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

我当时任支行的信息科长,手里有点小权,而且自己也掌握着单位一笔为数不小的「小金库」,上上下下打点得都十分到位。

这时恰巧原来的会计科长工作上有调动,大家都以为我会接任会计信息部经理一职,我自己也认为非我莫属。

我认为自己称职的原因是这些年虽然一直搞技术工作,但我却始终坚持着各项银行业务的学习,尤其是银行的会计业务。

会计信息科大部分职员都是我的死党,听到这个消息他们都纷纷表示以后只听我一个人的,有这么多人支持我,嘿嘿,我看你怎么开展工作,早晚经理这个职位是我的。

「哦,潜,这位是你们的新经理,以后要好好合作,她原来是X支行的会计科长,对会计管理工作很熟悉。

「你好!我叫薇,很高兴能和你共事,希望我们今后合作愉快!」说着她友好地伸出了右手,我这时才仔细打量她,我靠,漂亮啊!活脱脱一个泽塔琼斯。

我指了指手中的拖把,对她微笑着说:「我手脏,对不起!您的办公室在里面,我先打扫完办公室我们再谈。

」说完我提着拖把,轻松地走出办公室,回头偷偷望去,她还尴尬地站在那里发呆,我心里一阵高兴,呵呵,以后有你受的,今天只是小意思。

会计信息部在我有条不紊的操纵下各项业务蒸蒸日上,多次被行领导及上级主管部门当作典型来宣传表扬。

这件事至今她还挂在嘴边,常和我说要不是那段时间我给她创造条件,她可能现在还对微机一无所知呢。

说句心里话,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我发现她很聪明、好学,而且人品很好,她对会计业务也十分精通,办事很有条理性,如果她做我的副手,我一定会非常喜欢她的,可是一山难容二虎,没办法,只能委屈你了。

另外,她的一些个人情况我也渐渐清楚,她比我小1岁,没有男朋友,还有她不是汉族人是回民哦,呵呵,难怪长得像外国妞呢。

那天我们都已经喝了不少了,照例她开始敬酒,她居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白酒,四两啊!我们都十分惊讶,我暗自思讨她要搞什么花招,心想这下可要有好戏看了。

我到这里工作一年多了,我看得出在座的各位都是你的好朋友,我真的很想融入你们,成为你们的朋友,接纳我好吗?」

「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好吗?我期待你的答覆……」说着她泪如雨下,一仰头把整杯酒咽了下去,然后静静地看着我。

瞬间我开始反省自己,他妈的,这一年多来我都做了什么,扪心自问,这样作对吗?这样做道德吗?!你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吗?!难道那个职位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什么要把眼前的女孩伤的那么重,有这个必要吗……

我转过头对科里的同事大声说:「都看到了吧,这件事到此为止!来,都满上,支持的都和我乾了这杯!」转眼间每人面前都斟满了白酒,大家都站起来端着酒杯望着我。

我的手第一次和薇的手握在了一起,那天,我们每个人都喝多了,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那么做是对还是错,不过后来事情的发展证明我那天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薇之间的关系不断地改善,她很快融入到我们这个圈子,俨然成为我们的好朋友,我的哥们了,我们之间也开始有说有笑,她也变得开朗起来。

不过我和薇之间的话还是不多,两人在一起研究工作的时候总感觉有那么点尴尬,甚至有时好像在互相躲避似的。

说实话,虽然后来听说她和那个男的分手了我又高兴了一阵子,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发现薇在自己的心理或多或少已经有了一席之地。

那一年的雨季来得特别早,雨下得也越来越大,常常阴雨连绵数日,看天气预报报道国内部分地区已经形成洪灾,而且大有愈演愈烈的阵势。

我所在这个城市的江水水位也日渐增高,每天下班路过江堤,看到江面越来越宽,我心中不免掠过一丝不祥之兆,那段时间烦躁一直笼罩着每个人,当然也包括我。

前几日我们会计信息部周末加班,结束后我们在一起吃饭,并喝了不少酒,反正第二天不用上班,索性大家在一起喝个够。

在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的时候,我清醒记得薇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望着我,用很微小的声音说:「我夜夜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这句话我听得十分清楚,我吃了一惊,偷偷扫了一眼四周,还好,其他人都在闹哄哄地彼此敬酒,没人注意到我俩。

