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 喂饱你这小妖精真紧爽

包玉婷168的身高,配以娇美的面容,使她成为学校的校花,最让她骄傲的就是她的两个坚挺的玉乳,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显得那么的迷人。

这个学校还真是偏远呀!难怪没人愿意去的,包玉婷她们两个整整坐了十几个钟头的长途车,又下来走了一个钟头,才来到这个学校所在的村子。

终于找到了那个中学,比林紫薇她们心中想像的学校还要破旧,学校只有一栋两层楼房,被一堵高高的砖墙围着,孤零零的坐落在一座大山边上,周围连一户住家的都没有。

不过这里的人们倒是挺热情的,听说来了两个女老师,一下子围过来了上百个人,有村民、学生,老的少的,什么人都有。

大家还一直要求两个女老师表演一个节目,林紫薇和包玉婷两个在学校就是能歌善舞的,这倒难不倒她们两个女孩。

她们穿着紧身的白上衣和紧绷的牛仔长裤,在一百多人面前舞动自己年轻的身体,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灯,在林紫薇她们高耸的乳房,细细的小蛮腰和圆滑上翘的上扫描着。

回到安排好的宿舍,林紫薇紧紧盯着包玉婷的看,包玉婷一看林紫薇的眼神,顿时羞红了脸,笑?:干什么呀你?讨厌!林紫薇笑着说:你刚才没注意?台子底下的那些人,都是这样看你的—这里的,好像想狠抓一下,咬一口似的,呵呵–包玉婷嘴巴也不饶人:你又骗人!–明明是他们都看着你的翘—想从背后—那个—你吧!两个女孩偷偷的说笑着,闹成一团。

天气很热,包玉婷换了一件更薄的白色紧身上衣,两只饱满坚挺的乳房像两座小山峰,随着她在教室的走动而上下微微晃动,下身的紧身牛仔长裤,更显出她身材的苗条,双腿的修长。

林紫薇笑着对包玉婷说:他们当然老实了,看你今天穿这么,他们的眼睛都忙不过来了,哪还有空讲话?

林紫薇和包玉婷还说道今晚可能会晚点回宿舍,林紫薇是有4个学生要找她补课,而包玉婷则是答应了班上的几个男生下午下课后去打篮球。

包玉婷挺高兴的和这几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男生玩在一起,只见她苗条的身材轻快的跑动,胸前的两个肥乳开始剧烈的上下晃动,很快她就累的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正当她想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一双肌肉发达的臂膀从背后抱住了她,两只大手按在了她丰满的乳房上。

包玉婷本能的挣扎着,尖叫:干什么?你—她回头一看,抱住自己的竟是那个被同学称作老大的高个男生,他面相凶恶,一点不像个中学生。

只见老大淫笑着:小骚货!—-干什么?—–老子要!说着把包玉婷一把抱了起来,按在篮球场边的草地上,一把就撕烂了包玉婷薄薄的白色紧身衣,随即又扯掉了,包玉婷两个白嫩饱满的乳房没有了束缚,却还是那么的坚挺,没有一点变形。

包玉婷尖叫着:不要!—-你们要干什么?—–啊!—不要!只见包玉婷上半身已经赤裸,被5个中学生围在中间,老大已经骑在包玉婷身上,兴奋的把手按在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的乳房上,开始有力的揉挤!

老大用他粗糙的手掌紧紧握住了包玉婷这对高耸的,开始像揉搓两团白面一样抓、捏—包玉婷肥大的两个乳房,被他的大手挤压成各种形状。

一边狠揉包玉婷的肥乳,一边用他兴奋的发抖的声音叫着:小骚货!—这么大!—是不是早就被男人玩过了!—小贱货!—-叫啊!—再大点声!—嘿嘿!–

好容易老大松开了手,可乳头突然又是一热,包玉婷低头一看,老大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乳头,包玉婷觉得自己敏感的乳头被一条灵活的舌头快速的舔弄,一阵阵快感竟然从乳头传遍全身,自己那两个不争气的乳头已经胀的硬硬的了。

老大松开了口,把包玉婷的乳头从嘴里吐出来,包玉婷的嫩红的乳头已经变大了一倍,老大粘乎乎的口水正从乳头上滴下来。

小骚货!—他妈的这么敏感!—这么快就硬了!–哈哈!–老大得意的笑着,其中夹杂着另外4个中学生淫亵的笑声。

现在让老子!说着,老大用力的扯下了包玉婷的牛仔裤,撕掉了里面的,包玉婷的胴体就这样一丝不挂的暴露在这几个中学生面前,包玉婷本能的夹紧双腿,可这种动作只能??增强他们的兽欲,老大跪在包玉婷两腿间,用力的拉开她的膝盖,包玉婷最神秘的下身一点点的暴露在老大眼前。

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浓密的黑毛,一直从阴埠向下延伸到包玉婷的两片大边上,老大兴奋的喘着气,无心多看,急急忙忙的脱掉了自己的,一根黑乎乎的从里弹了出来,老大的已经由于兴奋变得亮晶晶的,犹如一个紫红色的乒乓球,包玉婷无力的张着大腿,眼看着一根巨大的,慢慢靠近自己的,她都能感到从上散发出的热力了!

