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的姐姐 电影 猛烈撞击灌满白浊花液

万事了然之后,蓝葵本来想立即出发去往翠息郡城,但芙梅尔缠着她软磨硬泡硬要留她住一晚上,她也只好答应下来。

芙梅尔请他俩去城中最好的食肆吃了晚餐,回到家里之后,蓝葵便想早点休息,洗漱完毕后,就让芙梅尔安排客房。

「哎呀,不好意思啊蓝葵,我家里很小的,就两间房,要不你睡一间,我和阿易睡一间吧,我不介意挤一挤的。

蓝葵进房之前,把阿易叫到一旁,斜着眼睛嘱咐了一句:「晚上…她要是来找你,你就把她赶走,不许碰她……」随即又撇过头去,背对着阿易,恨恨道,「你要是敢和她胡来……哼!」最后蓝葵也羞于说什么威胁的话,只是冷哼一声,就走进房去。

然而这对于阿易来说,威胁力度已经足够大,虽然芙梅尔的美貌很吸引他,他也根本不敢越雷池半步,便也战战兢兢地进到自己房里。

阿易打开房门,就看见芙梅尔换了一身粉色的丝质睡裙,正姿势撩人地依靠在门边,她此时没有戴眼镜,那张柔美的小脸上画着素净的淡妆,唯有双唇嫣红得像玫瑰花瓣一样,极为诱人,她的睡裙领子开得很低,的酥胸和一条深深的沟壑尽数露出,看得阿易忍不住猛吞口水,他早就处于饥渴难耐的状态了,现在看着这风韵十足的美人在自己面前娇媚巧笑,瞬间就起了反应。

芙梅尔一瞥眼就看见阿易的凸起,不禁笑得更加欣喜,她轻飘飘地把手搭在阿易脖子后面,如诉如泣地柔声道:「阿易,姐姐今晚有点儿睡不着呢,你陪姐姐说说话好么?」一边说一边在阿易耳边轻轻呵气,尽情撩拨着这个可爱的少年。

阿易几乎就要将她抱住,和她亲吻纠缠放肆发泄,但是一想到主人的叮嘱和威胁,立马又吓得有些萎软,连忙很不好意思地推开了芙梅尔,颤颤巍巍地抱歉道:「对…对不起…芙梅尔姐姐,主人…主人说过,如果你来找我…我要…我要赶你走的,对…对不起……」他抱歉连连,面色窘迫极了,却还是毫不犹豫地把芙梅尔往门外推搡着。

「诶诶诶?阿易…你……」话音未落,她已经被阿易推出门去,房门紧闭之后,她就再敲不开了,气得她咬牙切齿直跺脚,恨不能把蓝葵拉出来揍上一顿才解气。

「该死的,这呆子,怎么这么听蓝葵的话啊?我都主动送到门口了还把我推出来,真气死人了……」阿易的拒绝让她挫败极了,明明已经尽可能地春光外露了,还是抵不过蓝葵的几句话,她不禁开始猜想,阿易到底被蓝葵调教到了什么地步。

芙梅尔在走廊间郁闷了几个来回,突然灵光一闪,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坏笑,当即跑回自己房里,找了一套和蓝葵所穿的差不多的素白纱裙,然后对着镜子吟唱施法。

她这个法王没有别的长处,唯对各种奇技淫巧无一不通,只因她从十八岁开始,就为了长生不老容颜永驻而潜心钻研各种古籍,连炼金术和炼药术都曾日夜精修,成果也是相当的惊人,以她现在的年纪,却还能保持少女时的容貌和大部分身体机能,这种堪称神迹的不老之法,根本不是那些只会驻颜术的普通法师所能企及的。

而现在只是要短暂地变幻成另一个人的容貌和声音,根本难不倒她,只是一炷香的功夫,她就变成了另一个「蓝葵」……

阿易刚刚被芙梅尔撩了一下,现在正全身燥热,坐卧不安,当初他在陪尤伊回流源城的路上,蓝葵就给他下了禁令,让他以后不许,因为实在是觉得太下流了,这条禁令现在他还记得牢牢地,不敢违背,所以也没有什么方法排解的难受和酸胀,只能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此时芙梅尔正在全力憋着笑,扮演那总是面无表情的蓝葵对她来说难度太大了,她得时刻绷紧了脸才行。

阿易更加摸不着头脑了,明明主人从来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的,不过他也没想太多,赶紧把「蓝葵」迎进了房里。

此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阿易却不敢多做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蓝葵」坐在椅子上,他坐在床边,静静地欣赏着主人的容貌身姿,也不说话,仿佛能多看一眼就已经觉得满足。