她微笑着脸上带着满意的神情注视着我,可是从她眼中传递出的那种使人神魂颠倒的神情弄得我很不自在,我端起酒杯,「来,喝酒!」我掩饰着内心的不安,果断地岔开了这个敏感的话题。

周一那天我起得很晚,看看表已经9点多了,可是睡意仍未完全散去,昨天和朋友们在网上打游戏玩到凌晨4点多,想想今天班上也没什么要紧事,索性睡了一上午。

走进办公室,看到里屋的门虚掩着,心想薇在睡午觉吧,我蹑手蹑脚地坐在办公桌边打开计算机,开始在网上满无目标地浏览着。

在网上我很快就找到这首歌并下载下来,点击播放,那温柔的旋律合着陈明婉转的歌喉立刻在办公室内轻轻的迴荡起来。

我靠,我上哪儿还要和你打招呼吗,我心头掠过一丝不满,刚才对她那种温柔的幻想也一扫而空,我头也没回,冷冷说道:「哦,早上起来不舒服,头痛,在家睡了一上午。

「严重吗,吃药了吗?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听着她诚恳而且关切的问候,我真有些后悔刚才用那种口气来回答她。

今天她穿着一身轻薄的黑色套裙,看上去神秘而又,这件衣服是她新买的吧,以前我怎么没见过呢?想到这里,自己不由一愣,我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注意她了,妈的,我这是怎么了。

良久,她终于开口了,「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你能送我吗?」此时我的心情乱糟糟的,明显感觉要有事情发生,可是我猜不到那会是什么,这时也来不及思考了,其实我当时也是一头雾水。

」我们一前一后走出单位,这时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我们迅速钻进轿车,但彼此还是被雨水淋湿了,她薄薄的衣物紧贴着肌肤,湿漉漉的长发还在滴着水滴。

她没有回答我,我只好继续追问,「怎么了,说话啊?」我看着她,这时她的眼中忽然噙满了泪水,眼睛一眨,大串泪水扑簌落下。

我把车子停到离江堤不远的一个角落,这里十分安静,在这大雨中向远处望去,江面变得十分缥缈模糊。

我说了你可能会看不起我,会认为我不是个好女孩儿,可是随你怎么看,随你怎么想,我还是要告诉你。

我努力试着考虑妻子、女儿、家庭、前途等等,无奈却没有一丝头绪,这时我只是强烈地醒悟到,我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她了,而且爱得是那么深,她爱我这句话,我彷彿已经等了一千年那么漫长……

突然她一口咬住我的嘴唇,随即用她那温湿的舌尖轻轻叩开我那冰冷的双唇,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疯狂地深吻起来。

她这里早已洪水氾滥,我慢慢探索着她的神秘地带,轻轻拂弄她湿滑的,摆弄着她那柔嫩小巧的,手指慢慢向她身体深处滑去。

她的身子明显一僵,迅速而坚决地拉开我的手,「不,不要,我们不要在这里……」说着,她用一种几乎是乞求的眼神凝望着我,我看着她,头脑渐渐清醒,「对不起,我……」

她放开抓着我的手,在我已经鼓鼓的下身摸了摸,羞涩地转过头去,用我几乎听不到的细小的声音说道:「我早晚是你的,不过不是现在。

车窗外,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天空逐渐晴朗起来,我放下车窗,一股清新的空气携着一缕动听的歌声扑面而来。

我和薇之间的关系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这时候我们就觉得世上万物都是如此可爱,而且好像事事顺心,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

办公室里处处洋溢着我们欢快的笑声,偶尔我们会在没人的时候快速拥抱亲吻,偷偷体会那种片刻的刺激和欢愉。

不知是愧疚还是什么,那段时间虽然我强烈地爱着薇,但丝毫没有影响我对妻子的爱,正相反,我同时深深地爱着她们两个人。

这时我就会给她一个深深的亲吻,搞得她无话可说,只是攥着我的两个蛋蛋,说哪天一定要捏爆它,免得再害人。

我就调侃地问她是否真的舍得,她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说:「有什么舍不得的,哼!你这破东西害了多少人。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约半个月,一天我们收到市人民银行的一个会议通知,会议主题是加强结算纪律,会议在市郊的一个度假村举行,会程为期两天。

