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过去的人

马东说,谁敢说自己有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人,到最后还不是都放下了原谅了。康永哥说那不叫原谅,那叫算了。不是我不记恨,不是我不在意,不是我全然忘记,是每当心里隐隐作痛难以忍受时我只能告诉自己算了。是的,我心里也有一个这样的人,我们曾相爱,想起就心酸,现如今我也只能告诉自己算了吧。

初遇时,是高三开学,因成绩优异被语文老师委以重任,帮助老师评阅试卷。他是我们班班长,讲试卷时,他怂恿他的同桌刁难我,说是讲台上小小的我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他不怀好意的看着我笑,我偷偷朝他翻白眼儿,发现他那张脸十分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之后虽然间接做了同桌,但高考的压力让我没有过多心思想别的,整个高三就这样平淡过去了。高考后,他加了我QQ,因为高考发挥失常,与死要面子的爸爸起了冲突,搬去亲戚家工厂去住,顺便也挣些零花钱。那孤单又无助的酷暑,真不知道如何去打发。某一日,做了噩梦惊醒,在空间倒苦水,说着一些自怨自艾的酸话,他私信我说,以后失眠找他,他陪我聊天。此后的夜晚他都在,未经爱情的女孩呀,总是很容易因为陪伴就爱上一个人。那个夏天,他陪我彻夜长谈,我爬到顶楼看星星,他说他听我看星星。现如今,谁还记得那些夜晚是繁星,还是圆月,只记得那夏夜的少年言语动听,情也真切。

填报志愿,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造化弄人。我安慰他,也安慰自己,不要只看空间上的距离,只要心在一起,就不算异地。他常常夸我懂事,善解人意,大一那年差不多算是我们的热恋期,他有空便来看我,我们班的人他都认识,他们班的人我也都熟悉。他教我学轮滑、打桌球,我帮他写论文。俗气的校园爱情故事一遍遍地上演,我们沉浸其中,甘之如饴。感情一步步加深,进而我知道那个夏天他去南方打工,倒班的流水线实在无聊,才跟我聊天的。我们把这份阴差阳错称之为“缘分”,恋爱确实是需要一点点误会和冲动的。他常常开玩笑说我不漂亮,除了他没人看得上我,是他心好,才和我谈恋爱的。他个子不高,常给我说我要是找个个子高的男朋友会打我。我爱笑,他说看我每天傻笑的样子觉得心安,特别害怕有一天我不对着他笑了。我们甚至都想象了结婚以后的生活,就等毕业,时间将我们变成成年人。

毕竟孤独才是人生常态,长久的不能陪伴有了怨言,渐渐便也生出一些事端。他向大学同学,社团妹子表白,说心动了,喜欢了。我拿着手机质问他,他说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喜欢的人,憋在心里容易生出小情愫,说出来,然后忘记,这个人这件事便过去了,留在他身边的终究还是我。这样的诡辩太完美,还是我心太软,还是说不清感情的是与非,到今天我还是不知道这样的处理到底对不对。然而就算我再不喜欢这样,我也不可能闹得太难看,这样我会看不起自己。只是每次看到他们微博上的互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早已不记得第一次分手是因为什么,只记得那些痛。吃不下饭,也不觉得饿,白天恍惚,夜晚异常清醒,睁着眼,翻来滚去地睡不着,连呼吸都撕扯着心脏,我想去阳台,那里的空气应该更新鲜,我想从宿舍九楼跳下去,我真的是太累了,可我睡不着,跳下去就可以睡觉了。终于晕倒在寝室。后来我们还是和好了,但是看到他我常常想起那黑夜抓心挠肺的痛,以后就算再吵架提分手,即使伤心,也没那么痛了。大概这个时候,分开已经成为我们的必然。

按照正常的感情发展,我们本该成为最亲密的人。很显然,我们跑偏了,他怨我总是太忙,忙论文、忙答辩、忙实习,我也怨他不思进取,永远都不能和我一起解决问题。在一次次的依靠和失败后渐行渐远。我总是自嘲我们两个大概是上错身了,我该是男孩子,他是女孩子,这样照顾他,我是没有怨言的。男女虽说要平等,但心理上总是有遗憾和不满。

刚分开时候,他还打电话给我说,要把和我有关的东西都丢掉,收拾好才意识到不可能,床单被子都是我送的,更别提衣服鞋子等生活用品,说是丢掉就没法生活了。可他不知他在我的生活中就像没有一样,根本没有什么礼物要丢掉,原来和他在一起的四年只是一场嘴说耳听的恋爱。

再之后,求和不成,他也变成了我最厌恶的人。以爱之名,大杀四方,得不到的,就要毁灭。他的妈妈甚至打电话侮辱我,他说我绝情,骚扰诽谤恐吓齐上,严重的时候几乎报警。但也因为这样,让我彻底看清楚他的为人品行,决绝离开,想来也是好事。我大概也不能算是一个好姑娘,太多的纵容让他忽视了约束和责任。

以前我总是开玩笑说谈恋爱和谁谈都可以,但经过这样一段感情,才察觉到初恋的伤害是终生的。有的初恋虽然留下了很多遗憾,但是让人感受到被爱的温暖,那是完全不同于父母朋友之爱的自私;那是甜里带着酸、泪里带着笑的嫉妒。被爱的同时也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去接受一个人的缺点。分开后,真心祝福,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有的初恋历经坎坷修成正果,那简直是一辈子最的事情了,老了都会向儿孙炫耀“可是我一辈子唯一的女人”。但是也有像我这样迷茫的人,用一段情,换回一身伤痕。恋爱中产生极大的自我怀疑,恋爱后被骚扰威胁,因为私事给周边朋友甚至只是认识的人造成极大的麻烦,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觉得自己再也无法谈恋爱了。