老大低头看着身下躺着的这个美女,长长的头发凌乱不堪,正紧张的上下起伏,而自己的已经快挨在她的毛茸茸的下身上面了,看着这一切他的更是兴奋的发抖,猛地顶了上去!

突然一根粗大的硬物顶住了包玉婷的口,包玉婷这才回过神来,还没等她搞清楚怎么回事,老大那根巨大肉茎已经戳进了她的口。

包玉婷的一阵被胀裂的痛,她本能的猛蹬双腿,扭动细腰和,惊声的惨叫:好痛!—-哎呀!—–艾!—不要!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和声音不但没有帮她什么忙,反而让老大更加的兴奋和满足!老大冷酷的笑着,腰向后成为弓形,然后像射出一支强弓硬弩一般,把自己那根粗大的肉茎狠狠戳向包玉婷的深处。

着:噢!—-真爽!—–小好紧!—-噢!——我戳!—-噢!—-老大胯间的这根硬梆梆的长矛把包玉婷不足100斤的娇躯向前顶的一耸一耸,包玉婷肥大的双乳也跟着前后一甩一甩。

老大低头看着在身下痛苦挣扎的包玉婷,视线从她高耸的双乳移到她蚌壳大开的,自己那根只插进去一小半,插进去的那一小半只觉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进去了!他恶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这次20厘米的全都戳了进去。

包玉婷疼的直叫:哎哟!—–唉!—-疼!—疼死了!—不要!—–快停!—–啊!—–救命啊!—-哎呀!—–

他觉得自己的好像被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几秒钟,他感觉从包玉婷里分泌出了更多的润滑液,他这才开始三浅一深的前后抽动,包玉婷的声则随着他的深度和力度不断变化,他听的更是血脉喷张,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野,说的话更是污言秽语不断:小骚货!—-你的小里好多水呀!—–妈的操的真爽!

—小!—-小好紧!—–噢!—–戳烂你的逼!——戳死你个小!—–噢!—-!—你!–

老大趴在包玉婷的身上,抱着包玉婷香汗淋漓的玉体,包玉婷胀大的乳房紧紧贴着他,他一边吻着包玉婷,腰部不停的前后耸动,继续着三浅一深的干法,包玉婷也从中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感觉,可她发现他喘气越来越粗重,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小骚货!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小!看我不戳死你!我戳!—戳!

老大越来越兴奋了,这样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兽欲,他猛地爬起身,用力拉开包玉婷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低头看着对包玉婷的狠狠奸淫,他开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20厘米的一戳到底,顶到包玉婷的尽头,在老大的铁棒的疯狂动作下,包玉婷忍不住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在他这根大淫棍的攻击下,包玉婷的里分泌出更多的,滋润着包玉婷娇嫩的壁,在老大的猛戳之下,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包玉婷无力的躺着,只觉得全身被他顶的前后不停的耸动,两只乳房也跟着前后的摇,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难受。

包玉婷很快发现老大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两个乳房上,包玉婷惊恐的看着他把手伸了过来,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两个,开始了又一遍的蹂躏。

这一次他好像一个野兽一样的狠狠揉搓自己饱满的,好像想把它揉烂似的,白嫩的乳房很快被他揉得红肿胀大,显得更加的了。

老大的也没有闲着,他一边用手玩弄包玉婷的两个肥乳,一边用腰力把狠戳,铁硬的边沿刮着包玉婷壁上的嫩肉,黄豆粒大小的口也被他粗大的胀得有个鸡蛋般大小,每一次他抽出就带着大小一起向外翻开,还带出包玉婷流出的白色浓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包玉婷已经被他干的半死不活,地上是她一头零乱的长发,有的还搭在她汗湿了的乳房上。

他则像一只发情的野牛,把包玉婷这样一个清纯的玉女按在地上野蛮的蹂躏,包玉婷的先天比大多数女生细、短,这一下被老大粗大的胀的直叫

不要进去!—求求你!—呜呜!—-好疼!—胀—-好胀!—啊!—胀破了!–很胀吧!爽不爽!——小!—-叫得再大点声!—–老子胀死你!—-我干!–我干!—–个!——

啊!—-不要!—–救救我!——-嗯!—–快点—–停下!—–不要了!—-—啊!–快胀破了!—

在老大特粗的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包玉婷已经语无伦次了,心理上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这从她的一些生理变化上可以看出来—包玉婷大张着腿,少女两腿间迷人的,的翻开着,口胀的大大套在老大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仿佛是一张小嘴,随着老的进出,一开一合,从这张小嘴里,还不停吐出一团团的白色粘液,也不只是老大流出的,还是包玉婷流出的—