这两天正赶上双休日,我正是分管结算的,这事当然要落到我头上,他妈的,这个休息日看来要泡汤了。

谁知行长看过这个通知后,认为人民银行的事我们应该大力支持,要和领导行搞好关系嘛,所以决定派薇和我一起参加。

一路上我们就像出了笼的小鸟,兴奋不已,她更是高兴地合着车内的音响,翻来覆去地唱起刘若英那首《为爱癡狂》。

像我这样为爱癡狂,到底你会怎么想?」她边唱还边扭着头认真地看着我,好像要在我的脸上找到答案似的。

」在度假村宽阔的停车场上,她很快就掌握了基本要领,况且我那台进口汽车驾驶十分舒适灵活,而且是无级变速的那种,所以没多长时间,她就开的有模有样了。

又开了几圈,她把车子交给我,对我说:「我们回去吧,反正这会也没什么意思,他们也不会找我们的。

」我看着她,没有做声,心里却一个劲的嘀咕,什么意思嘛,刚才不是还说要和我厮守两天吗?这会儿怎么又要回去?

她好像看出我在想什么,顽皮地笑了笑,冲我眨了眨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到:「我的意思是说,离开这里,我要和你私奔!」

我想了想对她说:「去E市吧,那里我熟悉,我开车去过几次,E市有家宾馆条件非常好,国家去E市都在那里下榻呢。

「嗯,听你的,这次我真的要和你私奔喽!」说完,她撅起小嘴轻轻地亲了我一下,开心地嚷嚷道:「出发啦!」

我看到她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我俯在她耳边轻轻地吻了一下,悄悄地说:「不,我不想,我现在想的就要你。

她迅速扔掉手中的东西,一下子跳到我的怀里,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两腿紧紧地夹在我的腰间,口中喃喃地轻声说道:「你是我的了,我永远属于你,永远……」

」说完便一脸坏笑地在我已经支起帐篷的地方狠狠地抓了两把,我拍拍她的说道:「好吧,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她一翻身从我身上爬了起来,进入了洗手间。

」我伸手想抓住她,却被她像鱼一般灵巧地躲了过去,她快速跳,用洁白的被单把自己严实地裹了起来。

我赤裸着全身走向薇,此时我的已经硬挺起来,我明显能感觉到,随着我的走动跨下的东西昂首挺胸地在晃来晃去,就像在和薇一样。

此时薇在床上静静地躺着,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白色被单,她呆呆地盯着我的宝贝,忽然害羞地钻进被单里。

我一把掀开被单,重重地将她压在身下,瞬间我觉得自己的身体陷了进去,薇的身子柔若无骨,肌肤就如同凝脂一般。

我的一双手指不断刺激着她已经硬挺了的阴核,她紧夹着双腿密切地配合着我,从她嘴里不断传出轻轻的。

她的一只手在我的下身摸索着,在碰到我那坚硬火热的时,我感觉她彷彿触了电一般,手指迅速拿开了。

不久,一片潮红迅速从她的耳根蔓延到她,我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忽然她身子一挺,一只手死死地攥住我的,只见她双眼紧闭,眉头紧锁,随着「哦」的一声,她的身子瘫软了下来,下身处已经一片汪洋。

此时我跨下的已明显感觉到胀痛,是该攻陷她最后的领地了,我翻身跪在她的两腿之间,高抬,扶着对准她的花心开始慢慢磨擦。

」说完我一挺,「扑滋」一声,一下子狠狠地将整根没入,我觉得自己已经洞穿了她那温暖湿滑的所在。

薇漂亮的脸上此时呈现出可怖的扭曲,她双手有力地按着我的肩膀,欲拒还迎,指甲深深嵌入了我的肌肤。

忽然我眼睛一黑,漫天盖地的温热感聚集在我俩交接密合的地方,我感觉腹肌像痉挛般地愈缩愈紧,最后结成一块。

那种被涨满管的封闭感觉突然一下子解放开来,欢愉的快感迅速涨满我的大脑,排山倒海般地射了出去。

薇香汗淋漓地在我身下喘息着,「刚才很痛吗?」我柔声地问道,她无力地摇了摇头,拉着我伏在她的身上。

」此时我突然发现薇眼中闪烁着泪花,我心头一沉,低头看去我猛然发现她的身下有一片斑斑血迹,我迅速的反思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用力过大给她弄伤了?或者她是?!

