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烟花更寂寞公公好大好深好涨好烫还要_恩哦 好大好硬

新婚那天陆大海为了不让我失望,还吃了点药,粗暴的大手在我全身上下摸来摸去,脸埋在我的胸.前又亲又啃,我下面喷了好多水,夹着他的腰想要他赶快进来,结果他蹭来蹭去,死活硬不起来。

那时我想着嫁都嫁给他了,能怎么办呢。以为治两年,肯定能好起来的。医不好,大不了以后抱养一个孩子。可年纪大了,我才发现,有些事是憋不住的,我看到别人家的汉子,赤.裸着上半身,在庄稼地里挥汗如雨的时候,都忍不住幻想他压在我身上汗流浃背是什么样子。

幻想归幻想,可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真的能有机会,在我老公以外的男人身上,享受到身为一个女人的快乐。

夏天的早上,我在旱稻田里干农活,天气实在太热了,我穿着短裤,蹲下来除草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屁.股痛,吓得赶快跳了起来。

“我怎么会吓你呢。”吴光棍用着猥琐的眼神打量着我的屁.股,靠近了我,“媛媛,快把裤子脱了,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我迟疑了好几秒,是感觉到屁.股越来越痛,心想着吴光棍这人也就是太穷村里才没姑娘愿意嫁给他,人倒是也没听说有什么坏心眼。

我撅起屁.股,他炙热的呼吸立马扑到了我的私密处,我明显听到了吴光棍吸口水的声音,他两只手捧着我的屁.股,竟然用力地捏了一把。

他朝着我的屁.股用力嘬了一口,我顿时感觉到浑身酥麻,打了个颤,他的一只手忽然绕到了前方,扒开我的腿心,“媛媛,你这屁.股真白,像水蜜桃一样,前面不知道水不水?”

我吓得想要赶紧推开他,可我的力气又怎么打得过一个男人,只好威胁道,“姓吴的,你放开我!你敢碰我,我男人可饶不了你!”

吴光棍愣了一下,随机更加大胆地用另一只手握住了我胸.前的白兔,讥笑道,“全村人都知道你家大海中看不中用,媛媛,你这条件,前凸后翘的,男人一看就流口水,何必跟他守活寡呢?”

他越来越贴近着我,手上的动作也愈加过分,粗粝的手指在我敏.感点揉来揉去,这种感觉奇妙极了,我凭着理智挣扎了几下,身体却始终抗拒不了这种诱.惑,半推半就地顺着他的意张开了两只腿,让他可以也摸到我下面。

果然,一根又硬又粗的东西抵在了我腿间,烫的我面红耳赤。我湿润的甬道已经流出水来,黏哒哒地沾在他的宝贝上。

我的心脏直跳,又是害臊,又是紧张,吴光棍却停下了动作,咬着我的耳垂,问我,“媛媛,想不想我干.你?”

三年了,多少次深夜我从卧室走到客厅,一个人悄悄用手指抚慰自己,可用手指哪里有用男人爽,我从来就没能过,我多么希望,身后这个男人后能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欢愉。

我吓得一下子回过神来,心想着这可怎么见人啊,吴光棍倒是比我反应更快,搂着我的细腰就把我拽进了旱稻田里,又高又密的旱稻把我和他挡住,我心里不停地祈祷着,希望他没能看到我。

我正想编个理由,身后的吴光棍就又动弹了起来,激地我闷哼了一声,死死的咬住下唇,才没让羞耻的声音溢出。

吴光棍威胁着我,我抬头看了李明浩一眼,不想我这个老同学看到我这么狼狈,只能叮嘱了一句,“你快点!”

“没有,我回个微信。你别过来,我在解小手,有点不方便。”我颤抖着说道,用力夹紧了双.腿,期盼着吴光棍早点结束。

李明浩背过身去玩手机,“我过来是来给你讲一下,你家大海的地可能要占用修马路,文件在村办公室,你方便完和我走一趟吧。”

我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吴光棍在我的下面磨来磨去,大概也怕被李明浩抓到,没几下,一道粘液就喷到了我大.腿上,弄完,他就匆匆地就离开了。

我赶紧用纸巾把大.腿清理干净,擦到私密处,看到李明浩在我身前直直地站着,就无比羞耻。想不到自己怎么会做出那么丢人的事。

我跟他一路去了村办公室,路上,李明浩问我,怎么没读大学,我随便敷衍了几句,只说女人家读书没什么用,还是得嫁人的。

实际上我也想要读书,只是高三那年父亲得了病,家里为了给父亲治病,收了陆大海十万的彩礼钱,所以我一满二十岁就嫁给了他,毫无选择。

李明浩叹了口气,打开了村办公室小院的大门,请我进去,“林媛媛,你还真是变了很多,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挺高傲的。那时候我记得你还是我们班班花呢,成绩又好。”

李明浩锁上大门,忽然阴测测一笑,盯着我的大.腿根问,“那我们就提点现在的,你刚刚在和吴光棍偷.情?”

他不紧不慢地摸出手机,打开了相册,点出一个视频——茂盛的稻田里,隐约可见吴光棍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扶住我的屁.股,不停顶我。

“高中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很清纯呢,想不到那么骚。听说你老公那方面不行,那个光棍也不会对李女人,看来他们都满足不了你。”

说着他忽然把我抱了起来,放在了一旁的乒乓球台上,拉着松松垮垮的领带对我说,“今天我值班,他们都去休息了。”

他没说话,直接拉过我一只手伸进了他裤头里,那里瞬间又烫又硬,比吴光棍还要大得多。我吓得赶紧缩回了手他却搂住我的腰,用下面隔着裤子撞了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