包玉婷被老大强行干了这么久,慢慢的有了感觉,每当老大的插进来的时候,包玉婷开始本能的轻摆纤腰,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老大。

小贱货!是不是干的很爽呀!包玉婷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老大的眼睛,老大淫笑着,让其他几个同学看着自己怎么样在奸淫这个清纯玉女。

其他四个中学生能清楚的看见包玉婷的大小已经被老大干的翻了过来,流的上、草地上都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城里来的年轻女老师的小可以胀的这么大,正被老大的一根丑陋的狠狠的干着。

更要命的是,包玉婷竟然开始迎合老大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涌出,糊满了老大酒瓶粗细的肉茎。

老大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包玉婷的里面,随着的增多,老大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老大的扩散到全身,包玉婷则娇柔的在老大身下喘着气。

只见一根黑乎乎的从包玉婷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包玉婷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老大的巨根插到哪里,包玉婷哪里就微微鼓起,在同学的淫笑声中,老大干的更猛了,包玉婷无助地喘息着,低声着,老大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

不知又过了多久,老大爬在包玉婷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包玉婷的。

包玉婷能感觉到老大的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深处,包玉婷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这时老大才满足的把自己的肉茎慢慢从包玉婷的里抽出来,只见乌黑油亮的上沾满了白色的粘浆,可见刚才他动作的激烈。

其他几个中学生早已忍不住了,看到老大已经满足了,那个外号叫二子的猛扑到包玉婷身上,两个手挤奶似的揉挤着包玉婷挺拔的山峰,包玉婷尖声叫:哦!–别!—-轻—-轻一点!疼!—-啊!

老大笑?道:妈的!–二子!—你是在挤奶吧!—-二子兴奋的一句话不说,只顾着用力揉搓眼前这对高耸的乳峰,感受着这对乳房的热力和弹性。

视觉的刺激加上包玉婷不断的和尖叫让二子的兽欲被彻底激发出来,他掏出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一根巨大的肉茎,淫笑着对包玉婷说:小骚货!—-快点!—-用手握着它!快!

包玉婷只觉得手掌里好像握住了一个热烘烘的铁球,再向下是一根粗的无法把握的铁棒,而且这根铁棒还在不停的抖动。

快!—-上下的套!—–对!—-就这样!—–噢—-舒服!——-二子舒服的着,看着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美女帮自己,被她摸的一阵阵酥麻。

包玉婷手臂撑在草地上,对着二子,包玉婷已经无力反抗,任由二子把自己摆成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二子把手放在包玉婷浑圆的上,用力抓着她结实有弹性的,小骚货!—长这么翘!老子早就想从后面了!

说着,他把对准了包玉婷的口,向前一挺,把那根巨大的戳进包玉婷的里面!这种姿势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性,何况趴在面前的还是像包玉婷这样有着S形曲线的美女。

二子发了疯似的在包玉婷后面狂戳,猛吼着:噢!—-爽!—小!—-老子戳死你!——噢!—-妈的好爽!—–小骚货!—-老子戳!–戳!—

不要!—啊!——救命!—–快停!—-不要啊!——啊!———包玉婷痛苦的仰起头,像一匹母马似的嘶喊着。

二子在包玉婷后面喘着粗气,两手掐着她上的肉,低头看着自己的正在怎样的奸淫身前的这个女孩。

他的肚子一次次撞击着包玉婷翘起的,每当包玉婷浑圆的和他的小腹撞击时,包玉婷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噢—-的,包玉婷的这种叫声让二子更加的兴奋,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的母马般跪在草地上,手撑着地,珠圆玉润的白臀,正对着二子,他正在放肆的把一根黑色巨蟒似的粗丑缓缓从包玉婷的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又被他的猛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地上。

在他粗暴的冲击下,包玉婷只觉得好像有一个火车头在后面不停的撞击着自己,里火辣辣的疼,全身酸软,两条玉臂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了,终于手一软,上半身软倒在草地上,两个饱满的乳房被挤压的变了形,可二子正在兴头上,他才不管身前这个玉女的死活,只是一个劲的把自己那根肉茎凶悍的戳进去,再戳进去!包玉婷上半身软了,显得翘的更高了,给二子的视觉刺激更大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好像被一个小橡皮套子紧紧包住了,又温暖、又湿润、又紧绷,每一次和包玉婷壁上的嫩肉的刮擦,都带给他的一阵酥麻感,

二子舒服的吼叫着:小!—你的逼好滑啊!—-戳的老子了!—老子你!—–噢!—-爽!一边叫,一边不停的狂戳,他每向前顶一次,包玉婷全身都被他撞的向前一冲,圆滑的被他的肚子撞出啪啪的响声。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荒郊野外的草地上这种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女生的性器被戳的扑哧–扑哧—的水响声一直不绝。