芙梅尔可是按捺不住了,她起身坐到阿易身边,阿易本能地想要躲开,却被她握住了手臂,只能紧张兮兮地问道:「主…主人…你…你怎么……」

阿易看着近在眼前的主人,闻着蓝葵身上的脂粉香,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跳得不属于自己了,只能呆呆地答道:「不…不是……」

芙梅尔看着他那副瑟瑟怯怯的青涩样,更加心痒难耐,伸手摩挲着阿易的面庞,柔声问道:「阿易,你…喜欢我么?」

阿易几乎是本能地开始表起忠心来,连声恳切道:「喜欢…喜欢主人…我…我最喜欢的…就是主人了……」

芙梅尔看着他那副认真极了的表情,再也憋不住笑,眉梢嘴角都弯起醉人的弧度,那笑容把阿易给看得浑身酥软,他还从来没见主人这样笑过,只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被吸进主人的那双凤眼里了。

阿易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今天的主人实在是太不正常了,让他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这突然降临的幸福!

阿易的心里仿佛有一团火花炸裂开来,再也顾不上想为什么主人变化如此之大,现在他满脑子只有蓝葵那两瓣花苞样的薄唇,他像个未经人事的处男一样,牙齿打着颤犹豫了很久,最后在「蓝葵」的催促下,他才缓缓低下头来,万分紧张地把双唇凑到了芙梅尔嘴上。

一旦吻上,那温热柔软的双唇就像鱼饵一样,把阿易牢牢勾住,他本能地开始轻轻咀嚼品尝那两片软肉,使劲地嗅闻主人面上的清香,嘴上越吻越是大胆,开始伸出舌头往芙梅尔嘴里探去,芙梅尔也很主动地伸出自己的小舌,和阿易勾连缠绕在一起,两人的唇舌自然而然地完成了交织连接,自此便上下翻动,难分难舍。

此时阿易已经从心底里认定,现在自己口中含着的就是世间最极致美味的食物,随着两人吻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热切,阿易的身体也已经完全无法按捺,他突然伸手将芙梅尔紧紧抱进怀里,让她胸前的两团媚肉和自己的胸膛贴得紧紧地,口中更加贪婪地索取着芙梅尔的一切,嘬嘬有声的吸饮着她的香津和小舌,简直恨不能把她的舌头给吃进肚里去。

芙梅尔在这样强烈的口舌攻势下不断发出享受的,任由阿易在她的口腔中肆虐,她也独居快五年了,每天靠钻研古籍排解寂寞,正是饥渴得浑身发痒的时候,只有这样近乎粗暴的热吻才能满足她内心炽烈的情欲。

两人一吻接着一吻,互相怎么也不不舍得松口,吻着吻着,阿易就把芙梅尔压倒在了床上,他看着那张令自己魂牵梦萦的玉面,现在芙梅尔的脸上已经尽是醉酒般的酡红和迷乱的春色,这样的表情出现在那张属于蓝葵的容颜上,简直快把阿易的魂魄勾出体外了!

阿易的呼吸变得无比沉重,死死地捏紧拳头,抱着最后一点顾虑和忌惮,喘着粗气问道:「主…主人…我可以…可以和你…和你亲热么?」他在蓝葵那儿碰壁碰得太多了,此时尽管欲火焚身,还是害怕惹得主人不高兴。

芙梅尔已经急得浑身直扭了,被阿易这么傻傻一问,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挽过阿易的脸庞,在他左脸颊上亲了一口,柔声道:「哎呀,当然可以啊,你…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么?」她凑了上去,轻咬着阿易的耳朵,「我这么喜欢你,你想和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快点儿……」

阿易脑子里的最后一根弦也随之骤然崩断,他像是被放出牢笼的野兽一样,猛地捧起芙梅尔的俏脸,再度咬住了她滑腻的口舌使劲吮吸舔咬,同时双手齐上,粗暴地撕扯她的纱裙,芙梅尔也胡乱地剥解着他的衣服,一男一女无比默契又无比疯狂地渴望着对方的肉体,几个眨眼的功夫,两人就都变得赤条条地,衣物扔得满地都是。

阿易即使吻得意乱情迷,也依旧时刻为蓝葵着想,他怕自己压得主人不舒服,吻了一会儿,他就抱着芙梅尔坐了起来,其间两人的唇舌一直都没分开,阿易一边和芙梅尔激吻,一边伸手抚摸她光滑凉软的背脊和,而且越摸越放肆,捏了几下那两瓣弹力惊人的软肉,便把右手探进她两股间的神秘缝隙,惊喜地发现那里正一片湿热,在两边的大小间揉摸了一会儿之后,阿易就把一根中指探进那中间,细细地搅动抠挖起来,把芙梅尔挑逗得更加兴奋,只不过双唇被阿易牢牢堵住,只能从鼻翼间不断地发出愉悦的哼哼声。

