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寸太大宝贝慢慢来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花好月圆

这一惊一乍的,我也没敢再继续,可下面胀得厉害,只好去厨房给自己倒冰水喝,喝了好几杯才把火给降了下去。

幸运的是,这一晚后,苏茜茜又变回了原先天真烂漫的模样,穿着吊带小背心,挺着两团饱满在我眼前晃荡。

苏茜茜快哭出来了,迅速脱掉身上那件湿掉的背心,里面两团大登时跳了出来,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说完便去房间拿药膏,我忘记把药膏放哪个位置了,在房间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正准备出去时,房门被打开了。

两条白皙纤细的大长就这样晃荡在我面前,粉色的蕾丝内内不断刺激我的眼球,还有胸前那两团饱满鼓胀的大,差点让我鼻血都飙出来了。

这一刻,我只觉得有股邪火拼命往下蹿,好不容易保持的理智荡然无存,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办了这小妖精!

“嗯......”苏茜茜舒服地哼出声,白皙的俏脸泛起了一抹红晕,咧嘴憨笑道,“凉凉的,好舒服呢。”

我笑呵呵点了点头,目光早已落在那娇艳欲滴的诱人处,看得眼馋直咽口水,真想扑上去尝尝味道,一定香甜可口得紧。

借着吹气的由头,我贪婪欣赏着那两团雪腻丰润的大,真是又白又大,像水滴一样,稍微一挤都能流出甘甜可口的乳汁。

“啊?”这妮子低头看了下自己两团大,迷糊道,“没吃什么坏东西呀,这里不是一直这么大吗。”

我哪里还忍得住,狠咽了口唾沫,张嘴就含住了一颗嫣红樱桃,娇嫩得要命,唇舌开始缠绕吸吮,明知没有奶水,还是疯狂吸着。

苏茜茜小脸通红,娇媚得像是三花桃花盛开,她感觉像通了微弱电流,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又难受又舒服。

尤其被我粗暴“吸脓”时候,那种感觉非常强烈,传遍整个娇躯,就连下面也麻痒起来,嘴里不禁发出羞耻的娇吟。

“好嘞!”得到这妮子的鼓励,我嘿嘿一笑,大手不停在两团大上揉捏游走,嘴上更是卖力动作着。

我以前年轻时候,跟一个老中医学过手法,熟知女性身上所有敏感点,更不要说这里本就敏感。

果然,没多时,苏茜茜就被我高超的手法弄得娇喘连连,双眼迷离,娇躯上泛起了朵朵桃花,瘫软在我怀里,任由我施为。

占了这么久便宜,我下面被刺激都快爆炸了,裤裆顶得老高,但还不到火候,我心里地计划着,要让这妮子求我上她!

我一只手把苏茜茜紧紧圈箍在怀里,一只手偷偷解开裤裆,释放出憋闷许久的大家伙,强行挤进这妮子两条紧闭的粉嫩玉腿,不时蹭着水蜜桃般的臀瓣,在粉色蕾丝边缘,一下一下厮磨着。

苏茜茜自然感觉到了双腿间的异样,胸口处传来的强烈酥麻感,也传递到了下面,比之前在客厅看电影时候还痒,痒得她忍不住配合着摩擦起来。

见苏茜茜如此顺从,我布满血丝的双眼里透出野兽光芒,趁她不注意,缓缓扯下了她的粉丝蕾丝,惊人的火热直接贴上去厮磨。

我狠咽了口唾沫点点头,粗糙的大手在苏茜茜娇躯游走着,故意滑到她的羞人处,伸手摸了摸,发现那里已经一片泥泞了。

“嗯!”苏茜茜舒服地哼出声,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娇喘道,“是,就是那里...好麻好痒......”

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将手指伸入了那处羞人处,只觉像是被一张柔嫩小嘴吸住了般,紧得要命,又无比湿热。

苏茜茜哪儿经受过这等刺激,随着我手上动作不断加快,这小妮子的喘息声越发急促,小脸红得像是沾染了胭脂,蜜臀疯狂迎合着我的手指。

极致的快乐突然停止,再加上对小虫子的恐惧,苏茜茜登时就慌了,双眼水汪汪地扑倒我怀里,“小陈叔叔快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