二子的毕竟不是铁的,他终于快要忍不住了,包玉婷娇嫩的壁上的肉和他铁硬的剧烈的摩擦,一阵阵的快感从他的传遍全身,还有身前趴着的这个美女嘴里发出的嗯!–不要!—啊–的声刺激着他,他的突然一阵抽搐,二子紧紧抱住包玉婷丰满的臀部,把深深戳进包玉婷的深处,一股滚烫的液体深深射进包玉婷的里,很快一股混浊的白浆从包玉婷和二子性器的结合处流出,也分不清是包玉婷流出的,还是二子刚刚射出的脏物。

二子紧紧抱住包玉婷的,让自己的在包玉婷的里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满足的抽出那根大肉茎。

包玉婷在被老大和二子他们两个轮流奸淫之后,已经是浑身发软,像滩烂泥似的软滩在草地上,乳房、这几个地方不是手印就是牙印,可还有三个中学生没有满足,他们可顾不上包玉婷的死活,他们在旁边看的是血脉喷张,他们的早已经胀的铁一般硬了。

好不容易等到二子满足的射了精,他们两个兴奋的把包玉婷翻了个身,一个中学生抢先一步从包玉婷的后面猛的插了进去。

另一个悻悻的骂道:妈的!你这个臭小子,动作这么快!他只有无奈的挺起自己那根,抱住包玉婷千娇百媚的小脑袋,从包玉婷的嘴里戳了进去。

无人的草地上顿时上演了极其淫糜的一幕:一个细腰、翘臀、长腿的美女趴在地上,后面不停进出的是一个中学生粗大的,她的小脑袋被另一个中学生牢牢抱住,嘴里插着那个男生丑陋的。

老大和二子在旁边淫笑看这两个禽兽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不断传到他们耳朵里。

另一个则是兴奋的把包玉婷的头按在自己的胯间,看着自己那根巨大的,不停的在包玉婷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包玉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同时被两个中学生,后面那个中学生的格外的粗,每一次他的插入都会让自己的胀得满满的。

包玉婷明知自己的叫声会让这几个禽兽更粗野,可她实在是忍不住里,那一阵阵胀麻的感觉,好像只有叫出来,才能舒服一点!

包玉婷还从没有含过男生这么大的,就像一个铁硬的乒乓球塞在自己嘴里,热乎乎的,还不停的从里面流出惺骚的液体到自己嘴里,吐又吐不出去,只有被动的吞吐着面前这个中学生的,不过这个男生好像很舒服,不停的用力向前挺进,再挺进!很快,包玉婷觉得嘴里的这根硬梆梆的肉茎,好像在一阵阵的抽搐,

难道他要—!—包玉婷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恶心,忙用力的把头向后仰,想把嘴里这个腥臭的吐出去。

男生舒服的叫着,突然他猛力的动作停止了,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包玉婷也就在这一刻,突然感到嘴里的那根铁棒前端,猛的喷出一股热流,灌进自己嘴里,铁棍的每一次抽搐,都像机关枪似的发射出一股滚烫的热精。

好一会之后,面前的这个男生才把他已经软绵绵的从包玉婷嘴里抽出来,包玉婷白净的面庞上,嘴角上,长发上都粘满了刚才他射出的男性脏物,显得包玉婷的脸更加的淫糜了!

在包玉婷后面的那个中学生,也已经快不行了,包玉婷嘴里没有了男生的,他每戳一下,又能听见身前这个美女迷人的声了!

包玉婷的娇声时高时低,随着他插入的深度和力度变化而变化,他很快控制不住了,精门一松,一股热精猛的喷出,他淫亵的抽出,把这一股股的白浆射在包玉婷光滑的背脊上,浑圆的上,连她油亮的长发上也沾了不少。

从这个时候开始,包玉婷的身上每次都至少有两个中学生在疯狂的发泄和蹂躏!最多的一次,四个男生一起上,包玉婷趴着,后面插着一根,嘴里含着一个,两只手还不停的搓弄另外两个男生的!

这几个小混混更加不是善类,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美女,三个人轮流在包玉婷的身上发泄着精力和兽欲,包玉婷只能不停哭叫着、哀求着—–可他们还是冷酷的用各种姿势不停的干、戳、操!

直到最后其中一个拿出照相机,此时的包玉婷已经被他们摧残的没有了一点力气,只能被动的由他们拉开双腿,扒开,把自己最神秘的部位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永远留在了照相机的胶片里!

他们这才满足的离开,留下包玉婷一个人赤条条的躺在荒郊野外的草丛里,红肿胀大的乳房,因为兴奋过度胀硬分开的大小上都粘满了男生的,她最引以为傲的两个乳房上的掌印和牙印更是多不胜数!