我跪在床上看着血迹发呆,脑海中迅速闪过她几次阻止我用手指进入她身体的情景,天哪,她居然还是,这一点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其实我就是爱你,我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哪怕有一天你绝情的抛弃我,我也不在乎,真的!」薇扑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深情的对我说。

她用女人特有的癡心、爱心,精心为我布置了一个爱情的陷阱,我一不小心就跌了进去,可怜自己已经被俘却还不曾察觉。

因为她总是好奇地爬到我的跨下,注视着我的宝贝,时不时还用手摆弄一番,用舌尖舔一舔,可能是第一次的缘故吧。

「嘿嘿,我在观察你这个东西,太有意思了!它好像有生命哦,你下面这个袋袋自己会动,就好像在呼吸一样,太奇怪了!」她像发现新一样惊喜地叫着。

「看见了吧,我是不是没有骗你?」我呵呵一笑扑了过去,把她按倒在身下,掰开她的大腿疼爱地说到:「我看看你的,感觉好点了吗?」

我抚摸着她的秀发,开玩笑地对她说:「你知道的东西不少啊!」她从嘴中吐出我的,不好意思地说:「还不是你教我的。

那些都是我无聊的时候在网上收集的一些文章,大概有一千多篇吧,我把全部文章整理后制作了一个简单的网页隐蔽地放在局域网上,是专供我们几个偷偷浏览的,唉,做任何事都不可掉以轻心哪。

慢慢地她好像熟练了这种动作,开始了有节奏地快速的摩擦,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我有几次差点射出来,还好我及时咬牙忍住了。

随着第一次强烈的到来,她并没有罢手,而是乐此不疲地继续快速地摩擦着,看得出一个接着一个、一浪高过一浪的已经把她搞得筋疲力尽了,最后她扶着我的慢慢送入了她那温暖湿滑的,她浑身一颤,就瘫软在床上不断地娇喘着。

经过刚才那番折腾,我的忍耐也基本到了极点,膨胀的在她滑顺的中左冲右突,坚硬的凶狠地刺激着她可怜的小和,根部的囊状部位猛烈地击打在即将痉挛的花瓣上,我疯狂地了百十来下,狂射喷出,直达她刚经人事的子宫深处。

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儿,正想起身拉她去冲洗,她却紧紧地抱着我说:「不要动,让它在里面吧,现在它是我的,不要拿出去。

我感觉好累,我们就这样睡一会儿好吗?」我点点头,慢慢翻过身,她也紧紧地贴着我,生怕我的宝贝从她身体内掉出来似的,调整好姿势后,我搂着疲惫的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用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我们逛遍了E市的所有景点,说是看风景逛景点,倒不如说是我俩卿卿我我环境的点缀。

其实我们都清楚地知道,这种快乐的日子我们又能持续多久呢?每当妻子的音容笑貌在我脑海里浮现的时候,我的心头都会一痛,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突然她一头栽到我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因为我不能许诺她什么,我也不能做出那样的许诺。

过了一会儿,她抽泣的声音渐渐小了,可这时候她却像发了疯似的,迅速揭开我的腰带,扒开掏出我那还还没睡醒的,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吮吸起来。

我没有停下车,这种环境下我还从未体会过这样的刺激,而且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很难劝阻,唉,随她去吧。

车子就快要驶入市区,我也在她的吮吸下感觉马上就要了,我想用手扳开她的头,她当然知道我要做什么,谁知她却死死地抱住我,反而加快了吞吐的动作,我实在把持不住,一股股全部射进她的喉咙深处,她并没有吐出来,而是丝毫没有犹豫地一口气咽了下去,并继续用她那温湿的舌尖为我认真清理着上残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