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妇女与狗交配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

陆无双全裸仰躺,被五丑封闭的穴道还未解开.她浑身的蜈蚣虽已被我煮了九成,但玉乳、腿根,仍残留着十多条活生生的百足。

红黑毒虫,彷彿把外阴肉缝当作巢穴,来回爬行,恋栈不去;四条蜈蚣,兵分两路,各咬住左右双峰的脆弱乳首,吸啜涂在上面的美味鸡油。

桃源洞口,被数百对虫脚缓缓爬过,如拂似扫;岭上红梅,遭四个口器反覆啃扯,肿胀火红;轻度性虐般的骚扰,教本来蛮横的陆无双痛中有快,叫苦更似低吟:「好、好痒……呜!哎……」

咦?她的乳头被蜈蚣咬住,应已中毒!我正是百毒不侵之身,莫非要上演那种最典型的戏码——我和陆无双,藉此解毒?

「这有甚么好看?傻蛋我自己也有啊!不看就不看,那傻蛋闭着眼睛帮你捉蜈蚣吧!」我跪下合眼,双手齐出,按上陆无双乳酪一般的胸脯。

既是盲人摸象,那碰不着蜈蚣,只摸中没蜈蚣处的侧乳、下乳,可是最正常不过……滑如凝脂的皮肤、软绵绵的乳肉、浑圆隆起的曲线,真是手感极佳。

我乱摸乳峰,偏没碰到蜈蚣,陆无双羞急得胸膛起伏:「笨傻蛋!不是那里……蜈蚣不在……那边……」

「都叫你别乱喊我媳妇儿!呃……」陆无双痒得受不了,无奈嚷道:「好、好啦!你睁开眼来,快拨开这些臭虫……」

我忍住狡计得逞的笑意,弯腰低头,光明正大,近在咫尺地细看陆无双乳间.左右峰峦,各有两条蜈蚣,紧咬着小小的蓓蕾不放。

我拈起陆无双左乳上其中一条蜈蚣,一拉尾巴,想扯牠下来,那知牠咬合力奇大,死命逮住到口的乳蒂不放——

我恶作剧般再轻抽虫尾,牵动虫口口器,扯得乳蒂长长的、高高的,又肿又红,充斥病态美感,搞得我都抖了一下……

好不容易,第一条蜈蚣终於松口,陆无双刚呼一口气,我又促狭地去拉第二条.第二条蜈蚣亦放口,少女的左乳顿获解放,乳头弹了回去:「哎!」

虽然你之前曾用弯刀砍我,但大人不记小人过啦!我便拾起陆无双的佩刀,俐落地将她右乳的两条蜈蚣,一刀两断。

但两颗樱桃被噬咬良久,集中充血,发烧般烫红……我一望雪地,灵机一动,捡起雪团,往乳头印去——

叫我瞧清楚你的?真是听见都流鼻血了……我再抓第二条蜈蚣,剩下来那五、六条活像知道势头不对,立时慌忙逃命,全在女阴肉缝外来回窜走;上百对虫足、悠长的触鬚,暴走般掠过紧緻的口,刺中娇小的阴核……

毛茸茸的虫躯,反覆揩擦秘处,未经人事的小姑娘那禁受得了如斯刺激,眉皱嘴抿,神情在噁心、害怕之中,又似带快慰……

再这样虫行蚁咬下去,恐怕陆无双或会……不行,我媳妇儿的首次,那能够是由蜈蚣带来呢?怎么说也该是以后某天,由我给予她的嘛……

」我把握最后的戏弄机会,手掌一翻,把雪块覆盖花园.霜降玉户,又惹来陆无双一声难辨苦乐的鼻音……

藏边五丑、雪地蜈蚣,还有这个山洞,应该就是《神鵰》里,杨过、洪七公、欧阳锋共处数天的那个山洞……但因为我家电脑被雷击,编程又未完成,游戏的个别部份便一团糟了。

「呃,问错啦……」要找个正经话题……嗯,我初遇陆无双时,有两个乞丐袭击她,说『既被你偷听到我们的说话……』『你休想活着去得了襄阳城!』

可我在路上无意间听见那两个乞丐密谈,说丐帮有内奸勾结蒙古人,要在襄阳英雄大会前夕,阴谋暗算黄帮主。

配合这游戏元、清两国瓜分中国北方的世界观,《神鵰》第一次英雄大会的举行地点,从大胜关改为襄阳城。

但让陆无双独留在山洞休养,总觉放心不下……我便忍痛将救命法宝『含沙射影』塞给她:「媳妇儿,如果有歹人或野兽出现,你就射他们一个满身窟窿吧。

陆无双低头凝睇,彷彿有点感动地摸着铁盒子,俏丽的瓜子脸儿,罕有地没再凶巴巴的:「那下次见面,我再还你。

过关奖励就过关奖励啦!忽然来一幕『蜘蛛侠』算怎样!还有!我好歹都击退藏边五丑了,死活都不给我提升到等级2?最后,这是金庸群侠游戏呀!要觉醒跟蜘蛛有关的特技,至少应该是『千蜘万毒手』好吗!

但给我能感应危机接近的『蜘蛛感应』有啥用?我又不是蜘蛛侠,纵使提前感应到了,也没那超级反应去闪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