包玉婷168的身高,配以娇美的面容,使她成为学校的校花,最让她骄傲的就是她的两个坚挺的玉乳,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显得那么的迷人。

这个学校还真是偏远呀!难怪没人愿意去的,包玉婷她们两个整整坐了十几个钟头的长途车,又下来走了一个钟头,才来到这个学校所在的村子。

终于找到了那个中学,比林紫薇她们心中想像的学校还要破旧,学校只有一栋两层楼房,被一堵高高的砖墙围着,孤零零的坐落在一座大山边上,周围连一户住家的都没有。

不过这里的人们倒是挺热情的,听说来了两个女老师,一下子围过来了上百个人,有村民、学生,老的少的,什么人都有。

大家还一直要求两个女老师表演一个节目,林紫薇和包玉婷两个在学校就是能歌善舞的,这倒难不倒她们两个女孩。

她们穿着紧身的白上衣和紧绷的牛仔长裤,在一百多人面前舞动自己年轻的身体,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灯,在林紫薇她们高耸的乳房,细细的小蛮腰和圆滑上翘的上扫描着。

回到安排好的宿舍,林紫薇紧紧盯着包玉婷的看,包玉婷一看林紫薇的眼神,顿时羞红了脸,笑?:干什么呀你?讨厌!林紫薇笑着说:你刚才没注意?台子底下的那些人,都是这样看你的—这里的,好像想狠抓一下,咬一口似的,呵呵–包玉婷嘴巴也不饶人:你又骗人!–明明是他们都看着你的翘—想从背后—那个—你吧!两个女孩偷偷的说笑着,闹成一团。

天气很热,包玉婷换了一件更薄的白色紧身上衣,两只饱满坚挺的乳房像两座小山峰,随着她在教室的走动而上下微微晃动,下身的紧身牛仔长裤,更显出她身材的苗条,双腿的修长。

林紫薇笑着对包玉婷说:他们当然老实了,看你今天穿这么,他们的眼睛都忙不过来了,哪还有空讲话?

林紫薇和包玉婷还说道今晚可能会晚点回宿舍,林紫薇是有4个学生要找她补课,而包玉婷则是答应了班上的几个男生下午下课后去打篮球。

包玉婷挺高兴的和这几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男生玩在一起,只见她苗条的身材轻快的跑动,胸前的两个肥乳开始剧烈的上下晃动,很快她就累的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正当她想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一双肌肉发达的臂膀从背后抱住了她,两只大手按在了她丰满的乳房上。

包玉婷本能的挣扎着,尖叫:干什么?你—她回头一看,抱住自己的竟是那个被同学称作老大的高个男生,他面相凶恶,一点不像个中学生。

只见老大淫笑着:小骚货!—-干什么?—–老子要!说着把包玉婷一把抱了起来,按在篮球场边的草地上,一把就撕烂了包玉婷薄薄的白色紧身衣,随即又扯掉了,包玉婷两个白嫩饱满的乳房没有了束缚,却还是那么的坚挺,没有一点变形。

包玉婷尖叫着:不要!—-你们要干什么?—–啊!—不要!只见包玉婷上半身已经赤裸,被5个中学生围在中间,老大已经骑在包玉婷身上,兴奋的把手按在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的乳房上,开始有力的揉挤!

老大用他粗糙的手掌紧紧握住了包玉婷这对高耸的,开始像揉搓两团白面一样抓、捏—包玉婷肥大的两个乳房,被他的大手挤压成各种形状。

一边狠揉包玉婷的肥乳,一边用他兴奋的发抖的声音叫着:小骚货!—这么大!—是不是早就被男人玩过了!—小贱货!—-叫啊!—再大点声!—嘿嘿!–

好容易老大松开了手,可乳头突然又是一热,包玉婷低头一看,老大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乳头,包玉婷觉得自己敏感的乳头被一条灵活的舌头快速的舔弄,一阵阵快感竟然从乳头传遍全身,自己那两个不争气的乳头已经胀的硬硬的了。

老大松开了口,把包玉婷的乳头从嘴里吐出来,包玉婷的嫩红的乳头已经变大了一倍,老大粘乎乎的口水正从乳头上滴下来。

小骚货!—他妈的这么敏感!—这么快就硬了!–哈哈!–老大得意的笑着,其中夹杂着另外4个中学生淫亵的笑声。

现在让老子!说着,老大用力的扯下了包玉婷的牛仔裤,撕掉了里面的,包玉婷的胴体就这样一丝不挂的暴露在这几个中学生面前,包玉婷本能的夹紧双腿,可这种动作只能??增强他们的兽欲,老大跪在包玉婷两腿间,用力的拉开她的膝盖,包玉婷最神秘的下身一点点的暴露在老大眼前。

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浓密的黑毛,一直从阴埠向下延伸到包玉婷的两片大边上,老大兴奋的喘着气,无心多看,急急忙忙的脱掉了自己的,一根黑乎乎的从里弹了出来,老大的已经由于兴奋变得亮晶晶的,犹如一个紫红色的乒乓球,包玉婷无力的张着大腿,眼看着一根巨大的,慢慢靠近自己的,她都能感到从上散发出的热力了!

