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师母疯狂的一夜 那晚老师就睡在旁边她对我说

可能是太过刺激了,王大根竟然将被子给掀开了,方冉那白皙大长腿,半弯曲的立着,特别的诱人,看的王铁柱竟然也渐渐立了起来。

可能是角度的问题,王铁柱并没有将视线转移到方冉的脸上,而是一直盯着她的白皙大长腿,还有那若隐若现的大蜜桃和后花园。

这一刻,方冉满脑子想着的全都是王铁柱的命根子,可王铁柱最后还是强忍住了,快速将裤子拉上转身离开了。

这时,王大根也终于坚持不住的趴在了方冉的身上,有气无力的问着:“老婆,今天早上老公表现还满意吗?”

王大根被方冉这样一问,顿时有些呆住了,随后又快速回了句:“对啊!娘走了以后,爹除了照顾我,平时就是在家里干农活,城里都没有去过几次。说实话,我心里挺愧疚的。”

一边说着,竟然还主动抓起了他的命根子,原本已经萎靡不振了,可被方冉这样一抓,竟然又开始兴奋的立起来了。

王铁柱将早饭做好以后,走到二人屋外,轻轻叫道:“大根、闺女,早饭给你们做好了,饿了就起来吃点。”

王大根这会正睡的香了,哪里有心思起来吃饭啊!可方冉却醒来了,对着屋外轻声应道:“知道了爹,我们这就出去。”

刚从堂屋走出去,迎面便看到王铁柱从厨房走了出去,王大根家的厨房和柴房差不多,和住的几个房间是分开的。

“闺女,爹没事,就是觉得你嫁到我们家委屈你了。大根能娶上你这么个好媳妇,是我们祖上积德了。”

方冉缓缓将王铁柱松开,坐到自己的位置后,便对着他继续说道:“爹,您别这样说,大根他对我很好,我很喜欢这个家。婆婆走了以后,您一个人将他抚养长大也听不容易的,这些年真的辛苦您了。”

可就在这时,王大根突然从外面推开门走了进来,表情有些无奈的看着方冉:“老婆,对不起,我可能没有办法在家里陪你了。”

王大根快速走到她的面前坐了下来,对着方冉点了点头:“总工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南方有个项目图纸不太准确,让我今天上午就赶过去。所以,我可能没有办法在家里陪你了。”

方冉听了王大根要出差的消息,除了有些不舍外,她竟然还有些激动,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和公公单独在家相处了。

方冉对着王大根笑着回了句:“傻老公,为了这个家辛苦你了。放心,我会在家里好好照顾爹的。你在外面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有时间就回来,我和爹在家里等着你。”

听后,便将方冉紧紧抱在了怀中,随后又对着王铁柱说道:“爹,我不在的时候,小冉就辛苦您照顾了。小冉出生在南方城里,家里的农活她也不会做,您别生气。”

王铁柱笑着快速摆了摆手:“怎么能让闺女做农活妮,俺家的农活爹做就行了。你在外头多照顾自己,家里就放心吧。”

可刚将东西收拾好,王大根便猛的从方冉身后紧紧抱住了她,就好像饿犬看到肉一般,对着方冉的脖颈疯狂的啃咬着。

方冉一边享受的轻声叹着,一边弱弱的说着:“大根,门还没有关了,窗帘也没拉,万一被看到多不好呀。”

“别管这些了老婆,我这次出差还不知道要多久,这么多天见不到你,我可想了。现在,就让我多给你交些公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