冰分析得有道理,反正十二点之后都睡觉了,裸不裸又能怎么样?所以也没有反对。

而我跟二主人黄嘉欣的观点也是一样的,十一点半学校直接断电,只有夏季的时候不断电,但也要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关灯,关了灯还能做什么?大部分的女生都会选择直接睡觉算了……而我们宿舍也不例外,当然井冰永远都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她自带的电器甚至比电灯都还要光亮呢,没收?井冰会对他眨眨眼睛,然后第二节课再拿一台手提或者什么出来,反正只有你放不下的时候,没有她拿不出来的时候……你敢卖了?那你就死定了!井冰会把谁没收过她什么都一一的记录下来,并且属於她的每一样东西都会有专属的印记的,学期末你拿不出来?她每一样东西都是订做的,那价格可想而知!要是你弄丢了或者当便宜货卖出去了,那你就准备好偿还一辈子吧!

尽管这句话有些夸张,但至少也要节衣缩食一百几十天了,谁敢来触这个黴头?反正已经有出头鸟倒黴过了……那个不知死活的班主任,直接把井冰十几台手提电脑都没收了,然后竟然还弄坏了几台,一台价值八万八……还好不是美金欧元……不过也够那个班主任喝一壶的了,赔了近五十万……也算是把自己半生的积蓄给赔进去了……

就是因为这众多‘超神’的‘传说’,所以井冰才会被评委史上最不能惹的高中生并获得封号——冰魔女!

就连校长和老师见到井冰都不敢大声说话,别说处罚她了……这也确实是实话……她的厉害甚至还更胜於谣传啊!

「余美铃同学,你身体不舒服吗?」晨读的时候,班主任突然走到了我的身旁,蹲下身子,然后轻轻的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老师,我……我没事……只是肚子有一点不舒服……等下就好了……」我轻轻捂着小腹,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脸憔悴,苍白的脸上尽显痛苦。

「老师……我还撑得住,还是等一下不行的话再说吧……」我都被处罚成这个样了,难道还不知道学乖啊?那份奴隶守则在昨晚的惩罚之后我就背得滚瓜烂熟了,反正也睡不着了……。

一躺下我的肚子就闹腾的厉害,左转右转还是躺平了都睡不着,浑身都不舒服,肚子里又涨又痛,里总好像有什么顶着,夹紧难受,但不夹紧却总好像有什么想要流出来,不上也不下的忒折磨人!

而守则里就有这么一条,无论做什么决定之前都要先质询主人的意见……如果我擅自的回宿舍,罗诗诗还不借题发挥啊?!说不准她还会说我被罚成这样都不听话,直接给我来个终极的惩罚呢……

但一旦她不反感,并愿意尝试一下,那就是好的开始了!只要你慢慢来,耐心点,每一次都‘最大限度’的‘引导’,宁可慢一点,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