老大低头看着身下躺着的这个美女,长长的头发凌乱不堪,正紧张的上下起伏,而自己的已经快挨在她的毛茸茸的下身上面了,看着这一切他的更是兴奋的发抖,猛地顶了上去!

突然一根粗大的硬物顶住了包玉婷的口,包玉婷这才回过神来,还没等她搞清楚怎么回事,老大那根巨大肉茎已经戳进了她的口。

包玉婷的一阵被胀裂的痛,她本能的猛蹬双腿,扭动细腰和,惊声的惨叫:好痛!—-哎呀!—–艾!—不要!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和声音不但没有帮她什么忙,反而让老大更加的兴奋和满足!老大冷酷的笑着,腰向后成为弓形,然后像射出一支强弓硬弩一般,把自己那根粗大的肉茎狠狠戳向包玉婷的深处。

着:噢!—-真爽!—–小好紧!—-噢!——我戳!—-噢!—-老大胯间的这根硬梆梆的长矛把包玉婷不足100斤的娇躯向前顶的一耸一耸,包玉婷肥大的双乳也跟着前后一甩一甩。

老大低头看着在身下痛苦挣扎的包玉婷,视线从她高耸的双乳移到她蚌壳大开的,自己那根只插进去一小半,插进去的那一小半只觉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进去了!他恶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这次20厘米的全都戳了进去。

包玉婷疼的直叫:哎哟!—–唉!—-疼!—疼死了!—不要!—–快停!—–啊!—–救命啊!—-哎呀!—–

他觉得自己的好像被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几秒钟,他感觉从包玉婷里分泌出了更多的润滑液,他这才开始三浅一深的前后抽动,包玉婷的声则随着他的深度和力度不断变化,他听的更是血脉喷张,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野,说的话更是污言秽语不断:小骚货!—-你的小里好多水呀!—–妈的操的真爽!

—小!—-小好紧!—–噢!—–戳烂你的逼!——戳死你个小!—–噢!—-!—你!–

老大趴在包玉婷的身上,抱着包玉婷香汗淋漓的玉体,包玉婷胀大的乳房紧紧贴着他,他一边吻着包玉婷,腰部不停的前后耸动,继续着三浅一深的干法,包玉婷也从中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感觉,可她发现他喘气越来越粗重,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小骚货!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小!看我不戳死你!我戳!—戳!

老大越来越兴奋了,这样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兽欲,他猛地爬起身,用力拉开包玉婷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低头看着对包玉婷的狠狠奸淫,他开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20厘米的一戳到底,顶到包玉婷的尽头,在老大的铁棒的疯狂动作下,包玉婷忍不住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在他这根大淫棍的攻击下,包玉婷的里分泌出更多的,滋润着包玉婷娇嫩的壁,在老大的猛戳之下,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包玉婷无力的躺着,只觉得全身被他顶的前后不停的耸动,两只乳房也跟着前后的摇,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难受。

包玉婷很快发现老大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两个乳房上,包玉婷惊恐的看着他把手伸了过来,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两个,开始了又一遍的蹂躏。

这一次他好像一个野兽一样的狠狠揉搓自己饱满的,好像想把它揉烂似的,白嫩的乳房很快被他揉得红肿胀大,显得更加的了。

老大的也没有闲着,他一边用手玩弄包玉婷的两个肥乳,一边用腰力把狠戳,铁硬的边沿刮着包玉婷壁上的嫩肉,黄豆粒大小的口也被他粗大的胀得有个鸡蛋般大小,每一次他抽出就带着大小一起向外翻开,还带出包玉婷流出的白色浓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包玉婷已经被他干的半死不活,地上是她一头零乱的长发,有的还搭在她汗湿了的乳房上。

他则像一只发情的野牛,把包玉婷这样一个清纯的玉女按在地上野蛮的蹂躏,包玉婷的先天比大多数女生细、短,这一下被老大粗大的胀的直叫

不要进去!—求求你!—呜呜!—-好疼!—胀—-好胀!—啊!—胀破了!–很胀吧!爽不爽!——小!—-叫得再大点声!—–老子胀死你!—-我干!–我干!—–个!——

啊!—-不要!—–救救我!——-嗯!—–快点—–停下!—–不要了!—-—啊!–快胀破了!—

在老大特粗的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包玉婷已经语无伦次了,心理上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这从她的一些生理变化上可以看出来—包玉婷大张着腿,少女两腿间迷人的,的翻开着,口胀的大大套在老大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仿佛是一张小嘴,随着老的进出,一开一合,从这张小嘴里,还不停吐出一团团的白色粘液,也不只是老大流出的,还是包玉婷流出的—