阿易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灵魂出窍了,用手指这样玩弄主人的身体,要是在以前他根本连做梦都不敢这么想,现在这一切都变成了真实,他用手指感受着主人里的紧窄和鲜嫩,已经硬得快要炸开了。

他猛地分开口舌,一边舔舐着芙梅尔的面庞和粉颈,一边两眼通红地喘息道:「主…主人…我好想…好想肏你…可以么……」说着,他改用两根手指插入芙梅尔的蜜穴里抠挖,像是害怕主人不同意似的,他的手突然动得像发抖似的那么快,给予芙梅尔完全招架不住的快感,一下子就把她的蜜汁给挖得源源不绝。

「啊啊啊啊…哎哟…慢…慢点…你…你坏死了……」芙梅尔明显受不了体内那两条小蛇疯狂抖动带来的刺激,连声尖叫着求饶,阿易这才放慢了动作,给了她一点喘息的机会,「你…你个小色鬼…你要肏…肏就是了…我不是…不是说过…你想做什么…都可以的么…真笨……」芙梅尔一边娇喘一边媚笑着嗔怪道,眉眼间尽是动人的风情。

阿易简直快乐疯了,在芙梅尔的脸上狠狠啾了一口之后,他就低下脑袋,提了提腰胯,把往上凑,芙梅尔也自觉地抬高了,甚至主动伸手去握阿易的,当她感受到阿易那根宝贝的尺寸和硬度之后,几乎惊喜得想要尖叫,便更加迫不及待地紧紧握住往自己的口子上送,阿易就满怀激动地看着自己的小兄弟抵住了主人的蜜,摩擦了几下之后,就进入了自己最爱的女人的身体深处。

十多天的禁欲,加上插入主内时那无法言说的滔天幸福感,让阿易像个初次上阵的小雏儿一样,瞬间喷射了出来,内的不断挤压和一波接一波的快感让他爽得浑身发颤,趴在芙梅尔肩头啊啊地起来。

「唔…阿易…你…你怎么…怎么这么快就泄了?难不成,你还是处男?」芙梅尔忍不住调戏道,她此时就感觉体内那根粗壮得不像话的肉茎正在疯狂喷射,一道道滚烫的水箭打在她的花心和壁上,烫得她舒服极了,但也酸痒极了,那根肉茎把她的塞得满满当当地,却又只是微微抖动,根本是火上浇油。

阿易足足射了快小半盏茶的时间,其间他一直神思恍惚,芙梅尔说的话他都没听清,现在他只感觉自己身上的主人在扭动着身体,两瓣肥软的在他的大腿上磨来磨去,过瘾无比,那销魂的小也在上下小幅地套弄他的,很明显,他的主人在自己找乐子。

这让阿易瞬间振作起来,他两手挽过芙梅尔的两条玉腿,把它们悬在肘弯上,然后搂着芙梅尔的将她整个抱起,两腿一伸,整个人就站立起来,也猛地顶在了芙梅尔的花心上,顶得她瞬间发出一声娇媚透心的浪叫。

阿易得意地笑了笑,接着便一口吻上,含住芙梅尔的唇舌,像是突然被谁抽了几鞭子似的,突然飞快地前后挺动起来,把芙梅尔那丰满圆润的撞击得起起落落,每晃动一下,就会荡出点点滴滴的淡,有不少还流到了阿易大腿上,两人那不断结合分开的阴部看上去已经是一片不堪。

芙梅尔此时简直快活得想要放肆浪叫,只可惜嘴唇被牢牢封住,根本表达不了心底的爽快感,她的被一根火热的粗大搅得凌乱不堪,里的每一寸肉芽都被磨得趐乎乎地,那舒服到心坎的感觉弄得她浑身发麻,阿易像是要把她的肏坏掉一样,毫无顾忌地冲进冲出,那强壮结实的身躯和那粗暴得让人心颤的大幅度动作,让芙梅尔有一种自己已经被这个男人征服的朦胧感觉。

阿易怎么也不舍得放开主人的唇舌,硬是一边用力一边吮咬着她的小嘴,就保持这一个姿势,扛着芙梅尔的双腿一个劲地肏干着,虽然芙梅尔的不算特别紧致,但阿易根本顾不上体会这些细节,他现在只想用尽全力去表达自己的爱意,一刻不停地做着最为甘美的活塞运动。

就这样狠狠了两百多下之后,芙梅尔终于再也坚持不住,猛地挣扎开阿易的口舌,全身僵直打颤,高亢至极地尖叫起来,里猛地涌出大量粘稠的蜜汁,一抖一抖地迎来了久违的。

阿易听着芙梅尔那用蓝葵的声音喊出的放荡,再一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把主人干得泄了身,几乎兴奋得快要窒息,腰胯赶紧狠顶几下之后,像要把整根融进芙梅尔身体一样,死死地抵住她花心处的软肉,两腿发着颤,空前激烈地喷射起来。

