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我和岳毌在玉米田流年

此时,我的冲动愈发强烈,佯装一副傻兮兮的样子,指着那里说道:“阿姨,我这里涨的难受,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会不会死啊?”

我故意表现的很难受,挺着那里,用力的甩动,竟然啪的一声打到了方婷的大腿上,顿时那里又被刺激的大了一圈。

方婷有些犹豫不决,但是她的眼睛一直没有从我那里挪开过,而且我能看到她眼神里的火热越来越浓烈。

方婷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可能是她现在本身就很想要了,所以根本没有拒绝,直接张开小嘴,往我拿里凑了过去……

在这一刻,我双腿猛地绷直,感觉自己瞬间飘上了云端,整个人如同泡在暖洋洋的温泉里,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由于方婷蹲在我前面耕耘着,我全身的力气和血液仿佛都快被她抽干了,有些站立不稳,只能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做支撑。

方婷的一张脸已经红透了,她伸手摸了一把两腿之间,羞恼的解释道:“小峰,快还给阿姨,这是阿姨准备的一个……一个玩具……”

“行,小峰可以把你的玩具放进来跟阿姨玩游戏,但是小峰要答应阿姨不能告诉别人哦……”方婷抬起头,妩媚如丝的看着我说道。

方婷羞愤欲死的紧咬着嘴唇,一双勾魂夺魄的眸子里都快滴出水了,她把脑袋扭向旁边,双手拼命的想要遮挡住那片地方。

方婷前面微微跳动着,我看到她羞涩紧张到了极点,有些犹豫地抓住了我那里,迟疑了一下,颤抖着慢慢引导向了她……

我瞬间感觉自己的灵魂要出窍了一般,那种暖洋洋的感觉,让我既兴奋又觉着刺激,全身像是着火了一样燃烧了起来。

就在我双手扶着方婷光洁圆润的小腿,准备按照她的指引长驱直入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脸上挂着傻乎乎的表情,跟着方婷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想要看看外面到底是那个可恶的家伙在这个节骨眼上敲门。

方婷之前就跟我说过她要照顾小聪和我,有点照顾不过来,要找一个保姆来照顾我,既然是照顾我的,那……

“快进来吧,别在外面站着了。”方婷平时对人就很热情,现在像是对阿芸很满意,表现的更加热情了。

她漂亮的脸盘,婀娜多姿、前凸后翘的身材,还有朴实干净的气质,无一不深深的吸引着我,还让我生出一股那方面的冲动。

之后方婷大致跟她介绍过我家的情况,特别叮嘱阿芸以后主要照顾我,说了我因为意外而脑袋受伤的事情。

可小聪就是哭,阿芸刚来我家也不熟,找不到奶瓶这些东西在那里,最终只好红着脸,伸手解起了领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