包玉婷被老大强行干了这么久,慢慢的有了感觉,每当老大的插进来的时候,包玉婷开始本能的轻摆纤腰,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老大。

小贱货!是不是干的很爽呀!包玉婷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老大的眼睛,老大淫笑着,让其他几个同学看着自己怎么样在奸淫这个清纯玉女。

其他四个中学生能清楚的看见包玉婷的大小已经被老大干的翻了过来,流的上、草地上都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城里来的年轻女老师的小可以胀的这么大,正被老大的一根丑陋的狠狠的干着。

更要命的是,包玉婷竟然开始迎合老大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涌出,糊满了老大酒瓶粗细的肉茎。

老大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包玉婷的里面,随着的增多,老大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老大的扩散到全身,包玉婷则娇柔的在老大身下喘着气。

只见一根黑乎乎的从包玉婷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包玉婷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老大的巨根插到哪里,包玉婷哪里就微微鼓起,在同学的淫笑声中,老大干的更猛了,包玉婷无助地喘息着,低声着,老大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

不知又过了多久,老大爬在包玉婷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包玉婷的。

包玉婷能感觉到老大的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深处,包玉婷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这时老大才满足的把自己的肉茎慢慢从包玉婷的里抽出来,只见乌黑油亮的上沾满了白色的粘浆,可见刚才他动作的激烈。

其他几个中学生早已忍不住了,看到老大已经满足了,那个外号叫二子的猛扑到包玉婷身上,两个手挤奶似的揉挤着包玉婷挺拔的山峰,包玉婷尖声叫:哦!–别!—-轻—-轻一点!疼!—-啊!

老大笑?道:妈的!–二子!—你是在挤奶吧!—-二子兴奋的一句话不说,只顾着用力揉搓眼前这对高耸的乳峰,感受着这对乳房的热力和弹性。

视觉的刺激加上包玉婷不断的和尖叫让二子的兽欲被彻底激发出来,他掏出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一根巨大的肉茎,淫笑着对包玉婷说:小骚货!—-快点!—-用手握着它!快!

包玉婷只觉得手掌里好像握住了一个热烘烘的铁球,再向下是一根粗的无法把握的铁棒,而且这根铁棒还在不停的抖动。

快!—-上下的套!—–对!—-就这样!—–噢—-舒服!——-二子舒服的着,看着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美女帮自己,被她摸的一阵阵酥麻。

包玉婷手臂撑在草地上,对着二子,包玉婷已经无力反抗,任由二子把自己摆成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二子把手放在包玉婷浑圆的上,用力抓着她结实有弹性的,小骚货!—长这么翘!老子早就想从后面了!

说着,他把对准了包玉婷的口,向前一挺,把那根巨大的戳进包玉婷的里面!这种姿势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性,何况趴在面前的还是像包玉婷这样有着S形曲线的美女。

二子发了疯似的在包玉婷后面狂戳,猛吼着:噢!—-爽!—小!—-老子戳死你!——噢!—-妈的好爽!—–小骚货!—-老子戳!–戳!—

不要!—啊!——救命!—–快停!—-不要啊!——啊!———包玉婷痛苦的仰起头,像一匹母马似的嘶喊着。

二子在包玉婷后面喘着粗气,两手掐着她上的肉,低头看着自己的正在怎样的奸淫身前的这个女孩。

他的肚子一次次撞击着包玉婷翘起的,每当包玉婷浑圆的和他的小腹撞击时,包玉婷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噢—-的,包玉婷的这种叫声让二子更加的兴奋,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的母马般跪在草地上,手撑着地,珠圆玉润的白臀,正对着二子,他正在放肆的把一根黑色巨蟒似的粗丑缓缓从包玉婷的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又被他的猛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地上。

在他粗暴的冲击下,包玉婷只觉得好像有一个火车头在后面不停的撞击着自己,里火辣辣的疼,全身酸软,两条玉臂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了,终于手一软,上半身软倒在草地上,两个饱满的乳房被挤压的变了形,可二子正在兴头上,他才不管身前这个玉女的死活,只是一个劲的把自己那根肉茎凶悍的戳进去,再戳进去!包玉婷上半身软了,显得翘的更高了,给二子的视觉刺激更大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好像被一个小橡皮套子紧紧包住了,又温暖、又湿润、又紧绷,每一次和包玉婷壁上的嫩肉的刮擦,都带给他的一阵酥麻感,

二子舒服的吼叫着:小!—你的逼好滑啊!—-戳的老子了!—老子你!—–噢!—-爽!一边叫,一边不停的狂戳,他每向前顶一次,包玉婷全身都被他撞的向前一冲,圆滑的被他的肚子撞出啪啪的响声。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荒郊野外的草地上这种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女生的性器被戳的扑哧–扑哧—的水响声一直不绝。