两人都因为的极乐快感而啊啊地大声叫唤着,芙梅尔更是被阿易的浓精打得连声浪叫,雪白的娇躯上已经香汗淋漓,等到各自都爽了个透彻之后,她才软软地倒在阿易的肩头,一边费劲地喘息,一边带着满足的语气道:「阿…阿易…小冤家…你…你太猛了…蓝葵…蓝葵可真会玩啊…把你这么棒的奴隶…带在身边…真不老实……」

阿易也正微微喘息着,芙梅尔的话他听了个半清不楚,皱起眉头疑问道:「恩?主人?你刚刚…说什么?」

芙梅尔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笑着在阿易脸上嘬了一口,妩媚道:「没说什么,小色鬼,你刚才…好厉害啊…弄得我舒服死了,我…我还要……」说着她就主动送上双唇,把阿易的舌头含进嘴里轻轻吸咬,并时不时发出梦呓般的细微哼声。

这让阿易的欲火瞬间重新燃起,再度疯狂地挺动腰胯,在芙梅尔那灌满了的蜜穴里拼命,房间内又被两人的肉体撞击声所充斥。

一对饥渴程度不相上下的男女,纠缠在一起时就像是饿了好几天之后终于见着肉食似的,对于对方的身体怎么吃都吃不够,一直到后半夜,芙梅尔的在泄了六次之后,实在是酸疼得很,才哀求阿易停下动作,此时阿易依旧还在兴头上,却还是对主人百依百顺,很听话地抽出了肉茎,柔情款款地抱着芙梅尔在床边轻轻爱抚,诉说着自己的衷情,让芙梅尔倍加舒心满意。

「主人…原来…原来你这么好色的啊……」阿易轻轻咬着芙梅尔的耳垂调笑道,他回想起主人刚才缠着他要了一次又一次,还自己扭着纤腰往他上撞的放浪模样,就欢喜得像要飞起来似的,「平时…主人老是骂我下流…老是教训我…我还以为…主人你很讨厌这些事呢……」

芙梅尔听了便笑出声来,眼珠一转,啄了啄阿易的嘴唇,调皮道:「我本来就是这么好色的嘛,我平常那些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呢。

」她此时心情大好,忍不住想要调侃一下蓝葵,玩儿个尽兴,「而且啊…阿易,我其实…特别想和你亲热,被你抱着…抱着弄…太舒服了,以后…主人每天都和你一起睡,每天都让你抱着,好不好?」她伏在阿易的胸口,一边逗弄着阿易的乳头,一边软软甜甜地问道。

阿易简直大喜过望,一叠声地说好,说完就捧起芙梅尔的小脸,在她脸上到处乱亲,芙梅尔被亲得面色羞红,也不甘示弱,在阿易的脸上回吻个不停。

然而才吻了几口,她就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微笑着问道:「阿易,你…你比较喜欢现在的我,还是…还是平时那个冷冰冰又古板无趣的我?」她真的对眼前这个少年动心不已,抱着一丝希望,想要尝试着把他留在身边,于是耍了个小手段,探一探阿易的心意。

阿易愣了一下,似乎弄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却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道:「我……我都很喜欢啊,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主人呢?」

芙梅尔皱起秀眉,疑惑道:「怎么可能都喜欢?我平时对你那么冷淡,今天吃晚餐的时候,你那么殷勤地给我布菜给我盛汤帮我剔鱼刺,我都没给你好脸色,反而说你很烦人…我…我那样对你,你难道一点儿都不介意?」今天他们一起吃晚饭时,她看着阿易极尽周到地服侍蓝葵用餐,简直羡慕得快要流口水了,偏偏蓝葵还是那么爱答不理地,她都有点为阿易鸣不平。

阿易却微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把芙梅尔的腰肢揽得更紧了些,揉摸着她的小肚子,徐徐道:「不介意啊,伺候主人…是我应该做的啊,我为什么会介意呢?」他脸上多了不少红彤,满溢的幸福感全写在眉眼间,「虽然…虽然现在能和主人这样,我觉得幸福得要死,快乐得要死,不过…平时的话,能和主人呆在一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主人任何时候…任何样子…怎么对我…我都很喜欢…只要…只要别抛弃我…就好了……」

芙梅尔听了之后,心情非常复杂,阿易对蓝葵的感情令她深深动容,但同时她也清楚,这个少年已经被蓝葵吃得死死的了,自己怎么抢也抢不动了。

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满心烦躁,烦得她想扯着头发乱抓一气,然而困意袭来,她便把阿易压回了床上,两人都尽量紧密地贴着对方的身体,相拥在一起缓缓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