二子的毕竟不是铁的,他终于快要忍不住了,包玉婷娇嫩的壁上的肉和他铁硬的剧烈的摩擦,一阵阵的快感从他的传遍全身,还有身前趴着的这个美女嘴里发出的嗯!–不要!—啊–的声刺激着他,他的突然一阵抽搐,二子紧紧抱住包玉婷丰满的臀部,把深深戳进包玉婷的深处,一股滚烫的液体深深射进包玉婷的里,很快一股混浊的白浆从包玉婷和二子性器的结合处流出,也分不清是包玉婷流出的,还是二子刚刚射出的脏物。

二子紧紧抱住包玉婷的,让自己的在包玉婷的里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满足的抽出那根大肉茎。

包玉婷在被老大和二子他们两个轮流奸淫之后,已经是浑身发软,像滩烂泥似的软滩在草地上,乳房、这几个地方不是手印就是牙印,可还有三个中学生没有满足,他们可顾不上包玉婷的死活,他们在旁边看的是血脉喷张,他们的早已经胀的铁一般硬了。

好不容易等到二子满足的射了精,他们两个兴奋的把包玉婷翻了个身,一个中学生抢先一步从包玉婷的后面猛的插了进去。

另一个悻悻的骂道:妈的!你这个臭小子,动作这么快!他只有无奈的挺起自己那根,抱住包玉婷千娇百媚的小脑袋,从包玉婷的嘴里戳了进去。

无人的草地上顿时上演了极其淫糜的一幕:一个细腰、翘臀、长腿的美女趴在地上,后面不停进出的是一个中学生粗大的,她的小脑袋被另一个中学生牢牢抱住,嘴里插着那个男生丑陋的。

老大和二子在旁边淫笑看这两个禽兽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不断传到他们耳朵里。

另一个则是兴奋的把包玉婷的头按在自己的胯间,看着自己那根巨大的,不停的在包玉婷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包玉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同时被两个中学生,后面那个中学生的格外的粗,每一次他的插入都会让自己的胀得满满的。

包玉婷明知自己的叫声会让这几个禽兽更粗野,可她实在是忍不住里,那一阵阵胀麻的感觉,好像只有叫出来,才能舒服一点!

包玉婷还从没有含过男生这么大的,就像一个铁硬的乒乓球塞在自己嘴里,热乎乎的,还不停的从里面流出惺骚的液体到自己嘴里,吐又吐不出去,只有被动的吞吐着面前这个中学生的,不过这个男生好像很舒服,不停的用力向前挺进,再挺进!很快,包玉婷觉得嘴里的这根硬梆梆的肉茎,好像在一阵阵的抽搐,

难道他要—!—包玉婷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恶心,忙用力的把头向后仰,想把嘴里这个腥臭的吐出去。

男生舒服的叫着,突然他猛力的动作停止了,只剩下他粗重的喘息!包玉婷也就在这一刻,突然感到嘴里的那根铁棒前端,猛的喷出一股热流,灌进自己嘴里,铁棍的每一次抽搐,都像机关枪似的发射出一股滚烫的热精。

好一会之后,面前的这个男生才把他已经软绵绵的从包玉婷嘴里抽出来,包玉婷白净的面庞上,嘴角上,长发上都粘满了刚才他射出的男性脏物,显得包玉婷的脸更加的淫糜了!

在包玉婷后面的那个中学生,也已经快不行了,包玉婷嘴里没有了男生的,他每戳一下,又能听见身前这个美女迷人的声了!

包玉婷的娇声时高时低,随着他插入的深度和力度变化而变化,他很快控制不住了,精门一松,一股热精猛的喷出,他淫亵的抽出,把这一股股的白浆射在包玉婷光滑的背脊上,浑圆的上,连她油亮的长发上也沾了不少。

从这个时候开始,包玉婷的身上每次都至少有两个中学生在疯狂的发泄和蹂躏!最多的一次,四个男生一起上,包玉婷趴着,后面插着一根,嘴里含着一个,两只手还不停的搓弄另外两个男生的!

这几个小混混更加不是善类,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美女,三个人轮流在包玉婷的身上发泄着精力和兽欲,包玉婷只能不停哭叫着、哀求着—–可他们还是冷酷的用各种姿势不停的干、戳、操!

直到最后其中一个拿出照相机,此时的包玉婷已经被他们摧残的没有了一点力气,只能被动的由他们拉开双腿,扒开,把自己最神秘的部位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永远留在了照相机的胶片里!

他们这才满足的离开,留下包玉婷一个人赤条条的躺在荒郊野外的草丛里,红肿胀大的乳房,因为兴奋过度胀硬分开的大小上都粘满了男生的,她最引以为傲的两个乳房上的掌印和牙印更是多不胜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